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俄罗斯福音派领袖向乌克兰基督教徒道歉

命辞遣意:我们和乌克兰的兄弟姐妹站在一起,我们对俄罗斯的 “军事入侵 ”深感 “愤懑遗憾”。
|
Englishespañol繁體中文
俄罗斯福音派领袖向乌克兰基督教徒道歉
Image: Alexey Furman / Getty Images
2022年3月6日,在乌克兰西部切尔诺夫策(Chernivtsi)地区的比拉·克里尼齐亚(Bila Krynytsia),一个牧师为一名在顿涅茨克(Donetsk)地区遇难的乌克兰士兵下葬到其家庭墓地举行葬礼仪式。

俄罗斯福音派联盟领导人在迄今最受关注的声明中,对其政府所做的决定感到 “痛苦和遗憾”。

但这是否足以与边界另一边的乌克兰基督徒兄弟姐妹重建桥梁?

“我为我的国家最近对另一个主权国家乌克兰的军事入侵感到悲哀,”俄罗斯福音派联盟秘书长维塔利·弗拉森科(Vitaly Vlasenko)在3月12日的公开信中表示。 “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形下,我也无法想象现在的所见所闻。”

他一语中的,却也十分谨慎。

因为早在3月4日,俄罗斯议会就修改了刑法,对传播 “诋毁”军队 的“假新闻”的人,处以最高15年的监禁。

值得注意的是,弗拉森科没有使用俄罗斯政府指定的 “特别军事行动”来描述对乌克兰的暴力行为。 他用 “冲突”和 “入侵”来代替,避免了使用官方禁止的“战争”之类的词来描述它,但他又暗示了这其实就是战争。 他认同乌克兰对 “占领”的恐惧,也提到了俄罗斯的“非军事化”目标。

此前两天,俄罗斯法院对一名东正教牧师处以35,000卢布(261美元)的罚款,因为他在周日布道时贬低了军队。 他的会众帮助支付了罚款。

对此,俄罗斯媒体上的律师们在辩论该法律是否阻止公民质疑 “特别军事行动”或呼吁结束该行动。

弗拉森科的声明(全文见下文)故而小心翼翼不越雷池。

弗拉森科感叹道:“为防止战争所能做的一切,我都做了。 我向所有受苦的人道歉。”

他最主要的努力是在入侵前两天发表声明,支持乌克兰宗教领袖关于和平解决冲突的呼吁。 在精神方面,他发起了俄罗斯的禁食和祈祷活动,以及与欧洲和乌克兰信徒的联合会议,以祈祷和寻求和解。

而自战争开始以来,他提到他已经为向东逃往俄罗斯的500个难民家庭协调了援助。

弗拉森科说:“两个密切相关的民族,其中的许多人是信仰上十分虔敬的 基督徒(主要是东正教),现在正处于激烈的战斗之中。 和平的感情在轰炸和炮击中被摧毁。”

基督教的建筑和基督徒的生命亦是如此。

周六(3月12日——译注),炮击破坏了迄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一处地点,这是建于16世纪的斯维亚托戈尔斯克圣母永眠拉伏拉院(Holy Dormition Svyatogorsk Lavra),一个被尊为乌克兰三大圣地之一的修道院建筑群(拉夫拉院,即Lavra,为东正教的一种修道院——译注)。 尽管并没有明确谁应对此负责,但教会的一份声明提及里面确实有人受伤。

在3月8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乌克兰教会和宗教组织理事会谴责俄罗斯对平民区的袭击。 它列出了在战斗中受损的三座教堂,其中包括被围困的哈尔科夫(Kharkiv)市附近的一个福音派祈祷所。

现在这个数字还可以加上马里乌波尔(Mariupol)的基督救主堂。

这个拥有43万居民的港口城市已经有一个星期(指截至本文发稿时间,以下同——译注)没有饮用水了。 市长表示,自俄罗斯的攻击开始以来,已有1500人死亡, 据《今日基督教》消息,其中包括了一位名叫迈科拉(Mykola)的福音派基督徒,他一直帮忙做疏散。 另一位基督徒卡蒂亚(Katya)姐妹是乌克兰军队的一名辅助医务人员,也不幸遇难。

教宗方济各对这一“不可接受的武装侵略”感到愤慨。 他指出,该城市是以圣母玛利亚命名的,并发表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声明。

教宗在周日:“结束爆炸和袭击!。 让谈判获得实际的和决定性的关注,让人道主义走廊有效和安全。 以上帝的名义,我请求你们:停止这场屠杀!”

乌克兰总统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周六表示,随着战争进入第三周,已有1300名乌克兰士兵死亡。 副总理表示,在商定的13条人道主义走廊中,只有9条是开放的。 在试图撤离基辅东北郊区的人群中,俄罗斯的炮击造成了7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儿童。

英国军方官员表示,俄罗斯地面部队现在距离首都15英里以内,他们正在分散开来,准备开始合围。 基辅市长维塔利·克里琴科(Vitali Klitschko)表示,300万人口中有一半已经逃离,但每所房子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攻击进行加固。

与此同时,位于乌克兰最大的核反应堆附近的扎波罗热州(Zaporizhzhia)梅利托波尔市(Melitopol)的市长被拘留,代之以一个亲俄罗斯派。 当地居民强烈抗议要求释放他。

