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橄榄球运动员起诉RZIM,称其滥用资金

这一集体诉讼指称该护教机构在表述其事工方面失实,并“欺骗”了忠实的基督徒捐助者。
|
English繁體中文
橄榄球运动员起诉RZIM,称其滥用资金

名NFL橄榄球运动员和他的妻子正在起诉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传道会(RZIM),声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护教事工 “欺骗了忠实的基督徒”,并“从善意的捐助者那里骗取了数千万,甚至可能数亿美元”。

拉斯维加斯突袭者队(Las Vegas Raiders)的边锋德里克·卡里尔(Derek Carrier)和他的妻子多拉·卡里尔(Dora Carrier)是RZIM播客的固定听众,并在2020年1月给该事工提供了3万美元。

他们支持RZIM的使命,即“用福音的真理,感动社会上思考者和舆论引导者的心灵和智慧”,并相信该事工领导层的诚信。 他们不知道撒迦利亚曾拥有多个水疗中心,正是在那里他对员工进行性侵,对他在多个国家对妇女进行伤害的指控也相当可信。

现在卡里尔夫妇说,他们相信撒迦利亚和RZIM的领导层“没有真实表述他们事工的真实性质,以及如何使用那些支持其宣称目的的捐赠资金”。 拉维·撒迦利亚的遗产由其遗孀玛格丽特(Margaret)管理,她也被列为被告。

周四在亚特兰大提起的诉讼,要求联邦法院将卡里尔夫妇认证为受RZIM损害的捐赠者群体的代表。 据他们的律师说,这一群体将包括像卡里尔夫妇这样捐赠大笔资金支持护教事业的人,但也包括捐赠5美元、10美元或100美元的捐助者。

“可以想象,绝大多数捐赠者的捐款都在100美元以下,”代表卡里尔夫妇的律师金·约翰逊(Kim Johnson)告诉CT。 “没有人会为100美元提出索赔。 没有人能够为这么小的金额承担上法庭的费用。 集体诉讼使我们能够代表所有的捐赠者,让这个事工对这场真正的骗局负责。”

莎拉·戴维斯(Sarah Davis)在她父亲2020年去世前几个月接替他成为RZIM的负责人,她没有立即回复CT的评论请求。

2021年3月,在发布了确认扎撒迦利亚性侵历史的调查报告后,戴维斯宣布RZIM将重组为一个赠款事工,将资金分配给其他专注于捍卫福音真理和照顾性侵受害者的团体。 RZIM董事会发表声明,为未能“向拉维·撒迦利亚问责”而向捐助者和其他人道歉

根据RZIM支付的独立调查,撒迦利亚将数万美元专门用于“人道救援”的事工资金,挪用于支付给四名按摩治疗师。 其中一名妇女说,在她收到财务支持后,撒迦利亚要求做爱。

据估计,该事工拥有3000-4500万美元,但自从2015年将自己重新归类为教会后,就没有向国内税务局(IRS)报告捐款。 当时,它每年收到约2500万美元的捐款。

RZIM和拉维·撒迦利亚的遗产托管方将有机会提出驳回集体诉讼的动议。 如果案件继续进行,法院将考虑是否存在一个法律上可接受的原告类别,并启动求证(discovery)程序。

卡里尔夫妇正在寻求进行陪审团审判,并要求获得补偿性、衍生性和惩罚性的赔偿。

这对位于内华达州的基督徒夫妇在多年聆听该事工的播客后成为RZIM的支持者,包括每日节目“进行思考”(Just Thinking)和每周的“让我民思考”(Let My People Think)。 2019年11月,他们听到撒迦利亚在寻求30万美元捐助。 他解释说,该事工在15个国家有93位讲员,需要捐助者的支持。

“如果你寻求主的心意,问他要你付出什么,我相信我们可以达到这个目标,”撒迦利亚说。 “没有你这样的捐赠者,我们的事工就无法继续将福音传给全球各地的人。”

撒迦利亚当时正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但他向播客听众保证,在他们的支持下,工作将继续下去。

卡里尔夫妇为此祈祷,并决定将他们的部分什一奉献捐献给该事工。 他们在新年度开始时向它奉献了3万美元。

德里克·卡里尔在橄榄场内外都直言不讳地讲述自己的信仰,经常分享他的见证,并告诉青少年群体为什么他认为信仰和家庭比橄榄球更重要。

他曾对加州家乡的一家报纸说:“我做每件事时,都把它看在是在做敬拜。 最终,我会接受事情的结果,大概意思就是说,‘无论结果如何,关键是你的旨意得到执行,而不是我的心愿得到满足’。”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