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首次對英國華人教會的研究探討教會的興衰

牧師和神學家在一份新的研究報告中對於香港移民爆炸性增長所帶來的機會及挑戰作出回應。
|
English简体中文
首次對英國華人教會的研究探討教會的興衰
Image: Wongseok Kim

許多剛移民到英國的香港人來說,教會是他們與社會的第一個聯繫點。

在英國的華人牧師們報告說,他們的會眾規模已增加了一到兩倍。一間位於曼徹斯特的教會因著近期來自香港的移民湧入,已從原先不到200人的規模增加至1200個會眾。

一份關於英國的華人基督教的研究報告(也是第一份此類型的系統性研究報告)闡述了這些新加入的會友所帶來的影響。此份研究由倫敦神學院(London School of Theology)的研究員黃寅軒(Huang Yinxuan)博士領導,研究結果在10月8日的一個神學研討會上發布。

這項研究的結論是,華人非基督徒移民對基督教及福音持開放的態度。但數據也表明,阻礙華人接受基督教信仰的幾個障礙仍然存在。

儘管華人教會正緩慢地轉變為更加開放,但華人教會長期以來一直是封閉的。如果華人基督徒動員得不夠快,他們可能會錯過一個關鍵的傳福音窗口,因為研究顯示,在英國出生的華人對信仰的接受程度較低。

愛丁堡大學神學及世界基督教學的美籍華人講師曹榮錦(Alexander Chow)說:“這項研究說(華人教會的)兒童及青少年事工正在蓬勃發展,是正確的。”

“但除此之外還有什麼?這不只對在英國出生的華人,也對現在第1.5代香港移民而言,是個相當關鍵的問題。”

教會的大幅增長

被稱為“在歐洲同類研究裡最大規模”的“聖經及英國華人社區”(BCCB)的研究項目由倫敦神學院和英國及海外聖經公會(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共同合作開展。

該項目旨在增進其對華人基督教群體的靈命及信仰特色的“廣泛理解”。例如,探索華人教會研讀聖經經文的程度,並鼓勵他們更多的研討如何利用科技及社交媒體來服事他們所處的社區。

該研究的首席研究員黃博士來自中國上海,目前在英國牛津工作。除了分析二手數據,他還進行了一項全國性的線上調查,從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士的華裔——包括基督徒及非基督徒——收集了1179份問卷。他還對致力於服務英國華僑的華裔基督教領袖們進行了51次訪談。

在黃博士的研究中發現,數據顯示自2021年以來,由於香港人移民的原因,華人教會已成為英國教會裡增長最快的基督教群體。

大多數香港移民是通過BNO(海外英國國民)簽證計畫來到英國的,該計劃於2021年1月啟動,允許香港的英國國民來英國生活和工作,並在六年內申請英國公民身份。 (截至今年6月已發放了超過13.3萬份簽證)。

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今年發布的一份概況介紹,香港目前約有48萬名新教徒——包含70個教派及1450閒教會。研究報告估計,幾乎每4名從香港移民到英國的人之中就有一名是基督徒。

這裡面有許多人是牧師或基督教全職工作者,他們在移居英國後擔任了粵語事工的領導角色。根據BCCB的研究,現在英國有超過200個華人基督教團體和組織,而其中至少有17個是在過去18個月內成立的。

但過去50年來對英國教會統計數據進行定性和定量研究的顧問彼得·布里爾利 (Peter Brierley)表示,這種增長的速度只是暫時的,而且很難維持。

“長期來看,你不能依靠移民來增加教會的人數,”他說。“移民帶來活力、能量和新思維。但這些還不夠。”

根據BCCB的報告,非基督徒的華人,特別是第一代香港華人,往往對基督教信仰感到好奇和開放,而第二代在英國出生的華人則通常對基督教信仰不屑一顧。

第一代香港人中,只有18%的非基督徒受訪者對基督教表達了輕視的態度。而來自香港的非基督徒(63%)比中國大陸(41%)和英國出生的華人(19%)對於探索聖經更感興趣。

這種對基督教開放的態度可能來自於這些移民將基督教與社會進步聯繫起來,並將信仰視為“西方文化及文明的基礎部分,”曹博士說。

教會的社交功能在培養移民對福音感興趣這方面也發揮了作用。“移民在教會裡體驗到利他主義及感覺被接納,”黃博士說。“這是傳福音的開始。”

布里斯托教區的英國英国国教牧師甄英深(Mark Nam)說,接受基督教可能是一個“務實”的決定。甄牧師是在英國出生的華人裡第一批被英國國教按立的牧師之一。“當我的祖父母定居在英國時,他們讓他們的孩子參與教會的唱詩班,因為他們希望孩子們能融入英國社會。”

