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虽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但牧师们还是留下来服事、祷告、抵抗

来自顿涅茨克的祷告请求:“首先,要阻止侵略者。 但是,为了心灵的安宁,要用基督徒的品格来回应,而不是从人的仇恨出发。”
|
Englishespañol한국어繁體中文русский
虽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但牧师们还是留下来服事、祷告、抵抗
Image: Chris McGrath / Getty Images
2022年2月22日,在乌克兰基辅,最近在顿涅茨克阵亡的安东·奥列戈维奇·西多罗夫(Anton Olegovich Sidorov)上尉的遗体在其葬礼上。

天,随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甚至逼近首都基辅(Kyiv),一个浸信会信徒的住家被摧毁,一个神学院被附近的爆炸震垮。 然而,当地消息人士告诉CT,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教堂或基督教建筑遭到攻击。

普京总统宣布他的部队只针对军事设施。 他还声称,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并不真正存在。

乌克兰最大的新教机构“浸信会联盟”(the Baptist Union)的副主席伊戈尔·班杜拉(Igor Bandura)在与他的25名地区主管进行的电话会议上,听说了顿涅茨克的(Donetsk)一名浸信会成员的住家受到了附带破坏。

但是有一位不能出席。 在顿巴斯(Donbas)地区东部的前线,来自被占领土卢甘斯克(Luhansk)的浸信会领袖未能加入。

但从邻近顿涅茨克前线的查索夫约尔镇(Chasov Yor)——一个当时仍由乌克兰政府控制的地区——班杜拉了解到当地的评估。

“人们不希望被俄罗斯控制,”他被告知。 “但他们感到无助。 普通人能做什么?”

祷告,并保持冷静。

这是乌克兰教会和宗教组织理事会(UCCRO,Ukrainian Council of Churches and Religious Organizations)在其向普京发出的呼吁没有得到回应的第二天发出的信息。

乌克兰的首席拉比邀请基督教领袖一起诵读《诗篇》31篇。

“我们敦促你们保持冷静,不要屈服于恐慌,并遵守乌克兰国家和军事当局的命令,”UCCRO表示。 “真相和国际社会都在乌克兰这边。 我们相信,在神的帮助下,美善终将获得胜利。”

当俄罗斯导弹击中全国各地的目标时,数千名乌克兰人向西逃亡。 乌克兰内务部报告了数百起炮击事件。

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午夜后不久通过视频宣布,137名乌克兰人在入侵的第一天死亡。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 ,他说:“他们正在杀人,将和平的城市变成军事目标。 那是恶棍之举,永远不会被原谅。”

在距离克里米亚约50英里的赫尔松市(Kherson),当俄罗斯直升机攻击当地目标时,特拉维斯基基督教学院(Traviski Christian Institute,TCI)院长瓦伦丁·西尼(Valentin Siniy)不得不和一个《圣经》翻译团队一起撤离他的神学院。

“教会的大多数老牧师都留在了城市里。 青年领袖开始疏散年轻人。”他告诉CT记者。 “我们设法购买了一辆有20个座位的面包车,以便疏散人员。 现在约有30人在安全的地方,在乌克兰西部。 还有大约40人乘坐车况不佳的车辆向西行驶。”

同时,他的教堂开放了地下室,为居住在多层建筑中的邻居们提供庇护,使其免遭轰炸。

“我和所有牧师都留在基辅,”乌克兰五旬节教会的外国事务主管尤里·库拉凯维奇(Yuriy Kulakevych)说, “我们继续代祷,与人们交谈以减少恐慌,并帮助有需要的人。”

在基辅以南145英里的卡米扬卡(Kamyanka),“我们的遗产”乌克兰分部(Our Legacy Ukraine)的瓦迪姆·库伦琴科(Vadym Kulynchenko)报告说,他的教会已经开始接收来自东部的难民。 他们将提供临时住所,主要需求是食品、药品、燃料、卫生用品和气垫。

炸弹袭击了他所在城市的三个基础设施中心。

“请为该国的门徒培训、我们人民的安全以及在战争中的慷慨解囊祷告,”库伦琴科呼吁说, “也为明辨真假祷告,因为有很多假新闻。”

