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告別“羅伊訴韋德案”:反墮胎福音派慶祝他們期待已久的裁決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墮胎權案件“大錯特錯,從當初判決之日起就與憲法衝突”。
|
Englishespañol简体中文
告別“羅伊訴韋德案”:反墮胎福音派慶祝他們期待已久的裁決
Image: Drew Angerer / Getty Images
反墮胎活動人士在六月份羅訴韋德案被推翻的裁決之前在最高法院集會。

“羅伊訴韋德案”(Roe v.Wade)——最高法院的這一裁決曾鼓動一代又一代的反墮胎運動人士,並在半個世紀的時間里塑造了福音派的政治參與——已被 推翻

曾有數百萬人遊行、抗議、遊說,並為這具有指標意義的墮胎權裁決的結束祈禱。 經過49年和 超過6300萬 的墮胎案例,這時刻終於到來。

基督教領袖稱這一裁決“曾經是不可想像的”,今天被標記為“我們都一直在等待的那一天”和“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我們認為 羅伊案凱西案(Casey) 必須被推翻,”大法官撒母耳·阿利托(Samuel Alito)代表多數大法官 寫道 。 “憲法沒有提到墮胎權,任何憲法條款也都沒有默許要保障這種權利。

“多布斯訴傑克遜婦女健康案”(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判決是6比3,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贊同多數的意見。 法院的意見書與 上個月洩露的阿利托草案非常相似。

這一判決是唐納德·川普總統任期內通過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的結果: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

福音派一直是堅決反對墮胎的宗教團體,也最渴望看到 羅伊案 被推翻。 雖然墮胎從來不是福音派唯一的議題,但在投票時,它往往較所有其他的議題更被看重。 一些人不顧道德上的疑慮支持川普,就是希望他能兌現任命大法官 的承諾 ,最終推翻 羅伊案 ,以及之後最高法院確認墮胎權的裁決,“計劃生育訴凱西” 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

這一政治算計似乎是得到了回報。 三位新法官與阿利托和克拉倫斯·湯瑪斯(Clarence Thomas)一起做出了大膽的決定,稱之前的法庭搞錯了。

“這一天屬於許多人,他們為實現這一目標付出了漫長而艱苦的努力——以及川普總統,他值得我們感謝,因為他遵守了一個我不認為他會遵守的承諾,”基督教倫理學家,貝勒大學宗教教授馬修李安德森(Matthew Lee Anderson)

EPPC(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 倫理與公共政策中心)高級研究員埃德·惠蘭(Ed Whelan)將這項裁決 稱為 “保守陣營法律運動的最高成就”。

多數意見反映了福音派和天主教反墮胎團體的論點,他們提交了法庭之友陳述(friend-of-the-court briefs)。 從戰略上講,許多人較少關注胎兒的人性和生命權的論據,而更多地關注 羅伊案 背後的法律推理問題。

羅伊案 的決定是錯誤的,論述也很弱,” “美國人團結為生命”組織(Americans United for Life)的律師們 寫道 。 “在最初的審議過程中,許多裁決錯誤——特別是沒有任何證據記錄——導致 羅伊案 無法執行。 ... 人們一直在尋找伊羅案的憲法理由,法院尚未為可行性規則提供合理的詮釋。

EPPC的律師們也提出了同樣的觀點:“作為憲法文本和歷史的問題,羅伊案不僅錯了,而且非常嚴重,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羅伊案在判決的那一天就被嚴厲批評為錯誤,從那以後,法院內外一直強烈反對,沒有一位現任大法官為其實際推理的優點辯護。”

多布斯案 審理2015年密西西比州法律禁止15周後墮胎的合憲性,這禁令限制了 羅伊案 所允許的權利。 該州唯一的墮胎診所傑克遜婦女健康中心(Jackson Women’s Health)控訴了包括湯瑪斯·多布斯(Thomas Dobbs)在內的州衛生部門的官員。 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 ADF)是該州的法律辯護團隊中一員。

