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苏丹政府与努巴山区反叛者确认宗教自由

在苏人解(北方)反叛集团和民选总理之间首次达成的和平协议中,关于政教分离的条款在军方签字后得到确认。
|
English繁體中文
苏丹政府与努巴山区反叛者确认宗教自由
Image: Abdulmonam Eassa / Getty Images

丹向宗教自由又迈出了一步。

这次是对它的确认。

周日(即2021年3月28日—译者注),军民联合最高委员会(Sovereign Council)与以努巴山区(Nuba Mountains)为基地的叛乱分子“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SPLM-N)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而该地区有大量基督徒人口。

《原则宣言》指出,“应保障所有苏丹人民的信仰、宗教活动和崇拜自由,将文化、宗教、族裔和宗教的身份与国家分开”。

在2019年4月的革命推翻独裁30年的奥马·巴希尔(Omar al-Bashir)之前,苏丹受伊斯兰教法管辖。 它还将阿拉伯身份强加给其多族裔人口,导致达尔富尔(Darfur)的长期冲突。

该地区由阿卜杜勒·瓦希德·努尔(Abdel Wahed el-Nur)领导的苏丹解放军(SLA)现在是剩下的最后叛军。

其他三个武装团体则于去年9月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 2月,这些人被结合进扩大的最高委员会,并在尚待成立的议会中获得席位。

苏人解(北方)领导人阿卜杜拉齐兹·希鲁(Abdelaziz al-Hilu)拒绝在没有宗教自由保障的情况下加入。 但他确实致力于和平,并赢得了民选总理阿卜杜拉·哈姆多克(Abdullah Hamdok)的承诺,即苏丹宪法将把宗教和国家分开。

不过,这三个反叛派别都与最高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Abdel Fattah al-Burhan)将军签署了协议。

“这是向国家全面和平迈出的极好一步,”苏丹圣公会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说, “对于宗教自由,有布尔汉将军的签名就是得到了确认。”

以前孔多曾对CT表示],苏丹在宗教自由方面只值得打5分(满分10分)。 他呼吁苏丹解放军的努尔派(el-Nur)加入和平谈判。

苏丹人口4500万,其中约91%为穆斯林,6%为基督教徒。 在 Open Doors 机构所列出的基督徒处境最艰难的50个国家中,苏丹排名第13位。

不过,情况正在改善。 去年,苏丹在 Open Dorrs 的观察名单上排名第7。 但在12月,美国国务院将苏丹从其“从事或容忍‘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政府特别观察名单中”删除

今年早些时候,苏丹废除了对叛教者的死刑。 然后,它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这在许多穆斯林中是有争议的,但却受到基督徒的好评。

喀土穆尼罗神学院学术院长穆萨·卡卢(Musa Kalu)同意孔多的评价。 与布尔汉的协定肯定了哈姆多克的动议。

“苏丹教会的情况确实比以前变好了,”他说。 “签订这个协议后,情况还会变得更好。”

但并非所有苏丹人都这么有把握。

“听起来很不错,”喀土穆巴哈里(Bahri)福音教会的执事诺哈·卡萨(Noha Kassa)说。 “但是正如我们一贯的立场,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落实,而不仅仅是纸上的声明。”

她表示,对宗教自由的承诺能否坚持下去她只有一半的信心。 自从革命以来,苏丹一直不稳定,经济很差,支持旧政权的伊斯兰主义分子仍然很多。

可能会有对革命的反动。

但是如果把这一可能性抛开不看的话,卡萨还是很乐观的。 自从因为新冠疫情而从在黎巴嫩的神学院学业中撤回到到苏丹,她体验到的苏丹是一个现在正对其所有社会成员予以的国家。

基督徒出现在脱口秀节目中,

人们在街头庆祝圣诞节

而穆斯林也来到教堂,可以自由地询问和拍照。

目前的过渡期最高委员会定于2022年交出权力。 卡萨对于民主变革会走怎样的道路并不确定,但只要投票是自由和公平的,对于宗教自由能保持下去这一点,她持强烈的乐观态度。

青年人推动了革命,他们想要的是一个自由的苏丹。

“变化是缓慢的,但我看到了它们,”她说。 ”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