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数百名俄罗斯牧师挺身反对侵略乌克兰的战争

乌克兰的福音派要求更多的潘霍华(Bonhoeffer)出现,而俄罗斯的福音派则在争论,在普京的领导下,公开抗议是否能比祷告更有效果。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한국어繁體中文русскийУкраїнська
数百名俄罗斯牧师挺身反对侵略乌克兰的战争
Image: Contributor/AFP/Getty Images
2022年3月3日,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名妇女在抗议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活动中手持“停止战争”的标语牌。

克兰的福音派人士已经受够了。

在一周的战争中,他们听到了他们的俄罗斯同事发出的无数次和平祷告, 但并没有听到谴责。

“你们的联会向普京表示祝贺,为信仰自由表示感谢,”海外理事会(the Overseas Council)东欧和中亚地区主任塔拉斯·迪亚特利克(Taras Dyatlik)说, “现在是运用这种自由的时候了。”

随着基辅(Kyiv)、哈尔科夫(Kharkiv)、赫尔松(Kherson)和其他城市遭受导弹袭击,联合国报告称有200多名平民死亡。 乌克兰国家紧急事务局报告说有超过2000人。 军事人员的伤亡是有争议的,两国都声称对方的队伍中有数千人丧生。

但是,负责协调由几十所新教神学院组成的地区网络的迪亚特利克没有关注数字,而是转向了《圣经》。

“记住末底改和以斯帖,”他在3月1日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 “不要像约沙法那样,与亚哈结盟。当上帝通过先知米该雅说话时,他却沉默不语。”

迪亚特利克指责他的俄罗斯同事相信国家的说辞——先是在2014年,当俄罗斯支持的武装入侵顿巴斯东部地区时,如今依然如此。 但是,“跪着求人”,他凭藉自己的声誉呼吁俄罗斯福音派联会的负责人——同时也承认他们的困难现实。

“你们害怕监狱,”他说, “但不要对普京忠心耿耿。 要忠于基督的身体。”

随着当局打压那些将“军事行动”称为“战争”的俄罗斯人,俄罗斯最近通过了一项刑法修正案,对任何就入侵乌克兰的暴行做出“虚假”声明的人,最高可判处15年监禁。

现在,贬低武装部队可能会导致三年监禁;呼吁反战集会可能会被判五年监禁。根据严重程度,基督徒和其他俄罗斯公民的这种行为有被罚款和强制劳动的风险。

迪亚特利克并不是唯一感到沮丧的人。 但他的同事瓦列里·安托纽克(Valerii Antoniuk)没有引用《圣经》,而是诉诸于历史。

“你们的潘霍华(Bonhoeffer)在哪里,你们的巴特(Barth)在哪里?”全乌克兰基督教福音派教会联盟的负责人问道, “你现在的沉默就意味着乌克兰儿童、母亲和士兵的血和泪——那都在你的手上。”

与此同时,帕维尔·库兹涅佐夫(Pavel Kuznetsov)只想使用正确的词汇——而不管那法律怎么说。

“许多俄罗斯的基督徒正在为乌克兰的‘局势’祷告。 “这种情况应被称为战争,”基辅西南15英里处的博亚尔卡(Boyarka)的生命之语(Word of Life)教会的牧师在Facebook上写道, “当你再次祷告时,告诉上帝这是战争,我们在这里被杀害。”

据报道,截至发稿时,已有300多名俄罗斯福音派人士收到了该信息。

“现在我们还有机会逃避来自上面的惩罚,但已经到了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直言不讳的时候了,以防止我们国家的崩溃,”由一群俄罗斯牧师和其他新教领袖签署的一封公开信宣告, “我们呼吁我们国家的当局停止这种无意义的流血!”

他们的信息也是符合《圣经》的。

它引用了《耶利米书》18:7-8的内容,即转离邪恶之道的国家将被赦免。

它指的是该隐对他的兄弟亚伯犯下的杀害兄弟之罪。

它要求他们的国家执行耶稣的话:“收件入鞘吧!... 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

迪亚特利克怀着极大的喜悦——还有热切的祷告——收到了这份声明。

“他们实际上是在冒生命危险,”他说, “但他们向主和他的身体表明他们的爱:我们在灵里是一体的。”

这封公开信可在圣彼得堡的一家小型福音派出版社,莫特出版社( Mirt Publishing House)的网站上找到,签名者大多是隶属于莫斯科、圣彼得堡和其他40多个城市的教会或神学院的俄罗斯浸信会基督徒和五旬节派教友。

[编者按:请愿在经过两天征集到400个签名后结束。]

“与此前普京统治下福音派的怯懦相比,这是不同寻常的勇敢一步,”《东西方教会报告》(East-West Church Report)的名誉编辑马克·埃利奥特(Mark Elliott)说,该期刊29年来一直专注于向西方的基督徒解释欧亚基督教。 “这些保卫乌克兰的勇敢的人让我感到惊讶和振奋。 因为普京如果不被推翻,他们将为此而受苦。 主啊,请怜悯。”

“这封公开信不是俄罗斯新教徒的典型反应。 几十年来,远离政治一直是他们的主要立场,”俄罗斯出生的弗吉尼亚州一所浸信会神学院的教授安德烈·希林(Andrey Shirin)说, “他们经常被苏联当局指控为反政府分子。 对此,他们说他们是基督徒,不是政治家。

“许多俄罗斯新教徒在目前的冲突中保持这种立场,”他说, “但有些人渴望更多的社会参与,而乌克兰发生的悲剧已经撼动了人们的神经。”

