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疫情期間串流媒體消費啟發了菲律賓基督徒新的音樂品牌

作為索尼菲律賓的一個部門,Waterwalk Records跨越了體栽和宗派界限,為在線大眾帶來鼓舞人心的歌曲。
|
English简体中文
疫情期間串流媒體消費啟發了菲律賓基督徒新的音樂品牌
Image: 索尼音樂菲律賓提供
基督徒歌手 Darla Baltazar

斯林·皮內達(Roslyn Pineda)在疫情期間除了與上帝更親近之外,她在網上與多年未見的基督徒朋友重新結連起來。 雖然她在香港已經生活了20年,但她以前在菲律賓時就參與了他們的小組查經。

作為索尼音樂菲律賓(Sony Music Philippines)的總經理,在這個全球性時刻,她開始思考基督教音樂的重要性。

“面對COVID-19帶來的許多困難和巨大損失,人們會轉向上帝,這不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嗎? 無論他們知道與否,他們生命中難道不需要更多基於信仰和鼓舞人心的音樂嗎?”身為菲律賓人的皮內達問道。

2021年10月,皮內達和索尼音樂 開創了 Waterwalk Records,這是一家專注於當代演藝者和串流(streaming)媒體聽眾的基督教音樂品牌。

這個新的音樂品牌為傳福音和商業兩方面都帶來希望。 索尼面向基督教的部門 Provident 將菲律賓列為美國以外的前10大市場之一。 聽眾人口種類是教會和商業都最想得到的:16至35歲、追求真實性,並通過Spotify和YouTube消費音樂的一群。

皮內達說:“這是一個未開發而具有巨大潛力的市場。 我們必須到串流媒體市場所在的地方。 雖然我們的許多聽眾都活躍於他們的基督徒社群中,我們也想接觸那些非基督徒和/或不活躍的信徒。”

在菲律賓,基督教音樂排行榜上的頂尖歌曲通常來自全球唱片公司,如 Hillsong,或是如 Every Nation Music and Victory Church 之類的教會網絡,後者在全國擁有100多個據點。 最初的菲律賓福音歌曲,主要以他加祿語演唱,幾十年來通過較大的福音派教會獲得了強實的追隨者。

基督教歌曲作家和製作人江吉·馬塞洛(Jungee Marcelo)指出:基督教獨立音樂的大部分靈感來自一個由廣播網路遠東廣播公司(Far East Broadcasting Company)在40年前開發的流行音樂事工 Papuri。

然而,Waterwalk Records並不隸屬於特定的教會或傳統,他們的歌手來自不同的宗派背景。

Image: 索尼音樂菲律賓提供

最初的十二首串流媒體單曲 來自同時活躍於讚美敬拜事工及俗世娛樂的音樂家。他們當中許多人已經在網上建立了自己的追隨者群。 除了一位以外,所有都來自菲律賓,他們的教會分佈在有7,641個島嶼的群島上,特意不限於國家首都地區。

雖然 Waterwalk 尋求“無體栽意識”,並擁有一批為一般基督徒普遍接受的演藝者,但該唱片公司在信仰方面是十分堅持的。 首先,歌曲必須“符合神學理論並以《聖經》為基礎”。 該團隊指導歌手們要確保他們的歌詞與《聖經》一致。 皮內達說:“有些歌詞很有力量,但不一定是基於福音的。”

其次,歌者必須“有堅定的信仰而且 ...... 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已經與主同行了一段時間,而不是初信的信徒。 希望這樣的靈命成熟能夠降低歌者可能會做出導致觀眾跌倒的事情的風險,並使音樂更加豐富,具有年輕聽眾所尋求的真實性等。

24歲的達拉·巴爾塔扎爾(Darla Baltazar)在她位於馬尼拉的臥室裡唱歌和製作音樂,是 Waterwalk 最受歡迎的歌手之一。 她在社交頻道上分享她的歌曲、她的信仰和她的經歷。 她最受歡迎的歌曲“No Good Thing”是一首“神聖的流行曲”,是《詩篇》34篇的爵士版。

巴爾塔扎爾在接受CT採訪時說:“我非常認真地對待我與上帝的關係。 我不能寫偽裝或勉強的歌詞。 這些歌詞來自我與祂的同行。 上帝會叫我分享我的音樂,以致聽眾知道如何能到祂那裡去。”

