在疫情初期,教堂處於封控狀態時,許多牧師轉而採用直播的方式,臨時取代了現場敬拜的儀式。教會開始向信徒們提供居家的非實體聚會。這在當時似乎是個好主意。有總比沒有好。

但問題是:我們大多數人以為的幾周時間變成了幾個月,然後又超過了一年。開始時只是一個臨時的選擇,後來變成了一個舒適的習慣。

現場直播當然有好處。它很方便,影響範圍廣,易於收聽。因此,在線下聚會重新變得可行之後,許多牧師仍然保留了線上的禮拜。但直播教會有一個缺點遠遠超過了它的好處:它是偽團契。它提供了一種表面上的關係,卻沒有來自近距離接觸的真正深度。它助長了“遠近無關緊要”的觀念。

我相信直播在某些情況下是有價值的,比如服事那些無法離家或有免疫缺陷的會眾。但是如今,許多沒有這種顧慮的基督徒已經習慣了線上敬拜,以至於他們認為這足可以取代每周辛苦前往聖所的敬拜。

當我和其他牧師同道就直播主日敬拜的不同觀點進行辯論時,我們把焦點集中在一個問題上: 為什麼地方教會需要實體聚會? 我相信路加在他對初代教會的描述中提供了一個四重答案。“(他們)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使徒行傳》2:42)。當直播永久地取代了聖徒的近距離團契時,這四種操練就會受到影響。選擇線上敬拜的信徒是否意識到他們錯過了什麼呢?

使徒的教訓

把學習神的話語當作一種學術活動——就像觀看在線講座或TED演講一樣——對神的啟示是一種損害。在主日禮拜中信徒是聖經宣講的參與者。這種行為是群體的;它不是孤立發生的。雖然只有一個人在宣講,但講道其實是一種對話;理想的情況是,講道能引起基督肢體(教會)內的對話和思考。接受“使徒的教訓”不僅僅是在網上觀看一個好的演講者;它是打開心靈來領受上帝把自己啟示給我們。獨自觀看講道應該只是一個暫時的解決辦法。我們需要直接鼓勵教會成員不要忽視了集體環境,神的話語在其中方能興旺發展。作為神的子民,我們是群體中的門徒,一起聆聽並享受神的話語。

彼此交接

分析家馬歇爾·麥克盧漢(Marshall McLuhan)創造了一句格言:“媒介即信息”。互聯網重新定義了人際關係;我們已經習慣於把完全陌生的人稱為“朋友”,而忽視了近距離社群的獨特價值。對早期教會來說,團契的含義很清楚:在一個彼此鼓勵的社群中聚會,人們在其中可以真正被了解(《希伯來書》10:25)。每周在教會裡,我都會一一歡迎會友。我們彼此交談,我看到他們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這些非語言信息在網絡媒體中幾乎是看不到的。但是,當基督徒聚集在一起時,我們看到了那些沒有說出口的內容。我們很難隱藏心痛或壓抑喜樂。面對面的接觸能使其他信徒看到你,並參與到你的哀傷或喜悅中(《羅馬書》12:15)。這種需要在近距離的團契中得到了最好的滿足。

擘餅

時間的流逝對“擘餅”並不仁慈。高效的聖餐儀式已經將薄餅乾和盛着葡萄汁的塑料杯正常化。但在一世紀,聖餐是吃飯的一部分。一起用餐很珍貴,也很親密。我們的教會當然很重視基督破碎的身體和流出寶血的象徵,但我們參與這種紀念活動的重要性往往不被注意。當教會成員把主的餐桌簡化為形式主義時,親身參與的聚會輸給線上的同步直播,這就不奇怪了。但若認識到聖餐是一種恩典的行為,它反覆體現了基督為我們忍受苦難,這有助於我們的信徒理解聚集在一起領受聖餐的意義。我們聚集在一起不是為了遵守律法上的形式;我們聚集在一起是為了彰顯耶穌的犧牲。

祈禱

在我信主的那天,有人問我:“你願意接受耶穌作為你個人的主和救主嗎?”我很欣賞這種觀點,但這種方式會將救贖個人化,並會削弱我們的群體認同感。聖經反覆強調群體中的祈禱,例如集體懇求和悔改(《歷代志代下》7:14)。早期教會認識到一起參與這一神聖行為的必要性。當信徒們聚集在一起時,祈禱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賦予我們力量。藉着共同的禱告,地方教會可以尋求神的指引,降服於神的主權,並共同倚靠聖靈的大能。誠然,禱告中有重要的個人成分,但這絕不應以犧牲把祈禱的信徒凝聚在一起的主日聚會為代價。

錯過

我並不是說教會需要完全放棄線上敬拜,但牧師們必須從策略上考慮如何提供這項事工,而不是將其作為線下聚會的替代品來宣傳。我們採用的一個策略是在周間發布禮拜視頻,而不是在線直播。另一種方法是在周日禮拜的時間段內播送前一周的敬拜視頻;觀眾在周日上午仍然有一個選項,但也意識到他們錯過了參加聚會的機會。感覺自己錯過了什麼可以培養出良性嫉妒。

儘管在疫情早期,直播是天賜之物,但這種權宜之計不能完全取代地方教會的聚會。作為牧師,我們知道這一點——但許多人需要聽到我們說出來。如果我們能敦促線上觀眾去參加實體聚會,就是服事到了他們。

我們是為使徒的教導、擘餅、交接和祈禱而聚集;這些都是聖經中集體敬拜的特徵。與其透過屏幕鼓勵信徒“去教會”,不如直接地、反覆地邀請他們來參加那將教會活生生體現出來的聚會。

Brandon Washington是丹佛使者教會(The Embassy Church)的傳道和異象牧師。他是《燃燒的殿》(A Burning House)(Zondervan,2023)的作者。

這篇文章是秋季CT牧師專題的一部分,你可以在這裡找到專題全文。

翻譯:裴占從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