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研究表明,通过阅读《圣经》中关于创伤的内容,可以减少抑郁、焦虑、愤怒

在弗吉尼亚的一所监狱里展开的研究,可以帮助教会处理瘟疫对情感的影响。
|
EnglishIndonesian繁體中文
研究表明,通过阅读《圣经》中关于创伤的内容,可以减少抑郁、焦虑、愤怒
Image: Godong / Getty Images

将来不久的一天,瘟疫可能会过去,COVID-19会成为一种回忆。 但是与世隔绝、目睹人们死去、面对经济压力、在损失和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中生存,这一切带来的创伤将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从2020年夏季到2021年春季,在美国的成年人中新近出现焦虑和抑郁症症状的比例增加了5个百分点以上。 每10个人中就有1人反映他们的心理健康保健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美国圣经公会(ABS)创伤愈合执行主任妮可·马丁(Nicole Martin) 说:“我们将会在很多年都看到这种程度的创伤。 就算每个人都接种疫苗,每个人都被允许出外,它也不会消失。”

马丁和美国圣经公会希望通过阅读《圣经》中关于创伤的内容来满足这一需求,用《圣经》教导人们如何从创伤中得到痊愈。

最近有一项被ABS委托,由贝勒(Baylor)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研究发现,将心理健康最佳的实践教育与阅读《圣经》相结合,可以带来显著的好处。 在他们的研究中,这样做减少了创伤后压力障碍的症状,增加了宽恕、同情和目标感。

美国圣经公会的总裁兼CEO罗伯特·布里格斯(Robert L. Briggs)说:“随着美国经历这场心理健康危机,这项研究显示了对受创伤人群进行信仰敏感护理(faith-sensitive care)的潜在好处。 《圣经》已被显明是情感、灵性、身体和心理愈合的重要来源。”

这项研究考察了ABS“治疗创伤”课程的有效性,该课程在弗吉尼亚州北乔治王子(North Prince George)的河滨地区监狱(Riverside Regional Jail)内教授。

一组210名被监禁的男女自愿参加这门有五节的课程。训练有素的辅导员与参与者一起阅读《圣经》,引导他们辨别出他们的痛苦,将其分享,并将创伤带到基督的十字架前寻求痊愈,让他们可以自由地照顾自己和服务他人。 在参加课程前、刚完成课程时以及在一个月和三个月后,参与者要回答一些关于自己和心理健康问题。 而另有一组未修该课程的139名被监禁者自愿参加问卷调查。

研究人员在比较这两组人时发现,该课程显示出具有统计意义的显著效果。

贝勒大学宗教研究所的三位研究人员之一,拜伦·约翰逊(Byron R. Johnson)说:“每当有人说,根据参与者的成功率某个课程非常有效时,他们可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与什么相比较?’ 拥有可与实验组相比较的对照组,使我们能够确定这种干预是否具有独立或独特的效果。”

这项研究把参加的人分为22组——10个男子组和12个女子组。 参与者大约是白人、黑人各占一半,年龄从18岁到65岁不等。 大多数人因违反假释或缓刑规定而被关押在这所弗吉尼亚监狱,他们平均入狱五到六次。 对照组相当相似,尽管他们比较不可能是:基督徒、已婚或犯下暴力罪行。

研究显示,在修过该课程的小组中,抑郁、焦虑和愤怒以及“复杂的悲伤”都减轻,这后者包括否认受过创伤、否认经受过负面影响和避免参加与该创伤有关的活动。 他们也较少有抑郁症和更少有自杀念头。

同时,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的人感觉到更多的宽恕和同情,和有更多的韧性。

约翰逊说,他和与他一起的贝勒研究员张俊雄(Sung Joon Jang)、马特·布拉德肖(Matt Bradshaw),都预期会看到一些差异。 但是,他们并没有预料到会这么清楚,甚至就在专案刚完成之后。

他说:“我们看到PTSD症状减少、情绪健康增加,对上帝和《圣经》的态度有所改善。”

约翰逊说,对普通民众的影响可能没有像对被监禁者那样明显。 监狱里的人在他们的人生中通常经历过更多的创伤,而且与普通民众存有不同的统计分类和不同的景况,以至不能确定是否能够把研究的结论外推。 但约翰逊说,这课程不是专门为监狱设计的,他预料将看到阅读《圣经》中有关创伤的内容,对每个人都有类似的影响。

希思·兰伯特(Heath Lambert) 写了许多用《圣经》做辅导的书籍,他说如果你意识到在《圣经》里关于创伤、孤立、疏离和危机讲了许多,你就会了解这是有道理的。

兰伯特是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副教授、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第一浸信会的主任牧师,他说:“这正是写下《圣经》要处理的问题。 《圣经》真是处处切题。”

兰伯特亲眼目睹了瘟疫对人们造成的一些创伤性影响。 他教会里有些人失去了亲人。 许多人正在处理难以忍受的孤独——与教会和家庭分离。

他说:“这是孤立、艰难和伤害。 我和这些人通了电话, 他们在流泪。”

兰伯特认为,教会可以成为解决孤单和隔绝提供实用答案。 但是有了《圣经》,基督教牧师也可以帮助人们遇见一位有主权的上帝,祂掌控一切,并且亲自爱着他们。

他说:“教会藉著谈论一位伟大掌管世界的上帝来处理恐惧问题。”

兰伯特说,虽然目前还很难确定,但他预计瘟疫过后,来教会的人数将会增加,因为他们正在寻找答案和团体生活。

ABS希望帮助教会做好准备,提供基于《圣经》的材料,帮助人们度过创伤。

马丁说:“它改变你思考的方式。 它改变你对痛苦的看法。 它改变你对苦难的看法。”

虽然瘟疫所直接造成的苦难可能很快就会结束,但解决创伤的需要并不是从COVID-19开始的,而且在这以后将会持续很久。

马丁说:“我们都有伤口。 我们都有痛苦。 邀请通过圣经与那‘受伤过的治疗者’见面,会有改变生命的力量。”

翻译:元鹏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