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數百名俄羅斯牧師挺身反對侵略烏克蘭的戰爭

烏克蘭的福音派要求更多的潘霍華(Bonhoeffer)出現,而俄羅斯的福音派則在爭論,在普京的領導下,公開抗議是否能比禱告更有效果。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简体中文한국어русскийУкраїнська
數百名俄羅斯牧師挺身反對侵略烏克蘭的戰爭
Image: Contributor/AFP/Getty Images
2022年3月3日,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名婦女在抗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活動中手持“停止戰爭”的標語牌。

克蘭的福音派人士已經受夠了。

在一周的戰爭中,他們聽到了他們的俄羅斯同事發出的無數次和平禱告, 但並沒有聽到譴責。

“你們的聯會向普京表示祝賀,為信仰自由表示感謝,”海外理事會(the Overseas Council)東歐和中亞地區主任塔拉斯·迪亞特利克(Taras Dyatlik)說, “現在是運用這種自由的時候了。”

隨着基輔(Kyiv)、哈爾科夫(Kharkiv)、赫爾松(Kherson)和其他城市遭受導彈襲擊,聯合國報告稱有200多名平民死亡。 烏克蘭國家緊急事務局報告說有超過2000人。 軍事人員的傷亡是有爭議的,兩國都聲稱對方的隊伍中有數千人喪生。

但是,負責協調由幾十所新教神學院組成的地區網絡的迪亞特利克沒有關注數字,而是轉向了《聖經》。

“記住末底改和以斯帖,”他在3月1日的一封公開信中寫道: “不要像約沙法那樣,與亞哈結盟。當上帝通過先知米該雅說話時,他卻沉默不語。”

迪亞特利克指責他的俄羅斯同事相信國家的說辭——先是在2014年,當俄羅斯支持的武裝入侵頓巴斯東部地區時,如今依然如此。 但是,“跪着求人”,他憑藉自己的聲譽呼籲俄羅斯福音派聯會的負責人——同時也承認他們的困難現實。

“你們害怕監獄,”他說, “但不要對普京忠心耿耿。 要忠於基督的身體。”

隨著當局打壓那些將“軍事行動”稱為“戰爭”的俄羅斯人,俄羅斯最近通過了一項刑法修正案,對任何就入侵烏克蘭的暴行做出“虛假”聲明的人,最高可判處15年監禁。

現在,貶低武裝部隊可能會導致三年監禁;呼籲反戰集會可能會被判五年監禁。根據嚴重程度,基督徒和其他俄羅斯公民的這種行為有被罰款和強制勞動的風險。

迪亞特利克並不是唯一感到沮喪的人。 但他的同事瓦列里·安托紐克(Valerii Antoniuk)沒有引用《聖經》,而是訴諸於歷史。

“你們的潘霍華(Bonhoeffer)在哪裡,你們的巴特(Barth)在哪裡?”全烏克蘭基督教福音派教會聯盟的負責人問道, “你現在的沉默就意味着烏克蘭兒童、母親和士兵的血和淚——那都在你的手上。”

與此同時,帕維爾·庫茲涅佐夫(Pavel Kuznetsov)只想使用正確的詞彙——而不管那法律怎麼說。

“許多俄羅斯的基督徒正在為烏克蘭的‘局勢’禱告。 “這種情況應被稱為戰爭,”基輔西南15英里處的博亞爾卡(Boyarka)的生命之語(Word of Life)教會的牧師在Facebook上寫道, “當你再次禱告時,告訴上帝這是戰爭,我們在這裡被殺害。”

據報道,截至發稿時,已有300多名俄羅斯福音派人士收到了該信息。

“現在我們還有機會逃避來自上面的懲罰,但已經到了我們每個人都必須直言不諱的時候了,以防止我們國家的崩潰,”由一群俄羅斯牧師和其他新教領袖簽署的一封公開信宣告, “我們呼籲我們國家的當局停止這種無意義的流血!”

