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2021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關於基督徒受迫害情況的最新研究表明,四分之三的殉道者在尼日利亞,它首次躋身基督徒受迫害最嚴重的十個國家的行列。 蘇丹終於跌出前十名,印度還名列其中,而莫桑比克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則被加到了Open Doors 的觀察名單中。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العربيةFrançais简体中文한국어DeutschIndonesianрусскийcatalàGalego
2021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Image: Illustration by Mallory Rentsch

每天,全世界有13名基督徒因為信仰被殺害。

每天,有12座教堂或基督教建築遭到襲擊。

每天,有12名基督徒被不公正地逮捕或監禁,此外,還會有5人被綁架。

以上為2021年的“世界觀察名單”(World Watch List,WWL)的報告內容,是Open Doors機構對於基督徒因跟隨耶穌而受迫害最嚴重的50個國家的最新年度統計。

“你可能會認為這一名單是關於壓迫的。 ... 但這一名單實際上都是關於恢復力的”,Open Doors USA 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大衛·克里(David Curry)今天在發布報告時是這樣介紹的。

“神的子民中受苦人數之多,似乎應該意味著教會正在消亡——基督徒保持沉默、失去信仰、彼此遠離”,他講述說, “事實並非如此。 相反地,在鮮活的色彩中,我們看到了先知以賽亞所記載的神的話:‘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 ‘(賽43:19)”

名單上的國家包括3.09億基督徒,他們生活在受迫害非常嚴重或極端嚴重的地方,比去年名單上的2.6億有所增加。

另外還有3100萬來自其他24個國家,這些國家不在前50名之列,如古巴、斯里蘭卡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全世界每8個基督徒中就有1個面臨迫害。 這包括非洲六分之一的信徒和亞洲五分之二的信徒。

去年,在Open Doors 的84個問題表格中,有45個國家的分數高到了“非常高”的迫害程度。 今年,在29年的跟踪調查中,頭一次所有50個國家都達到了這個指標——還有4個國家恰好落在截止分數線外。

Open Doors 確認了導致去年分數上升的三大趨勢:

  • “新冠疫情成為通過救濟歧視、強迫皈依以施行宗教迫害的催化劑,被作為加強監視、審查的理由”。
  • “極端主義分子的襲擊在整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進一步蔓延,從尼日利亞和喀麥隆,到布基納法索、馬里和其他地區。 ”
  • “中國的審查制度不斷向新興的監控國家傳播和擴散。 ”

自1992年以來,Open Doors一直在監測世界各地對基督教的迫害情況。 自2002年開始觀察名單以來,朝鮮已經連續20年排名第一。

2021版的追踪時間段為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是根據在60多個國家的Open Doors 工作人員的基層報告整理而成。

WWL年度排名的目的,是為了指導祈禱,以更有效的憤怒為目標,同時向受迫害的信徒表明他們沒有被遺忘。 它經年的記錄表明,隨著迫害越來越嚴重,朝鮮現在面臨競爭對手。

今天基督徒在哪裡受逼迫最嚴重?

今年最惡劣的十大迫害者排名相對來說沒有變化。 排在朝鮮之後的是阿富汗,其次是索馬里、利比亞、巴基斯坦、厄立特里亞、也門、伊朗、尼日利亞和印度。

在達到了Open Doors 設定的暴力指標的最大值後,尼日利亞首次進入前十名,。 這個非洲基督教徒人口最多的國家,總排名第9,但在暴力事件方面僅次於巴基斯坦,在因信仰而被殺害的基督徒人數方面排名第一。

在實行了三十年的伊斯蘭法之後,蘇丹廢除了對叛教者的死刑,並在新憲法中——至少在紙面上——保證了宗教自由,首次沒有進入前十名。 但它仍然是名單上的第13位,正如Open Doors 的研究人所員指出,來自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仍然面臨著來自家庭和社區的攻擊、排斥和歧視,而基督教婦女則面臨著性暴力。

印度連續第三年保持在前十名,因為“政府認可的印度教極端主義,使針對宗教少數群體的暴力事件繼續增加”。

同時,由於“對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少數派的監視和審查不斷加強”,中國十年來首次加入前20名。

在前50個國家中:

  • 12個國家的迫害程度達到“極端”,另外38個國家則達到“非常嚴重”的程度。 在前50名之外的另外4個國家也可列為“非常嚴重”:古巴、斯里蘭卡、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尼日爾。
  • 19個在非洲(6個在北非),14個在亞洲,10個在中東,5個在中亞,2個在拉丁美洲。
  • 以伊斯蘭教為主要宗教的有34個國家,以佛教為主的4個,以印度教為主的2個,以無神論為主的1個,以不可知論為主的1個——以基督教為主要宗教的國家則有10個。

2021年的名單新增了4個國家:墨西哥(第37)、剛果民主共和國(第40)、莫桑比克(第45)和科摩羅(第50).

“由於北部卡波德爾加多省的伊斯蘭極端主義暴力”,莫桑比克上升了21位(從第66位上升到第45位)。 “主要是由於伊斯蘭團體民主同盟軍對基督徒的攻擊”,剛果民主共和國上升了17位(從第57位上升到第40位)。 由於販毒者、幫派和土著社區對基督徒的暴力和歧視不斷增加,墨西哥上升了15位(從第52位上升到第37位)。

四個國家從名單上掉了下來:斯里蘭卡(原第30位)、俄羅斯(原第46位)、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原No.47位)和尼日爾(原第50位)。

其他排名的重大變化:由於游擊隊、犯罪集團和土著社區的暴力活動,以及世俗社會日益增長的不容忍,哥倫比亞從第41位上升到第30位,上升了11位。 由於針對基督徒的暴力事件增加,土耳其從第36位上升11位至第25位。 而孟加拉國由於羅興亞難民中的歸信基督教者受到攻擊,排名從38位上升到31位。

然而,其他類型的迫害可能超過暴力[如下文所述]。 例如,中非共和國從第25位下降了10位。 排第35為,但那裡針對基督教徒的暴力仍然是很極端的。 而儘管肯尼亞從第43位下降到第49位,那裡的襲擊事件卻依然“顯著增加”。

同時,南蘇丹在Open Doors 所追踪的十大暴力國家中排名第一(排名第9),卻連觀察名單的前50名都沒有進入(排第69).

在2017年觀察名單25週年之際, Open Doors 發布了過去四分之一世紀的迫害發展趨勢分析。 25年間,排名前十的國家分別是:朝鮮、沙特、伊朗、索馬里、阿富汗、馬爾代夫、也門、蘇丹、越南和中國。

Open Doors 指出,5個國家同時出現在整個25年和2021年的前10名名單中,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跡象,表明迫害的穩定性。

基督徒在這些國家是如何受迫害的?

Open Doors 追踪了六個類別的迫害,包括社會和政府對個人、家庭和教會的壓力,並特別關注婦女問題。

但如果把暴力作為一個類別孤立出來,前十名迫害者就會發生巨大變化,只剩下巴基斯坦、尼日利亞和印度。 事實上,現在有20個國家對基督徒來說比朝鮮更致命。

在2021年的報告中,全球登記的殉難人數上升到4761人,比前一年統計的2983人增加了60%,並超過了2019年報告中提到的4305人死亡。 (眾所周知,Open Doors 傾向於比其他團體更保守的估計,其他團體往往將每年的殉難人數統計為10萬)。

每10個因信仰而被殺的基督徒中,有9個在非洲,其餘的在亞洲。 在Open Doors 確認的2021年殉教者名單中。 尼日利亞以1350名居世界之首。

綁架基督徒的事件從前一年的1052起上升到1710起,這是Open Doors 首次對該類事件進行跟踪。 尼日利亞位居榜首,有224起。

在新近追踪的強迫婚姻類別中,尼日利亞也居於首位(在全世界的630起中佔130起),襲擊基督教家庭(3315起中佔1500起),搶劫基督教商店(1979起中佔1000起)。

在基督徒遭到強姦或性騷擾的7大國家中,有4個國家是阿拉伯半島上外來務工人員的接收國:沙特阿拉伯(第13)、卡塔爾(第27)、科威特(第43)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第47). 尼日利亞是第八個。 全世界有8537起記錄在案的案件,但Open Doors 警告說,這個數字只是冰山一角,因為許多襲擊事件發生在私下,沒有被報告。

