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尽管掌握了涉事牧师的秘密名单,美南浸信会却拒绝对性侵行为采取行动

调查显示:SBC执行委员会成员认为发声者的求助是对传扬福音的干扰,担心法律责任,对他们的报告进行搪塞,并抵制关于改革的呼声。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Indonesian繁體中文
尽管掌握了涉事牧师的秘密名单,美南浸信会却拒绝对性侵行为采取行动
Image: Courtesy of Baptist Press / Edits by Mallory Rentsch
A third-party investigation looked into abuse responses by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南浸信会领导人拥有一份700多名有性侵行为牧师的秘密名单,他们选择保护该宗派免遭诉讼,而不是保护其教会中的人免遭进一步性侵。

幸存者、受害人权益维护者和一些美南浸信会成员自己花了15年多的时间,呼吁防止性侵者从一个教会悄悄被转移到另一个教会。 负责美南浸信会(SBC)日常运作的执行委员会(EC)中的当权人士了解问题的严重程度。 但是,他们与律师紧密合作,恶意诋毁那些想对性侵行为采取行动的人,并一再拒绝提供帮助和无视改革的请求。

根据周日发布的一份大规模的第三方调查报告,“在幕后,律师们建议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甚至在受害者指出仍站在SBC教会讲坛上的性侵者时也是如此。”

调查将事件责任归咎于执行委员会成员和他们的律师,并指出数百名当选的执委会董事基本上被蒙在鼓里。 执委会的首席法律顾问奥吉·博托(Augie Boto)和长期律师吉姆·根特(Jim Guenther)向过去三位执委会主席罗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弗兰克·佩奇(Frank Page)和莫里斯·查普曼(Morris Chapman)建议,对性侵行为采取行动,将对SBC的法律责任和体制构成风险,导致这些主席对提议的防范性侵行为的改革提出质疑。

随着 #ChurchToo 和 #SBCToo 运动再次呼吁采取行动,博托称为性侵幸存者辩护是 “一个邪恶的阴谋,其目的是完全分散我们对福音的注意力”。

幸存者们则不仅描述了她们受到的性侵,还有15年以来因由执委会领导人的搪塞和侮辱性回应所带来的心灵打击。

克里斯塔·布朗(Christa Brown)是一位长期的受害人权益维护者,她在16岁时经历了牧师的性侵,她说,她 “无数次面对浸信会领袖们”,但他们回避和不相信她,“留下了仇恨的长期记忆”,这些领袖试图传达给她一个信息, “你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生命,你不重要”。 她说,结果是,她的信仰不但没有提供慰藉,而是变成了“与噩梦交织的网络”。 她将其称为“灵魂谋杀”。

另一位受害者黛比·巴斯克斯(Debbie Vasquez)从14岁开始就被一位SBC牧师反复性侵。 当一次性侵导致她怀孕时,她被迫在会众面前道歉,但被禁止提及谁是孩子的父亲。 这位牧师后来在另一个美南浸信会教会任职,当巴斯克斯向执委会求助时,她的恳求多年来一直被忽视和回避,直到三年前《休斯顿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的调查浮出水面。

同时,在过去的20年里,数名SBC主席都未能对他们自己的教会和神学院中的性侵行为做出适当的反应。 在一些具体事例中,领导人站在那些被可信地指控为性侵或掩盖事实的个人和教会一边。 调查人员发现,一位前主席——约翰尼·亨特(Johnny Hunt)牧师在2010年对另一位牧师的妻子进行了性侵犯。

在他们投票启动调查一年后,下个月(2022年六月——译注)在加利福尼亚州阿纳海姆(Anaheim)举行的年度会议上,数千名美南浸信会成员将决定他们是否准备好为性侵幸存者和教会安全着想,做出报告建议的巨大和昂贵的改变。

