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美南浸信会同意接受关于性侵问题的调查

在几周的激烈辩论、意见分歧之后,执行委员会做出这个决定。
|
English繁體中文
美南浸信会同意接受关于性侵问题的调查
Image: Brandon Porter / Baptist Press
Jared Wellman at the Executive Committee's September 21 meeting in Nashville.

历了三周的预定会议、至少三家律师事务所、数十份声明、数小时的闭门通报,以及在董事会会议室中、社交媒体上和Zoom会议中广泛的反复辩论后,美南浸信会(SBC)执行委员会才同意就其如何应对性侵行为进行第三方调查的条款。 但在周二,它终于做到了。

在半数成员辞职、几位成员改变立场、转而支持后,执委会以44-31票支持在调查中放弃律师—客户特权。 有那么一刻,感觉这像是一个漫长而激烈的过程的结束,尽管这个决定只是一个漫长调查过程的开始。

选举委员会主席罗兰德·斯莱德(Rolland Slade)负责监督投票程序,他在计票结果公布后表示欣慰。 接着他评论说:“我想对我们作为美南浸信会成员过去所表现出的行为表示悲伤。”

对于执委会这一负责处理美南浸信会年会之外事务的宗派机构来说,争论的焦点在于一方希望调查完全公开,而另一方担心这种透明度会威胁到其财务偿付能力、保险范围和其他保护实体的受托责任。

随着冲突的发生,包括神学院院长、州宗派联会领导人和数以千计的牧师在内的来自美南浸信会内部的声音大声疾呼,向执委会施压,要求其接受放弃律师—客户特权的要求,而该要求本已在6月的宗派年度会议上得到批准。

“采取步骤实现诚实、透明、忏悔,这些都是好事情。 这是值得庆贺的。”佐治亚州牧师格里芬·古利奇(Griffin Gulledge)说,他在推特上主持了数百名SBC领导人和围观者参加的围绕执委会决定程序的讨论

“看到这次投票从以大比数输掉 ......到最终以大比数通过,这种改变是巨大的。 但我们要认识到,这样做的结果是,美南浸信会将永远不会是原来的样子。”

最近的投票授权了与Guidepost Solutions的合同。该公司是一家独立公司,负责审查执行委员会ii工作人员和成员在过去20年里是如何处理性侵指控和对待受害者。 Guidepost计划在2022年6月的年会之前公开其报告。

“这是个很小的一步, 前面的路还很长,”朱尔斯·伍德森(Jules Woodson)说。她在#MeToo时代开始时分享了神职人员对她性侵的故事,并召集了SBC性侵幸存者团体。 “我很高兴人们终于注意到了。 多年来没有人听我们的。”

但像伍德森这样的幸存者也看到,执委会花了多少功夫才同意调查的条件,并担心SBC在对性侵受害者和弱势群体应负何种责任的问题上仍有分歧。

德州牧师和执委会成员贾里德·韦尔曼(Jared Wellman)提出了配合Guidepost调查的动议,该调查由SBC主席埃德·利顿(Ed Litton)任命的性侵特别小组监督,他带头要求执委会开放并采用年会与会代表们(the messengers)制定的条款。

韦尔曼说:“年会与会代表们已经说得很清楚,这是他们想要的,而我们已经用尽了各种途径试图不这样做,”他的动议在之前的两次会议上都失败了。

某些直言不讳的美南浸信会领导人认为,执委会拒绝遵守调查条款可能会扰乱该宗派的政治体系,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是由年度会议的与会代表指导委员会的行动,而不是由它进行自上而下的管理。

律师和国会议程咨询专家莎拉·默克尔(Sarah E. Merkle)说,执委会关于如何或是否遵循年会代表指示的讨论,为各机构就“治理文件和动议的重要性 ”上了一课。

任CT网站ChurchLawAndTax.com顾问的默克尔说:“如果执行委员会的投票违背了年会代表们的意愿,这将是对“地方教会及其代表控制SBC、执行委员会权力有限”这一长期立场的彻底颠覆。 “今天的投票表明,执行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愿意遵循既定的治理结构,即使这样做可能要付出代价。”