在包括毆打和死亡威脅在內的新的身體或精神虐待類別中,印度排名第一。 好戰的印度教民族主義在次大陸的持續興起,造成了全世界報告的14645起案件中的1445起。

在Open Doors 之前追踪的其他兩個類別中,中國是主要的違規者。

北京因信仰原因逮捕、監禁或未經起訴而拘留了1147名基督徒,而全世界共有4277名。 Open Doors 的這一統計數字從去年的3711人上升到2019年的3150人。

同時,全世界發生的襲擊和被迫關閉教堂的事件有4488起。 在去年的報告中,這個數字已經從1847起猛增到9488起,其中中國就佔了5576起。

安哥拉排名第二,有2000起,盧旺達排名第三,有700起。 (兩者都不在前50名迫害國家之列,安哥拉應該是第68名,盧旺達第72名)

Open Doors 提醒說,在一些國家,上述侵權行為很難準確記錄。 在這些情況下,提出的是整數,總是傾向於保守的估計。

它的研究得到了國際宗教自由研究所的認證和審計,該研究所是一個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福音聯盟支持的網絡。

為什麼基督徒在這些國家受到迫害?

主要的動機因國家而異,更好地了解差異,可以幫助其他國家的基督徒更有效地為他們在基督裡受困的弟兄姐妹禱告和發聲。

例如,雖然阿富汗是世界上第二大最嚴重的迫害者,也是一個官方的穆斯林國家,但根據” Open Doors 的研究,那裡迫害的主要動機不是伊斯蘭極端主義,而是種族對立,也就是報告中所說的“部族壓迫”。

Open Doors 將對基督教迫害的主要來源分為八組。

伊斯蘭壓迫(29個國家):在觀察名單上超過半數的國家中,這是基督徒所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 在12個基督徒面臨“極端”程度迫害的國家中,有5個是這種情況:利比亞(第4)、巴基斯坦(第5)、也門(第7)、伊朗(第8)、敘利亞(第12)。 在這近30個國家中,大多數是官方穆斯林國家或穆斯林占多數;但是,實際上有7個國家是基督教徒佔多數:尼日利亞(第9)、中非共和國(第35)、埃塞俄比亞(第36)、剛果民主共和國(第40)、喀麥隆(第42)、莫桑比克(第45)和肯尼亞(第49).

部族壓迫(6個國家):這是阿富汗基督徒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第2)、索馬里(第3)、老撾(第22)、卡塔爾(第29)、尼泊爾(第34)、阿曼(第44).

獨裁妄想症(5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5個國家受到迫害的主要原因,這些國家大多在穆斯林占多數的中亞地區:烏茲別克斯坦(第21)、土庫曼斯坦(第23)、塔吉克斯坦(第33)、文萊(第39)和哈薩克斯坦(第41)。

宗教民族主義(3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三個亞洲國家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 基督徒主要是在印度受印度教民族主義者攻擊(第10),在緬甸(第18)和不丹(第43)被佛教民族主義者攻擊。

共產主義和後共產主義的壓迫(3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三個國家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這些國家都在亞洲:朝鮮(第1)、中國(第17)、越南(第19 )。

基督教宗派保護主義(2個國家):這是厄立特里亞基督教徒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第6)和埃塞俄比亞(第36)。

有組織犯罪和腐敗(2個國家):這是哥倫比亞(第30)和墨西哥(第37)基督徒面臨迫害的主要根源。

世俗不容忍(0個國家): Open Doors追踪基督徒在這方面所受的迫害,但在所研究的50個國家中,它不是主要根源。

迫害基督徒的主要趨勢是什麼?