扎波罗热的乌克兰东正教会UOC(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 UOC)对马里乌波尔积极提供支持,而它隶属于俄罗斯东正教会(ROC)的莫斯科宗主教区。 大主教卢卡(Metropolitan Luka)组织了一个车队,试图向马里乌波尔运送90吨的食品和药品。

至少有六个UOC教区已经停止向俄罗斯牧首基里尔(Patriarch Kirill)进行正式的认同祷告,它们是利沃夫(Lviv)、切尔卡西(Cherkasy)、罗夫诺(Rovno)、苏梅(Sumhy)、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Ivano-Frankovsk)和穆卡切沃(Mukachevo)。

而且,UOC的高级神职人员大主教奥努弗里(Metropolitan Onufry)首次承认冲突是俄罗斯的攻击。 像弗拉森科一样,他使用了禁忌的词语,只是他是在乌克兰的安全边界内。

他在星期四说:“由于俄罗斯联邦军队的攻击,我们的国家正在经历一个艰难的考验期, 那些发动战争的人没有任何正当理由。”

其实在2019年,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的东正教大公会的普世牧首巴托洛缪一世(Bartholomew I)便承认分离出来的乌克兰东正教会OCU(Orthodox Church of Ukraine)的民族独立地位,但许多教区拒绝脱离,选择继续留在隶属俄罗斯的UOC之下。 (乌克兰境内分属OCU和UOC的教会的确切数字难以确定。)

而俄罗斯对上述事件有不同的定性。

泽伦斯基强调,UOC下属的拉伏拉院附近“没有军事目标”,而俄罗斯军方却表示,它从扣押修道士人质的乌克兰民兵手中“解放”了该建筑群。 同样,俄罗斯国防控制中心的负责人,卢卡的车队本来是为了疏散公民,但是后来因车被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开火击中而停顿。

基里尔指责巴托洛缪和西方。

他在3月10日写给世界基督教协进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WCC)的信中:“他们不遗余力,不惜重金,将武器和指导战争之人充斥乌克兰。 然而,最可怕的还不是武器,而是试图‘再教育’,在精神上把乌克兰人和生活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改造成俄罗斯的敌人。”

此前在3月2日,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写信希望他进行调停以停止战争。 俄罗斯东正教会于1961年加入了该普世协进会。

现在基里尔用礼貌的教会语言让他们滚蛋。

他写道:“我强烈希望,即使在这艰难的时刻......[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也始终是一个不偏不倚的对话平台,免于政治偏好和片面的做法。”

对此,世界各地许多东正教学者和神职人员在一封公开信中,依据《圣经》教义,驳斥了俄罗斯和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宣传。

这65名签署者(其中包括一名俄罗斯人)表示:“莫斯科牧首的领导层支持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对乌克兰的战争,其根源在于一种东正教民族主义的[将教会和国家之间混淆]的宗教原教旨主义。这一主义,具有极权主义性质,被称为R usskii mir,即俄罗斯世界。

“我们反对[这种]异端邪说和俄罗斯政府的可耻行为 ...,它们极不符合正统信仰、不符合基督教、反人类的。”

拉美神学教育福音协会(Evangelical Association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in Latin America ,AETAL)也毫无保留地为他们在乌克兰同修的神学生发声。

该协会的董事会表示:“我们完全支持乌克兰人民和存在于这个国家的基督教会,并谴责俄罗斯总统普京的 ‘暴君’ 领导。

“AETAL绝对地、彻底地拒绝他在东欧的战争行为。”

在第一个落入俄军之手的赫尔松市,塔夫里斯基基督教学院(Tavriski Christian Institute,TCI)报告说,军队正在接管神学院作为军营使用。

而世界浸信会联盟(Baptist World Alliance,BWA)则发表了一份声明,俄罗斯福音派基督徒-浸信会联盟(ussian Union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s-Baptists)主席彼得·米茨凯维奇(Peter Mitskevich)是署名人之一,并致普京、泽伦斯基以及美国和法国总统。声明回避了谁该对当前冲突负责的问题。 而仅仅是确认了俄罗斯在历史上对该联盟的支持可以追溯到1933年,也回顾了1968年的决议,即 “以战争作为永久解决方案的手段是站不住脚的”。

但它并没有在提到乌克兰时使用(战争)这个词。 而是为“暴力冲突”感到遗憾,呼吁结束“敌对行动”,就“彼此安全”进行谈判,并限制 “伤害继续扩散”。

关于2014年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危机,它提醒人们不要忘了(当时的)“严重紧张局势 ”有多糟糕,以及对和解倡议的支持。

这份BWA秘书长伊利亚·布朗(Elijah Brown)和欧洲浸信会联合会(European Baptist Federation)秘书长艾伦·唐纳森(Alan Donaldson)也署了名的声明还写道:“整个基督教世界为你们祈祷,希望先知以赛亚的异象能够得到显现,刀剑都变成犁铧。

“且随着为所有人创造了和平和繁荣的生活条件,使徒保罗的祈祷将得到实现。”

但这样的声明始终未能消除大多数乌克兰福音派人士的疑虑。 弗拉森科的信会起作用吗?

这位俄罗斯福音派领袖写道,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事情来弥补。

他说:“我的祈祷是,你们将从主那里找到力量,伸出你们团结和宽恕的手,以便我们能够作为上帝的子民生活在我们的世界里。 愿我们的天父帮助我们所有人。”

翻译:黄颖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