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2021年基督徒处境最艰难的50个国家

关于基督徒受迫害情况的最新研究表明,四分之三的殉道者在尼日利亚,它首次跻身基督徒受迫害最严重的十个国家的行列。 苏丹终于跌出前十名,印度还名列其中,而莫桑比克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则被加到了 Open Doors 的观察名单中。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العربيةFrançais한국어DeutschIndonesian繁體中文русскийcatalàGalego
2021年基督徒处境最艰难的50个国家

每天,全世界有13名基督徒因为信仰被杀害。

每天,有12座教堂或基督教建筑遭到袭击。

每天,有12名基督徒被不公正地逮捕或监禁,此外,还会有5人被绑架。

以上为2021年的“世界观察名单”(World Watch List,WWL)的报告内容,是Open Doors机构对于基督徒因跟随耶稣而受迫害最严重的50个国家的最新年度统计。

“你可能会认为这一名单是关于压迫的。 ... 但这一名单实际上都是关于恢复力的”,Open Doors USA 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大卫·克里(David Curry)今天在发布报告时是这样介绍的。

“神的子民中受苦人数之多,似乎应该意味着教会正在消亡——基督徒保持沉默、失去信仰、彼此远离”,他讲述说, “事实并非如此。 相反地,在鲜活的色彩中,我们看到了先知以赛亚所记载的神的话:‘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赛43:19)”

名单上的国家包括3.09亿基督徒,他们生活在受迫害非常严重或极端严重的地方,比去年名单上的2.6亿有所增加。

另外还有3100万来自其他24个国家,这些国家不在前50名之列,如古巴、斯里兰卡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全世界每8个基督徒中就有1个面临迫害。 这包括非洲六分之一的信徒和亚洲五分之二的信徒。

去年,在 Open Doors 的84个问题表格中,有45个国家的分数高到了“非常高”的迫害程度。 今年,在29年的跟踪调查中,头一次所有50个国家都达到了这个指标——还有4个国家恰好落在截止分数线外。

Open Doors 确认了导致去年分数上升的三大趋势:

  • “新冠疫情成为通过救济歧视、强迫皈依以施行宗教迫害的催化剂,被作为加强监视、审查的理由”。
  • “极端主义分子的袭击在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进一步蔓延,从尼日利亚和喀麦隆,到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其他地区。”
  • “中国的审查制度不断向新兴的监控国家传播和扩散。”

自1992年以来,Open Doors一直在监测世界各地对基督教的迫害情况。 自2002年开始观察名单以来,朝鲜已经连续20年排名第一。

2021版的追踪时间段为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是根据在60多个国家的 Open Doors 工作人员的基层报告整理而成。

WWL年度排名的目的,是为了指导祈祷,以更有效的愤怒为目标,同时向受迫害的信徒表明他们没有被遗忘。它经年的记录表明,随着迫害越来越严重,朝鲜现在面临竞争对手。

今天基督徒在哪里受逼迫最严重?

今年最恶劣的十大迫害者排名相对来说没有变化。 排在朝鲜之后的是阿富汗,其次是索马里、利比亚、巴基斯坦、厄立特里亚、也门、伊朗、尼日利亚和印度。

在达到了 Open Doors 设定的暴力指标的最大值后,尼日利亚首次进入前十名,。 这个非洲基督教徒人口最多的国家,总排名第9,但在暴力事件方面仅次于巴基斯坦,在因信仰而被杀害的基督徒人数方面排名第一。

在实行了三十年的伊斯兰法之后,苏丹废除了对叛教者的死刑,并在新宪法中——至少在纸面上——保证了宗教自由,首次没有进入前十名。 但它仍然是名单上的第13位,正如 Open Doors 的研究人所员指出,来自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仍然面临着来自家庭和社区的攻击、排斥和歧视,而基督教妇女则面临着性暴力。

印度连续第三年保持在前十名,因为“政府认可的印度教极端主义,使针对宗教少数群体的暴力事件继续增加”。

同时,由于“对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少数派的监视和审查不断加强”,中国十年来首次加入前20名。

在前50个国家中:

  • 12个国家的迫害程度达到“极端”,另外38个国家则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 在前50名之外的另外4个国家也可列为“非常严重”:古巴、斯里兰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尼日尔。
  • 19个在非洲(6个在北非),14个在亚洲,10个在中东,5个在中亚,2个在拉丁美洲。
  • 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的有34个国家,以佛教为主的4个,以印度教为主的2个,以无神论为主的1个,以不可知论为主的1个——以基督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则有10个。

2021年的名单新增了4个国家:墨西哥(第37)、刚果民主共和国(第40)、莫桑比克(第45)和科摩罗(第50).

