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级飓风伊尔玛(Irma)袭击了巴布达(Barbuda),迫使居民撤离到邻近的安地瓜岛(Antigua),并使巴布达无法居住。 仅仅十天后,另一场飓风玛丽亚(Maria)从安地瓜南部经过,再度带来大量风雨,最后也成为5级飓风。

安地瓜和巴布达环境部主任黛安·布莱克-莱恩(Diann Black-Layne大使告诉「纽约时报」,发达国家的碳排放量是造成强烈暴风雨的主要原因。 她说,这个岛国太小了,无法单独改善这个问题。 相反地,她却提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行动方案。

布莱克-莱恩告诉记者迈克尔·巴巴罗(Michael Barbaro),“我们祈祷。 我们是敬畏神的人,我们相信宽恕,我们相信祈祷。 我们相信神会为我们代祷。 我告诉你;祷告是有力量的。”

主确实应许会垂听她的呼求(出22:21-24)。 如果神垂听这些呼求,祂的子民也应该听到。 太多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认为气候变化主要是一个政治或经济的问题。 但这也是一个属灵的问题,需要用合乎《圣经》的方法来应对。

实际上,《圣经》有很多关于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的经文。 特别是《旧约》,记载历世历代神持续命令社会要尽全力去彰显神的荣耀,以及社会未能遵循这指令的亏缺。

《圣经》的教导应该引导基督徒预期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 它应该促使他们重视当今气候危机的证据,即使他们对如何解释这些证据持不同的结论。 或许最重要的是,《圣经》的教导表明,气候危机往往具有改革性的目的。

土地和法律

孕育生命的气候来自神的良善。 所有的基督徒都同意这一点,即使对气候变化持有不同的信念。 有些人甚至会主张一个初步的论点,那就是一个良善的神永远不会允许气候变坏。 但天气显然容易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 早在伊甸园时我们就看到了这个教训。

《创世记》描述伊甸园是一个气候宜人的地方(创2:5-6),并介绍了人类与神的关系,就是要管理神所创造的世界(创2:15-19)。 人类的罪也使一切授予我们所管理的都受到损害——包括神赐给我们的气候这件礼物(创3:17-19;罗马书8:19-22)。

这些主题继续出现在《出埃及记》的记载中。 神拯救以色列人从埃及到另一个有美好气候著称的地方(申11:9-12)。 然而,为了让迦南的好天候继续下去,人们必须遵循神的方法。 《申命记》说:“你们若留意听从我今日所吩咐的诫命,爱耶和华你们的神。尽心,尽性,事奉祂。祂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13–14节).

在神颁给以色列的律法中,也包括关于土地和气候的管理规定,教导他们如何管理气候。 基督徒仍然可以从这些律法中得到智慧。

《旧约》中最引人注目的“环境规定”之一是安息年土地休耕的律法(出23:10-11)。 没有现代的肥料,当时的农民——许多今日的农民依然如此行——运用轮作或一个季节内不开垦让田地来补充土壤的养分。 如果不这样做,会导致土壤贫瘠,植物生长不良,水分保持丧失,以及蒸发和降雨等问题。

古代以色列人每七年就要休耕一次田地。 《利未记》警告说,忽视这个原则会导致土壤硬化和降雨减少。 “你们若不听从我,不遵行我的诫命。...我必断绝你们因势力而有的骄傲,又要使覆你们的天如铁,载你们的地如铜。 ...地多时为荒场,就要多时叹息;地这样叹息,是你们住在其上的安息年所不能得的。”(利26:14-35)。

是的,这种管理具有社会性和属灵性的功能,为身体的休息和信靠神丰富供应,创造了一个生生不息循环的机会。 它也建立土壤枯竭和降雨损失之间的关系,这已被现代科学所证实。 它存在以色列的律法中,这表明人类的活动可以直接影响到气候,而神期望祂的子民因应地调整他们的作息。 休耕法并没有完全禁止土地的使用,但它确实以限制经济生产来保护人类的生活环境。

《圣经》时代的以色列人缺乏现代的科学知识,无法探索超越这些气候变动的基本原理。 即便如此,以色列人被教导要将气候视为是赋予他们所管理的。 进一步的土地和气候指引也呈现在以色列人的节日历法中。

三个朝圣节日构成以色列人历法的骨架,每个节日都要求全国人民上耶路撒冷去朝圣。 它们的时间和仪式并引导以色列人按照季节经营他们的土地。

第一个是逾越节(Passover)。 它标示著从雨季进入到春季,当时大麦准备要收割了。 七七节(Feast of Weeks)发生在七周后,当春天离去夏天到来,小麦也准备要收成了。 最后的朝圣,就是住棚节(Feast of Booths),这标示著夏天的结束,当夏天的水果成熟了,接着下一个雨季即将来到。

