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保守的循道宗信徒發起成立全球循道衛理公會

精簡后的教派將專註於國際夥伴關係,但非洲的許多保守派堅持認為,2024年的大會投票已經拖延了太久。
|
English简体中文
保守的循道宗信徒發起成立全球循道衛理公會
Image: 全球循道衛理公會提供。
全球循道衛理公會的領袖們聚集在一起做禮拜。

道自己的未來不在循道衛理聯合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UMC)的各循道宗教會正式有了一個新的落腳點:全球循道衛理公會(Global Methodist Church,GMC)。

新教派於5月1日啟動,計劃堅持傳統、保守的衛斯理(Wesleyan)神學,但在更輕、更精簡的基礎設施上運行,強調基層的責任和事工的聯繫。

經過多年的拖延,下一次就分裂提案進行投票的機會定在2024年,美國的一些UMC成員教會正在啟動脫離程序,並計劃儘快加入GMC。 儘管循道宗在非洲發展迅速,許多領導人與該運動在LGBT問題上的保守立場一致,但他們更傾向於等待。

在歐洲,至少有一個地區機構已經決定將其所有會眾轉到全球循道衛理公會;在美國,該教派的最高法庭尚未裁決地區機構是否可以根據現行教會法一起取消附屬關係。

目前,美國的教會正在選擇一個一個地加入GMC。 喬治亞州埃文斯(Evans, Georgia)的馬賽克(Mosaic)教會計劃加入新的循道宗教派,但離開UMC的過程將需要數月。

從教會的聽眾席看,不會有太大變化。 馬賽克的名稱和標誌將保持不變,主日崇拜的形式也將保持不變。 主任牧師卡羅琳·摩爾(Carolyn Moore)將繼續在她的講道中強調衛斯理神學,而且教會將繼續與那些事工合作,幫助那些在摩爾看來容易“被其他教會忽略”(fall through the cracks of other churches)的人。 摩爾和其他工作人員的養老金計劃仍將通過 Wespath Benefits and Investments,即管理UMC養老金的機構。

但在幕後,教會將屬於另一個信徒團體。 其用作聚會場的倉庫房產將不再由循道衛理聯會託管;馬賽克教會將擁有它。

馬賽克教會將遵守新的紀律手冊,該紀律手冊規定了主教的任期限制,根據教會預算規定了財務貢獻,禁止信託條款,並建立了一個問責制度,主教不僅僅是向其他主教報告,而是向神職人員和平信徒報告。

“我們認為事工的前線是地方教會,我們相信教派的存在是為了授權、裝備、部署地方教會在地方環境和區域及全球範圍內的事工,”衛斯理聖約協會(Wesleyan Covenant Association,UMC內部的一個保守的復興團體)主席兼GMC過渡性領導委員會主席基斯·博耶特(Keith Boyette)說。

博耶特和GMC的領導人着手建立一個教派,將循道宗信徒聚集在一起,而沒有他們所認為的UMC臃腫的組織結構。

全球循道衛理公會將有區域性的年度會議,但它們將對地方教會起到支持作用,而不是像UMC那樣作為事工的基本單位。 GMC不會有像宗派神學院或夏令營這樣的項目需資助。

“我們的目標是將地方教會用於宗派開支的資金至少減少50%,”博耶特說。

在GMC中,美國的地區機構將與美國以外的機構結成對子,在事工和財政支持方面進行合作。 在循道宗更新組織“好消息”任職並幫助起草GMC《過渡期教義和紀律手冊》的湯姆·蘭布雷希特(Tom Lambrecht)表示,更強大的問責結構將建立起來。

“在神職人員和主教中,將加強問責,以確保人們遵守全球循道衛理公會的教義和做法,”蘭布瑞特說。

幾十年來,UMC對其禁止同性婚姻和神職人員同性關係的關於性行為的教義執行不力, 某些教會和主教允許並提倡違反這些教義的LGBT立場。

對同性婚姻的不同立場繼續使教派分裂。 2019年,UMC中的各方對分裂該教派的計劃達成一致,保守派教會在離開時可以保留其財產,並獲得2500萬美元以啟動新教派。

但這冠病疫情迫使UMC兩次 推遲大會(General Conference),推遲了對名為 “和解與恩典分離議定書”的提案的投票。 今年早些時候,該教派宣布,大會必須等到2024年。

“許多UMC成員已經對一個顯然在一般教會層面上難以有效運作的教派感到不耐煩,”博耶特說,當時他宣布今年啟動GMC的計劃,而不等待投票來進行分裂。

“神學上保守的地方教會和年度會議希望擺脫分裂性和破壞性的辯論,並希望有共同前進的自由。”