基辅神学院(KTS)早些时候曾发出过一个一般性警告。

“通过传播操纵性的虚假信息产生恐慌,正是敌人所追求的,”一位传播学教授周二写道。 “这场战争与其说是为了我们的领土,不如说是为了我们的灵魂和思想。”

周四,KTS引用以赛亚书41章10节,敦促其Facebook受众,“不要惊慌,要记住上帝在他的话语中多少次说‘不要害怕’。”神学院指出,恐惧等于瘫痪,而祷告、对上帝的信任和对邻居的爱都能带来力量。

塔拉斯·迪亚特利克(Taras Dyatlik)带着一颗“沉重的心”写信给神学教育的支持者,讲述了他的教会同僚和乌克兰的神学院领导人目前面临的许多祷告需求——包括接收难民进入他们的宿舍。

“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考虑在乌克兰境内疏散其工人和师生,有些人没有任何疏散的可能性,”海外理事会东欧和中亚地区主任写道。

他请求为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各家庭祈祷,因为乌克兰宣布全面动员,“意味着许多学生、毕业生、教员将被征召入伍,在军队中服役并参加战斗。” 他还要求为男性领导人的配偶祈祷。 由于所有18至60岁的男性都不再被允许离开这个国家,他说许多妻子也留下来了。

“今天我和我的妻子谈起撤离乌克兰,”迪亚特利克写道。 “她立即拒绝了,并说:‘我将与你同在,直到最后。’”

在基辅郊外的乌克兰福音神学院(UETS),英语服事主任乔什·托卡(Josh Tokar)说,该院的学生被指示就地躲避,因为军队在附近的机场激战。 他说,校园里的人很害怕,但并不惊慌。 神学院院长发出了《诗篇》27篇的信息:“耶和华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救恩。我还怕谁呢?”

对镇静的呼吁,班杜拉并没有产生共鸣。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的国家不存在?”他谈到普京的言论时说。 “真理与我们同在,上帝与我们同在。 我们希望生活在和平中,但如果俄罗斯想从我们这里夺走这些,那就打吧。”

他说,虽然一些乌克兰人倾向于俄罗斯,但有一半的人准备亲自保卫自己的国家。

流传的有老奶奶持枪的照片。 同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有13%的乌克兰人赞成俄罗斯使用武力来统一两个国家。 只有36%的俄罗斯人表示赞成。 (分别有73%和43%的人不同意)。

俄罗斯福音派联盟(Russian Evangelical Alliance,REA)表示支持UCCRO关于和平倡议的呼吁。

“所有福音派基督徒每天都在祈祷,祈求全能的主赐予所有人智慧,”REA秘书长弗拉迪米尔·弗拉森科(Vladimir Vlasenko)表示,“维护脆弱的和平,不要让我们的国家陷入自相残杀的冲突。”

据“福音派焦点”(Evangelical Focus)报道 ,欧洲福音派联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秘书长托马斯·布赫(Thomas Bucher)说:“我们认为这些行动没有任何理由,并对将导致的死亡、破坏、混乱和苦难深感痛心。”

“对乌克兰的入侵是毫无道理和无端的,”他说, “有人声称,为了保护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族人,阻止乌克兰威胁俄罗斯,有必要进行攻击。 这些说法是不真实的。 这场灾难是普京总统为了更广的地缘政治目的而挑起的。”

在乌克兰西部的罗夫诺(Rivne),当地官员指示所有教堂继续开放,教会领导人与居民保持联系,以帮助协调援助,并根据需要提供军事装备。

乌克兰的许多人都表现出韧性。

“我们今天的祷告是,神的旨意在地上传播,就像在天上一样,”西尼说, “我鼓励我的员工和其他基督教领袖,即使不得不改变地理位置,我们的使命也不会改变。”

在黑海海滨的敖德萨,新生活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看着导弹从他们家门口飞过。 他们告诉 《福音派焦点》,他们正在采取行动,隐藏设备和保护广播,以防电视台在不久的将来被突袭。

