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聖經考古學在2020年的十大發現

偶像崇拜、邪惡的國王和基督教會的證據加添了我們對聖經世界的理解。
|
English简体中文
聖經考古學在2020年的十大發現
Image: Courtesy of Yoli Schwartz,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2020年是不乏聖經考古學新聞的一年,儘管出於對新冠疫情的管控,以色列幾乎取消了所有預定的挖掘工作。 有限的挖掘工作仍在以色列和周邊國家開展,對先前挖掘工作的研究也在繼續,並有了一些重要的信息發布。

以下是2020年將我們與聖經世界連繫起來的最大發現。

10. 亞述神靈石雕

意大利和庫爾德考古學家發現了一面高達15英尺高的石雕,描繪了一位亞述國王和七個站在聖獸背上的亞述神明。 這副浮雕作品被刻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地區北部一條運河邊的懸崖上。 這個國王被認為是薩爾貢二世(Sargon II),他在公元前722至705年為王,並征服了北國以色列(王下17:6)。 發現浮雕的運河有可能就是被薩爾貢二世奴役的以色列人挖掘的。

9. 建造在磐石上的教會

在以色列北部班尼亞斯(Banias)的一次挖掘中,發現了一座四世紀的教堂遺迹。這座教堂按照當時的慣例,建在另一個神祇的殿宇之上。 班尼亞斯是一個潘神(Pan)的崇拜中心,這個神殿很可能就是為了崇拜這個與性和春天有關的希臘神祇。

然而,第四世紀的基督徒會認出這個地方就是聖經中的凱撒利亞腓立比,就在這裡不遠,彼得曾對耶穌說:“你是基督”,而耶穌回答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太16:13-19)。 廢墟中的一塊石頭上有朝聖者留下的十字架刻痕,這些朝聖者在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官方信仰后不久就造訪了這座教堂。

8. 與大衛王結盟的堡壘

考古學家在戈蘭高地發現了一座可追溯到大衛統治時期,即公元前1000年左右的防禦性建築。堡壘中一塊大型的玄武岩上刻着兩個長着角、手臂張開的人物。

考古學家認為這座建築是大衛王的盟友、基述王國(the kingdom of Geshur)的前哨。 大衛的妻子瑪迦,即押沙龍的母親,是基述王的女兒。

7. 神聖煙霧的殘留

對公元前八世紀一個祭壇表面的有機殘餘物進行的一項測試顯示了大麻的殘留物。 這是大麻與古代以色列任何一種形式的崇拜有關的第一個證據,也是迄今已知的最早在儀式中使用大麻的記錄。 祭壇是專門用來敬拜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的。

阿拉德沙漠要塞的敬拜中心於20世紀60年代首次被挖掘出來。 半個世紀前做的測試沒能給出確鑿的結果。 但新的測試使用了改進的設備和技術。 該遺址的第二個祭壇上還留有乳香的殘留。

6. 可與耶路撒冷媲美的神廟

特拉維夫大學的考古學家經過計算,認為在耶路撒冷附近、在以色列1號公路重建過程中發現的一座神廟,大約建於公元前900年。 據估計,莫扎神廟(The Temple of Motza)的規模與所羅門在半個世紀前建造的聖殿相似,而且就在其往東五英里處。 這座作為競爭對手的神廟有可能是用來崇拜將以色列人帶出埃及的神————以及其他的神祇。

這一發現令人震驚,但與《舊約》中關於在何處、以何種方式以及向誰敬拜的國家爭端的敘述十分吻合。 學者們認為一些關鍵的聖經經文是為了維護在耶路撒冷進行敬拜而寫下的,《列王紀上》再次記述了在同一世紀,北國以色列如何在但和伯特利興建了崇拜的中心。

5. 迦南的擊打神

以色列考古學家約瑟夫·加芬克爾(Yosef Garfinkel)發現了公元前12世紀一處迦南神廟的遺址。 發掘現場位於拉基士(Lachish),是該地區最重要的舊約城市之一。在這裡已經出土了一批在迦南人崇拜中使用的文物,包括珠寶、匕首和兩個四英寸高的“擊打神”的青銅小雕像。

