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戈登·费依逝世,他教导福音派读出圣经“全部的价值”

作为一位 “燃烧的新约学者”,他深信阅读圣经是一个与神相遇的过程。
|
EnglishFrançaisIndonesian繁體中文
戈登·费依逝世,他教导福音派读出圣经“全部的价值”
Image: Regent College / edits by Rick Szuecs
戈登·费依(Gordon Fee)

登·费依(Gordon Fee)曾在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新约圣经课的第一堂里跟学生说,有一天他们会看到新闻写着:“戈登·费依去世”。

“不要相信这个新闻!” 费依站在一张桌子上这样, “费依正在跟他的主他的王一起唱着歌。”

然后他不像一般教授那样开始分发课程大纲,而是带领全班唱起了查理·卫斯理 (Charles Wesley)的诗歌:”哦,千万口舌齐歌唱,赞美救主我神!”

戈登·费依是位具有深远影响力的新约教授。他认为读圣经、教授圣经和解释圣经的过程应该能使人与永活的上帝相交。他形容自己是位 “燃烧的学者”。他于本周二去世,享年88岁——尽管正如那些在课堂上或在他的书中认识他的人所知,他不会这样描述自己的逝世。

费依在1980代初期与戈登·康威尔神学院(Gordon-Conwell)的同事道格拉斯·斯图尔特(Douglas Stuart)共同编写了《如何读通圣经》(How to Read the Bible for All Its Worth)。这本书如今已印刷至第四版,售出大约100万册,是许多人学习如何更好理解圣经的首选教科书。费依还写了一本被广泛使用的新约释经手册(New Testament Exegesis)及多本广受好评的新约书信注释书。费依对于圣灵在保罗的生活及事工中扮演的角色也有开创性的学术研究成果

费依曾告诉《今日基督教》:“如果你请保罗定义什么是基督徒,他不会说,‘基督徒是一个相信关于基督的X和Y教义的人’,而会说基督徒是‘一个与圣灵同行,认识基督的人’。”

同样的,费依认为,研究圣经经文的文体、历史和背景是很值得做的事。因为这些不仅仅是“单纯的历史”。如果用正确的方式来解释圣经,释经就像触碰闪电。

“当我们带着无法言喻的惊叹坐在神面前时,我们的圣经诠释会结实累累,”他写道。“我们必须用心去聆听这些话,我们必须沉浸在上帝的荣耀中,我们必须对上帝丰富的荣耀有无法抗拒的敬畏感,我们必须再次思想这件奇妙可畏的事:在基督耶稣里,这些财宝也是我们的,然后我们必须歌颂祂的荣耀,来敬拜这位永生的上帝。”

当费依去世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时,整个福音派圈子里不同的牧师及神学院教授纷纷分享费依的哪本书对他们来说意义最深。西部神学院(Western Seminary)新约教授卫斯理·希尔(Wesley Hill),《保罗神学:圣灵论》(God’s Empowering Presence) 是他读过的最有影响力的书之一。美国长老会牧师格雷格·萨拉扎(Greg Salazar)写道,他正在用费依写的《腓立比书》注释书准备讲道系列。纽约一个无宗派教会的牧师彼得·恩格勒特(Peter Englert)盛赞费依所著的《哥林多前书》注释书。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教授丹尼·伯克(Denny Burk)在妇女参与事工的问题上与费依有很大的分歧,但他形容费依是 “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新约学者之一”。

对多数福音派教会的信徒来说,费依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这更强调了他的贡献的重要性。

“我的教会里没有一个人能告诉你戈登·费依是谁,”乔治亚州麦迪逊(Madison)浸信会的牧师格里芬·古利奇(Griffin Gulledge)写道。 “但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都受益于费依的事奉。我敢保证,数以万计的教会都是如此。”

严谨的释经

费依于1934年5月23日出生在俄勒冈州阿什兰(Ashland)。他的父亲是唐纳德·费依(Donald Fee),母亲是格雷西·雅各布森·费依(Gracy Jacobson Fee)。

他的父亲唐纳德是位技术精湛的木匠,也是神召会的一位释经式传道人。费依在成长的过程中注意到他父亲严谨的释经式讲道与其他神召会牧师采取的一些更狂野和自由的证道方法之间的差异。

费依分享,许多五旬节派教徒似乎认为详细规划及研读圣经会抑制圣灵的工作。五旬节派教徒看到一句经文就能根据脑海里的直觉来讲解,深信只要自己有可塑性及跟循心中的意念,上帝就能引导他们口里即将分享的话语。有些人甚至不会提前选好要讲道的经文,而是在讲台上随机翻开《圣经》,求上帝当下来引导他们。

这样的讲道结果并不是每次都能证实圣灵的力量。

另一方面,费依的父亲认为上帝重视圣经经文及准备的工作。圣经就像一块上好的木头,应该用技巧及谨慎的态度来对待。

费依写道:“我的父亲是我人生里认识的第一个学者,尽管在早期的岁月里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他对真理的热情及深入挖掘圣经的决心……深深影响了我。”

费依决定跟随他的父亲进入教会事工。他去了西雅图太平洋学院(Seattle Pacific College, 如今已转型为大学),在那里他遇到莫迪娜·洛夫达尔(Maudine Lofdhal)并和她结婚。莫迪娜也是一位神召会牧师的孩子。硕士毕业后,费依在西雅图塔科马(Tacoma)机场南边一个正在发展的郊区担任牧师,为了维持生计,他同时在西北学院(Northwest College, 如今已转型为大学)教英文,这是神召会在华盛顿柯克兰(Kirkland, Washington)的附属学校。