美南浸信会主席埃德·利顿(Ed Litton)在给CT的一份声明中说:“在我对这份报告所揭示的严重罪恶和失败感到悲痛、愤怒和失望的同时,我真诚地相信美南浸信会必须下决心改变我们的文化,实施急需的改革。” “现在是时候了。 我们有如此多事实可以悲叹,但真正的悲痛需要正确的回应。”

第三方调查公司 Guidepost Solutions 建议这个拥有1370万名成员的宗派建立一个性侵者的在线数据库,为幸存者提供赔偿,严格限制保密协议,并建立一个专门应对性侵问题的新实体。 这份288页的报告中的建议对于幸存者和维权者来说听起来很熟悉,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呼吁采取这些措施。

“如果在2006年我第一次写信给他们时,执行委员会能够采取具体行动措施,有多少孩子和会众可以免于可怕的伤害? 又有多少幸存者可以免于因试图向一个始终背弃自己的系统报告神职人员的性侵而遭受反复创伤的可怕回忆?”布朗在2021年的一封信中问道。 “SBC执行委员会长期以来对改革性侵问题处理机制的抵制,已经导致产生了新一批神职人员性侵受害者,以及在努力揭示情况的过程中受到二次伤害的幸存者。”

在等待报告发布时,现任临时执委会主席威利·麦克劳林(Willie McLaurin)和执委会主席罗兰德·斯莱德(Rolland Slade)引用了《传道书》:“人所做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12:14)。

现任领导人敦促美南浸信会成员接受这个坏消息。

“这是一个寻找我们的缺陷和问题的时间,这是一个接受报告结论的时间,”他们上周写道,“这是一个重建美南浸信会成员信任的时间,也是一个通过必要的改变以迎接应有的挑战,并以此治愈创伤的时间。”

SBC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调查

该报告是一个耗资200万美元的项目,涉及330次面谈和8个月内收集的5兆字节的文件。 执委会还承诺为调查的法律费用提供200万美元,使其总投资达到400万美元,资金来自教会和联会对于“合作计划”(the Cooperative Program)的奉献。

为协助调查的SBC工作组提供咨询的蕾切尔·登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在推特上说:“调查的透明度是......无与伦比的。” 这是SBC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调查;它已经改变了执委会的组成,并将决定这个有177年历史的宗派的发展轨迹。

Guidepost的调查包括了过去20年中涉及性侵事件的受律师特权庇护的交流信息,这一规定导致执委会主席罗尼·弗洛伊德在10月辞职,Guenther, Jordan & Price 律师事务所在历经60年后终止了他们的法律服务。

根据该报告,该律师事务所积极建议执行委员会不要对侵权行为负责。 根特与律师博托一起工作,后者从20世纪90年代到2019年一直参与执委会的工作,担任过董事、副主席、首席法律顾问和临时主席。 在保守派复兴的时期,他是佩奇·帕特森(aige Patterson)的盟友。 (去年,在帕特森因对强奸指控处理不当而被SBC神学院解雇后,因涉及财务行为的法律和解,博托被禁止在美南浸信会实体中担任任何职务。)

报告说,博托和根特把每一次关于性侵的讨论都变成了关于保护执行委员会免于承担法律责任的讨论,并将此作为最高优先事项。

报告说:“当性侵指控被提交给执委会,包括被定罪的性犯罪者被指仍在事奉时,执委会领导人一般不在其内部圈子之外讨论这些信息,往往不回应幸存者,也不采取任何行动来处理这些指控以防止持续的性侵或未来的此类性侵。” “几乎所有的内部重点都是保护SBC免于承担法律责任,而不是关照受害者或制定任何计划来防止SBC教会内的类似性侵事件。”

美南浸信会骄傲地自称是一个由自治教会组成的团体。 这些教会一起参加宣教工作、团契和培训,但联会没有等级制度。 SBC不按立或任命牧师,也不对选择同意其信仰声明并向其合作计划奉献的47000个教会拥有权力。

