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首次对英国华人教会的研究探讨教会的兴衰

牧师和神学家在一份新的研究报告中对于香港移民爆炸性增长所带来的机会及挑战作出回应。
|
English繁體中文
首次对英国华人教会的研究探讨教会的兴衰
Image: Wongseok Kim

许多刚移民到英国的香港人来说,教会是他们与社会的第一个联系点。

在英国的华人牧师们报告说,他们的会众规模已增加了一到两倍。一间位于曼彻斯特的教会因着近期来自香港的移民涌入,已从原先不到200人的规模增加至1200个会众。

一份关于英国的华人基督教的研究报告(也是第一份此类型的系统性研究报告)阐述了这些新加入的会友所带来的影响。此份研究由伦敦神学院(London School of Theology)的研究员黄寅轩(Huang Yinxuan)博士领导,研究结果在10月8日的一个神学研讨会上发布。

这项研究的结论是,华人非基督徒移民对基督教及福音持开放的态度。但数据也表明,阻碍华人接受基督教信仰的几个障碍仍然存在。

尽管华人教会正缓慢地转变为更加开放,但华人教会长期以来一直是封闭的。如果华人基督徒动员得不够快,他们可能会错过一个关键的传福音窗口,因为研究显示,在英国出生的华人对信仰的接受程度较低。

爱丁堡大学神学及世界基督教学的美籍华人讲师曹荣锦(Alexander Chow)说:“这项研究说(华人教会的)儿童及青少年事工正在蓬勃发展,是正确的。”

“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这不只对在英国出生的华人,也对现在第1.5代香港移民而言,是个相当关键的问题。”

教会的大幅增长

被称为“在欧洲同类研究里最大规模”的“圣经及英国华人社区”(BCCB)的研究项目由伦敦神学院和英国及海外圣经公会(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共同合作开展。

该项目旨在增进其对华人基督教群体的灵命及信仰特色的“广泛理解”。例如,探索华人教会研读圣经经文的程度,并鼓励他们更多的研讨如何利用科技及社交媒体来服事他们所处的社区。

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黄博士来自中国上海,目前在英国牛津工作。除了分析二手数据,他还进行了一项全国性的线上调查,从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华裔——包括基督徒及非基督徒——收集了1179份问卷。他还对致力于服务英国华侨的华裔基督教领袖们进行了51次访谈。

在黄博士的研究中发现,数据显示自2021年以来,由于香港人移民的原因,华人教会已成为英国教会里增长最快的基督教群体。

大多数香港移民是通过BNO(海外英国国民)签证计画来到英国的,该计划于2021年1月启动,允许香港的英国国民来英国生活和工作,并在六年内申请英国公民身份。 (截至今年6月已发放了超过13.3万份签证)。

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今年发布的一份概况介绍,香港目前约有48万名新教徒——包含70个教派及1450闲教会。研究报告估计,几乎每4名从香港移民到英国的人之中就有一名是基督徒。

这里面有许多人是牧师或基督教全职工作者,他们在移居英国后担任了粤语事工的领导角色。根据BCCB的研究,现在英国有超过200个华人基督教团体和组织,而其中至少有17个是在过去18个月内成立的。

但过去50年来对英国教会统计数据进行定性和定量研究的顾问彼得·布里尔利 (Peter Brierley)表示,这种增长的速度只是暂时的,而且很难维持。

“长期来看,你不能依靠移民来增加教会的人数,”他说。“移民带来活力、能量和新思维。但这些还不够。”

根据BCCB的报告,非基督徒的华人,特别是第一代香港华人,往往对基督教信仰感到好奇和开放,而第二代在英国出生的华人则通常对基督教信仰不屑一顾。

第一代香港人中,只有18%的非基督徒受访者对基督教表达了轻视的态度。而来自香港的非基督徒(63%)比中国大陆(41%)和英国出生的华人(19%)对于探索圣经更感兴趣。

这种对基督教开放的态度可能来自于这些移民将基督教与社会进步联系起来,并将信仰视为“西方文化及文明的基础部分,”曹博士说。

教会的社交功能在培养移民对福音感兴趣这方面也发挥了作用。“移民在教会里体验到利他主义及感觉被接纳,”黄博士说。“这是传福音的开始。”

布里斯托教区的英国英国国教牧师甄英深(Mark Nam)说,接受基督教可能是一个“务实”的决定。甄牧师是在英国出生的华人里第一批被英国国教按立的牧师之一。“当我的祖父母定居在英国时,他们让他们的孩子参与教会的唱诗班,因为他们希望孩子们能融入英国社会。”