他們的信息也是符合《聖經》的。

它引用了《耶利米書》18:7-8的內容,即轉離邪惡之道的國家將被赦免。

它指的是該隱對他的兄弟亞伯犯下的殺害兄弟之罪。

它要求他們的國家執行耶穌的話:“收件入鞘吧!... 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

迪亞特利克懷着極大的喜悅——還有熱切的禱告——收到了這份聲明。

“他們實際上是在冒生命危險,”他說, “但他們向主和他的身體表明他們的愛:我們在靈里是一體的。”

這封公開信可在聖彼得堡的一家小型福音派出版社,莫特出版社( Mirt Publishing House)的網站上找到,簽名者大多是隸屬於莫斯科、聖彼得堡和其他40多個城市的教會或神學院的俄羅斯浸信會基督徒和五旬節派教友。

[編者按:請願在經過兩天徵集到400個簽名後結束。 ]

“與此前普京統治下福音派的怯懦相比,這是不同尋常的勇敢一步,”《東西方教會報告》(East-West Church Report)的名譽編輯馬克·埃利奧特(Mark Elliott)說,該期刊29年來一直專註於向西方的基督徒解釋歐亞基督教。 “這些保衛烏克蘭的勇敢的人讓我感到驚訝和振奮。 因為普京如果不被推翻,他們將為此而受苦。 主啊,請憐憫。”

“這封公開信不是俄羅斯新教徒的典型反應。 幾十年來,遠離政治一直是他們的主要立場,”俄羅斯出生的弗吉尼亞州一所浸信會神學院的教授安德烈·希林(Andrey Shirin)說, “他們經常被蘇聯當局指控為反政府分子。 對此,他們說他們是基督徒,不是政治家。

“許多俄羅斯新教徒在目前的衝突中保持這種立場,”他說, “但有些人渴望更多的社會參與,而烏克蘭發生的悲劇已經撼動了人們的神經。”

然而,一位聯署人反對那種認為所有俄羅斯基督徒都必須這樣做的期望。

阿列克謝·馬爾科維奇(Alexey Markevich)是在公開傳閱前正式簽署該信的九位俄羅斯新教徒之一。他說,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成為潘霍華。

“教會的首要呼召是宣揚上帝的話語 ...... 而且這種宣揚是以許多不同的方式發生的:牧師講道、神學家寫作、慈善家派發麵包、人們與哀慟者的同哀慟、活動家走上廣場,”他。 “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重要的是看到我們的呼召,並在上帝面前誠實地履行它,為祂和人們服務。”

此外,潘霍華和其他與邪惡鬥爭的著名人物,雖然本身就是忠誠的典範,但並不直接適用於今天烏克蘭人對俄羅斯人的要求。

“他們的例子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也很有意義,”馬爾科維奇說, “但他們沒有出去示威抗議,潘霍華也沒有組織公開抗議活動。”

在他看來,通過這種行動很難取得成果。 俄羅斯的福音派教徒沒有政治影響力來阻止戰爭,無論他們是寫信還是站滿城市的廣場。 有些人仍然會嘗試,就像馬爾科維奇說的那樣,他從2014年開始就一直在做。 但真正的力量在於其他地方。

他說:“戰爭是可以被上帝制止的。 這就是我們向祂呼求的原因。”

雖然風險較小,但依然是需要教會顯著的付出,烏克蘭的一些歸屬莫斯科的東正教神父正在呼籲他們的當地主教不承認俄羅斯東正教會的基里爾牧首(Patriarch Kirill)。

“這一前所未有的 ... 令人揪心的悲劇,是由一個我們無法承認的人的惡毒陰謀和惡意不作為所引發的,”基輔東南120英里的烏克蘭東正教會(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UOC)切爾卡塞(Cherkasy)教區的10名神父在一份聯合聲明中說

“我們要求斷絕與俄羅斯東正教的一切關係,並恢復與普世牧首的聖體交流。”

