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Desmond Tutu)[他于2021年12月26日去世]在反种族隔离斗争的前线度过了半生,是该运动最杰出的领导人之一。

1986年,这位诺贝尔奖得主被任命为开普敦大主教,成为非洲南部圣公会的精神领袖。 他的地位帮助他免受了他的反种族隔离斗争同仁所遭受的大部分压制。 这也使他能够在许多人被流放或身陷囹圄时担任临时领导。

自1990年许多囚犯获释和政党解禁以来,图图大主教一直保持较低的姿态。 但他一如既往地致力于基于《圣经》的公义与和解。 而且,看起来这场战斗远未结束。 就在他与CT记者托马斯·贾尔斯(Thomas Giles)和蒂莫西·琼斯(Timothy Jones)谈话的前一天晚上,他参加了6月份在博伊帕通(Boipatong)被屠杀的42人的葬礼,这场暴力事件使多种族民主谈判陷入停顿。

信仰在你的生活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它是如何引导你与种族隔离制度作斗争的?

我已经明白,一个人的价值不是来自外在的东西,如成就、地位或种族。 一个人的价值是内在的,因为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的。 上帝重视自己在人类身上的形象,即使在人的堕落之后。

上帝还派祂的儿子来进一步强调我们的无限价值。 祂说:“你们是如此的宝贵,我要把你们从魔鬼的掌控中赎出来——不是用金银等易腐的东西,而是用我儿子的宝血。”

如果这还不够,上帝说:“我要以我的圣灵的礼物使你们成圣。” 因此,人类是有价值的,不仅因为他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的,并通过我们救主的宝血得到了救赎,而且还因为他们可以成为圣灵的会幕。

把神的孩子看作什么都不是,这无异于在神的脸上吐口水。 不公正和压迫不是简单的错误或邪恶,它们是积极的亵渎。 而这就是我们的激情所在。 感召我们的不是政治或任何其他类型的意识形态,而是我们的信仰。 如果我们是耶稣基督的追随者,并接受我们信仰的蕴含,我们除了反对压迫、不公正和邪恶,没有其他选择。

代表被压迫者积极参与政治(political activism )的《圣经》基础是什么?

是神的全部本质。 祂是一位仁慈的神。 而恩典意味着祂为那些不值得的人、那些对祂没有要求的人运作。 我们在一开始就看到了这一点,在《出埃及记》中,祂为一群乌合之众的奴隶的利益而进行干预,而这些奴隶没有做任何事值得祂干预。

什么是真正的宗教? 在《以赛亚书》第1章中,神说:“我不接受仅仅是外在遵守的宗教。 如果你想悔过你所做的一切错事,就要用行公义来表明——不仅仅是随便对什么人,而是对寡妇、孤儿、外乡人,对最无声的人。”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禁食呢? 在《以赛亚书》第58章中,神说:“我所要的禁食,不是叫你垂头像苇子,使自己挨饿,而是要你松开囚犯的锁链。”

当上帝果断地干预人类的生活时,祂不是作为一个非具身的的灵而来,祂成为了一个人;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操作。 对于祂儿子的父母,祂没有选择高高在上的人,而是选择了一个嫁给木匠的乡村姑娘。 耶稣不是出生在一个国王的家里,而是出生在一个马厩里。 而很快这个孩子就成了难民。 他认同那些在任何社区都是最小的人。

有些人认为世俗和神圣之间存在着二元对立。 但耶稣并没有说:“我只关心你们属灵的一面,也就是你们的灵魂,”而是说:“我关心你们整个人。 你饿的时候,我就喂你。 你生病时,我医治你。 当你还是一个罪人时,我赦免你的罪。”

我们可能会让这种政治参与走得太远吗?

