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按照神的话语”进行投资的亿万富翁被指控犯有数十亿美元的欺诈罪

比尔·黄(Bill Hwang)是白领犯罪专家眼中的自伯尼·麦道夫(Bernie Madoff)以来华尔街最大起诉案的中心。
English繁體中文
“按照神的话语”进行投资的亿万富翁被指控犯有数十亿美元的欺诈罪
Image: Spencer Platt / Getty Images
Archegos Capital的创始人比尔·黄在被起诉犯有欺诈罪后离开曼哈顿联邦法院。

Archegos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比尔·黄(Bill Hwang,又作 Sung Kook Hwang,音译“黄成国”——译者注)上周在一起数十亿美元的刑事案件中被指控时,联邦地方检察官说,这位基督徒投资者的“大规模欺诈 ... 几乎危及我们的金融系统”。

这些指控是在黄就内幕交易(insider trading)的民事案件达成和解十年后提出的。 在那以后的几年里,这位韩国出生的基金所有者作为捐赠者、董事会成员和信仰与工作对话中的发言人,与福音派机构进行合作。 如果被定罪,黄将加入像伯尼·麦道夫那样令人眩目的证券欺诈案名单,并面临多个终身监禁。

美国政府指称,Archegos在黄的指导下从事市场操纵——购买大量公司股票以抬高价格——然后向银行谎报其市场风险以获得越来越多的资金。

在2021年的几天时间里,政府称该骗局操作导致为Archegos提供资金的银行直接损失了100亿美元,Archegos所交易的十几家公司的价值被破坏了1000多亿美元。

虽然他在股市中拥有重要的地位,但黄并不是一个著名的投资者,他在纽约的生活方式对于一个亿万富翁来说并不浮华。 作为一个牧师的儿子,他在小型基督教会议上发言,在其公司的中城办公室举办读经活动,并向参观者赠送基督教书籍。

他通过自己创办的“恩典与怜悯基金会”(Grace and Mercy Foundation)以基督教慈善事业著称。 Archegos 是以希腊文ἀρχηγός命名的,这个希腊语词是用来描述基督是我们救赎的“先驱”(author)(见来2:10,和合本作“救他们的元帅”——译者注)和生命的“君王”(prince)(见徒3:15,和合本作“生命的主”——译者注)。

黄告诉别的基督徒,他认为投资有助于为股票设定一个“公平的价格”,而这项工作是对上帝的尊重。 在起诉书中引用的一条评论中,黄提到了股票价格上涨,因为“这标志着我买入了”,然后是一个笑的表情符号,联邦检察官认为这是操纵市场的标志。

“在许多国家,人们进行‘投机’,而不是投资,”黄在2018年延世大学(Yonsai University)的“信仰与工作”大会上用韩语接受采访时说。 ”在阅读圣经时,我意识到上帝喜欢设定一个公平的价值。 ...... 通过投资帮助公司建立适当的市场价格,并支持他们做好,这都是做神的工作的一部分。”

“我努力按照神的话语,并靠着圣灵的力量进行投资,”他继续说,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无畏的投资方式。 我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金钱。 实际上华尔街的人都想知道我哪来的这种自由。”

可与麦道夫案相比的金融损失

从金额上看,对黄的起诉似乎是自2008年麦道夫案以来对个人最大的白领犯罪起诉,而麦道夫案曾是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欺诈案件。 个人投资者向麦道夫的庞氏骗局投入了约175亿美元,尽管因为麦道夫的欺骗性表述,这些投资者到最后还认为他们持有600亿美元的资产。 麦道夫被判处150年监禁并没收其所有资产。

黄将面临长达380年的监禁,这个最高刑期反映了所涉及的金钱数额和对金融系统的潜在影响,但他的律师劳伦斯·卢斯伯格(Lawrence Lustberg)告诉《纽约时报》,这些指控“完全没有事实或法律依据”,而且”被夸大了”。 黄对所有这些都不认罪。

卢斯伯格没有回应CT的评论请求。 两名Archegos的高层员工已经认罪并与政府合作。

尽管白领犯罪专家告诉CT,该案的一些内容可能会使起诉复杂化,但他们同意对黄的起诉是一件大事。

美国司法部的第二号人物,副总检察长丽莎·摩纳哥(Lisa Monaco)前往曼哈顿宣布对黄的起诉,专家称这是非常不寻常的。 法官在初次听证会上将黄的保释金定为1亿美元,属于美国历史上最高的保释金,他以500万美元的现金保释金和两处房产付下了这笔保释金。

大卫·米勒(David Miller)是纽约南区的前助理联邦检察官,现在在一家私人公司做白领犯罪案辩护,他说这个案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起诉”。

他告诉CT,南区检察官在对黄和Archegos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哈灵根(Patrick Halligan)进行刑事指控时,在证券欺诈案中加入依据《反敲诈勒索和腐败组织法》(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RICO)做出的指控,这是“非常不寻常的”。 《反敲诈勒索和腐败组织法》历来是用来针对有组织犯罪,而在这里检察官指控Archegos公司作为一个犯罪企业在运作。