这种缺乏监督的情况意味着,当某个SBC教会或实体出现问题时,执委会可以声称它没有责任;这些教会是独立的。 法律顾问认为,教派领导人越是指导教会处理性侵问题,它就越要承担错误和处理不当的责任。

报告说,早在2000年,帕特森就把预防性侵培训看作是抵御诉讼的一种方式,他告诉一位牧师,如果教会能够记录下 “他们做出何种努力,来教育那些做涉及儿童工作的人注意、应对危险”,就不会有针对他们的诉讼。

作为东南和西南神学院的主席,帕特森劝阻两名说自己被强奸的妇女报告其受害经历。 2018年,他因其应对行为被西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解雇,并与神学院一起被西南神学院的女学生起诉

帕特森的助手保罗·普莱斯勒(Paul Pressler)是保守派复兴时期的领导人兼律师,同样面临被指控他利用权力性侵年轻男孩,而且SBC也被列入诉讼中。 (无论帕特森,还是作为SBC前执行副总裁和前执委会成员普雷斯勒,都不同意为调查接受面谈,尽管帕特森的律师提交了一份两页的文件。)

帕特森和同为SBC前主席的杰里·文斯(Jerry Vines)因之前对达雷尔·吉利亚德(Darrell Gilyard)的支持而受到审查,吉利亚德是一位面临一系列不当性行为指控的牧师,这些指控可追溯到90年代。 报道援引一位执委会成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的内容,有44名妇女向两位SBC领导人反映吉利雅德的情况,“据报道,几乎每一次,她们都为此被羞辱,她们被对待的方式是她们认为自己不被相信。 从所有公布的资料来看,吉利德似乎从一个教会转移到另一个教会,并能够意识到他遗留下的被伤害生命。”

执委会律师根特和博托早在2004年就讨论了建立性侵者数据库的想法,以回应布朗。 2007年,在年会的一项动议之后,这个问题再次被提及。 执委会成员当时没有推进这一想法。 根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担心 “被法院认为SBC理所当然负有发出警告的责任”。

然而,在发言人兼副总裁罗杰·“辛”·奥尔德姆(Roger “Sing” Oldham)和一位不具名执委会成员的帮助下,他们确实保留了一份名单。 报告说,在博托的要求下,该成员收集了新闻剪报,并在一个表格中以姓名、年份、州和宗派来追踪性侵待牧师的行为。 第一个版本是在2007年,包括66个因虐待而被逮捕或起诉的人。 到2022年,该名单增加到703人,其中409人据信属于SBC下属的教会。

围绕着性侵应对和预防问题,《休斯敦纪事报》发表于2019年的一个标志性系列报道引发了新的关注,揭露了380名SBC下属牧师被指控性侵。

然而,即使性侵神职人员的秘密名单越来越长,执委会领导人仍将他们的批评集中在幸存者和发声者身上。 他们抱怨幸存者不了解SBC的体制,并针对该宗派。 帕特森称发声团体SNAP(Survivors Network of those Abused by Priests,受甚至人员性侵者的幸存者网络)“与性犯罪者一样应受到谴责”。 一位执委会成员说,主持 StopBaptistPredators.org 网站的布朗是一个 “没有诚信的人”。她在那里介绍幸存者的故事,并张贴关于性侵牧师的公开报告。

博托看到的是邪恶的力量在作祟。 在Guidepost获得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写道:

这整件事应该被看穿本质。 这是一个邪恶的阴谋,目的是要完全分散我们对传播福音的注意力。 这不是福音。 这甚至不是福音的一部分。 这是个误导性的举动。 是的,克里斯塔·布朗和蕾切尔·登霍兰德因为受害经历而沉溺于可用性启发式思维(availability heuristic,依赖最先想到的经验和信息,并以此作为判断的依据——译注), 她们到SBC寻找性侵行为,当然,他们找到了。 她们的呼声无疑引发了连锁反应。 ...... 但这并不能怪他们。 这是魔鬼暂时的成功。