神廟中最重要的發現也許是一根鍍銀的青銅權杖。 加芬克爾認為它本是由一個人形大小的迦南神祇巴力(Baal)的雕像持有。 雕像本身沒有被發現,但古代迦南神明的大型雕像卻很罕見。

4. 保存完好的宮殿

考古學家在現代城市阿富拉(Afula)外的耶斯列谷地(Jazreel Valley)進行一個道路項目時,發現了一個皇家建築群,該建築群曾為暗利和亞哈等以色列王所用。 該建築群距離亞哈王另一座位於耶斯列舊址的宮殿所在地僅半英里。 他們發現的一個大型柱狀建築被描述為“在以色列發現的保存最完整的暗利家族建築”。 在現場發現的儲存罐顯示這裡似乎是一個食物分配中心。

3. 老底嘉一間房屋中的教會

土耳其考古學家塞拉爾·西姆謝克(Celal Şimşek)在挖掘老底嘉的一所房屋時發現了用於基督教敬拜的聖物。 圍繞中央花園或庭院建造的柱廊式房屋位於劇院旁邊,很可能為富人所有。 使徒保羅給老底嘉教會發過一封書信,他在《歌羅西書》中提到過,但似乎信已失傳。 《啟示錄》也提到了這一教會,耶穌譴責這些基督徒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但事實上他們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3:17)。

西姆謝克沒有詳細說明他發掘出的宗教物件,但總結說一座帶有教堂的房屋會增加學者們對 “基督教自一世紀中期以來在老底嘉的傳播 ”的理解。

2. 真的“複製品”;假的殘片

聖經考古學家一直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確定那些非由他們親自挖掘的文物的真實性————即那些在文物市場上出售的物件。 今年有幾個重要的例子說明尖端技術可以為此提供幫助:一個曾被認為是贗品的粘土印章印記被證明是真實的,而另一些曾被認為是真實的死海古卷殘片卻被發現是偽造的。

本古里安大學教授尤瓦爾·戈倫(Yuval Goren)和他的團隊確定,一個描繪了一頭咆哮獅子的 “布拉(bulla)”,即印章,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88-748年、耶羅波安二世的統治時期。 它是幾十年前在貝都因市場上被低價買下的。

與此同時,一家專門檢測藝術品贗品的公司發現,聖經博物館收藏的16塊死海古卷殘片都是現代偽造品。 博物館因其開展的徹底調查贏得了讚譽,而且正以這些贗品為展品,專門舉辦了一個關注偽造問題的展覽。 自2002年以來,還有70多塊可能是贗品的殘片被提供給了福音派的收藏家們。

1. 瑪拿西統治時期的遺迹

考古發現的一座宮殿遺迹可能屬於猶大王瑪拿西,那位被《列王紀下》21章描述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並引誘他的民“行惡,比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滅的列國更甚”的王。然而這一發現卻極大地拓展了考古學家們對後期猶大國王統治的認知。

廢墟位於阿蒙哈納茲夫長廊(Armon Hanatziv Promenade)上,這個地方從南面可以俯瞰聖殿山和耶路撒冷老城。 原伊歐里斯柱式(proto-Aeolian)的石器常被認為與第一聖殿時期的皇家建築有關。 這種結構可以追溯到瑪拿西王55年的統治時期,他從他的父親希西家手中接管了南國猶大。

在幾個街區外,在新建的美國大使館附近,考古學家還發現了一個大型倉庫的遺迹。 它被認為是一個食品分配中心,也許還作為盈餘農作物的儲存地。 它的年代可以追溯到同一時期。

十年前,考古學家在附近的拉馬特雷切爾(Ramat Rachel)發現了宮殿和行政中心的遺迹。 今年出版的相關挖掘報告,結合了新的挖掘成果,向學者們表明,沿着這條通往伯利恆的道路,這一地區是猶大國後期統治者們的一個主要活動中心。

戈登·戈維爾(Gordon Govier)是聖經考古學新聞季刊《物件》》(Artifax)的編輯,他同時也是每周廣播節目《書與鏟子》(The Book & the Spade)的主持人。

翻譯:許珏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Sept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