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拉维·撒迦利亚:隐藏数百张女性照片、按摩过程中的性侵,以及强奸指控

他创建的传道机构,就“误信”隐瞒自己不端性行为的领导人一事表示歉意。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한국어Indonesian繁體中文
拉维·撒迦利亚:隐藏数百张女性照片、按摩过程中的性侵,以及强奸指控
Image: Illustration by Mallory Rentsch / Source Image: Courtesy of RZIM

期四个月的调查发现,已故的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利用自己作为世界著名的基督教护教者的声誉,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在美国与海外性侵按摩治疗师,而由他的家庭成员和忠实盟友领导的传道机构未能追究他的责任。

他利用自己对按摩的需要以及频繁的海外旅行来掩盖自己的性侵行为,借口属灵对话建立信任,直接从他的传道机构提供资金,用以引诱受害者。

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传道会(RZIM, 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 )周四发布的一份12页的报告,证实了撒迦利亚在其所拥有的亚特兰大日间水疗中心的性侵行为,并在美国发现了另外五名受害者,以及在泰国、印度和马来西亚的性侵证据。

仅从对撒迦利亚以前使用的电子设备进行的有限审查,就发现了他与美国和亚洲的200多名按摩治疗师的联系,数百张年轻女性的照片,其中一些是女性裸体照片。 直到2020年5月他享年74岁去世之前的几个月,撒迦利亚还在索取、收集这些照片。

据调查人员透露,撒迦利亚从本应专用于“人道救援”的资金中支付数万美元给4名按摩师,为她们长期提供住房、教育费用,以及每月资助。

一名妇女告诉调查人员,“在他安排传道机构为她提供经济资助后,就要求与她发生性关系”。 她说这是强奸。

报告称,她说撒迦利亚“让她和他一起祈祷,感谢神赐予他们两人的机会”,并如他对其他受害者宣称的一样,“称她是因为他过着服事神的生活而得到的奖赏”。 撒迦利亚警告这位女士——也是位基督徒——如果说出对他不利的话,当他的名声受损时,她将为数百万灵魂的失丧负责。

这些发现,以及RZIM几个月来进行的内部审查所透露的细节,挑战了许多人对撒迦利亚的印象。

当他5月去世时,人们称赞他的忠实见证、他对真理的承诺,以及他个人的正直诚信。 现在很清楚,在台下,这个长期以来被全世界基督徒所敬仰的男人性侵了无数妇女,并操纵身边的人,使他们对他的恶行视而不见。

米勒与马丁(Miller & Martin)律师事务所的林赛·巴伦(Lynsey Barron)和威廉·埃塞尔斯坦(William Eiselstein)受雇于RZIM进行调查,采访了50名证人,并检查了撒迦利亚从2014到2018年间使用的电话。 最后律师们表示,“我们确信,我们发现了足够的证据,可以得出撒迦利亚先生进行不当性行为的结论”,尽管这一调查并不详尽。

RZIM董事会在调查的同时发表声明,表示歉意并承担一定责任。

“拉维采取了一系列广泛措施,以便向家人、同事和朋友隐瞒自己的行为。 然而我们也认识到,长期性侵的情况,往往意味着存在重大的结构、政策和文化问题。 ... ... 我们的工作人员、捐助人和公众都信任我们能指导、监督和确保对拉维·撒迦利亚的问责,但在这方面我们却失败了。”

RZIM在2020年9月《今日基督教》的报道之后,针对在撒迦利亚的水疗中心工作的三名女性所提出的性侵指控,雇用了米勒与马丁。 最初,传道机构的领导人表示不相信这些女性。 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

声明说,“我们不仅相信那些公开做出指控的女性,而且对于之前没有公开指控拉维,但在调查中其身份、故事浮现出来的更多女性,我们也相信”。

因为RZIM内外的基督徒对其长期领导人失去了信任,该机构在其著名的命名者去世后的八个月时间里,从不得不重新构思其全球事工的运作,到现在不得不完全重组。

在调查期间,出于对高层官员就指控所做出的初始反应的不满,多名RZIM的讲员和工作人员离开了该事工。 RZIM的加拿大分部暂停了4月份之前的筹款工作和募捐活动,而基于英国的撒迦利亚信托基金会则威胁说,如果RZIM不向受害者道歉并进行重大改革,就将分裂出去。 (更新报道:报告发布的第二天,英国董事会一致投票决定从RZIM中分离出来,并将选择一个新的名字)。