据一位不具名的执委成员透露,“在过去几乎所有的案例中,当受害者向SBC当权者求助时,他们都被回避、羞辱和诋毁。 在执委会,我们继承了一种文化,即拒绝那些质疑权力或指责领导人的人。”

不过,美南浸信会的主要领导人并不只是不相信和侮辱幸存者。 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与被定罪或供认不讳的当事人保持一致,并亲自帮助他们。

该报告包括几个例子。

  • 前执委会主席、2021年SBC主席候选人迈克·斯通(Mike Stone),在他的一位牧师朋友被发现在2019年与他的会众成员交换露骨的短信后,帮助这位牧师起草了一份道歉信。斯通他“从不也不可能在知情情况下支持教会保留性行为不断的牧师”,并说他直到调查才知晓对这位牧师朋友的指控。
  • 奥吉·博托作为纳什维尔体操教练马克·施菲尔贝恩(Marc Schiefelbein)的品格证人作证,后者在2003年因猥亵一名10岁女孩被定罪。
  • 2002年至2004年间任SBC的主席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没有报告一位音乐牧师的行为,该牧师在1989年普雷斯顿伍德浸信会(Prestonwood Baptist Church)得知他猥亵了一名儿童后将其解雇。 这位牧师去了另一个教会,20多年后因其在普雷斯顿森林的罪行被定罪。 (现任执行牧师迈克·巴斯特(Mike Buster)在一份声明中说,教会“断然否认报告中对33年前事件的描述。 普雷斯顿伍德在1989年或之后从未保护或支持过性侵者。”)
  • 2016年至2018年的SBC主席史蒂夫·盖恩斯(Steve Gaines)知道他所在的贝尔维尤浸信会(Bellevue Baptist)的一名在职牧师以前曾性侵过一名儿童,但直到此事在博客上出现时他才将其披露。

该调查报告还发现了执委会领导人自己丢失道德底线的情况。

  • 执委会主席弗兰克·佩奇于2018年3月突然辞职。 一份官方声明说辞职的原因是“道德上的不正当关系”。 执委会没有调查这是否是自愿的,也没有调查“他的行为是否延续到了工作场所”。
  • 2008年至2010年的SBC主席约翰尼·亨特在其主席任期结束后一个月,猥亵并亲吻了一位年轻牧师的妻子,并告诉这对夫妇要保守秘密。

亨特的性侵犯行为此前未被报道。 这名妇女和她的丈夫(一位SBC牧师)在调查期间站出来,告知Guidepost发生的事情。 亨特是佐治亚州第一浸信会伍德斯托克教会(Baptist Church Woodstock)的前牧师,在5月13日辞职前曾是SBC北美宣教董事会的高级副总裁。 东南浸信会神学院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讲座职位。

根据这对夫妇的说法,他们比亨特年轻24岁,亨特提出协助他们的事工。 有一次,他在巴拿马城海滩时休假时为该妇女安排了一个住处。 随后,他进入该女子独自居住的公寓单元,对她进行了性侵犯,拉下她的衣服,将她按在沙发上,对她进行猥亵,并吻了她。

2010年7月的事件发生后,这对夫妇在亨特的教堂与他见面。 他警告说,如果他们多嘴,将会“对亨特博士所代表的4万多个教会产生负面影响”,并把他们介绍给“寻求希望事工集团”( HopeQuest Ministry Group)的罗伊·布兰克希普(Roy Blankenship)进行辅导。 布兰肯希普证实那位妻子和亨特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并告诉调查人员亨特应该是那个阻止此事发生的人,但“跳探戈需要两个人”。

在接受Guidepost面谈时,亨特否认性侵这名妇女,并说他甚至从未进入她的公寓。 Guidepost调查人员又找到了三名证人,证实了该妇女和她丈夫的部分叙述。 他们认为亨特的陈述不可信。

亨特以前与护教士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关系密切,并且在发生撒迦利亚性侵按摩治疗师事件的那间水疗中心的2009年盛大开幕典礼上是特别嘉宾。 去年,亨特谴责撒迦利亚的性侵行为,将其描述为“针对如此多的无辜妇女的罪恶”。

