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摩爾多瓦歡迎10萬烏克蘭難民,福音派人士敞開大門

這個鄰國專註於接待難民,同時希望俄羅斯的暴力不會跨越其邊界。
|
English简体中文
摩爾多瓦歡迎10萬烏克蘭難民,福音派人士敞開大門

根·科佐納克(Eugen Cozonac)在過去一周里一直關注難民問題。

超過11.2萬人越過烏克蘭的西南邊境進入他的家鄉摩爾多瓦(Moldova),這個內陸國家比馬里蘭州大不了多少。 作為政府部門的一名內閣級主管,科佐納克安排了接受捐贈和安置難民的設施——從展覽館和體育場館到電影製片廠和度假村,無處不在。

周二工作時,他的手機被商界和志願者打爆了。科佐納克停頓了一下,想起了一群為躲避俄羅斯支持的戰鬥人員的入侵而來到首都基希訥夫(Chișinău)的難民:他自己的家人。

就在1992年3月2日,也就是30年前的今天,德涅斯特里亞(Transnistria)戰爭在現在的摩爾多瓦—烏克蘭邊境地區爆發。 科佐納克當時還是個孩子,與他的父母和兄弟一起逃亡。 他們的房子被炸毀了。

與東歐鄰國和其他觀察者一樣,摩爾多瓦人民沒有想到最近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發生得如此突然,在短短一周內就把一百萬人趕出了他們的家園。 但他們早就知道來自俄羅斯的威脅。

周三,摩爾多瓦申請加入歐盟(烏克蘭和格魯吉亞也是如此),其總統再次呼籲俄羅斯撤出自三十年前的戰爭以來一直留在該國的1000多名軍人。

在不斷升級的暴力和對人道主義援助的持續需求中,科佐納克說,他之所以能夠保持專註,是因為他身為難民的經歷和他當時發現的信仰。 在他的家庭流離失所期間,科佐納克開始閱讀兒童聖經並參加教會崇拜。 現在,他說:“我有一種感覺,在上帝的旨意下,我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方。”

福音派人士也一直關注他們能做些什麼來服侍最初的難民潮——其中約有一半人是假道前往羅馬尼亞,另一半人則需要停留更長時間。 因為要應對救援的需求,他們的注意力不再僅限於為烏克蘭悲痛,也暫時不為可能接踵而來的俄國人的暴行煩惱。

科佐納克的教會在戰爭開始前十天左右就已經開始計劃怎麼幫助難民。 基希訥夫聖經教會、無牆教會(Church Without Walls)、歐亞傳教會(Mission Eurasia)和其他來自摩爾多瓦的福音派少數群體,一直晝夜不停地出現在邊境檢查站,帶着裝滿物資的貨車,提供免費班車前往避難所。

他們在桌子上擺放水、三明治和《聖經》,並告訴剛抵達疲憊的難民們到哪裡取暖,獲得免費的SIM卡,或者休息。

基希訥夫聖經教會的牧師葉甫根尼·尤金·索盧古本科(Evghenii “Eugene” Solugubenco)說:“如果你只坐着思考,你就是在擔心你無法控制的事情。 我們要做擺在我們面前的工作。 我們要幫助這個人,然後再幫助其他人。”

亞歷克斯·貝勒夫(左)和尤金·索盧古本科(右)為難民採購急需品。
Image: 由Alex Belev提供

亞歷克斯·貝勒夫(左)和尤金·索盧古本科(右)為難民採購急需品。

基希訥夫聖經教會在進入烏克蘭大約一英里的地方設立了一個援助站,在人們還在排隊進入摩爾多瓦的時候為他們提供食物、信息和全天候的精神關懷。難民不得不在那裡等待半天或更長時間才能進入該國。