Open Doors 確認了去年基督徒因信仰而受迫害的原因、方式的四個新的或持續趨勢。

首先,全球瘟疫大流行為迫害提供了新的途徑, Open Doors 記錄了在埃塞俄比亞、馬來西亞、尼日利亞、越南和中東的基督徒在獲取救濟方面受到的歧視。

在印度,有超過10萬名基督徒接受了Open Doors 合作者的援助,其中80%的人報告說,他們以前曾被“從食物分配點趕走”。 研究人員指出:“有些要走好多英里,隱藏他們的基督徒身份,到其他地方去找食物。 ” Open Doors 還蒐集了緬甸、尼泊爾、越南、孟加拉國、巴基斯坦、中亞、馬來西亞、北非、也門、蘇丹等地“否決向農村地區基督徒提供援助”的報告。 “有時,這種決是出自政府官員之手,但更多的是來自村長、委員會或其他地方領導。 ”

Open Doors 注意到:

“新冠全球大流行使迫害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明顯,一個簡單的原因是有這麼多人需要幫助。 即使在新冠危機消失在我們的集體記憶中之後,也不應忘記基督徒在2020年遭受的明顯歧視和壓迫。 ”

公共衛生居家令也增加了許多信徒的脆弱性。 研究人員指出:“放棄當地多數信仰,跟隨基督的基督徒知道他們有可能失去配偶、家庭、部落和社區以及地方和國家當局的所有這些支持”。 “如因為新冠疫情而失去收入,他們不能依靠傳統的網絡來生存。 ” 同時,從埃及到拉丁美洲的教會領袖告訴Open Doors,對教會禮拜的禁令導致捐款減少了約40%,減少了他們自己的收入,也減少了他們的會眾向更廣泛的社區提供援助的能力。

Open Doors 注意到:

“大多數來自當地主流信仰的皈依者說,由於新冠疫情的隔離限制,將他們與那些最反對他們信仰耶穌的人關在一起。 這尤其影響到少數族裔婦女和兒童。 對於千百萬基督徒來說,工作、教育和其他外在興趣,為他們擺脫經常性的逼迫提供了短暫的平靜時間,。 所以當封城發生時,就意味著這個喘息的機會已經沒有了。 ”

“我們還收到報告說,由於脆弱性增加,在全球瘟疫大流行期間,針對婦女和女孩的綁架、強迫改變信仰和強迫婚姻的情況有所增加。 此外,在拉丁美洲的那些容易受到毒品團伙侵害的地方,對基督徒來說變得更加危險,因為瘟疫減少了試圖維持秩序的官方當局的存在。 ”

其次,對宗教團體的視頻和數字監控越來越多,監控技術的改進和擴散是另一個重要趨勢。

Open Doors 研究人員指出:“中國堅持認為,當病毒在武漢出現後,中國果斷行動,遏制了新冠疫情。 但對於其9700萬基督徒來說,在重重限制中他們付出的代價是高昂的:監控深入到他們的家中,線上和線下的互動被追踪,他們的臉被掃描到公安的數據庫中。 ”

報告指出:

“來自河南和江西省各縣的報導稱,現在所有國家批准的宗教場所都有了帶有面部識別軟件的攝像頭。 據稱這些攝像頭很多都安裝在標準的閉路電視攝像頭旁邊,但它們與公安局相連,這意味著人工智能可以立即與其他政府數據庫連接。 人臉識別軟件與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有關,它監測公民對共產主義宗旨的忠誠度。 ”

Open Doors 的研究人員指出,同樣地,印度的“宗教少數群體擔心接觸追踪應用會有‘功能蠕變‘,被用來監視他們和他們的行動。 ”

第三,是“公民身份與信仰掛鉤”之風繼續蔓延。 研究人員指出,“在印度和土耳其這樣的國家,宗教身份越來越多地與國家身份聯繫在一起。 這意味著,要想成為一個‘真正的‘印度人或優秀的土耳其人,你必須分別是印度教徒或穆斯林”。 “這往往是由當權的政府暗中——如果不是明確——鼓勵的。 ”

Open Doors 指出:

“在印度教民族主義高漲的情況下,印度基督徒不斷受到專橫宣傳的壓力。 ‘要想成為印度人,就必須是印度教徒‘的信息,意味著暴徒繼續攻擊和騷擾基督徒以及穆斯林。 認為基督徒不是真正的印度人,意味著普遍的歧視和迫害往往不受懲罰。 印度還繼續阻止外國資金流向許多基督徒經營的醫院、學校和教會組織,而所有這些都是打著保護印度民族特性的幌子。 ”