“密西西比州要求法院推翻羅伊案判決,因為該案大錯特錯,沒有憲法條文、結構或歷史的基礎。 此外,羅案不斷變化的標準長期以來一直行不通,這就是為什麼如此多的反墮胎法律最終要在法庭上再審,”ADF總法律顧問克里斯汀·瓦格納(Kristen Waggoner)說。 “它也沒有考慮新的科學進展,就是生命起始於受孕。”

羅案 是如何決定的

法院1973年的裁決是基於胎兒生命不享有憲法保護的論點。 該案的律師們指出,傳統上,權利被理解為從出生開始。 例如,第14修正案 將公民身份擴大到 所有“出生......在美國,”而不是那些在國界內受孕的。 同樣,胎兒也不允許擁有財產。

然而,法官們說,州政府在保護胎兒生命方面確實應 極度重視 。 這種重視的程度必須與保護女性的隱私權相平衡。

“隱私”在憲法中從未被提及,但第9修正案規定,憲法中 未提及的權利 不得因此被否認。 第14修正案保障了合法的正當程式,法院稱這就表明有隱私權,包括不受州政府干預的情況下做出墮胎決定的權利——至少在某種程度上是允許的。

大法官們對這一點進行了辯論。 經過一些他們之間的交換討論,他們確定了胚胎的存活性。

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決定的作者哈裡·布萊克蒙(Harry Blackmun)大法官認為 羅伊訴韋德案 是一種謹慎的妥協。

“法院今天不認為憲法強制要求墮胎,”他寫道。 “今天它沒有宣布孕婦有墮胎的絕對權利。 它確實將在妊娠前三個月內的墮胎決定和責任,賦于主治醫生。”

然而,正如歷史學家丹尼爾·K·威廉姆斯(Daniel K. Williams) 所指出的那樣,布萊克蒙錯了。 羅伊案 沒有接受反墮胎運動的任何論點,並為墮胎權利提倡者帶來了決定性的勝利。 該決定迫使46個州立法機構重寫了他們的墮胎法,使其與當時美國最自由的墮胎法保持一致。

當時大多數福音派基督徒認為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決定,無視不可剝奪的生命權。這一決定不僅與基督教歷代以來的道德教義背道而馳,而且與美國人民的道德意識相悖,“CT在1973年 辯稱 。”

美南浸信會、神召會、基督教宣道會、美國長老會和其他教派都在 羅伊案 之後的十年裡通過了反墮胎決議。

在他們頗具影響力的著作《人類出了什麼問題?》中,福音傳教士法蘭西斯·謝弗(Francis Schaeffer)和兒科外科醫生C·埃弗雷特·庫普(C. Everett Koop) 墮胎是“第一個也是關鍵問題”,是保護人類生命尊嚴的“基石”。

“我們懇求你們這些基督徒發揮你們所有的影響力,通過立法、社會行動和其他手段來對抗日益增加的人性喪失,”他們在1979年寫道。 “如果我們此時此刻不表明立場,就不能聲稱自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鹽。”

該運動在1992年幾乎取得了勝利。 五家墮胎診所和一名獨立醫生控訴賓州政府限制墮胎權利,包括強制性等待期和通知配偶或父母。 當時,九名大法官中有八名是由共和黨人任命的,儘管其中至少有三名支持墮胎權。

計劃生育組織訴凱西案 判決前夕,首席大法官威廉·H·倫奎斯特(William H. Rehnquist)起草了一份5比4的多數意見書,推翻了 羅伊案

然而在最後一刻,安東尼·甘迺迪大法官 改變了立場。 他與桑德拉·戴·奧康納(Sandra Day O’Connor)和大衛·蘇特(David Souter)一起制定了一項妥協方案,允許各州在一定程度上規範墮胎,同時也維護 羅伊案 的有效性。 他們讓兩位他們也獲得兩位偏自由派的大法官亨利·布萊克蒙(Harry Blackmun)和約翰·保羅·斯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的贊同。

