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树自古就是在冬日中生命的象征。 罗马人在新年用常青树枝装饰他们的房子,而古时的北欧居民则在冬季砍伐常青树,并把它们栽到屋内的箱子里。 许多早期的基督徒敌视这种做法。 二世纪的神学家特土良谴责那些庆祝冬季节日或用月桂枝装饰他们的房子以纪念皇帝的基督徒:

“让那地狱之火迫在眉睫者,在他们的柱子上,装上已判定随即烧毁的月桂:黑暗的证词和他们受刑罚的恶兆对他们合适不过。 你是世上的光,是一棵常青之树。 如果你已经弃绝神庙,就不要使你自己的家门成为一个新的神庙。 ”

但是到了中世纪早期,逐渐流传说,当基督在冬天的死寂中诞生时,全世界的每棵树都奇迹般地摆脱冰雪,生出新的绿芽。 与此同时,向日耳曼和斯拉夫民族宣教的基督教传教士以较为宽容的态度对待文化习俗,例如常绿树。 这些传教士相信,道成肉身宣告基督的主权凌驾那些之前曾被用作为崇拜异教神祇的自然符号。 不仅个人,就是各样文化、符号和传统也可以变换。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容忍对异教神祇本身的崇拜。 根据一个传说,八世纪的传教士波尼法修(Boniface),砍下一棵代表异教神祇佗尔(Thor)(并用于献人祭)的橡树之后,转而指向附近的一棵冷杉树,作为上帝爱和怜悯的象征。

天堂之树

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才有树木被用作圣诞节象征的明确记载,其始于1510年的拉脱维亚和1521年的斯特拉斯堡。 传说认为改教家马丁路德发明了圣诞树,但这个故事几乎没有历史依据。

最有可能的理论是圣诞树始于中世纪的戏剧。 描绘圣经主题的戏剧开始是教会崇拜的一部分,但到了中世纪晚期,它们已经成为吵闹、充满想像的表演,由非神职人员主导,在露天进行。 庆祝耶稣诞生的戏剧与创造的故事被联系在一起,部分因为圣诞夜也被认为是亚当和夏娃的节日。 因此,作为那天戏剧的一部分,伊甸园被一棵挂有水果的“天堂树”所象征。

在十六世纪,这些戏剧在许多地方被禁止,人们也许开始在家中立起“天堂树”,以弥补他们再也无法享受的公众庆祝活动。 最早在家中使用的圣诞树(或常青树枝)被称为“天堂”。 它们通常挂着象征圣餐的面制圆饼,如今发展成为装饰德国圣诞树的饼干装饰品。

在整个十七、十八世纪,尽管一些神职人员反对,这种习俗越来越受欢迎。 例如,路德会牧师约翰·冯·丹豪尔(Johann von Dannhauer)像特土良一样抱怨说,这个符号分散了人们对真正的常青树——耶稣基督——的关注。 但这并没有阻止许多教堂在圣堂内立起圣诞树。 树旁边通常矗立着木制的“金字塔”,就是摆着蜡烛的一叠架子,有时每个家庭成员都有一支。 最终,这些金字塔般的蜡烛被放置在树上,就是我们现代圣诞树灯和装饰品的祖先。

尼古拉斯(Nicholas)和温塞斯拉斯(Wenceslas)

树木与礼物联系在一起也花了很长时间。 虽然传说将圣诞礼物的想法与博士带给耶稣的礼物联系起来,但真实的故事更为复杂。 和树木一样,交换礼物首先是罗马人的做法,在冬至期间进行。 当主显节和后来的圣诞节取代了冬至成为基督徒的节庆后,送礼的传统延续了一段时间。 到古典时代晚期,它已消逝,尽管新年时仍交换礼物。

礼物也与迈拉(Myra,在现代土耳其境内)主教圣尼古拉有关,他因向贫困儿童赠送礼物而出名。 纪念他的节日(十二月六日)因此成为礼物交换的又一场合。 在中世纪早期,圣诞礼物通常以向君主进贡的形式出现,尽管一些统治者反而用节日作为向穷人或教会赠送的机会。 (最值得注意的是波希米亚的温塞斯拉斯公爵,他的故事启发了那首以他为名的流行颂歌,还有征服者威廉选择1067年圣诞节向教皇捐赠了一大笔捐款。 )

与树木一样,约在马丁路德时代,礼物“进入”家庭,向朋友和家人赠送礼物的习俗在德国、荷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发展。 这些通常是匿名的或隐藏的。 丹麦的一个习俗是把一件礼物以不同名字层层包装,以致只有在打开所有包装层之后才发现意图的收件者。

维多利亚时代的圣诞节

在英语世界,礼物、树木和圣诞节的结合是由于维多利亚女王和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的影响,后者生于萨克森(现为德国的一部分)。 德国移民在十九世纪早期已带来了圣诞树的习俗,但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于1841年在温莎堡为他们的孩子立起一棵精心制作的圣诞树之后,这习俗得以广为流传。 当时圣诞礼物通常挂在树本身上。

德国和荷兰移民在十九世纪早期也把他们关于树木和礼物的传统带到新世界。 对于希望以一个较老少咸宜的节日取代较旧、吵闹、酗酒的圣诞传统(例如偕众逐家逐户喝酒唱歌)的美国作家和公民领袖来说,快乐的中产家庭围绕一棵树交换礼物的形象有强大的吸引力。 这个以家庭为中心的形象被克莱门特·摩尔(Clement Moore)1822年的一首诗广泛推广。 这受诗今天以《圣诞节前夜》(’Twas the Night Before Christmas)为人所知,它也为我们塑造了现代的圣诞老人形象。

当我们中许多人把树木和礼物作为我们圣诞习惯的中心,我们应当记住,它们最终是结合天与地又叫一切枯干之物开花绽放的那一位的象征。

埃德温·伍德拉夫·泰特(Edwin Woodruff Tait)是亨廷顿大学(Huntington University)圣经和宗教助理教授。 詹妮弗·伍德拉夫·泰特(Jennifer Woodruff Tait)是阿斯伯里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教会史兼职教授。

翻译:Shun-Tak Leung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