信使们(Messengers,即SBC年会的出席代表们)支持改革

在 #MeToo 运动之后,SBC的性侵幸存者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

2018年,被她的青年牧师性侵犯的朱尔斯·伍德森(Jules Woodson)告诉《纽约时报》,在他含糊地承认了“性事件”之后,看到教会为他鼓掌,对她是个什么感觉。 同年,梅根·莱弗利(Megan Lively)告诉《华盛顿邮报》,佩奇·帕特森如何告诉她不要向警方报告她被强奸的情况。 2019年,《休斯顿纪事报》的调查使更多幸存者浮出水面。

因此,南方浸信会成员大声疾呼并采取了行动。 参加年会的信使们通过决议,肯定妇女的尊严,并谴责性侵行为。 他们投票修改了他们的章程,明确指出性侵是被驱逐出SBC的理由。 他们责成一个委员会就某个教会是否违反规定提出建议。

2018年,他们还选出了一位将应对性侵作为其议程核心部分的主席。 在格里尔(J. D. Greear)的领导下,SBC推出了围绕预防和应对性侵的培训,即 “关爱行动”(the Caring Well Initiative),并举行会议,听取幸存者、专家和牧师的意见。

但根据Guidepost的报告,几乎所有这些努力都遭到了某些执委会领导人的批评和抵制。他们说,优先考虑性侵问题可能导致诉讼。

有时,这种分歧在外界看来是很明显的:格里尔作为SBC主席在年会的讲话中81次提到了性侵问题,而弗洛伊德作为执委会主席在他的 “2025异象”计划中却没有将性侵问题列为优先事项。

Guidepost报告显示,在幕后,执委会的法律顾问建议人们淡化这一问题。 他们向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ERLC)施压,要求其不要将SBC的性侵事件称为危机,并避免使用 “煽动性的语言”,如说该宗派让幸存者失望。 执委会成员试图扑灭对SBC处理性侵问题不当的批评,并扼杀任何允许幸存者和性侵问题专家在SBC活动中发言的努力。

“伙计们,这真的不好办,”弗洛伊德在调查人员获得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我们不能让SBC各教会、组织把人置于大庭广众之下,就SBC及其一些领导人和前领导人大放厥词。 所有关于团结的工作都受到了挑战。”

一年前,这些SBC内部的冲突和威胁的真相在泄露的信件和录音中被公开,这些信件和录音记录了ERLC前领导人罗素·摩尔(现在是CT的驻刊神学家)和菲利普·贝桑库特(Philip Bethancourt)的沟通交流。 这些文件显示执委会领导人在努力恐吓幸存者并抵制改革,此事使牧师们警醒。 它们激发了对执委会进行调查的强烈要求。

“我们很震惊,”提出调查执委会动议的田纳西州牧师格兰特·盖恩斯(Grant Gaines)去年告诉CT。 “但我们不应该如此震惊,这些受害幸存者,他们的故事就在我们身旁。”

一个进入公众视野中的故事是珍妮弗·莱尔(Jennifer Lyell)的故事。 她被一位神学院教授性侵,但2019年3月由执委会管理的《浸信会报》(Baptist Press)的一篇文章将她的被性侵定性为外遇。 在文章发表时,莱尔是 Lifeway 公司的高管,也是SBC中级别最高的女性。 她的说法的真实性得到了南方神学院院长阿尔·莫勒( Al Mohler)的支持。

莱尔最终离开了她的工作,并因教会对此事的强烈反应,以及为纠正叙事和寻求赔偿而经历长达数月的遭遇,使身体和精神都很痛苦。

在报告发布后的推特话题中,莱尔描述了不得不等待执委会和其他机构领导人之间的紧张关系缓和,前者控制着对有关她的文章的修正权,并在当时对其他SBC人物如何谈论性侵问题保持警惕,后者则支持她的故事,但可能会因为发声而面临报复。