我们很容易认为我们有一条通往上帝的热线,我们纯属人类的见解得到神的认可。

而基于宗教的积极参与政治,其本身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正是宗教狂热者对世界造成了一些最大的破坏;世界上的许多战争都是由宗教引发或加剧的;今天世界上大量的偏见和暴政都有宗教基础。

我们也可以是不容忍的。 这种积极参与政治可能意味着否定那些持有不同观点的人,认为他们超出了范围。 当我们认同一个好的事业时,我们同时也必须与它保持适当的距离,并对另一方的人保持尊重。

你如何平衡你生活中的属灵和政治方面?

我没有感觉到两者之间的张力。 我逐渐了解到,属灵对于真正的基督徒生活是绝对必要的。 几乎所有上帝的仆人都是如此。 他们与上帝的相遇不是为了自我膨胀,而是为了他人的利益。 为了被派往法老那里赎回被掳掠的,你就像燃烧的灌木丛那样见到神。

你在我们的主的生活中看到这种模式;你看到一种脱离和参与的节奏。 他整晚都在祈祷,然后为了别人毫不吝啬地消耗自己。 他在不断地补充自己的属灵资源。 我也已经学会了补充我自己。

对于你的教会和你的国家,你个人的优先事项是什么?

教会必须成为上帝的工具,在任何环境下扩展祂的国度。 即使在民主制度中,那些组建政府的人也不会变成神。 他们是凡人,他们会被权力的诱惑所迷惑。 同时,总会有一些没有声音的、被边缘化的人,他们觉得自己离权力走廊很远,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而教会必须在那里代表他们。 它必须警惕地对那些当权者宣告,“主如此说”。

它还必须是一个和解的中介。 人们经常掏空这个词的含义,使其几乎成为一个被滥用的术语。 他们认为,和解意味着在没有和平的地方高呼“和平,和平”,即意味着不要对抗。 但真正的和解是让人们面对罪的罪恶——政治的罪、个人的罪、结构的罪。

在我们的环境中,和解意味着呼吁那些从种族隔离制度中受益的人忏悔,为他们所造成的伤害忏悔。 然后,那些被宽恕的人必须证明他们的忏悔是真诚的。 只要有可能,就必须有赔偿。

我们还必须帮助人们不再怨恨或寻求报复。 我们就是要成为一种告诉人类社会应该如何行的视听辅助工具。

教会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教会必须以耶稣基督就是我们的平安这一事实为榜样——他事实上已经推倒了分隔的墙。 交战的派系不再交战。 现在没有犹太人和希腊人,没有男性和女性,没有奴隶和自由。 我们在基督里是一体的。

我们必须一起努力,将我们的社会转变为一个认为人比东西和利润更重要的社会。 我们的社会必须高度重视分享而不是囤积,重视合作而不是竞争。

美国的基督徒应该为种族和解采取什么措施?

你们不应该过度绝望。 实际上,总的来说,你们的自我批评能力很强。 是的,人们常常试图视而不见,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有些事情是不对的——存在着一种疾病。 而认识到存在疾病是治疗的一个重要部分。

但同样重要的是,你要听一听受委屈的人——被歧视的人——到底是怎么说的。 我们绝不能成为那些说“这就是伤害,这就是治疗 ”的人,那种永远没错的万事通。 让我们听听他们认定的伤害点是什么,以及可以做些什么来纠正这种伤害。

我们如何能与我们的南非兄弟姐妹站在一起?

我们非常依赖你们的爱和祈祷,我们深深感谢人们在这方面所做的一切。 你们教会中的许多人向你们的立法者和商界人士施压,以实施制裁,这些制裁起了作用。 这些制裁使我们走到了今天。 你们可以继续施加的压力之一是让南非政府明白,你们期待他们为结束暴力做一些事情。

展望未来,你是否充满盼望?

我总是充满盼望。 基督徒是有盼望的囚徒。 还有什么能比耶稣受难日看起来更无望呢? 但是在复活节时,上帝说:“从这一刻起,没有任何情况是不可变像的(untransfigurable)。” 没有什么情况是神不能从中提取善的。 邪恶、死亡、压迫、不公义——这些都不能再拥有最后的话语权,尽管在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是相反。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