基辅西北18英里处的伊尔平圣经教会(Irpin Bible Church)的牧师、KTS青年事工的教授瓦西尔·奥斯特里伊(Vasyl Ostryi)也决定留下来。

他为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写道:“当这一切结束时,基辅的公民会记得在他们有需求的时候,基督徒是如何回应的。 我们将为弱者提供庇护,为受苦的人服务,并修补那破碎的。 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提供是基督和他的福音所带来的不可动摇的希望。”

流传的照片显示乌克兰人在城市街道上跪地祈祷。

在乌克兰哈尔科夫的中心广场上,乌克兰人在祈祷。
Image: 乌克兰圣经协会提供

在乌克兰哈尔科夫的中心广场上,乌克兰人在祈祷。

YouVersion 注意到,在过去三周里,在其流行的《圣经》应用程序的乌克兰和俄罗斯用户中出现了一个高峰:对 恐惧 的搜索增加了11%;对 和平 的搜索增加了44%。

“我们为2022年印刷的《圣经》,现在才是今年的第二个月,现在我们的库存几乎已经用完了,”乌克兰圣经协会副秘书长阿纳托利·雷奇涅茨(Anatoliy Raychynets)在俄国入侵前不久告诉 “永恒新闻”(Eternity News):

“在我们的教会中——无论是东正教、天主教、新教,还是福音派教会——现在都有更多的新人。 不仅在周日或周六,而且在一周内也是如此,”他告诉澳大利亚圣经协会新闻处, “在我们有查经班的晚上,新人们都会来。 他们想祷告,想听到带来希望或安慰的东西。”

KTS高级学位主任里克·佩尔海(Rick Perhai)说,他在基辅牧养的国际教会有几位领导人建议会众在这个周日继续做礼拜。 他们的一些外籍成员已经逃离;另一些人想留下来,加入战斗。

他哀叹说,当乌克兰的基督徒越来越准备好向周边国家传播福音时,敌人正试图摧毁乌克兰。 尽管如此,他仍在为俄罗斯人祈祷,请求上帝赐予他们悔改。

但他的请愿也是诅咒性的。

“祷告俄罗斯民族会厌倦他们的暴君在国内和国外的咆哮,”佩尔海说,“并祷告他们会把他赶走。”

迪亚特利克还要求为“真相”祈祷,提到了媒体中的不同“视角”。

“我们并没有邀请战争。 克里姆林宫和弗拉基米尔·普京把它带到了乌克兰。 ......对这样的侵略行为,是有道德论断的,”这位神学教育家写道。 “对这些行为,《圣经》上有定义、评价。 请为对这些事情的属灵辨别力祈祷”。

迪亚特利克在祷告信的最后为冲突双方的信徒提出了请求。

请为俄罗斯的基督徒祷告,希望他们能向俄罗斯政府传达他们的祷告,阻止侵略;祷告[他们]不要保持沉默;请为美国和欧盟的西方政府祷告。

最后,请为乌克兰的基督徒祷告,希望我们能在这个词的完整意义上作为希望的社区来服事和生活;在这个可怕的时代,我们会邀请越来越多的人与神和祂的孩子建立关系,建立爱、盼望、鼓励、支持的关系;希望我们的思想和品格能继续转变为像耶稣基督的品格。

西方国家对普京进行了严厉谴责,并准备了制裁措施。 有报道称,俄罗斯人在自动提款机前排队提取现金,担心国家会被切断与国际银行系统的联系。

与此同时,在有25个传教士团队一直在努力建立教会的顿涅茨克,在加油站需要排队等待数小时才能获得5加仑的配给供应。 由于乌克兰人囤积紧急食品和水,食品店货架都空了。

班杜拉传达了他的上司的两个主要代祷请求。

“首先,要阻止侵略者,”他说。 “但是,为了心灵的安宁,要用基督徒的品格来回应,而不是从人的仇恨出发。”

雷切尔·费弗(Rachel Pfeiffer)进行了补充报道。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한국어 繁體中文, and русский.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