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美南浸信會同意接受關於性侵問題的調查

在幾周的激烈辯論、意見分歧之後,執行委員會做出這個決定。
|
English简体中文
美南浸信會同意接受關於性侵問題的調查
Image: Brandon Porter / Baptist Press
Jared Wellman at the Executive Committee's September 21 meeting in Nashville.

歷了三周的預定會議、至少三家律師事務所、數十份聲明、數小時的閉門通報,以及在董事會會議室中、社交媒體上和Zoom會議中廣泛的反覆辯論后,美南浸信會(SBC)執行委員會才同意就其如何應對性侵行為進行第三方調查的條款。 但在周二,它終於做到了。

在半數成員辭職、幾位成員改變立場、轉而支持后,執委會以44-31票支持在調查中放棄律師—客戶特權。 有那麼一刻,感覺這像是一個漫長而激烈的過程的結束,儘管這個決定只是一個漫長調查過程的開始。

選舉委員會主席羅蘭德·斯萊德(Rolland Slade)負責監督投票程序,他在計票結果公布后表示欣慰。 接着他評論說:“我想對我們作為美南浸信會成員過去所表現出的行為表示悲傷。”

對於執委會這一負責處理美南浸信會年會之外事務的宗派機構來說,爭論的焦點在於一方希望調查完全公開,而另一方擔心這種透明度會威脅到其財務償付能力、保險範圍和其他保護實體的受託責任。

隨着衝突的發生,包括神學院院長、州宗派聯會領導人和數以千計的牧師在內的來自美南浸信會內部的聲音大聲疾呼,向執委會施壓,要求其接受放棄律師—客戶特權的要求,而該要求本已在6月的宗派年度會議上得到批准。

“採取步驟實現誠實、透明、懺悔,這些都是好事情。 這是值得慶賀的。”佐治亞州牧師格里芬·古利奇(Griffin Gulledge)說,他在推特上主持了數百名SBC領導人和圍觀者參加的圍繞執委會決定程序的討論。

“看到這次投票從以大比數輸掉 ......到最終以大比數通過,這種改變是巨大的。 但我們要認識到,這樣做的結果是,美南浸信會將永遠不會是原來的樣子。”

最近的投票授權了與Guidepost Solutions的合同。該公司是一家獨立公司,負責審查執行委員會ii工作人員和成員在過去20年裡是如何處理性侵指控和對待受害者。 Guidepost計劃在2022年6月的年會之前公開其報告。

“這是個很小的一步, 前面的路還很長,”朱爾斯·伍德森(Jules Woodson)說。她在#MeToo時代開始時分享了神職人員對她性侵的故事,並召集了SBC性侵倖存者團體。 “我很高興人們終於注意到了。 多年來沒有人聽我們的。”

但像伍德森這樣的倖存者也看到,執委會花了多少功夫才同意調查的條件,並擔心SBC在對性侵受害者和弱勢群體應負何種責任的問題上仍有分歧。

德州牧師和執委會成員賈里德·韋爾曼(Jared Wellman)提出了配合Guidepost調查的動議,該調查由SBC主席埃德·利頓(Ed Litton)任命的性侵特別小組監督,他帶頭要求執委會開放並採用年會與會代表們(the messengers)制定的條款。

韋爾曼說:“年會與會代表們已經說得很清楚,這是他們想要的,而我們已經用盡了各種途徑試圖不這樣做,”他的動議在之前的兩次會議上都失敗了。

某些直言不諱的美南浸信會領導人認為,執委會拒絕遵守調查條款可能會擾亂該宗派的政治體系,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是由年度會議的與會代表指導委員會的行動,而不是由它進行自上而下的管理。

律師和國會議程諮詢專家莎拉·默克爾(Sarah E. Merkle)說,執委會關於如何或是否遵循年會代表指示的討論,為各機構就“治理文件和動議的重要性 ”上了一課。

任CT網站ChurchLawAndTax.com顧問的默克爾說:“如果執行委員會的投票違背了年會代表們的意願,這將是對“地方教會及其代表控制SBC、執行委員會權力有限”這一長期立場的徹底顛覆。 “今天的投票表明,執行委員會的大多數成員願意遵循既定的治理結構,即使這樣做可能要付出代價。”