然而,一位联署人反对那种认为所有俄罗斯基督徒都必须这样做的期望。

阿列克谢·马尔科维奇(Alexey Markevich)是在公开传阅前正式签署该信的九位俄罗斯新教徒之一。他说,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成为潘霍华。

“教会的首要呼召是宣扬上帝的话语 ...... 而且这种宣扬是以许多不同的方式发生的:牧师讲道、神学家写作、慈善家派发面包、人们与哀恸者的同哀恸、活动家走上广场,”他。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重要的是看到我们的呼召,并在上帝面前诚实地履行它,为祂和人们服务。”

此外,潘霍华和其他与邪恶斗争的著名人物,虽然本身就是忠诚的典范,但并不直接适用于今天乌克兰人对俄罗斯人的要求。

“他们的例子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也很有意义,”马尔科维奇说, “但他们没有出去示威抗议,潘霍华也没有组织公开抗议活动。”

在他看来,通过这种行动很难取得成果。 俄罗斯的福音派教徒没有政治影响力来阻止战争,无论他们是写信还是站满城市的广场。 有些人仍然会尝试,就像马尔科维奇说的那样,他从2014年开始就一直在做。 但真正的力量在于其他地方。

他说:“战争是可以被上帝制止的。 这就是我们向祂呼求的原因。”

虽然风险较小,但依然是需要教会显著的付出,乌克兰的一些归属莫斯科的东正教神父正在呼吁他们的当地主教不承认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基里尔牧首(Patriarch Kirill)。

“这一前所未有的 ... 令人揪心的悲剧,是由一个我们无法承认的人的恶毒阴谋和恶意不作为所引发的,”基辅东南120英里的乌克兰东正教会(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UOC)切尔卡塞(Cherkasy)教区的10名神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

“我们要求断绝与俄罗斯东正教的一切关系,并恢复与普世牧首的圣体交流。”

2019年,总部设在伊斯坦布尔的东正教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Bartholomew I)承认了脱离莫斯科的乌克兰东正教会(OCU)的全国性独立。 乌克兰的许多教区拒绝了这一点,按照历史先例,选择继续留在莫斯科宗主教区之下。 (乌克兰的OCU/UOC附属教会的确切数字难以确定。)

但现在遭到了俄罗斯军队的轰炸,这十位神父将他们的信寄给了UOC的领导人奥努弗里大主教(Metropolitan Onufriy),并要求他们的地方主教与基里尔断绝关系。

他们也是依据《圣经》的,引用《以斯帖记》和《箴言》第24章,其中要求信徒不要假装不知情,而是要拯救那些面对死亡的人。

他们说:“我们将找到力量,不是与意志薄弱的人,而是与基督站在一起,他是我们真正的牧师、父亲和保护者,永远的荣誉和荣耀都属于他。 阿门。”

在他们的行动之后,利沃夫(Lviv)的UOC神父们也采取了行动,成为第一个一致呼吁与莫斯科决裂的教区。

“今天,面具被摘掉了。 每个人都很清楚,在关于兄弟之爱和建立‘俄罗斯世界’单一属灵空间的说辞背后,是要埋葬和无视自由的、爱神的乌克兰人民的人造欲望,”他们在声明这样说,将普京比作《圣经》中的该隐。

“与莫斯科宗主区保持祷告和圣餐的合一 ... 会使UOC的信徒看起来像是与敌人合作者、叛徒。”

世界看到了一个类似的现实。

联合国大会以141票对5票,35票弃权,谴责俄罗斯,并呼吁结束敌对行动。 只有白俄罗斯、叙利亚、朝鲜和厄立特里亚与俄罗斯一起反对这一措施。

据俄罗斯在线报纸《视角》(Vzglyad) 报道,俄罗斯福音派信仰基督教联盟(Russian Union of Christians of Evangelical Faith)——俄罗斯最大的两个五旬节派联会之一——的主席谢尔盖·里亚霍夫斯基(Sergei Ryakhovsky)祷告“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普京喜欢用的术语——在4月24日复活节前结束,并说明施洗约翰为士兵们辩护。

根据《视角》的文章的说法,他说:“任何宗派的任何基督徒都反对暴力。但与此同时我也明白,和平需要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实现,包括武力,就像目前的情况一样。”

后来,里亚霍夫斯基在Instagram上发表了一份文字贴,谴责这一所谓采访是虚假的。“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你们在报纸上看到我对乌克兰的言论,要知道它们是假的,”他周五发的帖子说。

许多分析家都预测会有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

利沃夫东欧神学研究所所长罗曼·索洛维说:“最有可能的是,占领者只会加大他们的努力,破坏我们的国家和生活。 因此,我们不能放弃。 ... 在混乱、痛苦和死亡中,我们必须保持上帝的传达安慰、帮助和希望的工具。”

而其中一些(安慰、帮助和希望)现在已经来自俄罗斯,即使其政府已经采取行动审查其媒体。 自由派新闻来源雨电视(Dozhd)和莫斯科回声(Ekho Moskvi)最近被关闭。 但一些福音派领导人继续发声。

公开信说:“任何政治利益或目标都不能成为杀害无辜者的理由。 战争不仅摧毁了乌克兰,也摧毁了俄罗斯——其人民、经济、道德和未来。”

编者按:本文英文稿在3月4日星期五进行的更新指出,谢尔盖·里亚霍夫斯基(Sergei Ryakhovsky)在Instagram上发表声明表示,《视角》对他的所谓采访是假的。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繁體中文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