费依在此时发现自己很喜欢教书。他说他喜欢教书到牙齿都会痛的程度。

有几年的时间里,他纠结于两个不同的呼召之间:成为牧师的呼召——他和莫迪娜讨论过去日本当宣教士——以及投身于学术界的呼召。后来转折点出现了。费依回忆著,当时一位同事说:“戈登,上帝不一定反对你去做心里热切想要做的事。”

费依意识到,“这当然也可以是一种呼召”。他决定去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攻读新约圣经研究的博士学位,主修文本鉴别(textual criticism)。他的博士论文是关于纸莎草66号的研究,这份纸莎草上有着几乎完整的《约翰福音》,被认为是现存最古老的新约手稿之一。

虽然他选择了学术生涯,但他对自己身为一个学者及五旬节派教友这两种身份之间感到一些张力。他在惠顿学院得到教职后,发现自己是他许多同事所见过的第一个五旬节派基督徒,更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有圣经研究博士学位的五旬节派基督徒。

对新国际版圣经(NIV)的影响

同时,神召会里的五旬节派教友也并不总是为他在学术界的成功感到高兴。有次他和一位长者分享自己在学术研究上的成就,对方却给他关于学术研究会带来的属灵危险的警告。

“那个人说:‘宁可当一个为主燃烧的傻瓜,也不要当一个冰冷的学者’”。

当他为这件事祷告时,费依意识到这是个错误的选择题。他可以成为一个“为主燃烧的学者”。

费依在惠顿大学教了五年书后,接受了戈登·康威尔神学院的教职。他在那里工作了十多年后,辗转来到温哥华的维真神学院(Regent College)教授新约直到退休。

费依写的哥林多前后书、提摩太前后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腓立比书和启示录的学术注释书广受欢迎。他对使徒保罗的基督论和圣灵论进行了深入研究。他编辑了深具影响力的《新国际新约注释书》系列(NICNT series),并与负责新国际版圣经(NIV)的圣经学者及翻译委员会合作了30多年。惠顿大学圣经研究主席道格拉斯·穆(Douglas Moo)说,新国际版的读者“几乎能在每一页见到费依给的翻译建议”。

然而,费依最重要的贡献可能来自为成人主日学授课。他发现有许多成年基督徒,尤其一些在教会度过他们一生的人,竟然不知道如何阅读圣经。他们能理解章节和经文,甚至能默背一些圣经段落,但往往无法理解不同部分的经文之间巨大的差异。

“一个短篇故事和一首诗之间有什么不同?” 费依问道。“你不会用读短篇故事的方式来读一首诗,也不会用读诗的方式来读一个短篇故事……为什么有些人会用一模一样的方式来读这两种文体,好像它们没有任何不同……但这两者有如平行宇宙那样不同!上帝选择用不同的文体来叙事。这不是我费依独特的发现,是上帝本来就是这样做的。”

他和旧约圣经教授道格拉斯·斯图尔特(Douglas Stuart)在1981年出版了《如何读通圣经》。费依略显夸张地说,Zondervan出版社的编辑把这本书寄给了北美的每一位圣经教师。“我不知道他寄了几百份,”他说,“但短短一年内销量就惊人的成长。” 这本书的第四版于2014年出版。

属灵恩赐

费依身为福音派里知名的五旬节派圣经学者意味着他偶尔会卷入神学争论中。在1970至1980年代,他被卷入五旬节教派关于说方言是否是圣灵充满的“初始证据”的争论中。一些人指责他“扔掉”了五旬节派的创始教义。

“我没有扔掉圣灵初始的证据,”他说。 “我扔掉的是方言,因为五旬节派对方言的教导不符合圣经所述,所以是不恰当的。”

根据他对新约的理解,费依也支持妇女参与教会事工。他支持圣经平等委员会(Council for Biblical Equality),并且是《发现圣经中的平等:没有等级制度的互补》(Discovering Biblical Equality: Complementarity without Hierarchy)一书的撰稿编辑,撰写其中对哥林多前书11:2-6和加拉太书3:26-29的经文注释。

费依还写了关于圣灵在新约教会中扮演的角色的文章。“新约所显示的证据是,圣灵是性别包容的,祂赐下恩赐给男性及女性,从而使整个基督的肢体得享自由,让所有部分都能彼此服事,并以各种方式相互领导。因此,归根结底,我的重点不在于提倡女权主义的议程(以倡导妇女参与事工为目标),而是提倡圣灵的议程。”

这样的立场为他带来的批评比他写的任何东西都多。费依说他在一些福音派圈子里甚至被列入“黑名单”。

“我忍受了不少胡言乱语,”他对《灵恩》(Charisma)杂志:“我只是无法接受有些人认为性别比恩赐重要。”

不过在多数的时间里,费依都尽量避免引起争议,专注于授课、教导人们读懂圣经且让圣经改变他们的生命。

“戈登严谨的课程因学生在其中与主相遇的经历而特具知名度,”维真神学院新约圣经教授里克·瓦茨(Rikk Watts)说。“他让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学生知道,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燃烧的学者’。”

费依在纽约的家中去世。他的妻子在2014年先于他去世。他的子女马克(Mark)、谢丽斯·诺德林(Cherith Nordling,)、布莱恩(Brain)和克雷格(Craig)仍在世。将于纽约和温哥华举行的追思会正在筹备中。

翻译: 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Français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