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底,一个徐州“八孩母亲”的短视频在中国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视频中一名口齿不清的女子被铁链套住脖子,在寒气逼人、地上有陈旧冰冷食物的窄小屋子里面,衣着单薄、头发凌乱、牙齿零落,带给人视觉与良知的剧烈震撼。网友们纷纷留言,担忧此女遭到拐卖和虐待,并批评当地政府的不作为。事发以后,截至2月23日,丰县、徐州市和江苏省政府先后五次发布官方通告公布调查结果,但因在受害人出身与身份,精神与身体健康状况,以及是否存在拐卖和性侵等方面前后矛盾且有很多疑点,未能平息网上的舆情。

这一事件在中国国内的微信和其它社交媒体上造成“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一些人“沉默不语死水无澜”,另一些人却“义愤发声沸反盈天”。在海外的中文社交媒体上,事件引发了巨大的反响,不同背景的华人纷纷为徐州铁链女发声,表达愤怒和悲哀,并借此呼吁中国政府打击拐卖妇女儿童问题

中国和海外华人基督徒也纷纷在微信、Facebook和Telegram等社交媒体上为徐州铁链女发声。2月19日,基督徒微信公共号作家小万工发表文章,质问针对新冠疫情可以监控所有人的所有轨迹的政府,为何不能发现人贩子、保护妇女和儿童。但她的文章很快就被微信删除(这里是存档)。2月20日,法国国际广播公司中文网报道,一些“美国华人基督徒发起全球基督徒联署,声援中国徐州八孩铁链母亲。”

《今日基督教》(CT)亚洲编辑就徐州铁链女事件及其引发的议论采访了几位基督徒,包括:张儒民,美国新泽西若歌教会长老,药物研究科学家;谈妮:基督徒媒体人、心理辅导师,《举目》杂志主编;安平,新媒体宣教牧师,“普世佳音” 新媒体传播机构执行主任;钧义,北京某福音派教会牧师;琦婉,上海某福音派教会成员(出于安全原因,中国国内基督徒的名字均为化名)。

作为基督徒,你怎么看待铁链女事件折射的中国社会的问题?

张儒民:我认为最突出和严重的是女性遭受歧视的问题。据媒体报道,中国过去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年轻女性(包括女大学生)被拐卖而失踪,其中一些命运与铁链女类似,就是被人贩子贩卖到乡下,成为难找媳妇的某些单身汉的泄欲性奴与生育的机器。这在现代文明的今天,实在是令人侧目、难以想象的巨暗黑幕。尤其在远自毛泽东时代“妇女撑起半边天”的政治宣传口号下,很多人误以为在中国女性与男性拥有平等的社会地位。

铁链女事件以超乎寻常振聋发聩的高频分贝,对一个个阴暗的心灵角落,发出定罪的公义呐喊。铁链女对当地村民的一句控诉是:“这里的人都是强奸犯!”无论是中国历史上源远流长的裹足传统(当年西方来华宣教士曾倡导革除),溺毙女婴的谋杀罪行,还是今天世界各地人贩子拐骗妇女逼良为娼,或是徐州铁链女那样惨不忍睹的苦难遭遇,都指证人类犯罪得罪上帝的事实。

琦婉:表面上是人口拐卖的问题。实际上是底层人口生存现状和基层稳定的问题。无论我们今天如何以文明遮身蔽体,掀开一看,里面还是一成不变的“传宗接代、男尊女卑”,女人不仅被物化,而且因为会反抗、逃亡而被视为充满危险,她们受到的对待连猪狗都不如。而且此类事件在黄泛区并不少见,每一地彪悍、罪恶的民风,背后都撑着官官相护的保护伞。人们震惊于司法行政的不作为,更因为官员在被揭露的事实前考虑的始终是自己的经济利益而心生恐惧。这些是中国的陈疴旧疾,只是从未治愈。

谈妮:事件也好、问题也好,往往是反射行为、表面现象下的观念,如:重男轻女。重男轻女观念延伸的极致,是将女性工具化、物化;就算不是如此,也是视女性天赋价值为次等或视女性为较低等的存在。这不仅仅是中国社会的问题,实际上华人基督徒也可能受到这样的文化的影响,甚至有基督徒用《创世记》2:18;3:13-20来支持这类的观念,却忽略圣经中不论是提到人获得生命救赎的恩典,或是得救后领受建造教会的圣灵恩赐,都是不分男女的。

不但如此,在罪进入世界之前,上帝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7),男女关系的对立、相互辖制,不合乎上帝最初的心意。圣经虽然没有主张性别革命,但也相当诚实地、就事论事地,且不以性别为优先考虑地记录了英雄和恶霸,智慧人和愚昧人。男权主义其实不符合基督教信仰,基督徒不应该用圣经为男尊女卑的文化背书。