这些节日教导以色列人,他们的劳动和敬拜要配合季节。 以色列人还学到如何使用他们从丰收中所获得的财富。 所有家庭都会从每个季节的收获中带什一奉献和其他祭品到圣殿中(申16:1-17)。 部分什一奉献的物品是在节日期间享用。 但其他大部分被储放在仓库里,作为利未人赈济弱势群体之用(申14:28-29)。

通过这个季节性的历法,以色列人被教导管理气候的方法,在于确保要用收获的财富祝福土地上所有的居民,包括非地主和弱势群体。 以色列人更被告知,只要他们遵守这些律法,他们就可以期望这适宜的气候会持续。

“你若留意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谨守遵行祂的一切诫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 耶和华必为你开天上的府库,按时降雨在你的地上;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 ...你若不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 耶和华要用...旱风,霉烂攻击你;这都要追赶你直到你灭亡。 你头上的天,要变为铜,脚下的地,要变为铁。 耶和华要使那降在你地上的雨,变为尘沙,从天临在你身上,直到你灭亡。″ (申28:1-24)

当然,这些节日是针对迦南地区特有的季节和庄稼。 《新约》的教会从北极到热带气候并横跨全球,不需要继续这些旧约律法中的规定。 然而,基督徒仍然被劝勉要学习律法中的智慧(哥前10:11;提后3:16)。 《旧约》中关于土地和气候的管理律法可以帮助现今的基督徒认识到气候管理的重要性,以及未能适当地管理神的地球及其产物所造成对气候所造成的破坏。

《圣经》中的气候变化

当一块土地确实遭受气候破坏时,神教导以色列人要问为什么。 当遍地“有硫磺,有盐卤,有火迹。 所看见的人,连万国人,都必问说:“耶和华为何向此地这样行呢? 这样大发烈怒是什么意思呢?”(申29:23-24)。

并非每一场气候危机都是审判的发生。 约伯的苦难包括诡异的天气事件(伯1:16,19),尽管他在神面前是无辜的。 然而,约伯仍自我反省。 自我反省完全是基督徒对气候变化才会有的回应,必要时可以导致道德和经济的改革。 我们看到《旧约》中的先知也有类似的模式。

最具戏剧性的例子是《创世记》6-9章中的洪水。 神差遣洪水作为对人类罪行的直接回应。 挪亚采取了实际步骤,比如建造方舟。 他也警告其他人,呼求大家悔改(彼后2:5)。 洪水过后,挪亚领受了神的应许:

“地还存留的时候,
稼穑、
寒暑、
冬夏、
昼夜 就永不停息。”
(创 8:22)

部分基督徒把这个应许理解为神在挪亚之后就永远不会允许气候有变化。 但是在数世纪后,神拣选了摩西,差遣他来传达前面提到的关于气候不稳定的全面性警告。 虽然神对挪亚的应许限制了关于气候的审判,但它不是让我们忽视气候变化的理由。

一件发生在摩西之后很久的《圣经》事件更证实了这一点。 在亚哈王的日子里,神又降下了一场多年的旱灾。 但是,一旦以利亚带领众百姓悔改,“霎时间天因风云黑暗,降下大雨。”(王上17-18)。

先知以赛亚将气候不稳定与他那个时代的贪婪和对穷人的虐待联系在一起(赛32:1-20)。 先知撒母耳引用非季节性的降雨作为警告(撒上12:17-18)。 《诗篇》指出,季节的良性循环取决于有良好秩序的社会(诗65,104)。 基督应许祂再来时要发生的审判也包括气候灾难(可13:8;启6:8;8:7;11:19;16:17-21).

贯穿于《旧约》和《新约》的教训是:适宜的气候是神赐的礼物,没错。 但是,不断恶化的气候在提醒我们问自己,可能哪里出了问题。

科学的见证

这是因为,根据《圣经》,气候变化是一种用来操练属灵谦卑的可预期的方式,我们应该对表明它正在发生的那些证据持开放态度。

根据美国太空总署的数据,自1880年以来,全球气温上升了华氏2.1度。 这听起来可能不多,但这温差每年足以融化4280亿吨极地冰。 并导致全球海平面上升3.4毫米。 像这样的变化也会导致更严重的风暴、旱灾、洪水和其他自然灾害——我们在头条新闻中和自己的周围看到越来越多的这些事件。

《圣经》没有具体地告诉我们现今气候的变化或造成它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我们不需要《圣经》给我们精确的答案。 《圣经》中关于神对祂过去子民的作为的记载就已足够了,这些教训被保留到今,以告诫我们对当今类似情况该有怎样的反应。 这包括《圣经》关于气候的教导。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一旦我们认知到气候变化往往是神责备的手段,科学的工具就会为我们应做的回应提供了两个帮助。

