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蘇丹政府與努巴山區反叛者確認宗教自由

在蘇人解(北方)反叛集團和民選總理之間首次達成的和平協議中,關於政教分離的條款在軍方簽字後得到確認。
|
English简体中文
蘇丹政府與努巴山區反叛者確認宗教自由
Image: Abdulmonam Eassa / Getty Images

丹向宗教自由又邁出了一步。

這次是對它的確認。

週日(即2021年3月28日—譯者註),軍民聯合最高委員會(Sovereign Council)與以努巴山區(Nuba Mountains)為基地的叛亂分子“蘇丹人民解放運動(北方)”(SPLM- N)簽署了一項和平協議,而該地區有大量基督徒人口。

《原則宣言》指出,“應保障所有蘇丹人民的信仰、宗教活動和崇拜自由,將文化、宗教、族裔和宗教的身份與國家分開”。

在2019年4月的革命推翻獨裁30年的奧馬·巴希爾(Omar al-Bashir)之前,蘇丹受伊斯蘭教法管轄。它還將阿拉伯身份強加給其多族裔人口,導致達爾富爾(Darfur)的長期衝突。

該地區由阿卜杜勒·瓦希德·努爾(Abdel Wahed el-Nur)領導的蘇丹解放軍(SLA)現在是剩下的最後叛軍。

其他三個武裝團體則於去年9月簽署了一項和平協議。 2月,這些人被結合進擴大的最高委員會,並在尚待成立的議會中獲得席位。

蘇人解(北方)領導人阿卜杜拉齊茲·希魯(Abdelaziz al-Hilu)拒絕在沒有宗教自由保障的情況下加入。但他確實致力於和平,並贏得了民選總理阿卜杜拉·哈姆多克(Abdullah Hamdok)的承諾,即蘇丹憲法將把宗教和國家分開。

不過,這三個反叛派別都與最高委員會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爾漢(Abdel Fattah al-Burhan)將軍簽署了協議。

“這是向國家全面和平邁出的極好一步,”蘇丹聖公會大主教以西結·孔多(Ezekiel Kondo)說, “對於宗教自由,有布爾漢將軍的簽名就是得到了確認。”

以前孔多曾對CT表示],蘇丹在宗教自由方面只值得打5分(滿分10分)。他呼籲蘇丹解放軍的努爾派(el-Nur)加入和平談判。

蘇丹人口4500萬,其中約91%為穆斯林,6%為基督教徒。在Open Doors機構所列出的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中,蘇丹排名第13位。

不過,情況正在改善。去年,蘇丹在Open Dorrs的觀察名單上排名第7。但在12月,美國國務院將蘇丹從其“從事或容忍'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政府特別觀察名單中”刪除

今年早些時候,蘇丹廢除了對叛教者的死刑。然後,它同意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這在許多穆斯林中是有爭議的,但卻受到基督徒的好評。

喀土穆尼羅神學院學術院長穆薩·卡盧(Musa Kalu)同意孔多的評價。與布爾漢的協定肯定了哈姆多克的動議。

“蘇丹教會的情況確實比以前變好了,”他說。 “簽訂這個協議後,情況還會變得更好。”

但並非所有蘇丹人都這麼有把握。

“聽起來很不錯,”喀土穆巴哈里(Bahri)福音教會的執事諾哈·卡薩(Noha Kassa)說。 “但是正如我們一貫的立場,我們希望看到的是落實,而不僅僅是紙上的聲明。”

她表示,對宗教自由的承諾能否堅持下去她只有一半的信心。自從革命以來,蘇丹一直不穩定,經濟很差,支持舊政權的伊斯蘭主義分子仍然很多。

可能會有對革命的反動。

但是如果把這一可能性拋開不看的話,卡薩還是很樂觀的。自從因為新冠疫情而從在黎巴嫩的神學院學業中撤回到到蘇丹,她體驗到的蘇丹是一個現在正對其所有社會成員予以的國家。

基督徒出現在脫口秀節目中,

人們在街頭慶祝聖誕節

而穆斯林也來到教堂,可以自由地詢問和拍照。

目前的過渡期最高委員會定於2022年交出權力。卡薩對於民主變革會走怎樣的道路並不確定,但只要投票是自由和公平的,對於宗教自由能保持下去這一點,她持強烈的樂觀態度。

青年人推動了革命,他們想要的是一個自由的蘇丹。

“變化是緩慢的,但我看到了它們,”她說。 ”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