馬賽克教會目前由北喬治亞州年度會議(North Georgia Annual Conference)管理。 根據會議的脫離程序和要求,該教會必須以三分之二的多數投票決定脫離關係,向年度會議支付兩年的宗派會費和按比例計算的養老金責任,並獲得年度會議的批准投票。

但是,如果整個年度會議都選擇去呢? 主教們已經要求UMC的最高法庭——司法委員會(Judicial Council)裁決,美國的年度會議是否可以在大會之前離開作出。

歐洲的年度會議正在自行處理問題。 保加利亞—羅馬尼亞臨時年度會議的成員,不顧其主持主教的反對,於4月1日一致投票決定離開UMC,加入GMC。

但是,一個新教派的誕生並不意味着全世界的循道宗信徒已準備好加入。 非洲的許多UMC成員計劃在2024年之前繼續留在聯會,希望大會能夠批准該議定書。

更新團體“UMC非洲倡議”的總協調人傑里·庫拉(Jerry Kulah)說,他認為該協議是一種 “友好地分離教會的方式,這樣我們就不會有訴訟,也不用把彼此視為敵人。”

他指出《聖經》中信徒們分道揚鑣但仍一起工作的例子,包括使徒行傳15章中的保羅和巴拿巴,以及創世紀13章中的羅得和亞伯蘭。

但是,儘管許多非洲信徒願意等到2024年和議定書的通過,他們仍然覺得美國的進步派循道衛理聯合會試圖忽視他們的聲音,儘管他們成員人數眾多。

非洲成員的增長速度將使其超過美國教會的規模。 根據《2019年循道衛理聯合會教會狀況報告》,非洲的循道衛理聯合會成員數量在過去十年中從300萬增加到620萬,增加了一倍多。 到2020年,美國的會員數量已經下降到630萬。

“整個非洲有一種普遍的情緒,對一個不尊重我們的身份、想把不符合《聖經》的做法強加給我們的教會,有一種神聖的不滿,”庫拉說。

其他非洲循道衛理聯合會領導人表示,他們相信如果教會在今年開會通過分離協議,大多數非洲聯會的教會會準備加入GMC。

“我們為新教會祈禱,我們確實與他們有許多共同的信仰,包括他們對同性戀行為的傳統立場,”福布斯·馬通加(Forbes Matonga)在本月為《鼓動者》(Firebrand)雜誌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

“然而,大多數非洲信徒仍將是循道衛理聯合會成員,直到議定書獲得通過。 我們感到欣慰的是,如果美國人自己分裂——此乃很可能發生的事——當我們選擇加入任何一方,我們都將成為多數。”

庫拉說,一些年度會議可能會在2024年大會之前加入GMC,特別是在非洲那些感到受進步派主教騷擾的保守教會地區。

庫拉說,非洲人意識到,拖延戰術可能會繼續下去。 他說,如果大會在2024年不通過該議定書,他將決定離開,他相信非洲各地的循道衛理聯合會成員也會糾結於同樣的決定。

許多循道宗信徒仍然堅持要求友好的分離。

密歇根州法拉盛UMC的牧師J·J·曼施萊克(J.J. Mannschreck)計劃將他的牧師資格證書轉到GMC。 他說,他的教會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投票決定是否取消與UMC的關係,並開始加入GMC的進程。

曼施萊克說,想到他的教會預算的可以更少地交給宗派,他很興奮。 目前,他的教會有150名成員,將其預算的近15%寄給了UMC。 如果他們加入GMC,這一數額可能會縮減到7%,為當地的事工留下更多的資金。

他也渴望擺脫人類性行為成為教派聚會的主要話題,就像多年來在UMC一樣。 相反,他歡迎GMC的責任感,以及它作為一個全球教會的異象,支持教會植堂、種族和解以及其他在他心中有分量的價值觀。

不會改變的是曼施萊克對循道衛理聯合會的熱愛,包括他被授予循道衛理聯合會教職的父親。 他計劃在6月參加他所在地區的年度會議聚會,並指出這可能將是他參加的最後一次聚會,並與他不打算離開聯會的父親坐在一起。

“但我們在感恩節仍會坐在對方旁邊,”他補充說。

馬賽克教會的摩爾說,她鼓勵任何考慮加入GMC的人,不僅要禱告神呼召他們離開的東西,還要考慮神呼召他們需做的國度工作。

她說:“我們很想把來自世界各地循道宗傳統的人聚集在一起,他們已經準備好成為比自己更大的組織的一部分。

我們禱告,‘上帝,在你的憐憫中,讓我們不要成為一群曾經是循道衛理聯合會成員的憤怒者。’ 那是不值得的。 僅僅找到一個敵人是不夠的。 敵人不是神所呼召的,這裡也沒有敵人。”

翻譯:Pearlyn Koh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Sept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