“由于北部卡波德尔加多省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暴力”,莫桑比克上升了21位(从第66位上升到第45位)。 “主要是由于伊斯兰团体民主同盟军对基督徒的攻击”,刚果民主共和国上升了17位(从第57位上升到第40位)。 由于贩毒者、帮派和土著社区对基督徒的暴力和歧视不断增加,墨西哥上升了15位(从第52位上升到第37位)。

四个国家从名单上掉了下来:斯里兰卡(原第30位)、俄罗斯(原第46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原No.47位)和尼日尔(原第50位)。

其他排名的重大变化:由于游击队、犯罪集团和土著社区的暴力活动,以及世俗社会日益增长的不容忍,哥伦比亚从第41位上升到第30位,上升了11位。 由于针对基督徒的暴力事件增加,土耳其从第36位上升11位至第25位。 而孟加拉国由于罗兴亚难民中的归信基督教者受到攻击,排名从38位上升到31位。

然而,其他类型的迫害可能超过暴力[如下文所述]。 例如,中非共和国从第25位下降了10位。 排第35为,但那里针对基督教徒的暴力仍然是很极端的。 而尽管肯尼亚从第43位下降到第49位,那里的袭击事件却依然“显著增加”。

同时,南苏丹在 Open Doors 所追踪的十大暴力国家中排名第一(排名第9),却连观察名单的前50名都没有进入(排第69)。

在2017年观察名单25周年之际, Open Doors 发布了过去四分之一世纪的迫害发展趋势分析。 25年间,排名前十的国家分别是:朝鲜、沙特、伊朗、索马里、阿富汗、马尔代夫、也门、苏丹、越南和中国。

Open Doors 指出,5个国家同时出现在整个25年和2021年的前10名名单中,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迫害的稳定性。

基督徒在这些国家是如何受迫害的?

Open Doors 追踪了六个类别的迫害,包括社会和政府对个人、家庭和教会的压力,并特别关注妇女问题。

但如果把暴力作为一个类别孤立出来,前十名迫害者就会发生巨大变化,只剩下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印度。 事实上,现在有20个国家对基督徒来说比朝鲜更致命。

在2021年的报告中,全球登记的殉难人数上升到4761人,比前一年统计的2983人增加了60%,并超过了2019年报告中提到的4305人死亡。 (众所周知,Open Doors 倾向于比其他团体更保守的估计,其他团体往往将每年的殉难人数统计为10万)。

每10个因信仰而被杀的基督徒中,有9个在非洲,其余的在亚洲。 在 Open Doors 确认的2021年殉教者名单中。尼日利亚以1350名居世界之首。

绑架基督徒的事件从前一年的1052起上升到1710起,这是 Open Doors 首次对该类事件进行跟踪。 尼日利亚位居榜首,有224起。

在新近追踪的强迫婚姻类别中,尼日利亚也居于首位(在全世界的630起中占130起),袭击基督教家庭(3315起中占1500起),抢劫基督教商店(1979起中占1000起)。

在基督徒遭到强奸或性骚扰的7大国家中,有4个国家是阿拉伯半岛上外来务工人员的接收国:沙特阿拉伯(第13)、卡塔尔(第27)、科威特(第43)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47). 尼日利亚是第八个。 全世界有8537起记录在案的案件,但 Open Doors 警告说,这个数字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许多袭击事件发生在私下,没有被报告。

在包括殴打和死亡威胁在内的新的身体或精神虐待类别中,印度排名第一。 好战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在次大陆的持续兴起,造成了全世界报告的14645起案件中的1445起。

在 Open Doors 之前追踪的其他两个类别中,中国是主要的违规者。

北京因信仰原因逮捕、监禁或未经起诉而拘留了1147名基督徒,而全世界共有4277名。 Open Doors 的这一统计数字从去年的3711人上升到2019年的3150人。

同时,全世界发生的袭击和被迫关闭教堂的事件有4488起。 在去年的报告中,这个数字已经从1847起猛增到9488起,其中中国就占了5576起。

安哥拉排名第二,有2000起,卢旺达排名第三,有700起。 (两者都不在前50名迫害国家之列,安哥拉应该是第68名,卢旺达第72名)

Open Doors 提醒说,在一些国家,上述侵权行为很难准确记录。 在这些情况下,提出的是整数,总是倾向于保守的估计。

它的研究得到了国际宗教自由研究所的认证和审计,该研究所是一个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福音联盟支持的网络。

为什么基督徒在这些国家受到迫害?

