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摩尔多瓦欢迎10万乌克兰难民,福音派人士敞开大门

这个邻国专注于接待难民,同时希望俄罗斯的暴力不会跨越其边界。
|
English繁體中文
摩尔多瓦欢迎10万乌克兰难民,福音派人士敞开大门

根·科佐纳克(Eugen Cozonac)在过去一周里一直关注难民问题。

超过11.2万人越过乌克兰的西南边境进入他的家乡摩尔多瓦(Moldova),这个内陆国家比马里兰州大不了多少。 作为政府部门的一名内阁级主管,科佐纳克安排了接受捐赠和安置难民的设施——从展览馆和体育场馆到电影制片厂和度假村,无处不在。

周二工作时,他的手机被商界和志愿者打爆了。科佐纳克停顿了一下,想起了一群为躲避俄罗斯支持的战斗人员的入侵而来到首都基希讷夫(Chișinău)的难民:他自己的家人。

就在1992年3月2日,也就是30年前的今天,德涅斯特里亚(Transnistria)战争在现在的摩尔多瓦—乌克兰边境地区爆发。 科佐纳克当时还是个孩子,与他的父母和兄弟一起逃亡。 他们的房子被炸毁了。

与东欧邻国和其他观察者一样,摩尔多瓦人民没有想到最近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发生得如此突然,在短短一周内就把一百万人赶出了他们的家园。 但他们早就知道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周三,摩尔多瓦申请加入欧盟(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也是如此),其总统再次呼吁俄罗斯撤出自三十年前的战争以来一直留在该国的1000多名军人。

在不断升级的暴力和对人道主义援助的持续需求中,科佐纳克说,他之所以能够保持专注,是因为他身为难民的经历和他当时发现的信仰。 在他的家庭流离失所期间,科佐纳克开始阅读儿童圣经并参加教会崇拜。 现在,他说:“我有一种感觉,在上帝的旨意下,我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

福音派人士也一直关注他们能做些什么来服侍最初的难民潮——其中约有一半人是假道前往罗马尼亚,另一半人则需要停留更长时间。 因为要应对救援的需求,他们的注意力不再仅限于为乌克兰悲痛,也暂时不为可能接踵而来的俄国人的暴行烦恼。

科佐纳克的教会在战争开始前十天左右就已经开始计划怎么帮助难民。 基希讷夫圣经教会、无墙教会(Church Without Walls)、欧亚传教会(Mission Eurasia)和其他来自摩尔多瓦的福音派少数群体,一直昼夜不停地出现在边境检查站,带着装满物资的货车,提供免费班车前往避难所。

他们在桌子上摆放水、三明治和《圣经》,并告诉刚抵达疲惫的难民们到哪里取暖,获得免费的SIM卡,或者休息。

基希讷夫圣经教会的牧师叶甫根尼·尤金·索卢古本科(Evghenii “Eugene” Solugubenco)说:“如果你只坐着思考,你就是在担心你无法控制的事情。 我们要做摆在我们面前的工作。 我们要帮助这个人,然后再帮助其他人。”

亚历克斯·贝勒夫(左)和尤金·索卢古本科(右)为难民采购急需品。
Image: 由Alex Belev提供

亚历克斯·贝勒夫(左)和尤金·索卢古本科(右)为难民采购急需品。

基希讷夫圣经教会在进入乌克兰大约一英里的地方设立了一个援助站,在人们还在排队进入摩尔多瓦的时候为他们提供食物、信息和全天候的精神关怀。难民不得不在那里等待半天或更长时间才能进入该国。

在基辅,Cru 和无墙教会将他们的建筑变成了难民宿舍,牧师亚历克斯·贝勒夫(Alex Belev)立即宣布,教会已经“准备好”,愿意提供帮助。 Cru 每晚可接待80人,当地教會服事群为大楼购买了一台洗衣机和冰箱。 同样,在东正教(占人口的90%)中,修道院也向难民开放。 基督教夏令营也提供了他们的空间,但这地点将是最后派上用场的,因为许多夏令营没有暖气,而且晚上的温度低于零度。

贝勒夫每天都在边境口岸迎接人们。 周四,在帕兰卡(Palanka)过境点,他与一个有15个孩子的家庭取得联系:12个寄养儿童和3个他们在路上捡到的无家可归的孩子。

贝勒夫说:“他们不会拒绝任何人入境,即使这个人没有为他们自己、他们孩子或他们的交通工具准备好所有正确的文件。”他为这个家庭安排了食物和住所,同时为他们取得进入欧洲的文件。 “每个人都可以免于战争,免于生命的威胁。 每一个到达摩尔多瓦境内的人都会得到食物、住宿、温暖和照顾。”

摩尔多瓦教会联盟主席尼古拉·沃兹安(Nicholai Vozian)在周一的电话中说,超过1400个来自新教教会的家庭已经报名参加接收和帮助难民。 他告诉欧亚基督教福音派浸信会联盟理事会(Euro-Asian Federation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Baptist Unions),教会“负担过重”。

摩尔多瓦福音派教徒在与乌克兰交界处传福音。
Image: 由亚历克斯·贝勒夫提供

摩尔多瓦福音派教徒在与乌克兰交界处传福音。

但是教会领袖说,他们也感觉到上帝在他们的努力中操作。 索卢古本科描述说,他看到了 “一个又一个小奇迹”,他的社区、基督徒同胞和政府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如此顺利。

周末,他在脸书上分享说,教会花了3500美元为难民购买了一车食物和卫生纸等用品,一位捐赠者立即送来了3500美元来支付这笔费用。 在过去的几天里,撒玛利亚救援会(Samaritan’s Purse)一个团队也赶来帮忙。

在上周日的礼拜中,索卢古本科用俄语宣讲了上帝的信实,之后他与第一次参加礼拜的难民交谈。 有一个来自尼古拉耶夫(Mykolaiv)的“大老粗”,和他的家人一起来到了摩尔多瓦。 他觉得自己很没用,想帮忙。 索卢古本科转过身来,与一位教徒交谈,并为这位难民安排了一份木工工作。

在过去与腐败作斗争之后,摩尔多瓦人现在正争先恐后地以任何方式提供帮助,甚至信任政府,给他们送钱来协助人道主义援助。 科佐纳克在美国生活了20年后,于去年8月返回该国,在新政府中任职。 他认为目前的慷慨是一个信号,即“一套新的价值观”正在确立。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从海外漂流回来后,”他说,“有那么多人开始告诉我,‘我祷告‘ ... 有那么多人在讲话中加入‘主保佑’或‘我们需要为此祈祷’。”

科佐纳克认为,人们在和平时期更愿意承认上帝和信仰——无论是东正教还是新教——并燃起了这种爱邻居的更大渴望。

特别是在最初的几天里,到达的难民们都受过很大的创伤,不知所措。 当基督徒去与他们交谈时,他们会继续哭泣或保持沉默。

“所以,我们就张开双臂,如果他们愿意,我们就拥抱他们,开始为他们祈祷。 在我们的祷告中,我们请求上帝赐予和平,上帝的大能怜悯,保护每个人,”贝勒夫说。他请求全世界的基督徒为摩尔多瓦的教会祷告,愿主赐他们恒心耐力,能够继续服侍难民。 “我们主要与他们分享的经文是有关上帝能够恢复被摧毁的生命、被摧毁的国家,以及一位能够主控掌管任何情况的主权上帝。”

翻译:Pearlyn Koh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