2022年2月,她获得了执委会的道歉,以及未公开数目的和解补偿。 Guidepost说,执委会董事们并不知道她曾提出诽谤索赔,而且此前在2020年5月收到过一份和解协议。

汉娜·凯特·威廉姆斯(Hannah Kate Williams)还起诉执委会在应对她父亲(受雇于SBC的机构)的性侵行为方面存在疏忽,并指责它在她公开自己的遭遇后对她进行恶意攻击。

执委会的律师批评格雷尔,说他不该重复《休斯敦纪事报》调查报道里雇用性侵牧师的10个教会的名字,并要求执委会下属委员会对其进行调查。 根特说她们要被告诽谤,并努力为教会洗脱罪名。 博托曾打电话给其中一个教会道歉。

几个月后,博托反对成立资质委员会(credentials committee),该委员会将审查一个教会是否违反了围绕性侵或其他问题的标准,使其与SBC“不能再友好合作”。

Guidepost说,2019年为这一新目的而重新配置的资质委员会也让性侵幸存者感到沮丧,因为它很混乱,而且效率低下。 它没有书面指南,没有培训,也没有全职工作人员的支持。

由于它被授权的范围有限,根据SBC的体制,它不能解决教会过去的错误行为,也不能进行调查以确定牧师的有罪或无罪,只能就教会针对指控的反应做出回应。 因此,投诉平均需要9个月的时间才能得到结果——有些人根本就没有听到回音。 要挑战某一教会的成员资格,必须先按委员会规定登录一个简陋网站,有些递交的材料连这一步都没有走到。

在过去的三年里,委员会处理了30份材料,仅有3个教会因性侵而被开除会籍。 在每个案例中,犯罪行为都是明显而恶劣的:教会在知情的情况下雇用了一名性犯罪者。 委员会没有对最近报告所统计的其他27份材料的结果做出任何公开评论。 Guidepost调查员发现,在资质委员会审查期间,有五个教会自愿脱离,另一个教会解散。

新实体以及其他建议

监督和发布执委会调查的特别工作组认为公众的哀恸是回应调查的第一步。 他们还要求美南浸信会成员选举建立一个新的工作组,以评估如何按照浸信会的体制实施建议的变革。

该报告为执委会和资质委员会提供了30页的建议,包括。

  • 建立一个常设实体来监督对于性侵的应对和预防
  • 启动“罪犯信息系统”,这是一个在线数据库,教会可以自愿参加,以报告经证实的性侵或掩盖行为。
  • 公布被取消神职或学位的教会和个人的名单
  • 促成帮助性侵幸存者的方案,并从SBC的奉献中提供补偿,以支付医疗和心理治疗
  • 向幸存者道歉并设立纪念标志,在SBC日历中增加一个幸存者主日
  • 禁止签订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s),除非是受害者主动要求的
  • 要求为SBC实体内就职或读神学院订立行为准则
  • 为执委会成员聘请一位首席合规官(chief compliance officer)或道德与合规官(ethics and compliance officer)

“我们必须下决心奉献我们的时间和资源,不仅要很好地照顾性侵幸存者,而且要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提供一种问责、透明和安全的文化,”特别工作组在随报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

“我们承认,任何悔改行为都需要持续的、审慎的、专注的服从和牺牲。 这就是我们救主的呼召,让我们团结起来跟随他。”

性侵幸存者和发声者克里斯塔·布朗在提交给Guidepost材料中说,她并不对有意义的改变抱有希望,但仍然祈祷报告“可能带来一丝正义”。

“美南浸信会有道德义务保护其附属教会的孩子和教徒的生命、身体和人性,为所有受到美南浸信会神职人员性侵的人提供照顾和确认,”她写道,“确保对性侵者和助纣为虐者追究责任,并建立制度,确保这些不人道和不合情理的悲剧不会持续到后代。”

翻译:叶洛夫,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