首先,科学帮助我们界定人类活动的领域。 神,在祂的旨意中,趋使我们审视那些特别的领域。 工业规模的碳排放已被确定为导致全球暖化的最重要因素。 这一发现使现代工业生产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非基督徒的主政者专注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方法上时,教会应该要处理骄傲、贪婪、滥用创造物和其他与工业生产有关的不道德问题。 科学,若结合圣灵的辨别能力,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需要有属灵更新的领域。

其次,气候变化的科学证据有助于唤醒非信徒,让他们意识到改变生活方式的必要性。 当改革的必要为科学证明时,原本许多原本基于属灵责任心抵制改革呼吁的人,将倾向于支援这改革。 基督徒不应该需要气候科学来激励我们接受气候管理的责任。 但是,科学数据可以更有力第推动非信徒追求更好的气候管理。

信仰和科学不应是对立的。 气候政策是基督徒的见证和科学的洞见之间可以卓有成效地合作的一个领域。

改革的影响

根据美国政府机构收集的数据,现今的状况比过去的气候变化更加严峻。 但气候变化以前也发生过。 例如,在中世纪晚期,气温开始变冷。 在那个被称为小冰河期(Little Ice Age)的时期,冬天变得越来越冷,而且越来越长。 人们的回应各不相同,但在欧洲各地有许多人回到了《圣经》。

历史学家菲力浦·布洛姆(Philipp Blom)在他的《自然的譁变》(Nature’s Mutiny)一书中写道:“对气候事件的神学解释很受欢迎,并且经常藉出版物得以广泛传播。 事实上,以天气为主题的布道成为独特的一种次要文学体裁。”

例如,改革家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在对创世记3:18-19的注释中,就谈到了他那个时代因气候变迁造成的农作物歉收的问题:“人的罪孽越多,神所剩无几的祝福就会逐渐减少并削弱。当然,除非世人悔改,否则危险就会发生,绝大部分的人很快就会因饥饿和其他可怕的痛苦而死亡。 ...污染的空气、霜害、打雷、不合时节的降雨、干旱、冰雹,以及世上任何失序的东西,都是罪的果子。” 加尔文是一个直言不讳的人。

有关气候的赞美诗也是那个时代的另一个特征,布洛姆写道。 例如,保罗·格哈特(Paul Gerhardt)的17世纪赞美诗“当暴雨不预期地到来时” 这样说

风云黑暗笼罩大地,
我们各处寻无护庇,
海面升起惊涛骇浪,
空中充斥雨暴风狂。

小冰河期的一个结果是转向主。 事实上,气候变化是宗教改革内容中经常被后人忽视的一个部分。 今天,这个例子鼓励我们要同样承认气候变化正在发生,并以灵命更新作为回应。

并非所有对小冰河期的反应都是好的。 如果没有智慧,将气候事件解释为神的责备会导致丑陋的悲剧。 在同时期,审判女巫的事件急剧增加。 大约11万件女巫审判在欧洲各地进行,有半数的案件导致处决。

这些悲剧给我们一个警告,就是不要盗用气候变化的神学含义。 比较好的例子是更清醒的、以《圣经》为中心的宗教改革。

当前的机会

不论如何,气候变迁将给人类社会带来变化。 无论是否神因某件具体的罪而责罚,日益增加的风暴、干旱和其他后果都将使人类社会的许多群体遭受痛苦。 但是与往常一样,因强者的失败,弱势群体反而要承受最大的痛苦。

教会就是为了要在这种时代中推广救赎的工作。 基督徒如果否认或淡化气候变化,就有糟蹋这个见证机会的风险。

联合国最近宣布从今年开始的“联合国对恢复生态系统的十年计划”。 从2021年到2030年,大众和私人企业将努力恢复3.5亿公顷被损坏的土地,并从大气层中清除多达260亿吨的温室气体。

教会没有理由不能有同样果敢前瞻的更新异象来应对气候变迁。 但是,在进行生态更新的同时,我们的努力更应该以社会和灵命的更新为目标。 科学家可以指出气候变迁的机制,政治家可以规范行为。 教会有责任感动良知,对文化做出救赎的呼召。 因为在基督里:

“旷野和干旱之地必然欢喜;
沙漠也必快乐,又像玫瑰开花。
必开花繁盛;
...人必看见耶和华的荣耀,
我们神的华美。”
(赛35:1-2)

迈克尔·勒费弗尔 (Michael LeFebvre)是一位长老会牧师,一位旧约圣经学者,也是牧者神学家中心的研究员。 他是《创造中的礼仪:认识旧约圣经中历法》(The Liturgy of Creation: Understanding Calendars in Old Testament Context) 一书的作者。

译者:江山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Françai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