主要的动机因国家而异,更好地了解差异,可以帮助其他国家的基督徒更有效地为他们在基督里受困的弟兄姐妹祷告和发声。

例如,虽然阿富汗是世界上第二大最严重的迫害者,也是一个官方的穆斯林国家,但根据” Open Doors 的研究,那里迫害的主要动机不是伊斯兰极端主义,而是种族对立,也就是报告中所说的“部族压迫”。

Open Doors 将对基督教迫害的主要来源分为八组。

伊斯兰压迫(29个国家):在观察名单上超过半数的国家中,这是基督徒所面临迫害的主要原因。在12个基督徒面临“极端”程度迫害的国家中,有5个是这种情况:利比亚(第4)、巴基斯坦(第5)、也门(第7)、伊朗(第8)、叙利亚(第12)。 在这近30个国家中,大多数是官方穆斯林国家或穆斯林占多数;但是,实际上有7个国家是基督教徒占多数:尼日利亚(第9)、中非共和国(第35)、埃塞俄比亚(第36)、刚果民主共和国(第40)、喀麦隆(第42)、莫桑比克(第45)和肯尼亚(第49).

部族压迫 (6个国家):这是阿富汗基督徒面临迫害的主要原因(第2)、索马里(第3)、老挝(第22)、卡塔尔(第29)、尼泊尔(第34)、阿曼(第44).

独裁妄想症 (5个国家):这是基督徒在5个国家受到迫害的主要原因,这些国家大多在穆斯林占多数的中亚地区:乌兹别克斯坦(第21)、土库曼斯坦(第23)、塔吉克斯坦(第33)、文莱(第39)和哈萨克斯坦(第41)。

宗教民族主义(3个国家):这是基督徒在三个亚洲国家面临迫害的主要原因。 基督徒主要是在印度受印度教民族主义者攻击(第10),在缅甸(第18)和不丹(第43)被佛教民族主义者攻击。

共产主义和后共产主义的压迫(3个国家):这是基督徒在三个国家面临迫害的主要原因,这些国家都在亚洲:朝鲜(第1)、中国(第17)、越南(第19)。

基督教宗派保护主义(2个国家):这是厄立特里亚基督教徒面临迫害的主要原因(第6)和埃塞俄比亚(第36)。

有组织犯罪和腐败(2个国家):这是哥伦比亚(第30)和墨西哥(第37)基督徒面临迫害的主要根源。

世俗不容忍(0个国家): Open Doors 追踪基督徒在这方面所受的迫害,但在所研究的50个国家中,它不是主要根源。

迫害基督徒的主要趋势是什么?

Open Doors 确认了去年基督徒因信仰而受迫害的原因、方式的四个新的或持续趋势。

首先,全球瘟疫大流行为迫害提供了新的途径, Open Doors 记录了在埃塞俄比亚、马来西亚、尼日利亚、越南和中东的基督徒在获取救济方面受到的歧视。

在印度,有超过10万名基督徒接受了 Open Doors 合作者的援助,其中80%的人报告说,他们以前曾被“从食物分配点赶走”。 研究人员指出:“有些要走好多英里,隐藏他们的基督徒身份,到其他地方去找食物。” Open Doors 还搜集了缅甸、尼泊尔、越南、孟加拉国、巴基斯坦、中亚、马来西亚、北非、也门、苏丹等地“否决向农村地区基督徒提供援助”的报告。 “有时,这种决是出自政府官员之手,但更多的是来自村长、委员会或其他地方领导。”

Open Doors 注意到:

“新冠全球大流行使迫害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显,一个简单的原因是有这么多人需要帮助。 即使在新冠危机消失在我们的集体记忆中之后,也不应忘记基督徒在2020年遭受的明显歧视和压迫。”

公共卫生居家令也增加了许多信徒的脆弱性。 研究人员指出:“放弃当地多数信仰,跟随基督的基督徒知道他们有可能失去配偶、家庭、部落和社区以及地方和国家当局的所有这些支持”。 “如因为新冠疫情而失去收入,他们不能依靠传统的网络来生存。” 同时,从埃及到拉丁美洲的教会领袖告诉 Open Doors,对教会礼拜的禁令导致捐款减少了约40%,减少了他们自己的收入,也减少了他们的会众向更广泛的社区提供援助的能力。

Open Doors 注意到:

“大多数来自当地主流信仰的皈依者说,由于新冠疫情的隔离限制,将他们与那些最反对他们信仰耶稣的人关在一起。 这尤其影响到少数族裔妇女和儿童。 对于千百万基督徒来说,工作、教育和其他外在兴趣,为他们摆脱经常性的逼迫提供了短暂的平静时间,。 所以当封城发生时,就意味着这个喘息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我们还收到报告说,由于脆弱性增加,在全球瘟疫大流行期间,针对妇女和女孩的绑架、强迫改变信仰和强迫婚姻的情况有所增加。 此外,在拉丁美洲的那些容易受到毒品团伙侵害的地方,对基督徒来说变得更加危险,因为瘟疫减少了试图维持秩序的官方当局的存在。”

