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徒們常常會形容基督徒生活為一系列的高峰和低谷,在「充滿喜樂的門徒訓練」期之後就是屬靈倦怠期。拜歐拉大學(Biola University)神學教授烏切·阿尼佐(Uche Anizor)為那些正在低谷的基督徒寫了《克服冷漠:福音為糾結的人帶來的盼望》。本文作者馬修·拉平(Matthew LaPine)是一位牧師,也是神學和人類心理學方面的作家,他與阿尼佐共同探討屬靈冷漠的原因及重新熱切追求上帝的途徑。

是什麼促使你寫一本關於屬靈冷漠的書?

主要有兩個動機。一個是我基督徒生涯早期的經歷,特別是我在學園團契工作時的經歷。基本上,我的工作是輔導學生和定期傳福音。然而,很多時候我都害怕面對這些艱鉅的屬靈任務。這讓我很煩惱:我募款來從事這份工作,但到了該做的時候,我卻並不真心想做。對傳福音的恐懼可能是一個因素。但整體而言,多數時間裡,我的態度十分不積極。在那段時間裡,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訴別人,身為一個基督徒,我最大的缺點就是冷漠。因此,我想弄清楚為什麼我會這樣。

我的另一個動機來自於我曾在拜歐拉大學輔導不少學生的經歷。他們掙扎於一些常見的問題,但我認為最主要的問題還是他們不夠在意自己的屬靈生活。從理智上來講,他們知道學習神學、愛耶穌和過基督徒生活的重要性。但在內心深處,他們無法讓自己去在意那些自己應該在意的事。

就屬靈冷漠的影響力而言,你是否有看到世代之間的差異?

每一代人都有屬靈冷漠的情況。但不同的人處理和評價冷漠的方式不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現代的年輕人往往比長輩更能意識到自己情感的狀態。他們意識到自己內心世界的狀態,且有足夠的意識到願意公開談論它。但我不確定這種意識是否會引導他們去處理自己內心的問題。他們的朋友可能會說,「是的,我完全懂你的感覺!」但他們也都陷入一種「自我肯定」的泥沼裡。

也許上一代人的情感意識較薄弱。即使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冷漠感,他們也會堅持不懈地低頭完成應做的事,而這一代有情感意識的年輕人可能會在感受不到真正的激情時停止做某事。如果他們對上帝的事感到冷漠,他們就不太願意繼續追求這些事。

你如何區分屬靈冷漠與憂鬱、沮喪以及所謂的屬靈「乾涸期」等相似詞彙?

需要注意的是,我並未使用具有臨床意義的「冷漠」ㄧ詞,而是指與基督徒聲稱重視的事物——與上帝有關的事物——冷漠的心態。這種屬靈上的冷漠與憂鬱症有重疊之處。但兩者都有某些獨特的特徵。例如,憂鬱症與自殺念頭、生活裡普遍缺乏活力或動力有關。

而屬靈冷漠則更具選擇性。在我輔導過的年輕人裡,他們並非對所有事情都漠不關心。他們可能會對打電動、女朋友或洛杉磯湖人隊感到興奮。憂鬱症者感到冷漠的事物範圍往往更廣,可能需要諮商師或其他形式治療的幫助,而屬靈冷漠則不一定需要。

至於絕望感,我將其定義為一種深深的悲傷或困惑,尤其是與上帝的事物有關的悲傷或困惑。如果我們面對的是絕望而不是冷漠,那麼絕望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安慰。

而屬靈乾涸期,或者我們可以稱之為靈魂的黑夜,我們所面對的是美好的、上帝精心安排的事情。上帝是為了我們好。經歷乾涸的人需要的是幫助,讓他堅持下去,堅持仰望著上帝。

在書中,你概述了屬靈冷漠的幾種可能原因,從與某些情境有關引發至屬靈層面。有什麼方法可以解開這些可能的原因呢?

許多人對自己的屬靈冷漠感到困惑。在書中,我提出七種可能的原因,既有內在因素,也有外在因素。我知道我可以想出更多的原因,但我的目的只是提供大家一些自我診斷的輔助工具,成為幫助評估自己所處狀態的鏡子。例如,也許我對「質疑基督信仰」的描述對你來說很真實。又或者,你已被瑣碎的生活雜事所淹沒,基本上無力再關心任何事情。又或者,你沒有參與在任何與上帝有關的事工,因此自然而然地變得漠不關心。如果這些原因中的任何一個你都無法共鳴,那就繼續看下一個。這本書的目的旨在成為你的對話夥伴。

就你自己而言,你描述了你的屬靈冷漠期是如何因懷疑和憂鬱產生的。屬靈和非屬靈的因素可能相互加劇情況嗎?

屬靈冷漠可能有一些並非明顯是道德或屬靈因素的起因。例如,悲傷。聖經並未視悲傷為有問題或有罪的。我們都會悲傷,即使我們不應像那些沒有盼望的人悲傷的方式那樣。因此,即使悲傷不是錯誤的事,它也能導致失去盼望的感受,而失去盼望會使人變得冷漠。還有其他一些事,比如沉迷於社交媒體或經歷某些形式的懷疑,它們本身可能沒有問題,但若處理不當或過度沉迷其中,則可能導致冷漠。

你在書中建議透過「耕耘」來與屬靈冷漠爭戰,將軍事隱喻及園藝語言相結合,為什麼是這兩個詞呢?

爭戰詞彙的隱喻告訴我們,我們要與肉體和敵人進行真正的屬靈戰鬥。基督教不是被動的信仰。不是「放手,讓上帝來成就」。而是我們親自參與一場戰鬥。

然而,這場爭戰並非發生在某個決定性的時刻,好像我拿出聖靈之劍,背誦一些經文,殺死魔鬼,然後繼續生活。克服屬靈冷漠需要我們花時間培養屬靈美德、正直和聖潔的生活。

你在文章中提到了培養社區/團契關係、互愛、意義、使命、慷慨和堅忍的重要性。在你擺脫屬靈冷漠的過程中,什麼是最重要的?

我會說是社區——教會社區和廣義上的基督徒社區/團契最為重要。與上帝的子民在一起,讓我能夠在比較枯燥的季節堅持下去,尤其是在與懷疑搏鬥的時候。與和我一樣普通的「小基督們」在一起並參與教會生活非常關鍵。與對上帝充滿熱情的人建立親密的友情也很有幫助。

我意識到,關鍵在於不要只和像我一樣陷在困境的人在一起。我並不是說我們要拋棄那些正在掙扎的人。但是,在這個問題上,身邊有人和我一起肩負我的擔子是很重要的,尤其是那些熱忱為主而戰,在對神的熱心上是真實榜樣的人。

你對這本書最大的盼望是什麼?

我希望那些在屬靈冷漠裡掙扎的人能夠清楚地認識到上帝是幫助我們的神,與我們同在。天父將祂的兒子和聖靈賜給我們,使我們有能力在生活中勝過屬靈冷漠。我希望這本書能為人們帶來真正的盼望,即使沒有靈丹妙藥,改變也是可能的。屬靈冷漠不是信仰的必然性。理想的情況是,這本書能成為工具,幫助人們邁出克服屬靈冷屬的第一步。

翻譯: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Overcoming Apathy: Gospel Hope for Those Who Struggle to Care
Overcoming Apathy: Gospel Hope for Those Who Struggle to Care
Crossway
2022-04-12
192 pp., 14.39
Buy Overcoming Apathy: Gospel Hope for Those Who Struggle to Care from 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