重新定義傳福音的方式

儘管新移民對信仰有如此明顯的開放性,大多數生活在英國的華人基督徒並沒有積極的傳福音。

雖然聖經是華人平信徒生活的中心(超過90%的人說他們“可能”或“非常可能”使用聖經與他人保持關係),但根據BCCB的研究,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覺得自己能有自信地和他人談論耶穌。

研究人員報告說,在過去12個月裡,只有42%的人與家人、朋友和同事分享過他們的信仰(包括聖經信息)。

Image: Wongseok Kim

黃博士提醒說,不應該用這個數字來衡量跟比較華人基督徒與其他基督徒對福音的使命感。相反,它與華人基督徒和聖經互動的其他種形式是相對的,例如華人基督徒對閱讀或聆聽聖經使他們感到“更接近上帝”(88%),或聖經是他們“最好的朋友”(60%)這一說法的認同程度。與這些接觸聖經的形式相比,透過分享上帝的話語向他人傳福音的方式則較少。

儘管如此,CT採訪的大多數基督教領袖都承認這種對傳福音猶豫不決的現象真實存在,並將其歸因於華人平信徒缺乏神學訓練。

“不是他們不想談論基督教,而是他們對非基督徒的問題沒有答案。這讓開啟一段對話變得非常困難。”黃博士說。

諾丁漢(Nottingham)大學神學及宗教研究系的香港神學家朱珩甄(Calida Chu)認為,因為傳統的華人文化中隱含著等級結構(hierarchical structure),父母被看作是權威人物,一般的華人基督徒會避免向父母传福音。

朱博士補充說,來英國求學的留學生的父母通常是中國共產黨黨員,要一個家庭 “放棄他們的黨員身份”是“非常不可能的。”

在曹博士的眼中,華人基督教界一直在發展新的宣教方式,而傳福音只是其中一部分。

曹博士強調,英國的教會與華人移民密集互動的歷史很久,而現在主要因為新一輪的香港移民潮,福音工作正在被“重新配置。”

“歷史上,利物浦、倫敦和伯明翰等地長期以來都致力於宣教事工,因為這些地方有不少華人,從船員到餐館工人、學生都有,”曹博士說。

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華人英國人口的0.7%。自19世紀初以來,倫敦和利物浦就出現了華人社區,而第一次永久性大規模的移居發生在1950年代。基督教華僑佈道會(COCM)就是在這個時期成立的,他們幫助建立了許多華人教會。

曹博士說,幫助香港移民了解英國的制度並解決他們在實際生活、情感和精神上的需求,是參與宣教的一種新的形式。

外展事工

黃博士說,在他為BCCB研究採訪的45位牧師中,“沒有一個人”關心外展事工。

這可能是由於隨著大量新移民湧入英國,牧師們現在要從事的工作非常多。根據BCCB的研究,現在一個牧師平均要照顧80多個會眾。這種情況容易讓他們沒什麼空間去思考如何與教會以外的人互動。

然而,甄牧師說,華人教會在歡迎和支持剛移民來英國的香港人方面做得“非常好。”

“這一次,教會普世動員的速度遠遠比社會快。”甄牧師說。他指出,香港人的出走是在疾風世代(Windrush generation)之後英國最大的移民潮。(“疾風世代”指西印度和西非人民在1948至1971年間被邀請移民到英國。) “華人教會和地方教會之間的合作程度令人振奮。”

甄牧師認為,在英國出生的華人可以作為香港移民和英國社會規範之間的文化橋樑。

“在英國出生的華人有時間來反思他們自身的文化混合性,” 他說。“跨越不同的文化界限對他們而言是一種日常生活。”

在英國出生的華人基督徒在探索如何在華人教會裡產生更持續性的增長時,可能會尋求像甄牧師這樣的觀點。黃博士意識到這種需求的存在,特別是在對移民來的青少年及兒童佈道的時候。

The Teahouse
Image: Wongseok Kim

The Teahouse

在他看來,中國教會善於創造群體歸屬感及共享社會資源,但它缺乏教牧資源,且往往重度依賴教友。

“一個典型的華人教會不是充滿了剛剛信主的新基督徒,而是充滿了移民過來的老基督徒,” 黃博士說。 “在增加新信徒方面,華人教會不太在行。”

BCCB的調查結果反映,跨文化事工是一個不斷增長的趨勢,受訪的基督教領袖表示,跨文化宣教在華人教會內部及華人教會與英國當地教會之間都有發生。

BCCB的研究指出,超過600家教會加入了全國性的UKHK劃,該計劃為講英語的教會提供資源來幫助和支持香港人。像“迎新教會”(Welcome Churches)和英國福音聯盟這樣的福音派團體,自去年UKHK計畫啟動以來,也一直是這項全國性福音工作的一份子。