仅仅包括这一指控就需要得到设在华盛顿特区的司法部刑事部门的批准。 米勒说,RICO指控伴随着“严重的没收后果”,这意味着政府可能没收更多与Archegos有关的资产。

联邦检察官通常在90%以上的案件中赢得定罪。 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的金融犯罪专家大卫·夏皮罗(David Shapiro)说:“他们喜欢赢,他们喜欢他们的职业,他们喜欢他们的输赢记录。”

米勒同意大多数联邦案件以认罪告终,但他补充说,“一般来说,证券欺诈案件可能存在复杂的问题。”

米勒说,这里指控的某些复杂性,以及所指称的对市场的影响,使该案很特别。

全球投资银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因Archegos公司的倒闭而损失了数十亿美元,这并不像那些把钱交到麦道夫手中的个人投资者和慈善机构那样影响到人们的情绪。 但通过起诉,联邦政府显然想对黄所做的那种投资做出一个声明。

“当这些头寸不得不被卖掉,这整个事情就崩溃了,它不仅影响了借出这些资产的银行,而且还影响了市场,”在纽约代表金融业的客户处理白领辩护案件的律师贾斯汀·谢尔(Justin Sher)说。 “这样一来,影响几乎比麦道夫案还要大。 所有这些持有公司股票的股东都受影响,而这些股票的价格很多都是由Archegos的大笔持股和活动所抬高的。 因此,当Archegos崩溃并退出时,那个本来也许不真实的泡沫就真正消失了。”

“共同点是他们被骗了,”夏皮罗这样说到投资者,无论他们的投资是否非法。 他说,在这两种情况下,人们都认为,“‘这个人真厉害!’于是你又投入了一百万,然后你发现,‘唉,这都是编造的。’”

这种“这个人真厉害!”的心态是黄在早些时候被判定犯有内幕交易罪后,却还被欢迎回到华尔街和基督教圈子的部分原因。

早在2012年,黄和他的对冲基金“老虎亚洲投资管理”(Tiger Asia Management)就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有关内幕交易的指控支付了4400万美元的民事赔偿。 该基金本身单独承认了一项刑事欺诈指控,导致一年的缓刑和1600万美元的罚金。 2013年,黄将“老虎亚洲”转为Archegos,这是一个家族办公室,而不是一个对冲基金,这意味着该公司正在管理他的财富。

随着他再次建立起良好的投资记录,更多的银行有兴趣把钱交给他。 他的慈善基金会也在不断壮大。

向他询问信仰和金融问题的基督徒很少提起内幕交易指控,他也不承认这个案子,只是说他“犯了很多错误”。 在一次部会的谈话中,他说他有一个“糟糕的商业问题 ... 我知道我必须去读经”。

目前还不清楚此案将如何影响黄的基督教慈善机构”恩典与怜悯基金会“。

在过去的十年里,该基金会至少向富勒神学院、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传道会(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监狱团契和纽约非营利组织,如鲍沃里传道会(Bowery Mission)等受赠方赠送了8000万美元。 根据截至2019年最新的税务申报,在涉嫌犯罪发生之前,它有大约5.8亿美元

基督教团体取消了黄的演讲

现在,一些事工已经撤下了黄和Archegos的其他基督教领袖在其活动中的讲话视频。

富勒神学院删除了黄关于信仰和工作的演讲视频,并且不再将黄列为受托人

“信仰驱动的投资者”(Faith Driven Investor)删除了安迪·米尔斯(Andy Mills)2019年在救赎主长老教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讲座,他从2014年开始担任Archegos的执行主席,然后在2019年成为联合首席执行官。 (米尔斯是国王学院的前院长,在他目前的国王学院简历中没有列出Archegos。 起诉书中没有提到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有任何不法行为)。

在Archegos公司2021年倒闭之前,基督徒们向黄寻求金钱和神学方面的建议。

在2019年新泽西州的都市社区教会(Metro Community Church)的一次演讲中,主牧师彼得·安(Peter Ahn)问黄:“你有很多钱。 有这种欲望,人们想拥有它,他们认为它是快乐的根源,他们想拥有更多。 ... 你能向这里的人们传授什么智慧,使他们能继续做下去,不把金钱看作是他们的神,而是把金钱看作是祝福神的国度的一种方式?”

黄的回答首先谈到了金钱可以做的积极工作。

“上帝使我们的思维天赋大不相同。 你可能在处理名望方面很在行,”他对安说。 “我则对金钱的处理相当好,因为我在一个牧师的家庭长大。 我们很穷,但不知为何,我的母亲和父亲总是把东西送出去。”

黄的父亲是一名韩国牧师,黄在大约18岁时移居美国。 他谈到在酒店洗衣房工作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上了大学,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然后开始从事金融工作。

“我享受神赋予我们的东西,”他继续说。 “我去好的餐馆。 我向你坦白,我不能活得很差。 但我的生活比我能过上的生活水平低好几个档次。 我只是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我想,提摩太·凯勒(Tim Keller)和其他人说,所有诱惑我们的东西就像火一样。 这样,钱对我来说就像火。 我喜欢火,我喜欢看火。 我喜欢用火来加热我的家、烹饪。 但是当火出来的时候,它会杀死你。”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May/June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