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Middle East

聖經考古學在2019年的十大發現

一覽這一年公布的重要發掘工作。
|
English简体中文
聖經考古學在2019年的十大發現
Image: Menahem Kahana / Staff / Getty
2017年5月25日,以色列文物局和自然公園管理局的工人在耶路撒冷老城南部外的地下隧道中的“階梯街”(stepped street)的工作現場。 這條路現已部分開放,供公眾參觀。

從歌利亞高度的城牆到指甲蓋大小的粘土印章,2019年公布的考古發現繼續為我們對《聖經》的理解加添了背景信息。

考古學家和聖經學者都拒絕“考古學能夠 證明 聖經”的觀點。 但許多公布了這些發現的主流媒體都承認,《聖經》一直是正確的,或至少從這些發現來看,是正確的。 考古學家尼爾森·格呂克(Nelson Glueck)所宣稱的“還沒有任何一項考古發現能駁斥《聖經》中的記載”依然有效。

注意:這份名單的選擇是主觀的,也是基於新聞媒體的報道。 直至在2019年進行的工作在經同行評議的科學出版物上發表為止,2019年最重要的聖經考古學發現可能在幾年之內都不會為人知曉。

10) 非利士人有歐洲血統

從位於現代以色列的非利士人城市亞實基倫的墓葬挖掘出的骨架中提取出的DNA,顯示出了歐洲人的基因。 這證實了一個長期以來的看法和《聖經》中關於非利士人的記述。 耶利米書47:4和阿摩司書9:7將非利士人與迦斐托聯繫起來,迦斐托被認定為克里特島,是米諾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的故鄉。 該DNA的記錄顯示,非利士人很快就與當地人通婚,沖淡了其自身的基因特徵。

9) 《創世紀》對以東人的記載無誤

考古學家在研究以色列提姆納(Timna)和約旦費南(Faynan)(死海以南的兩個遺址)的銅渣礦床時發現,以東人在三千多年前就使用了先進的標準化技術來開採銅礦。 根據這一發現,他們得出結論,以東王國是在公元前11世紀中期形成的,比先前認為的早了大約300年。 創世記36:31說,以色列人未有君王治理以先,在以東地就已經有了王。

8) 祭壇的角

2019年,在以色列會幕曾矗立了幾個世紀的示羅遺址的挖掘工作中,發現了一個似乎是祭壇的角的物件。 這一發現讓列王紀上2:28的經文變得生動:約押“逃到耶和華的帳棚,抓住了祭壇的角”。

7) 迦特的歌利亞牆

今年在阿薩非遺址(Tel es-Safi,即非利士城市迦特)的挖掘工作,挖到了一個可以追溯至公元前11世紀、大衛王時代的地層。 這一層中發現的城牆有13英尺厚,比以前發掘的10世紀和9世紀的牆壁要厚一倍。 考古學家阿倫·梅爾(Aren Maeir)將這一地層稱為“歌利亞層”,以當時這座城裡最有名的居民命名。

6) 餅和魚的馬賽克

考古學家在一座拜占庭教堂的廢墟中發現了一幅馬賽克壁畫,該教堂建於公元450年左右,位於低加波利(Decapolis)的希波斯·蘇西塔(Hippos Sussita)。 這座俯瞰加利利海東岸的教堂在公元614年被入侵者摧毀。 耶穌餵養五千人的這一場景,在這個意想不到的地方被發現,可能會讓這裡和這個神跡發生的地點產生聯繫。 傳統中認為耶穌使五千人吃飽的地點在更北邊。

5) “屬於音麥的兒子Ga’alyahu”的印章

隨着聖殿山篩查項目(Temple Mount Sifting Project)在耶路撒冷的一個新地點重啟,研究人員宣布發現了一枚粘土印章(bulla,也譯“布拉”),並將其認定為“在聖殿山發現的第一個可讀的古希伯來語銘文”。 音麥這一祭司家族曾在聖殿侍奉(代上24:14)。 音麥的兒子巴施戶珥被稱為耶和華殿的總管,當時他曾毆打先知耶利米,並把他關在門內的枷中(耶20:1-2)。

4) “屬於王室管家亞多尼雅”的印章

今年宣布的另一枚布拉是從在2013年、從聖殿山西南角的羅賓遜拱門(Robinson’s Arch)下取出的篩分物中發現的。 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世紀。 舊約中有三個人名叫亞多尼雅,其中包括大衛王的一個兒子。 但他們都不是生活在公元前7世紀,所以這是第四個亞多尼雅。 王室管家的職份可見於一些聖經的經文。

3) “屬於王的僕人拿單米勒”的印章

這枚布拉是在吉瓦蒂(Givati)停車場的挖掘中發現的,這是耶路撒冷目前正在進行的最大的挖掘項目(該項目始於2007年)。 考古學家從一座建築的廢墟中找到了它,該建築可能在公元前586年巴比倫毀滅耶路撒冷時被毀。 在列王紀下23:11,拿單米勒被描述為約西亞王宮中的一名臣僕。 “王的僕人”這一短語在《聖經》中和布拉上都屢見不鮮。

2) 基列耶琳經鑒定為以馬忤斯

在路加福音24:13-34、耶穌和兩個門徒一同去以馬忤斯的故事中,以馬忤斯的位置被描述為離耶路撒冷有60個羅馬 驛站 的距離,故被翻譯成七英里(《聖經中文和合本》譯為“二十五里”——譯註) 幾個世紀以來,學者們一直試圖確定以馬忤斯的位置。 耶路撒冷以西好幾個地點都被視為可能的位置所在,但都沒有考古證據。

作為聖經極少主義學派(biblical minimalist,即懷疑舊約歷史可靠性的學派——譯註)和《聖經》批評家的以色列考古學家以色列·芬克爾斯坦(Israel Finkelstein),根據他在基列耶琳(Kiriath Yearim)挖掘出的希臘化時代的防禦工事提出了新的鑒定觀點。 他指出,共有兩份耶路撒冷周圍希臘化防禦城鎮的清單(分別來自古代歷史學家約瑟夫的記述和馬加比前書9:50)。 兩者都包括了以馬忤斯。 基列耶琳距離耶路撒冷恰好是七英里。

基列耶琳在《舊約》被多次提及,最著名的是大衛王將約櫃運到耶路撒冷之前(代上13:5-6;代下1:4),約櫃就留在那裡(撒上7:1-2)。

1) 朝聖之路在耶路撒冷向公眾開放

2004年,當考古學家在一個下水道維修工程中發現了《新約》時代的西羅亞池子(約9:7),他們還同時發現了第一世紀通向聖殿山的道路的最遠端。 從那時起,挖掘這條道路的工作一直在進行着,目的是為了使今天的猶太教徒和基督徒朝聖者可以走在第一世紀猶太教徒和基督徒朝聖者曾走過的路上。

這條在地下的道路目前還未完全開放,但去年夏天舉行的部分道路開放儀式吸引了美國大使和其他政要參加。

大衛城是耶路撒冷最古老的區域,該地區的考古工作讓基督徒和猶太人都很感興趣,但也具有爭議。 該地區的許多居民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儘管考古工程師們非常努力,但仍會有人抱怨說由於地下的挖掘工作他們的家園被毀了

戈登·戈維爾(Gordon Govier)是 ARTIFAX 雜誌的編輯,也是廣播和播客節目《書與鐵鍬》(The Book & the Spade)的執行製片人。

翻譯:許珏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Sept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