利物浦的一間華人教會,恩典國際教會(Grace International Church),如今有葡萄牙語和波斯語等語言的聚會。 黃博士補充說,青少年事工也是跨文化的,因為與成年移民相比,1.5代和第二代移民可能會發現在他們的混合文化身份之間更難找到平衡。

甄牧師一直是加強教會內外跨文化合作的大力倡導者。他在去年8月成立了茶館(The Tea House)事工,這是一個專注於培養和加深英國聖公會教會裡的華裔神職人員之間友誼的社區,他們只佔了所有受薪神職人員裡的0.2%。在他組織的布里斯托爾市議會、英國聖公會及華人教會領導人共同參與的一次會議上,一位華人教會的主任牧師告訴他,他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

在過去的一週裡,甄牧師還主持了一個關於如何成為一間“為香港預備的教會”的研討會。該研討會的演講者來自英國的香港非基督教組織、活躍於倡導UKHK的地方教會領袖,以及來自布里斯托爾華人基督教會(該市最大的華人教會)的一位牧師。

曹博士說,儘管他們現在可能受到不少的關注,但其實在英國的華人教會和香港人之間強大的社會網絡存在已久,遠早於2021年1月31日引入BNO簽證計劃之前。

“我知道相許多華人教會在簽證發放之前就已為正在準備移民英國的香港人建立了WhatsApp群,來幫他們找到最好的學校和定居地點。”

傳播福音的窗口 "縮小 "了?

BCCB的研究表示,分享福音的機會窗口很短,因為第二代英國華人對信仰的接受程度越來越低。

五分之四的非基督徒調查對象認為,教會和基督徒不太能容忍和他們有不同信仰及價值觀的人(79%),而超過一半的人認為基督教的價值觀已經過時(55%)。

“我們正處於一個特殊的窗口期,因為移民會引起社會聯繫被切斷和迷失的問題,而基督教能在這個時期為人提供希望,”曹博士說。

談到向華人移民傳福音,另一個潛伏的問題是:中國大陸基督徒和香港基督徒之間一觸即發的政治矛盾。

黃博士講述了在三個不同的城市的三間華人教會裡聽到的“令人震驚的故事”,在這些教會中,講普通話的中國大陸教徒和講廣東話的香港教徒拒絕為對方禱告,甚至拒絕坐在同一個空間裡。

他說,值得慶幸的是,這些事件發生在他研究的早期階段,而且隨著越來越多的香港移民的到來,他聽到的衝突越來越少。

儘管如此,安全問題仍然是許多香港移民的首要考慮。朱博士說,一些在英國的香港人在街上會避開講普通話的人,並在手機上安裝能告知他們哪些雜貨店可能與中共有聯繫的應用程式。

曹博士說,在英國, “語言-文化-政治層面”同時在影響著人們,這可能會阻礙中國大陸人與香港人分享福音的機會。

“研究表明,大陸人傾向於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更正面的看法,而(對香港人而言)這會被視為一種可能的阻礙,”曹博士說。 “雖然總的來說,在英國的大多數華人基督徒會說他們不關心政治,但政治層面的假設總是會存在,無論它是否是真的。"

在英國的華人教會中,這種看不見卻能感覺到的緊張關係持續的存在。大多數華人教會由三個共存的會眾群體組成,分別以普通話、粵語和英語進行禮拜。黃博士說,近期有些教會會專門為“香港流亡者“設立聚會。

加劇這些緊張關係的是,在許多華人教會裡,談論政治問題仍然是個禁忌。但朱博士希望牧師們對於新加入的香港信徒能提供全人關懷。

“牧師必須處理香港人所經歷的創傷,即香港人感覺他們的教會和政府拋棄了他們或虐待了他們。為了能有效地傳福音,我們必須談及緊張的政治局勢所帶來的影響。”

然而,甄牧師並不相信傳福音的窗口期真是如此短暫,主要是因為他不認為在英國出生的華人對聖經的好奇心更弱。

“其實,身為一個少數群體,他們是非常好奇的。關鍵是要問他們對什麼感到好奇,”他說。“在英國出生的華人也許只是對教會表達基督教的方式不感興趣。”

“我相信是上帝和聖靈將人們引向基督,而不僅僅是人的努力,”甄牧師說。“把傳福音的機會限制在一個窗口是非常短視的。”

“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教導和裝備基督徒,使他們能更有效地參與傳福音?’我拒絕相信在傳播福音方面有一個特定時期或一個窗口。因為上帝比這樣的窗口更大。”

翻譯: Yi-Ting Tsai

-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