甚至在周四晚上报告发布之前,RZIM领导层就已经转向减少撒迦利亚家族的参与。 拉维的遗孀玛吉·撒迦利亚(Margie Zacharias)于1月辞去了董事会和事工的职务,而她的女儿萨拉·戴维斯(Sarah Davis)则辞去了董事会主席的职务,但仍担任首席执行官。

RZIM内部工作人员则表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护教机构,该事工计划大幅缩减规模,降至10名美国护教家和几名国际讲员,由少量工作人员辅助。

受保密协议限制的调查

除了证实之前关于撒迦利亚水疗中心的性侵报道外,新的报告还证实了一位加拿大女性洛里·安妮·汤普森(Lori Anne Thompson)四年前所做出的指控,她说自己受撒迦利亚摆布,向他发送露骨的色情短信和照片。 她的案件是公开的第一桩关于撒迦利亚的性丑闻,它激励了其他受害者站出来。

撒迦利亚斯曾在2017年起诉汤普森,声称她致RZIM董事会指控性侵的律师信,其实是精心设计的勒索企图。 董事会周四写道:“我们相信洛里·安妮·汤普森已经说出了她与拉维·撒迦利亚关系的真相。”

调查人员与其他证人也进行了面谈,她们也讲述了与汤普森的指控所描述的类似行为,并发现在她的经历前后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他与其他女性间的短信交流模式。

然而汤普森和她的丈夫布拉德(Brad)却无法亲自参与最近的调查。 对于调查人员提出的解除保密协议(NDA)以允许汤普森夫妇谈论发生的事情的要求,这位已故护教家的遗产执行方予以拒绝。 汤普森夫妇的律师贝塞尔·茨维迪江(Basyle Tchividjian)告诉调查人员,在一切都已经昭然于世的情况下,汤普森夫妇却仍然受到NDA的约束,这一情况是“应受谴责的”。

戴维斯在一封致整个传道机构的邮件中写道,RZIM “为了方便调查进行,要求修改NDA”,但该机构对于遗产执行方没有任何权威,因为后者是由她的母亲玛吉·撒迦利亚控制。 遗产执行方也拒绝让撒迦利亚的私人律师交出当时从他的电子设备中收集到的任何证据,这给米勒与马丁事务所审核的记录中留下了空白。

但根据调查报告,就在撒迦利亚与汤普森夫妇了结官司、公开为自己辩护,并向RZIM的领导层和工作人员保证他没有做错任何错事、没有必要调查的同时,他还继续索取其他女性的色情照片。

报告说,“虽然他告诉他的员工,他在汤普森事件中的真正错误是没有提醒别人他收到了另一个女人的照片,但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迹象表明,就其在汤普森事件期间以及之后200多次收到女性照片之事,他曾经向RZIM管理层或其董事会做过交代。”

事实上调查人员发现,尽管撒迦利亚2017年公开表示,从与洛里·安妮·汤普森的交流中吸取了“艰难而痛苦的教训”,就在那之后仅一天,他就收到了更多的来自另一个女人的照片。 那个女人也继续给他发裸照。

不过,有一件事确实发生了变化。 汤普森案发生后,调查人员注意到撒迦利亚在删除信息方面做得比较好,无法被发现或揭发。

在与报告同时发表的声明中,RZIM董事会承认了这一失败,并向洛里·安妮·汤普森道歉。

声明说,“我们错了, 我们怀着深切的悲痛认识到,由于我们不相信汤普森夫妇,私下和公开宣扬错误的说法,他们多年来一直受到诽谤,他们的痛苦被大大延长和加剧。 这让我们很心痛,也很惭愧。”

‘他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掩盖自己的不轨行为’

调查人员发现的大部分性侵行为都是围绕着按摩发生的,而撒迦利亚依靠按摩来治疗慢性背伤。 他经常与私人按摩师一起旅行。当一位RZIM同事对于这样“似乎不当”的做法表示质疑时,他反而批评对方。

虽然报告没有面谈国外的消息来源人,但调查人员发现了撒迦利亚在旅行时经常会见按摩师的证据。

报告说:“当可能会一个人独处时,他经常会在酒店房间里安排按摩治疗。 根据他的短信,有时他会在酒店大堂和治疗师见面,有时他会指挥治疗师直接到他的房间来。”

调查人员发现,在2010年代初,他在曼谷拥有两套公寓,与他的一名按摩师共用一栋建筑。 他手机上的笔记应用里,有“我想和你有个美丽的回忆”、“再往前走一点”、“你的嘴唇特别漂亮”等短语的泰语和普通话翻译。

撒迦利亚手机相册里的按摩师和照片上的女人比他年轻几十年,很多都是20多岁。

调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RZIM领导层或员工知道撒迦利亚的不端性行为, 这也表明该事工对于这位同名者、创始人几乎没有任何问责。

