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美南浸信会批准对性侵指控的处理进行重点调查

美南浸信会成员呼吁他们的宗派就对性侵指控的反应和掩盖问题展开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调查。
|
English繁體中文
美南浸信会批准对性侵指控的处理进行重点调查
Image: Eric Brown / Baptist Press

IMAGE 图片:埃里克·布朗(Eric Brown)/浸信会出版社

然美南浸信会(SBC)执行委员会最近委托Guidepost Solutions 进行自己的独立调查,但与会代表们(messengers)在年会上投票决定移交对该调查的监督权,或这发起另一个新的调查。

大会堂里的数千名与会代表举起黄牌投票支持此举,进行额外的问责,而反对者寥寥。

“这是我们为性侵幸存者能做的最起码的事情。 这值得付出额外努力。 花这笔钱是值得的。 这值得时间和关注,”一位来自田纳西州的牧师格兰特·盖恩斯(Grant Gaines)如是说,他在一位SBC性侵受害者的陪同下,提出了成立外部工作组的要求。 “如果这项调查值得做,那么它就值得做得正确。”

新当选的SBC主席埃德·利顿(Ed Litton)将任命该工作组作为第三方调查员和执行委员会(该宗派内的决策机构)之间的中间人。

虽然仅仅两天前执行委员会还拒绝考虑一项增补其所做调查的类似建议,但现在已经同意并表示将“迅速开展工作,以执行今天的动议”。

根据年会之前几周泄露出来的信件,执行委员会领导人对于受害者不予理会、迅速宣布对教会的指控不成立,并抵制解决性侵问题的更广泛努力,因此就SBC对性侵行为处理的审查最近集中在这一委员会身上。

按照这项受到幸存者和倡导者支持的动议,调查将涵盖20年来被执行委员会错误处理的性侵指控。 它还将检讨两年来负责审查性侵、掩盖行为以及做出相应的开除会籍决定的委员会。

“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果不按照盖恩斯所提议的去做,这种调查该怎么进行下去,”詹妮弗·莱尔(Jennifer Lyell)在推特上说,她是SBC中性侵行为的受害者,泄露的信件中提到了她被恶意攻击的故事。 莱尔曾在Lifeway担任过多年的高层领导,她担心不完整的调查会导致更多 “误导性的结论,因为领导人利用他们的权力和沉默来掩盖真相”,她很感激能看到特别工作组所受到的广泛支持。

SBC中少数一批牧师和领导人也大声疾呼,响应性侵受害者和极其权益倡导者的关切,说调查的范围和监督必须改变。 一些人在T恤和社交媒体上展示绿丝带,以象征对SBC性侵受害者的声援。

在支持特别工作组的牧师中,有一位是佐治亚州塔克市(Tucker)利河伯(Rehoboth)浸信会的主任牧师特洛伊·布什(Troy Bush),他指责执行委员会取消了对一名屡次性侵的音乐牧师的调查,而该牧师在多个教会中至少性侵了10名儿童。 布什说,在放弃调查之前,负责审查指控的人甚至没有就这些指控与他的教会联系。

“因为执行委员会没有跟进做我们认为最起码的调查,他们没有联系我们,没有与任何受害者联系,也没有与任何相关的教会联系,我们认为执行委员会没有能力单独领导这个工作组或这项调查,”布什说。

上周,执行委员会主席罗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宣布,执行委员会已聘请Guidepost进行第三方调查,审查最近的指控。 在泄露的材料中,弗洛伊德受到牵连,但他这是对他的回应的 “错误描述”。

当大会就监督调查的特别工作组进行辩论时,弗洛伊德说:“执行委员会尊重与会代表们。 我们需要这种审议过程。 我们知道这将使这个联会更加强大,而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联会的结构使其有投票权的与会代表很难强迫各实体采取行动——特别是执行委员会,它在年会之外处理SBC的事务。 动议可以做到的是指导、要求或建议某些行动。

要求成立特别工作组的动议最初由联会领导人提交给执行委员会本身。但在周三下午,大会转而投票赞成由利顿任命的特别工作组负责。 工作小组将在明年的年会前一个月提交一份完整的报告,以及建议的行动步骤。

贾里德·韦尔曼(Jared Wellman)是德克萨斯州的一名牧师,也是86人执行委员会中性侵受害者权益最直言不讳的倡导者。他在会议前一天试图让执行委员会修改自己的调查,以解决这些问题,但他的提议被拒绝。 执行委员会秘书乔·诺特(Joe Knott)甚至反对讨论韦尔曼的提议,说 “世界上没有比多数美南浸信会更安全的地方”。

盖恩斯的动议是与北卡罗来纳州的牧师罗尼·帕罗特(Ronnie Parrott)合作起草的,并征求了性侵受害者的意见。 移交后的调查将通过“合作项目”(the Cooperative Program)提供资金,这是一个资助SBC宣教和事工的募捐项目的集合。 会场上有多位代表发言,反对将此类资金用于任何调查。

另一位牧师和受害者权益倡导者托德·本克特(Todd Benkert)也提议伦理和宗教自由委员会(ERLC)聘请外部审计,通过 “自愿参与的教会、受害者和证人”,追踪联会内部的性侵情况。 他的动议被提交给ERLC,ERLC可以选择这样做,并在未来的年会上报告其结果。

写道:“我相信ERLC将给这个审计和评估一个最好的机会,使其真正完成,而不是在中途某处死掉。”

ERLC的代理主席丹尼尔·帕特森(aniel Patterson)说,该委员会的理事们将开会审查该提案。

他在给CT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想尽一切努力为美南浸信会成员服务,努力使教会对幸存者成为安全之处,免受性侵。 “这项动议很快就会交给我们的董事会,我相信我是代表他们说话的,我们期待着一起讨论,如何能够为了福音的缘故,尽我们最大的能力为美南浸信会服务。”

大会在周二通过的一项决议指出,他们认为“任何有性侵行为的人都永远失去了担任牧师职务的资格”。 大会建议 “我们所有的附属教会对于所有的教会领导职位都采用这一标准”。

美南浸信会还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投票,批准了一项修正案,明确指出,被开除出SBC的理由将包括性侵和种族主义

根据其先前的政策,SBC可以选择与那些无视性侵受害者的教会断绝关系,因为在其信仰声明《浸信会信仰与信息》中要求会员对于受害者予以关怀。 规章制度的修改使其立场更加明确。

由于美南浸信会多年来一直在谈论加强他们对性侵行为的反应和对受害者的照顾,一些幸存者和权益倡导者正在等待,看看新的措施会产生什么效果,以及是否会产生他们希望看到的变化。

当被问及对宗派来说什么是最好的结果时,梅根·莱弗利(Megan Lively)——两年前她站出来讲述了她的经历,即在她报告被性侵后,SBC神学院领导没有采取适当行动——说,她正在寻找“真理的揭示、忏悔和对SBC的洁净,就像耶稣洁净圣殿一样。”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