重新定义传福音的方式

尽管新移民对信仰有如此明显的开放性,大多数生活在英国的华人基督徒并没有积极的传福音。

虽然圣经是华人平信徒生活的中心(超过90%的人说他们“可能”或“非常可能”使用圣经与他人保持关系),但根据BCCB的研究,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觉得自己能有自信地和他人谈论耶稣。

研究人员报告说,在过去12个月里,只有42%的人与家人、朋友和同事分享过他们的信仰(包括圣经信息)。

Image: Wongseok Kim

黄博士提醒说,不应该用这个数字来衡量跟比较华人基督徒与其他基督徒对福音的使命感。相反,它与华人基督徒和圣经互动的其他种形式是相对的,例如华人基督徒对阅读或聆听圣经使他们感到“更接近上帝”(88%),或圣经是他们“最好的朋友”(60%)这一说法的认同程度。与这些接触圣经的形式相比,透过分享上帝的话语向他人传福音的方式则较少。

尽管如此,CT采访的大多数基督教领袖都承认这种对传福音犹豫不决的现象真实存在,并将其归因于华人平信徒缺乏神学训练。

“不是他们不想谈论基督教,而是他们对非基督徒的问题没有答案。这让开启一段对话变得非常困难。”黄博士说。

诺丁汉(Nottingham)大学神学及宗教研究系的香港神学家朱珩甄(Calida Chu)认为,因为传统的华人文化中隐含着等级结构(hierarchical structure),父母被看作是权威人物,一般的华人基督徒会避免向父母传福音。

朱博士补充说,来英国求学的留学生的父母通常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要一个家庭 “放弃他们的党员身份”是“非常不可能的。”

在曹博士的眼中,华人基督教界一直在发展新的宣教方式,而传福音只是其中一部分。

曹博士强调,英国的教会与华人移民密集互动的历史很久,而现在主要因为新一轮的香港移民潮,福音工作正在被“重新配置。”

“历史上,利物浦、伦敦和伯明翰等地长期以来都致力于宣教事工,因为这些地方有不少华人,从船员到餐馆工人、学生都有,”曹博士说。

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华人英国人口的0.7%。自19世纪初以来,伦敦和利物浦就出现了华人社区,而第一次永久性大规模的移居发生在1950年代。基督教华侨布道会(COCM)就是在这个时期成立的,他们帮助建立了许多华人教会。

曹博士说,帮助香港移民了解英国的制度并解决他们在实际生活、情感和精神上的需求,是参与宣教的一种新的形式。

外展事工

黄博士说,在他为BCCB研究采访的45位牧师中,“没有一个人”关心外展事工。

这可能是由于随着大量新移民涌入英国,牧师们现在要从事的工作非常多。根据BCCB的研究,现在一个牧师平均要照顾80多个会众。这种情况容易让他们没什么空间去思考如何与教会以外的人互动。

然而,甄牧师说,华人教会在欢迎和支持刚移民来英国的香港人方面做得“非常好。”

“这一次,教会普世动员的速度远远比社会快。”甄牧师说。他指出,香港人的出走是在疾风世代(Windrush generation)之后英国最大的移民潮。(“疾风世代”指西印度和西非人民在1948至1971年间被邀请移民到英国。) “华人教会和地方教会之间的合作程度令人振奋。”

甄牧师认为,在英国出生的华人可以作为香港移民和英国社会规范之间的文化桥梁。

“在英国出生的华人有时间来反思他们自身的文化混合性,” 他说。“跨越不同的文化界限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日常生活。”

在英国出生的华人基督徒在探索如何在华人教会里产生更持续性的增长时,可能会寻求像甄牧师这样的观点。黄博士意识到这种需求的存在,特别是在对移民来的青少年及儿童布道的时候。

The Teahouse
Image: Wongseok Kim

The Teahouse

在他看来,中国教会善于创造群体归属感及共享社会资源,但它缺乏教牧资源,且往往重度依赖教友。

“一个典型的华人教会不是充满了刚刚信主的新基督徒,而是充满了移民过来的老基督徒,” 黄博士说。 “在增加新信徒方面,华人教会不太在行。”

BCCB的调查结果反映,跨文化事工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趋势,受访的基督教领袖表示,跨文化宣教在华人教会内部及华人教会与英国当地教会之间都有发生。

BCCB的研究指出,超过600家教会加入了全国性的UKHK计划,该计划为讲英语的教会提供资源来帮助和支持香港人。像“迎新教会”(Welcome Churches)和英国福音联盟这样的福音派团体,自去年UKHK计画启动以来,也一直是这项全国性福音工作的一份子。