报告说,“因为他对按摩治疗的需求是众所周知并被接受的,所以他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掩盖自己的不当行为”。

撒迦利亚谈到了“身体屏障”对“保护我的诚实正直”的重要性,但米勒与马丁的报告指出,“作为这些‘身体屏障‘的设计者,撒迦利亚先生很清楚如何躲避它们。”

调查证实,撒迦利亚撒谎说,除了妻子或女儿他没有和其他女人单独相处。 他还时刻持有多部手机,并将其放在与RZIM不同的无线计划中,从不使用办公室的无线网络。 撒迦利亚说这是为了安全起见,但这确保了他的通讯无法被监控。

RZIM董事会的声明承认它“做得严重不足”,“允许因为自己对拉维的误信,导致对他的监督和问责不力,远没有达到明智和爱护的程度”,对此表示遗憾。

报告中的每一个例子,都与一个以宣扬正直诚实和真理而著称的领袖和事工的公开见证形成对比。

在一段与CT分享的录音中,撒迦利亚在去世前一年的一次谈话中告诉他的支持者,“你们这些在公开场合见过我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私下里是什么样子的。 但神知道的。 神知道的。 今天我鼓励你们做出这个承诺并说,‘我在私下里做人也要配得神的赞誉,“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许多将撒迦利亚视为导师、榜样和属灵父亲的人,一直在努力应对新的信息、他们的被背叛感和对自己责任的质疑。

“我对自己和其他人感到失望,我们本可以更努力地抗拒那种顺从式忠诚的潮流,更早地要求更好的答案。因为福音派信条中没有任何一部分推崇懦弱或牺牲良心”,澳大利亚RZIM前负责人丹·帕特森(Dan Paterson)周三晚上在Facebook上写道

“我深深感到对主的敬畏,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做出一个交代,在那里就像RZ报告一样,在黑暗笼罩下所做的一切,都会被人知道。 耶稣来是要通过审判来恢复正义。 哦,我多么希望拉维在这里忏悔!”

RZIM即将发生的变化

调查人员在12月的中期报告中让RZIM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自那以后董事会(成员姓名未公开)和领导层一直在计划着一次检讨总结。

2020年9月进入调查程序时,该事工的官方立场是,这些指控不可能是真的,但会进行调查,以还给撒迦利亚清白。 起初,RZIM聘请了控告汤普森夫妇的其中一位律师所在的事务所。 事工内部的几位人士说,副总裁阿卜都·莫雷(Abdu Murray)建议请一位“粗暴”的前警察来追踪指控者,并发掘该事工可以用来诋毁她们的信息。

几位讲员表示,他们认为这些指控是可信的,并要求该事工进行真正的、有信誉的调查。此后,在10月初RZIM改变方向,聘请了米勒与马丁律师事务所。

“我相信,对于我们都视而不见的、在不知不觉中促成的、没有开口反对的,以及我们允许继续下去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负有一定的责任。”讲员之一山姆·阿尔贝利(Sam Allberry)对英国的同僚说。

正如CT此前报道的那样,随着调查的继续,关于共谋和问责的争斗使该传道机构动荡了数月。 新年伊始,RZIM就在为分裂做准备。

戴维斯告诉工作人员,一些全球办事处可能会决定从RZIM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国家性组织。 目前,每个办事处都有自己的公司章程或作为慈善机构的国家性章程,并通过“附属协议”与设在美国的传道机构建立联系。 这使得RZIM能够作为一个单一的全球性传道机构运转。

“35年来,我们一直能够作为一个机构来实际运作。然而,在像我们面临的这种危机时刻,这需要我们的一些董事会必须与总部和国际董事会分开,自行做出抉择,以做出他们认为对其实体最好的决定”,戴维斯这样写道。

RZIM的一些资深护教士认为,各国分部分离出去,是保存该事工中做得好的那些部分的唯一途径。

曾与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和其他“新无神论者”进行著名辩论的北爱尔兰数学家和护教士约翰·莱诺克斯(John Lennox)已经敦促RZIM的英国分支机构分离出来。 在CT报道水疗中心指控的第二天,莱诺克斯就退出了与RZIM的所有联系,但告诉英国的护教士们,如果他们要成立一个独立的组织,他很乐意与他们合作。

“目前的指控性质非常严重,我不能以RZIM的名义参与任何正在进行的活动”,莱诺克斯在给英国和美国董事会的声明中写道。 “在我看来,如果要想在任何集体意义上保留住优秀年轻护教士团队的潜力,就需要对机构进行重新命名,对机构和董事会进行根本性的重组,而且要非常迅速地完成。”