其次,对宗教团体的视频和数字监控越来越多,监控技术的改进和扩散是另一个重要趋势。

Open Doors 研究人员指出:“中国坚持认为,当病毒在武汉出现后,中国果断行动,遏制了新冠疫情。 但对于其9700万基督徒来说,在重重限制中他们付出的代价是高昂的:监控深入到他们的家中,线上和线下的互动被追踪,他们的脸被扫描到公安的数据库中。”

报告指出:

“来自河南和江西省各县的报道称,现在所有国家批准的宗教场所都有了带有面部识别软件的摄像头。 据称这些摄像头很多都安装在标准的闭路电视摄像头旁边,但它们与公安局相连,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可以立即与其他政府数据库连接。 人脸识别软件与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有关,它监测公民对共产主义宗旨的忠诚度。”

Open Doors 的研究人员指出,同样地,印度的“宗教少数群体担心接触追踪应用会有‘功能蠕变‘,被用来监视他们和他们的行动。”

第三,是“公民身份与信仰挂钩”之风继续蔓延。 研究人员指出,“在印度和土耳其这样的国家,宗教身份越来越多地与国家身份联系在一起。这意味着,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印度人或优秀的土耳其人,你必须分别是印度教徒或穆斯林”。 “这往往是由当权的政府暗中——如果不是明确——鼓励的。”

Open Doors 指出:

“在印度教民族主义高涨的情况下,印度基督徒不断受到专横宣传的压力。 ‘要想成为印度人,就必须是印度教徒’的信息,意味着暴徒继续攻击和骚扰基督徒以及穆斯林。 认为基督徒不是真正的印度人,意味着普遍的歧视和迫害往往不受惩罚。 印度还继续阻止外国资金流向许多基督徒经营的医院、学校和教会组织,而所有这些都是打着保护印度民族特性的幌子。”

“在土耳其,土耳其政府还承担了伊斯兰教的民族主义保护者的角色。 圣索菲亚大教堂原本是一座大教堂,后来变成清真寺,直到现代土耳其决定将其作为博物馆。 但在2020年7月,土耳其总统说服法院将其重新变成一座清真寺,加强了土耳其的民族主义。 ... 土耳其的影响和民族主义目标延伸到边界之外,最明显的是它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支持阿塞拜疆”。

第四,尽管为遏制新冠病毒而实行了封城,但主要由穆斯林极端分子发动的袭击事件却有所增加。 研究人员指出:“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在新冠瘟疫大流行期间,针对基督徒的暴力事件实际上有所减少。”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基督徒“面临的暴力事件却比上一年高出30%”。

Open Doors 指出:

“尼日利亚有几百个以基督教徒为主的村庄,被武装的豪萨-富拉尼穆斯林好战牧民占领或洗劫;有时,田地和庄稼也被摧毁。 博科圣地以及与ISIS有关联的衍生组织“西非省伊斯兰国”继续困扰着尼日利亚和喀麦隆北部。”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萨赫勒地区,不公正和贫困助长了伊斯兰极端主义。 这些极端组织利用政府的失误,武装圣战分子进行宣传,推动招募,并定期进行攻击。 今年,一些团体承诺向基督徒等‘异教徒’开战——他们声称‘真主惩罚我们所有人’,因为异教徒的缘故,才有了这场瘟疫全球大流行。”

“布基纳法索直到最近还以穆斯林和基督教徒之间的宗教和谐而闻名,但由于干旱和暴力,100万人——占人口的1/20——流离失所(还有数百万人在挨饿)。 去年,布基纳法索首次戏剧性地进入了世界观察名单。 今年,伊斯兰极端分子继续以教堂为目标(一次袭击中14人死亡,另一次袭击中24人死亡)”。

WWL与其他关于宗教迫害的顶级报告相比如何?

Open Doors 门认为,将基督教称为世界上受迫害最严重的宗教是合理的。 同时,它还指出,关于世界穆斯林人口没有可比的文件。

世界各地对宗教自由的其他评估也证实了 Open Doors 的许多调查结果。 例如,皮尤研究中心对政府和社会对宗教的敌意的最新分析发现,2018年基督徒在145个国家受到骚扰,比任何其他宗教团体都多。 穆斯林在139个国家受到骚扰,其次,是犹太人在88个国家受到骚扰。

根据皮尤的数据,如果只考察政府的敌意,穆斯林在126个国家受到骚扰,基督徒在124个国家受到骚扰。 如果只研究社会内部的敌意,基督徒在104个国家受到骚扰,穆斯林在103个国家受到骚扰。

Open Doors 的研究人员和实地工作人员对世界上所有国家进行监测,但对100个国家进行深入关注,并特别关注74个受迫害程度“高”的国家(在 Open Doors 的100分制中得分超过40分)。

翻译:吴京宁

2021年基督徒处境最艰难的50个国家: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한국어 Deutsch Indonesian 繁體中文 русский català, and Galego.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