在基輔,Cru 和無牆教會將他們的建築變成了難民宿舍,牧師亞歷克斯·貝勒夫(Alex Belev)立即宣布,教會已經“準備好”,願意提供幫助。 Cru 每晚可接待80人,當地教會服事群為大樓購買了一台洗衣機和冰箱。 同樣,在東正教(占人口的90%)中,修道院也向難民開放。 基督教夏令營也提供了他們的空間,但這地點將是最後派上用場的,因為許多夏令營沒有暖氣,而且晚上的溫度低於零度。

貝勒夫每天都在邊境口岸迎接人們。 周四,在帕蘭卡(Palanka)過境點,他與一個有15個孩子的家庭取得聯繫:12個寄養兒童和3個他們在路上撿到的無家可歸的孩子。

貝勒夫說:“他們不會拒絕任何人入境,即使這個人沒有為他們自己、他們孩子或他們的交通工具準備好所有正確的文件。”他為這個家庭安排了食物和住所,同時為他們取得進入歐洲的文件。 “每個人都可以免於戰爭,免於生命的威脅。 每一個到達摩爾多瓦境內的人都會得到食物、住宿、溫暖和照顧。”

摩爾多瓦教會聯盟主席尼古拉·沃茲安(Nicholai Vozian)在周一的電話中說,超過1400個來自新教教會的家庭已經報名參加接收和幫助難民。 他告訴歐亞基督教福音派浸信會聯盟理事會(Euro-Asian Federation of Evangelical Christian-Baptist Unions),教會“負擔過重”。

摩爾多瓦福音派教徒在與烏克蘭交界處傳福音。
Image: 由亞歷克斯·貝勒夫提供

摩爾多瓦福音派教徒在與烏克蘭交界處傳福音。

但是教會領袖說,他們也感覺到上帝在他們的努力中操作。 索盧古本科描述說,他看到了 “一個又一個小奇迹”,他的社區、基督徒同胞和政府之間的合作關係是如此順利。

周末,他在臉書上分享說,教會花了3500美元為難民購買了一車食物和衛生紙等用品,一位捐贈者立即送來了3500美元來支付這筆費用。 在過去的幾天里,撒瑪利亞救援會(Samaritan’s Purse)一個團隊也趕來幫忙。

在上周日的禮拜中,索盧古本科用俄語宣講了上帝的信實,之後他與第一次參加禮拜的難民交談。 有一個來自尼古拉耶夫(Mykolaiv)的“大老粗”,和他的家人一起來到了摩爾多瓦。 他覺得自己很沒用,想幫忙。 索盧古本科轉過身來,與一位教徒交談,並為這位難民安排了一份木工工作。

在過去與腐敗作鬥爭之後,摩爾多瓦人現在正爭先恐後地以任何方式提供幫助,甚至信任政府,給他們送錢來協助人道主義援助。 科佐納克在美國生活了20年後,於去年8月返回該國,在新政府中任職。 他認為目前的慷慨是一個信號,即“一套新的價值觀”正在確立。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從海外漂流回來后,”他說,“有那麼多人開始告訴我,‘我禱告‘ ... 有那麼多人在講話中加入‘主保佑’或‘我們需要為此祈禱’。”

科佐納克認為,人們在和平時期更願意承認上帝和信仰——無論是東正教還是新教——並燃起了這種愛鄰居的更大渴望。

特別是在最初的幾天里,到達的難民們都受過很大的創傷,不知所措。 當基督徒去與他們交談時,他們會繼續哭泣或保持沉默。

“所以,我們就張開雙臂,如果他們願意,我們就擁抱他們,開始為他們祈禱。 在我們的禱告中,我們請求上帝賜予和平,上帝的大能憐憫,保護每個人,”貝勒夫說。他請求全世界的基督徒為摩爾多瓦的教會禱告,願主賜他們恆心耐力,能夠繼續服侍難民。 “我們主要與他們分享的經文是有關上帝能夠恢復被摧毀的生命、被摧毀的國家,以及一位能夠主控掌管任何情況的主權上帝。”

翻譯:Pearlyn Koh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