2019年,總部設在伊斯坦布爾的東正教普世牧首巴爾多祿茂一世(Bartholomew I)承認了脫離莫斯科的烏克蘭東正教會(OCU)的全國性獨立。 烏克蘭的許多教區拒絕了這一點,按照歷史先例,選擇繼續留在莫斯科宗主教區之下。 (烏克蘭的OCU/UOC附屬教會的確切數字難以確定。)

但現在遭到了俄羅斯軍隊的轟炸,這十位神父將他們的信寄給了UOC的領導人奧努弗里大主教(Metropolitan Onufriy),並要求他們的地方主教與基里爾斷絕關係。

他們也是依據《聖經》的,引用《以斯帖記》和《箴言》第24章,其中要求信徒不要假裝不知情,而是要拯救那些面對死亡的人。

他們說:“我們將找到力量,不是與意志薄弱的人,而是與基督站在一起,他是我們真正的牧師、父親和保護者,永遠的榮譽和榮耀都屬於他。 阿門。”

在他們的行動之後,利沃夫(Lviv)的UOC神父們也採取了行動,成為第一個一致呼籲與莫斯科決裂的教區。

“今天,面具被摘掉了。 每個人都很清楚,在關於兄弟之愛和建立‘俄羅斯世界’單一屬靈空間的說辭背後,是要埋葬和無視自由的、愛神的烏克蘭人民的人造慾望,”他們在聲明這樣說,將普京比作《聖經》中的該隱。

“與莫斯科宗主區保持禱告和聖餐的合一 ... 會使UOC的信徒看起來像是與敵人合作者、叛徒。”

世界看到了一個類似的現實。

聯合國大會以141票對5票,35票棄權,譴責俄羅斯,並呼籲結束敵對行動。 只有白俄羅斯、敘利亞、朝鮮和厄立特里亞與俄羅斯一起反對這一措施。

據俄羅斯在線報紙《視角》(Vzglyad) 報導,俄羅斯福音派信仰基督教聯盟(Russian Union of Christians of Evangelical Faith)——俄羅斯最大的兩個五旬節派聯會之一——的主席謝爾蓋·里亞霍夫斯基(Sergei Ryakhovsky)禱告“俄羅斯的軍事行動”——普京喜歡用的術語——在4月24日復活節前結束,並說明施洗約翰為士兵們辯護。

根據《視角》的文章的說法,他說:“任何宗派的任何基督徒都反對暴力。但與此同時我也明白,和平需要通過不同的方式來實現,包括武力,就像目前的情況一樣。”

後來,里亞霍夫斯基在Instagram上發表了一份文字貼,譴責這一所謂採訪是虛假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如果在不久的將來,你們在報紙上看到我對烏克蘭的言論,要知道它們是假的,”他週五發的帖子說。

許多分析家都預測會有一場曠日持久的衝突。

利沃夫東歐神學研究所所長羅曼·索洛維說:“最有可能的是,佔領者只會加大他們的努力,破壞我們的國家和生活。 因此,我們不能放棄。 ... 在混亂、痛苦和死亡中,我們必須保持上帝的傳達安慰、幫助和希望的工具。”

而其中一些(安慰、幫助和希望)現在已經來自俄羅斯,即使其政府已經採取行動審查其媒體。 自由派新聞來源雨電視(Dozhd)和莫斯科回聲(Ekho Moskvi)最近被關閉。 但一些福音派領導人繼續發聲。

公開信說:“任何政治利益或目標都不能成為殺害無辜者的理由。 戰爭不僅摧毀了烏克蘭,也摧毀了俄羅斯——其人民、經濟、道德和未來。”

編者按:本文英文稿在3月4日星期五進行的更新指出,謝爾蓋·里亞霍夫斯基(Sergei Ryakhovsky)在Instagram上發表聲明表示,《視角》對他的所謂採訪是假的。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Sept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