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徒们常常会形容基督徒生活为一系列的高峰和低谷,在“充满喜乐的门徒训练”期之后就是属灵倦怠期。拜欧拉大学(Biola University)神学教授乌切·阿尼佐(Uche Anizor)为那些正在低谷的基督徒写了《克服冷漠:福音为纠结的人带来的盼望》。本文作者马修·拉平(Matthew LaPine)是一位牧师,也是神学和人类心理学方面的作家,他与阿尼佐共同探讨属灵冷漠的原因及重新热切追求上帝的途径。

是什么促使你写一本关于属灵冷漠的书?

主要有两个动机。一个是我基督徒生涯早期的经历,特别是我在学园团契工作时的经历。基本上,我的工作是辅导学生和定期传福音。然而,很多时候我都害怕面对这些艰巨的属灵任务。这让我很烦恼:我募款来从事这份工作,但到了该做的时候,我却并不真心想做。对传福音的恐惧可能是一个因素。但整体而言,多数时间里,我的态度十分不积极。在那段时间里,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别人,身为一个基督徒,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冷漠。因此,我想弄清楚为什么我会这样。

我的另一个动机来自于我曾在拜欧拉大学辅导不少学生的经历。他们挣扎于一些常见的问题,但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他们不够在意自己的属灵生活。从理智上来讲,他们知道学习神学、爱耶稣和过基督徒生活的重要性。但在内心深处,他们无法让自己去在意那些自己应该在意的事。

就属灵冷漠的影响力而言,你是否有看到世代之间的差异?

每一代人都有属灵冷漠的情况。但不同的人处理和评价冷漠的方式不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代的年轻人往往比长辈更能意识到自己情感的状态。他们意识到自己内心世界的状态,且有足够的意识到愿意公开谈论它。但我不确定这种意识是否会引导他们去处理自己内心的问题。他们的朋友可能会说,“是的,我完全懂你的感觉!”但他们也都陷入一种“自我肯定”的泥沼里。

也许上一代人的情感意识较薄弱。即使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冷漠感,他们也会坚持不懈地低头完成应做的事,而这一代有情感意识的年轻人可能会在感受不到真正的激情时停止做某事。如果他们对上帝的事感到冷漠,他们就不太愿意继续追求这些事。

你如何区分属灵冷漠与忧郁、沮丧以及所谓的属灵“干涸期”等相似词汇?

需要注意的是,我并未使用具有临床意义的“冷漠”ㄧ词,而是指与基督徒声称重视的事物——与上帝有关的事物——冷漠的心态。这种属灵上的冷漠与忧郁症有重叠之处。但两者都有某些独特的特征。例如,忧郁症与自杀念头、生活里普遍缺乏活力或动力有关。

而属灵冷漠则更具选择性。在我辅导过的年轻人里,他们并非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他们可能会对打电动、女朋友或洛杉矶湖人队感到兴奋。忧郁症者感到冷漠的事物范围往往更广,可能需要咨商师或其他形式治疗的帮助,而属灵冷漠则不一定需要。

至于绝望感,我将其定义为一种深深的悲伤或困惑,尤其是与上帝的事物有关的悲伤或困惑。如果我们面对的是绝望而不是冷漠,那么绝望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安慰。

而属灵干涸期,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灵魂的黑夜,我们所面对的是美好的、上帝精心安排的事情。上帝是为了我们好。经历干涸的人需要的是帮助,让他坚持下去,坚持仰望着上帝。

在书中,你概述了属灵冷漠的几种可能原因,从与某些情境有关引发至属灵层面。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开这些可能的原因呢?

许多人对自己的属灵冷漠感到困惑。在书中,我提出七种可能的原因,既有内在因素,也有外在因素。我知道我可以想出更多的原因,但我的目的只是提供大家一些自我诊断的辅助工具,成为帮助评估自己所处状态的镜子。例如,也许我对“质疑基督信仰”的描述对你来说很真实。又或者,你已被琐碎的生活杂事所淹没,基本上无力再关心任何事情。又或者,你没有参与在任何与上帝有关的事工,因此自然而然地变得漠不关心。如果这些原因中的任何一个你都无法共鸣,那就继续看下一个。这本书的目的旨在成为你的对话伙伴。

就你自己而言,你描述了你的属灵冷漠期是如何因怀疑和忧郁产生的。属灵和非属灵的因素可能相互加剧情况吗?

属灵冷漠可能有一些并非明显是道德或属灵因素的起因。例如,悲伤。圣经并未视悲伤为有问题或有罪的。我们都会悲伤,即使我们不应像那些没有盼望的人悲伤的方式那样。因此,即使悲伤不是错误的事,它也能导致失去盼望的感受,而失去盼望会使人变得冷漠。还有其他一些事,比如沉迷于社交媒体或经历某些形式的怀疑,它们本身可能没有问题,但若处理不当或过度沉迷其中,则可能导致冷漠。

你在书中建议透过“耕耘”来与属灵冷漠争战,将军事隐喻及园艺语言相结合,为什么是这两个词呢?

争战词汇的隐喻告诉我们,我们要与肉体和敌人进行真正的属灵战斗。基督教不是被动的信仰。不是“放手,让上帝来成就”。而是我们亲自参与一场战斗。

然而,这场争战并非发生在某个决定性的时刻,好像我拿出圣灵之剑,背诵一些经文,杀死魔鬼,然后继续生活。克服属灵冷漠需要我们花时间培养属灵美德、正直和圣洁的生活。

你在文章中提到了培养社区/团契关系、互爱、意义、使命、慷慨和坚忍的重要性。在你摆脱属灵冷漠的过程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我会说是社区——教会社区和广义上的基督徒社区/团契最为重要。与上帝的子民在一起,让我能够在比较枯燥的季节坚持下去,尤其是在与怀疑搏斗的时候。与和我一样普通的“小基督们”在一起并参与教会生活非常关键。与对上帝充满热情的人建立亲密的友情也很有帮助。

我意识到,关键在于不要只和像我一样陷在困境的人在一起。我并不是说我们要抛弃那些正在挣扎的人。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身边有人和我一起肩负我的担子是很重要的,尤其是那些热忱为主而战,在对神的热心上是真实榜样的人。

你对这本书最大的盼望是什么?

我希望那些在属灵冷漠里挣扎的人能够清楚地认识到上帝是帮助我们的神,与我们同在。天父将祂的儿子和圣灵赐给我们,使我们有能力在生活中胜过属灵冷漠。我希望这本书能为人们带来真正的盼望,即使没有灵丹妙药,改变也是可能的。属灵冷漠不是信仰的必然性。理想的情况是,这本书能成为工具,帮助人们迈出克服属灵冷属的第一步。

翻译: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Overcoming Apathy: Gospel Hope for Those Who Struggle to Care
Overcoming Apathy: Gospel Hope for Those Who Struggle to Care
Crossway
2022-04-12
192 pp., 14.39
Buy Overcoming Apathy: Gospel Hope for Those Who Struggle to Care from 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