利物浦的一间华人教会,恩典国际教会(Grace International Church),如今有葡萄牙语和波斯语等语言的聚会。 黄博士补充说,青少年事工也是跨文化的,因为与成年移民相比,1.5代和第二代移民可能会发现在他们的混合文化身份之间更难找到平衡。

甄牧师一直是加强教会内外跨文化合作的大力倡导者。他在去年8月成立了茶馆(The Tea House)事工,这是一个专注于培养和加深英国圣公会教会里的华裔神职人员之间友谊的社区,他们只占了所有受薪神职人员里的0.2%。在他组织的布里斯托尔市议会、英国圣公会及华人教会领导人共同参与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华人教会的主任牧师告诉他,他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在过去的一周里,甄牧师还主持了一个关于如何成为一间“为香港预备的教会”的研讨会。该研讨会的演讲者来自英国的香港非基督教组织、活跃于倡导UKHK的地方教会领袖,以及来自布里斯托尔华人基督教会(该市最大的华人教会)的一位牧师。

曹博士说,尽管他们现在可能受到不少的关注,但其实在英国的华人教会和香港人之间强大的社会网络存在已久,远早于2021年1月31日引入BNO签证计划之前。

“我知道相许多华人教会在签证发放之前就已为正在准备移民英国的香港人建立了WhatsApp群,来帮他们找到最好的学校和定居地点。”

传播福音的窗口 "缩小 "了?

BCCB的研究表示,分享福音的机会窗口很短,因为第二代英国华人对信仰的接受程度越来越低。

五分之四的非基督徒调查对象认为,教会和基督徒不太能容忍和他们有不同信仰及价值观的人(79%),而超过一半的人认为基督教的价值观已经过时(55%)。

“我们正处于一个特殊的窗口期,因为移民会引起社会联系被切断和迷失的问题,而基督教能在这个时期为人提供希望,”曹博士说。

谈到向华人移民传福音,另一个潜伏的问题是:中国大陆基督徒和香港基督徒之间一触即发的政治矛盾。

黄博士讲述了在三个不同的城市的三间华人教会里听到的“令人震惊的故事”,在这些教会中,讲普通话的中国大陆教徒和讲广东话的香港教徒拒绝为对方祷告,甚至拒绝坐在同一个空间里。

他说,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事件发生在他研究的早期阶段,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香港移民的到来,他听到的冲突越来越少。

尽管如此,安全问题仍然是许多香港移民的首要考虑。朱博士说,一些在英国的香港人在街上会避开讲普通话的人,并在手机上安装能告知他们哪些杂货店可能与中共有联系的应用程式。

曹博士说,在英国, “语言-文化-政治层面”同时在影响着人们,这可能会阻碍中国大陆人与香港人分享福音的机会。

“研究表明,大陆人倾向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更正面的看法,而(对香港人而言)这会被视为一种可能的阻碍,”曹博士说。 “虽然总的来说,在英国的大多数华人基督徒会说他们不关心政治,但政治层面的假设总是会存在,无论它是否是真的。"

在英国的华人教会中,这种看不见却能感觉到的紧张关系持续的存在。大多数华人教会由三个共存的会众群体组成,分别以普通话、粤语和英语进行礼拜。黄博士说,近期有些教会会专门为“香港流亡者“设立聚会。

加剧这些紧张关系的是,在许多华人教会里,谈论政治问题仍然是个禁忌。但朱博士希望牧师们对于新加入的香港信徒能提供全人关怀。

“牧师必须处理香港人所经历的创伤,即香港人感觉他们的教会和政府抛弃了他们或虐待了他们。为了能有效地传福音,我们必须谈及紧张的政治局势所带来的影响。”

然而,甄牧师并不相信传福音的窗口期真是如此短暂,主要是因为他不认为在英国出生的华人对圣经的好奇心更弱。

“其实,身为一个少数群体,他们是非常好奇的。关键是要问他们对什么感到好奇,”他说。“在英国出生的华人也许只是对教会表达基督教的方式不感兴趣。”

“我相信是上帝和圣灵将人们引向基督,而不仅仅是人的努力,”甄牧师说。“把传福音的机会限制在一个窗口是非常短视的。”

“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教导和装备基督徒,使他们能更有效地参与传福音?’我拒绝相信在传播福音方面有一个特定时期或一个窗口。因为上帝比这样的窗口更大。”

翻译: Yi-Ting Tsai

-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