“在土耳其,土耳其政府還承擔了伊斯蘭教的民族主義保護者的角色。 聖索菲亞大教堂原本是一座大教堂,後來變成清真寺,直到現代土耳其決定將其作為博物館。 但在2020年7月,土耳其總統說服法院將其重新變成一座清真寺,加強了土耳其的民族主義。 ... 土耳其的影響和民族主義目標延伸到邊界之外,最明顯的是它在與亞美尼亞的衝突中支持阿塞拜疆”。

第四,儘管為遏制新冠病毒而實行了封城,但主要由穆斯林極端分子發動的襲擊事件卻有所增加。 研究人員指出:“在世界大部分地區,在新冠瘟疫大流行期間,針對基督徒的暴力事件實際上有所減少。 ”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基督徒“面臨的暴力事件卻比上一年高出30%”。

Open Doors 指出:

“尼日利亞有幾百個以基督教徒為主的村莊,被武裝的豪薩-富拉尼穆斯林好戰牧民佔領或洗劫;有時,田地和莊稼也被摧毀。 博科聖地以及與ISIS有關聯的衍生組織“西非省伊斯蘭國”繼續困擾著尼日利亞和喀麥隆北部。 ”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薩赫勒地區,不公正和貧困助長了伊斯蘭極端主義。 這些極端組織利用政府的失誤,武裝聖戰分子進行宣傳,推動招募,並定期進行攻擊。 今年,一些團體承諾向基督徒等‘異教徒‘開戰——他們聲稱‘真主懲罰我們所有人’,因為異教徒的緣故,才有了這場瘟疫全球大流行。 ”

“布基納法索直到最近還以穆斯林和基督教徒之間的宗教和諧而聞名,但由於乾旱和暴力,100萬人——佔人口的1/20——流離失所(還有數百萬人在挨餓)。 去年,布基納法索首次戲劇性地進入了世界觀察名單。 今年,伊斯蘭極端分子繼續以教堂為目標(一次襲擊中14人死亡,另一次襲擊中24人死亡)”。

WWL與其他關於宗教迫害的頂級報告相比如何?

Open Doors 門認為,將基督教稱為世界上受迫害最嚴重的宗教是合理的。 同時,它還指出,關於世界穆斯林人口沒有可比的文件。

世界各地對宗教自由的其他評估也證實了Open Doors 的許多調查結果。 例如,皮尤研究中心對政府和社會對宗教的敵意的最新分析發現,2018年基督徒在145個國家受到騷擾,比任何其他宗教團體都多。 穆斯林在139個國家受到騷擾,其次,是猶太人在88個國家受到騷擾。

根據皮尤的數據,如果只考察政府的敵意,穆斯林在126個國家受到騷擾,基督徒在124個國家受到騷擾。 如果只研究社會內部的敵意,基督徒在104個國家受到騷擾,穆斯林在103個國家受到騷擾。

Open Doors 的研究人員和實地工作人員對世界上所有國家進行監測,但對100個國家進行深入關注,並特別關注74個受迫害程度“高”的國家(在Open Doors 的100分制中得分超過40分)。

翻譯:吳京寧

2021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

排行

國家

1

北朝鮮

2

阿富汗

3

索馬里

4

利比亞

5

巴基斯坦

6

厄立特里亞

7

也門

8

伊朗

9

尼日利亞

10

印度

11

伊拉克

12

敘利亞

13

蘇丹

14

沙特阿拉伯

15

馬爾代夫

16

埃及

17

中國

18

緬甸

19

越南

20

毛里塔尼亞

21

烏茲別克斯坦

22

老撾

23

土庫曼斯坦

24

阿爾及利亞

25

土耳其

26

突尼斯

27

摩洛哥

28

馬里

29

卡塔爾

30

哥倫比亞

31

孟加拉國

32

布基納法索

33

塔吉克斯坦

34

尼泊爾

35

中非共和國

36

埃塞俄比亞

37

墨西哥

38

約旦

39

文萊

40

剛果民主共和國(DRC)

41

哈薩克斯坦

42

喀麥隆

43

不丹

44

阿曼

45

莫桑比克

46

馬來西亞

47

印度尼西亞

48

科威特

49

肯尼亞

50

科摩羅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Deutsch Indonesian русский català, and Galego.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