反对放弃律师——客户特权的人在周二的集会上重复了他们的担忧,这次集会是通过Zoom举行的。 执委会成员和前执委会秘书乔·诺特(Joe Knott)表示,该决定将 “造成混乱”,而不是遵循上帝赋予的法律和秩序。 马克·埃利奥特(Mark Elliott)说,如果执委会放弃特权,他将被迫辞职,因为这将“与我们的律师建议我们要做的相左”。

在周二的会议上,执委会请来了Blank Rome LLP的保险理赔律师吉姆·莫瑞(Jim Murray),讨论在执行阶段放弃特权可能带来的保险后果。 执委会还从Locke Lord聘请了一对达拉斯的律师,他们是在执委会的律师之外加聘的。

之前的辩论大多集中在寻找一个折中方案,使执行委员会能够减少责任,并在调查推进的同时保持一些监督。 但正如执委会成员戴夫·布莱恩(Dave Bryan)所言,并没有找到好的第三种选择。

“当你觉得你没有好的选择时,很难做出正确的决定,”这位俄克拉荷马州的牧师告诉大家,宣布他转而支持豁免权。 “正如《彼得前书》所说,如果我们要受苦,就让我们为做正确的事而受苦”。

受害者和倡导者都认为放弃特权的举动代表着希望,但也只是一小步,特别是当SBC在针对调查和该宗派在应对性侵问题时应扮演何种角色上的分歧充分展示出来时。 调查将需要现任和前任执委会成员和工作人员以及受害者的参与,以产生一份实质性的报告。

曾反对放弃特权的执委会主席罗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在一份声明中说:“感谢我们的主席罗兰德·斯莱德(olland Slade)在会议结束时的发言,包括他呼吁现在就团结起来,为美南浸信会服务。 现在,执行委员会的董事会已经做出决定,执行委员会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将为 Guidepost 提供支持,实施下一步措施,以促进其调查。 我们感谢所有董事为解决这一过程所带来的复杂问题所做出的努力”。

工作组主席布鲁斯·弗兰克(Bruce Frank)说,“工作组很高兴执行委员会今天强有力的投票结果,以遵循年会代表们、各位神学院院长、各州的宗派领袖们以及许多许多人在道德上的指令”,Guidepost将立即开始其工作。 (在之前的投票中,执委会已经授权为调查提供资金。)

在关于特权的辩论中,双方都声称自己的立场有法律依据。 一些执委会成员说,他们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或法律顾问的意见,担心为了调查而放弃特权,会增加执委会的法律责任,使这一法律实体面临风险;性侵问题工作组的律师,拒绝放弃特权实际上会增加个人的责任。

调查所索求的秘密信息仅限于2000-2021年期间与性侵和受害者有关的执委会决定。

“像这样的决定并不罕见,”伯明翰律师亚当·普兰特(Adam Plant)说,他没有参与选举委员会的工作,但在涉及外部调查的案件中代表过客户。 “在有限范围内特权放弃可以确保个别不法分子为自己的不当行为负责,而不是机构实体因个别坏人的不当行为而被起诉。”

这项调查是在受害者、媒体和本宗派领导人对美南浸信会对性侵行为的应对表示关切多年之后才进行的。 今年早些时候泄露的文件表明,执行委员会的领导人淡化了对性侵行为的应对处理,并恐吓受害者,因此执行委员会成为调查对象。

击败前执委会主席迈克·斯通(Mike Stone)成为SBC主席的利顿说,他很感激现在可以开始 “全面、透明和不受阻碍的调查”。

他在结束星期二会议时做了祷告。 “我们都面临过一段非常困难和具有挑战性的时期, “愿它不要继续分裂和分离兄弟姐妹,”他说。 “我们祈祷你的旨意得以施行,让需要曝光的东西得以曝光,让许多人开始得到医治。”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