雖然它可能被認為是一種“妥協”,但 凱西案 的5比4決定實際上是對 羅伊案 核心主張的重申 -- 同時幾乎完全放棄了法律推理。 法院裁定,必須承認 羅伊案 開創的先例,堅持 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 的法律原則。

質疑先例的權威性

去年12月,三位新任的大法官在 多布斯案 的口頭辯論中都對這一標準提出了質疑。

“在考慮 遵循先例 時,這顯然是本案的核心,我們應該如何思考它?”巴雷特問道。

這位天主教徒的大法官承認建立在先例基礎上的制度有它的好處,但認為“我們的 遵循先例 理論的一部分是,它不是一成不變的命令,在某些情況下,推翻先前的裁決也是可能的。 她舉了多個例子,包括一個民權案件和一個LGBT權利案件。

羅伯茨似乎在尋找一種方法來修改之前的裁決,也許在不真正否認憲法允許的墮胎權的情況下,為監管墮胎設定一個不同的程度標準。 然而,雙方的律師都表示無意妥協,他們認為此案應是全有或全無。

“我讀了你的訴訟摘要,”阿利托對為 羅伊案凱西案 辯護的律師說。 “你的摘要說,我們唯一真正的意見是重申 羅伊案凱西案 的現狀,或者完全推翻他們。 你說‘這裡沒有折衷地帶’。這是對你的摘要的正確理解嗎?”

她同意了。 聽證會後不久,阿利托開始起草一份大胆的決定,完全推 羅伊案凱西案

“推翻先例是一件嚴肅的事情。 這不是一個輕易作的決定,”他寫道。 “在這種情況下,有五個因素強烈支援推翻 羅伊案凱西案 的裁決:它們本質的錯誤,它們推理的質量,它們對國家施加的規則的‘可行性’,它們對其他法律領域的破壞性影響,以及缺乏具體的依據。”

該決定沒有將墮胎定為刑事犯罪,而是將監管衡量權發回各州,選民和立法機構將決定婦女何時可以和不可選擇終止妊娠。 一些已經通過了“觸動法(trigger laws)”的州,就會立即實施限制。

“長期以來,羅伊案和凱西案的決定使我們的國家對那些沒有發言權的人的困境視而不見 - 將這些生命視為負擔而不是祝福。 雖然這項裁決是建立真正生命文化的重要一步,但墮胎問題現在將被送回各州,”美南浸信會倫理與宗教自由委員會(ERLC)公共政策主任切爾西·索博利克(Chelsea Sobolik)說。

“我們必須繼續利用我們的時間,才能和資金來保護早產兒,照顧他們的母親,並在各州提倡保護他們的法律。”

隨著週五上午(六月廿四日上午,譯者註)發佈的決定,福音派領袖稱這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我為這個歷史性的一天感謝神 ... 慶祝生命的一天,”神召會的總監督道格克萊 。 “不是要志得意滿,而是要喜樂,感謝賜生命的主。 繼續努力在我們所服事的社區中創造一種重視生命的文化。”

“關注家庭”(Focus on the Family)說:“經過50年為未出生的胎兒爭戰,我們的祈禱得到了回應。 基督教醫學和牙科協會(Christian Medical and Dental Associations)稱這是“生命和醫療保健急需的勝利”。 ERLC的負責人 宣稱,“反墮胎運動的新篇章開啟了”。

專家表示,該裁決將立即導致墮胎數量減少 10%至15% 。 但從長期來看,這影響不會太明顯。

“我們不會假裝知道我們的政治制度或社會將會對今天的裁定如何反應,”阿利托 寫道。 “我們只是做我們的工作.... 因此,我們認為憲法不賦予墮胎權。”

翻譯:江山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