据该传道会内部多位人士透露,其他国家的董事会也在与美国总部脱离关系。 加拿大董事会在一份声明中说,“很明显,这个事工不能建立在以前的结构上”,而是“必须建立于新的方式和关系”。

加拿大的护教事工也裁减了四名团队成员,其中包括讲员丹尼尔·吉尔曼(Daniel Gilman)。他决定相信那些指控撒迦利亚性侵的妇女,并公开挑战RZIM领导层,要求他们承认共谋。 吉尔曼告诉CT,他非常担心他所爱的事工会选择重塑品牌而不悔改。

吉尔曼的遣散协议中包括一项保密协议(NDA),将禁止他采取“任何可以按照合理预期会对RZIM的声誉造成伤害”或“负面影响”的行动。 吉尔曼提出抗议,保密协议被一份对捐赠者信息保密的协议所取代。

预计很快还会有更多的裁员。 RZIM的雇员告诉CT,他们预计这个曾经在全国拥有100名讲员和250名工作人员的国际传道机构将缩减到原来规模的一个零头。 戴维斯告诉工作人员,裁员将在米勒和马丁报告发布后的几周内宣布。

她写道:“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只是因为我们发现自己所处的情况而不得不这样做。 我们对此深表歉意。”

在经过人员裁减和各国分部分离之后,留下来的团队很可能是一些与撒迦利亚关系最密切、与主要捐助者关系良好的讲员。 RZIM内部人士预计,核心人物将包括由戴维斯领衔的讲员迈克尔·拉姆登(Michael Ramsden)、阿卜都· 莫雷和文斯·维特尔(Vince Vitale)。

戴维斯辞去了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将权力交给了来自明尼苏达州的退休能源公司高管和主要捐赠者克里斯·布拉特纳(Chris Blattner)。 不过,在危机期间,戴维斯更多地承担了RZIM的日常管理工作,她亲自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所有的内部和外部通讯中。

RZIM董事会周四表示,“鉴于调查的结果和正在进行的评估,我们正在寻求主关于这项事工未来的旨意 ... 在辨别神将如何带领的时候,我们花时间专注于祷告和禁食,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会讲到这一点。”

RZIM宣布,它正在邀请受害者权益倡导者蕾切尔·顿荷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就性侵问题来教育董事会和领导层,并就未来的最佳做法提出建议。 该部还聘请了一家管理咨询公司来评估“结构、文化、政策、程序、财务和做法”,并提出改革建议。

祷告得到回应

2020年5月,就在他的葬礼当天,撒迦利亚性侵的秘密开始被揭露。 从现场直播中看到这位护教家受到如此尊崇和颂扬并被震惊的,有一位是曾被他动手动脚、当面手淫、并被索取色情照片的那些按摩师中的一位。 包括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基督徒橄榄球明星蒂姆·特波(Tim Tebow)在内的知名人士,都对撒迦利亚赞誉有加。

没有人站出来吗? 她在想。 没有人吗?

她担心其他女性可能会在那里,为这场景刺伤。 她祷告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位女子在谷歌上搜索“拉维·撒迦利亚性丑闻”,找到了由无神论者斯蒂夫·鲍曼(Steve Baughman)所主持的博客RaviWatch,他从2015年起就开始追踪、报道撒迦利亚的“蹊跷说法”。 鲍曼在博客上讨论撒迦利亚关于学历的虚假陈述、色情短信指控以及随后的诉讼。 当那个女子读到洛丽·安妮·汤普森的遭遇时,她认识到那个女人的遭遇就是她的遭遇。

据她所知,这个无神论博主是唯一一个关心撒迦利亚性侵他人却逍遥法外之事的人。 她联系了鲍曼,接着最终对《今日基督教》讲述了撒迦利亚的水疗中心、在那里工作的女性以及背后发生的性侵事件。

水疗中心的这位女士告诉CT,她不对RZIM抱任何指望。 不会承认, 当然更不会道歉。 她想,这个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并靠其声望建立起来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传道机构,绝不会承认他的秘密的真相。

她之所以说出来,只是因为她想让其他女性知道真相,这包括被撒迦利亚伤害的女性,以及被其他著名的、声誉显赫的基督徒所伤害的女性们。 她想让她们知道,她们并不孤单。

本周,她相信神回应了她的祷告。

“我认为它发生在神定下的完美时刻”,她说。 “这是祂的时刻,这是祂的方式。 主在做这件事,剩下的将是神想要剩下的。”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