反對放棄律師——客戶特權的人在周二的集會上重複了他們的擔憂,這次集會是通過Zoom舉行的。 執委會成員和前執委會秘書喬·諾特(Joe Knott)表示,該決定將 “造成混亂”,而不是遵循上帝賦予的法律和秩序。 馬克·埃利奧特(Mark Elliott)說,如果執委會放棄特權,他將被迫辭職,因為這將“與我們的律師建議我們要做的相左”。

在周二的會議上,執委會請來了Blank Rome LLP的保險理賠律師吉姆·莫瑞(Jim Murray),討論在執行階段放棄特權可能帶來的保險後果。 執委會還從Locke Lord聘請了一對達拉斯的律師,他們是在執委會的律師之外加聘的。

之前的辯論大多集中在尋找一個折中方案,使執行委員會能夠減少責任,並在調查推進的同時保持一些監督。 但正如執委會成員戴夫·布萊恩(Dave Bryan)所言,並沒有找到好的第三種選擇。

“當你覺得你沒有好的選擇時,很難做出正確的決定,”這位俄克拉荷馬州的牧師告訴大家,宣布他轉而支持豁免權。 “正如《彼得前書》所說,如果我們要受苦,就讓我們為做正確的事而受苦”。

受害者和倡導者都認為放棄特權的舉動代表着希望,但也只是一小步,特別是當SBC在針對調查和該宗派在應對性侵問題時應扮演何種角色上的分歧充分展示出來時。 調查將需要現任和前任執委會成員和工作人員以及受害者的參與,以產生一份實質性的報告。

曾反對放棄特權的執委會主席羅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在一份聲明中說:“感謝我們的主席羅蘭德·斯萊德(olland Slade)在會議結束時的發言,包括他呼籲現在就團結起來,為美南浸信會服務。 現在,執行委員會的董事會已經做出決定,執行委員會的領導和工作人員將為 Guidepost 提供支持,實施下一步措施,以促進其調查。 我們感謝所有董事為解決這一過程所帶來的複雜問題所做出的努力”。

工作組主席布魯斯·弗蘭克(Bruce Frank)說,“工作組很高興執行委員會今天強有力的投票結果,以遵循年會代表們、各位神學院院長、各州的宗派領袖們以及許多許多人在道德上的指令”,Guidepost將立即開始其工作。 (在之前的投票中,執委會已經授權為調查提供資金。)

在關於特權的辯論中,雙方都聲稱自己的立場有法律依據。 一些執委會成員說,他們根據自己的專業知識或法律顧問的意見,擔心為了調查而放棄特權,會增加執委會的法律責任,使這一法律實體面臨風險;性侵問題工作組的律師說,拒絕放棄特權實際上會增加個人的責任。

調查所索求的秘密信息僅限於2000-2021年期間與性侵和受害者有關的執委會決定。

“像這樣的決定並不罕見,”伯明翰律師亞當·普蘭特(Adam Plant)說,他沒有參與選舉委員會的工作,但在涉及外部調查的案件中代表過客戶。 “在有限範圍內特權放棄可以確保個別不法分子為自己的不當行為負責,而不是機構實體因個別壞人的不當行為而被起訴。”

這項調查是在受害者、媒體和本宗派領導人對美南浸信會對性侵行為的應對錶示關切多年之後才進行的。 今年早些時候泄露的文件表明,執行委員會的領導人淡化了對性侵行為的應對處理,並恐嚇受害者,因此執行委員會成為調查對象。

擊敗前執委會主席邁克·斯通(Mike Stone)成為SBC主席的利頓說,他很感激現在可以開始 “全面、透明和不受阻礙的調查”。

他在結束星期二會議時做了禱告。 “我們都面臨過一段非常困難和具有挑戰性的時期, “願它不要繼續分裂和分離兄弟姐妹,”他說。 “我們祈禱你的旨意得以施行,讓需要曝光的東西得以曝光,讓許多人開始得到醫治。”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