钧义:从基于圣经的基督教信仰角度来看,徐州八孩母亲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是上帝珍爱、怜悯和寻找的,因此她拥有宝贵的尊严,应当被尊重和维护。任何人对他人尊严的伤害,就是对上帝荣耀的冒犯。徐州八孩母亲被殴打、捆锁及性侵,是对人类尊严的赤裸裸的践踏。上帝关心人类灵魂的光景,也照样关心他们此世的福祉。任何组织和个人对天赋权利的伤害即是对上帝的亵渎和对律法的违背。

另一方面,社会和解需要指责他人的人们意识到自己也并不是义人,乃是罪人。我们在内心中可能也有淫乱的愿望、歧视人的骄傲,威胁人、控制人的意念,男人甚至都想辖制自己的妻子。董志民是我们之中可怜的一员,和我们一样需要悔改和上帝的恩典。

从关爱受害者的角度,你觉得基督徒可以如何做得更好?

谈妮:另一个基督徒应该关注和为之祷告的事情,是这八个孩子遭受的伤害。此事件的受害人显然首先是八孩妈,但媒体和大众似乎忽略了在这个家庭中成长的八个孩子,其实他们也是直接受害人。我忧心那个没有露面,十四、五岁即出门在外打工的成年儿子。他在进入社会后,如何看待女性、与异性建立关系?他是否终将一生沉浮于自己无法理解的挫折、矛盾、迷茫与痛苦中?那个今年大约12岁的二儿子,在进入青春期的成长关键,经历了媒体的追捧与霸凌,外人频繁的参观捐赠与公安执法的不断上门……我担心他将会发展出什么样的自我形象、人生观与价值观。在视频中,其他六个孩子,没有一个曾主动地去靠近母亲,他们从小对“母亲”的认识,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将来他们是否会带着一生的缺失感进入人群,或自卑,或愤怒,或惶惑?我也担心,一旦父亲被捕,母亲送入医院,这些孩子谁来管?吃饱穿暖之外,谁来医治他们受伤的心灵,矫正扭曲的视野?

目前在中国有很严格的言论审查,为敏感事件发声是有风险的。在言论管控日趋严酷的大环境下,要求人们站出来为公义发声,甚至把沉默等同于共犯,是否有失宽容?

琦婉:在此次舆情中,我看到一些女性在竭力为女性发声。且不说朋友圈、微信群中讨论转发最激烈的多为女性,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女性的作为堪称勇敢。有两位女网友亲赴丰县带着写有“姐姐,世界没有抛弃你”卡片的花束,探访铁链女。她们没有见到铁链女,却被罩上黑布袋,抓进警察局审问。在几天高强度的审问后,她们如实地记录了自己在狱中的生活,为我们还原了另一种不带锁链的奴役。她们闯在了许多媒体的前头,不只为了看到真相,更为了给这位同为女性的姐妹带去一点安慰。

无论是带着温情勇闯丰县的女子,还是在一波波事件披露后密切关注的女性,她们都在追问“铁链女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后,转向了另一个追问 :“我到底是谁”。身为女性,我能真正逃脱被拐卖、奴役的命运吗?我能保证自己的女儿不受到同样的摧残吗?我也是生在这样的罪恶之中,并且心中也存着同样的恶吗?

安平:这段时间,冬奥会本来应该是新闻热点。如今冬奥落幕,中国社会各界对徐州铁链母亲的关注仍然持续加温。此情此景,很像两年前新冠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情形。这在言论受到更加严格管控的今天,尤为难能可贵。人们所表达的,在很大程度上其实也是对这种高度言论控管的反弹。

去年底中国政府公布了新的《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禁止未经批准的讲道、布道、讲座、培训,甚至链接分享也属违规。这份3月1日就要实施的规定,如同给基督徒的脖子上拴上了一条铁链。但是坦白讲,正如铁链女事件中引人注目的网络言论管控提醒我们的,基督教绝不是网络管控唯一的针对对象,基督徒也不是唯一被打压的群体。中国基督徒和中国社会中的所有人,“都在一条船上”,都一起承受和经历着各种风浪。

张儒民:基督徒诚然应该为公义发声,但面对言论审查,我们也需要有智慧和爱心,对于选择沉默或者跟我们有不同看法的弟兄姐妹应该宽容而不是论断,在指责罪恶的时候不应该掉在自以为义里面。

Sean Cheng是《今日基督教》(CT)亚洲编辑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