巴爾塔扎爾那輕鬆、和順和使人聽得舒服的聲音吸引了非基督徒聽眾,同時,她的歌詞把他們帶到福音真理。 她看到粉絲們從困惑到好奇再到被激勵。 她說:“我問我的非基督徒 Instagram 粉絲為甚麼會關注我。 他們喜歡音樂旋律,但卻是歌中的信息吸引着他們。

臺灣歌手蔡佩軒(Ariel Tsai)是另一位 Waterwalk 歌手,也有同樣的經歷。

她說:“他們在討論區說他們不認識上帝,但他們渴望得到那份在我的音樂中感受到的歸屬感。”

27歲的蔡佩軒的中文翻唱歌曲在網上瘋傳,她現在創作以鋼琴為主的崇拜音樂。 去年她發行了她的英文歌“My All and All”。

她說:“無數的不確定性和艱辛讓人們想到甚麼才是真正確定的,甚麼是我們可以抓緊的。 我的中心信息是:上帝是一致的,祂的愛不會改變。 這種一致性吸引著人們去認識祂。”

巴爾塔扎爾認為,疫情中的串流媒體消費使 TikTok,YouTube,Instagram 和 Spotify 的聽眾對以福音為中心的音樂有了新的認同,甚至渴求。

她說:“家中每個人都在聽這類型的音樂。 這就是為甚麼我的音樂倍增,成為了人們工作或學習時的背景音樂。 他們說這是平靜和安寧的。”

皮內達確認:“在疫情期間,菲律賓所有平台的音樂消費都在增長,尤其是 YouTube 和 TikTok。 代表性歌手的目錄歌曲也飆升了,因為在不確定的時候,人們想得到熟悉的曲調所帶來的安舒感。

巴爾塔扎爾在社交媒體上的互動中變得更加興旺,她回答追隨者的問題,將他們的建議納入歌曲創作過程中,並分享她對信仰的反思。 她舉辦在線活動,以滿足全球疫情中的需求,她和聽眾可以一同經歷音樂及其信息。

正如她所描述的那樣:“他們道出想要的音樂,我們便為聽歌派對作篩選。 我們把節目分開,當中有一個15分鐘的福音信息。 在這些活動中,我們一起聽基督教音樂,它並不是像音樂會那樣,單純是欣賞音樂。 聽歌派對也可以傳福音,因為我們會邀請非基督徒。

巴爾塔扎爾在進入全職音樂創作之前是一名幼兒園教師,她形容自己為“基督教獨立音樂人,或並不屬典型教會會眾的基督教音樂製作人。” 她2020年的單曲“Feet in the Rain”在 Spotify 播放清單上躍升,巴爾塔扎爾被評為 2021年值得關注的“福音聯盟”(TGC)藝術家之一。

她說,“我的聽眾主要在美國。 他們大多是18至24歲的基督徒。 他們甚至不知道我是菲律賓人。”

蔡佩軒的追隨者是一個國際混合體,由她的家鄉台灣和東南亞以及北美的亞洲人社區組成。 他們都是在 Spotify 和 YouTube 上找到她的。

蔡佩軒說:“我的粉絲們知道我是一個坦率的基督徒。”在她因基督教音樂被認識之前,她已是一位成功的流行歌手。 她目前與台灣索尼音樂公司簽訂了合同。

與 Waterwalk 的菲律賓基督徒不同,蔡佩軒來自基督教並不是主要信仰的背景。

她告訴CT:“亞洲人對基督徒有偏見,認為我們傾向硬銷福音。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公開發行一首敬拜歌曲,在台灣沒有流行歌手會這樣做。 在這裡,這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 沒有一個藝術家願意被正式聯想為一個堅定的基督徒。”

與此同時,她堅持認為:“我總是想忠於自己。 基督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覺得這樣說並不丟臉。 我向聽眾明確表示,我發行的歌是我從我的信仰中所感受到的,它可以給他們力量。”

雖然起初的歌手名單主要是菲律賓人,但皮內達想像將來會使 Waterwalk 更具地區性。 會努力接觸韓國和東南亞其他國家的基督徒藝術家,這有賴於索尼廣泛的國際網路。

皮內達表示:到目前為止,串流媒體平台的反應一直令人鼓舞,為 Waterwalk 目前的播放清單在美國打開了市場。

隨著唱片公司繼續發佈新的音樂,皮內達希望該這計劃不負其名。

她說:“Waterwalk 是基於馬太福音14:22-36。 每個人都記得耶穌在水面上行走的那段經文。 但他們往往忘記彼得也曾在水上行走過。 我們想要一個能顯示出類似意義的名字:大膽,帶著信仰走出去,以及冒險創新的。”

翻譯:季小玲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Sept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