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毕迈可(Mike Bickle)被指控曾性侵一名14岁少女

在另一名受害者站出来后,总部位于堪萨斯城的祷告事工表示道歉并呼吁悔改。
|
EnglishPortuguês繁體中文
毕迈可(Mike Bickle)被指控曾性侵一名14岁少女
Image: Shane Keyser / Kansas City Star / Tribune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IHOP创始人毕迈可(Mike Bickle)

对其创办人毕迈可(Mike Bickle)的进一步指控浮出水面后,堪萨斯城国际祷告殿(IHOPKC)切断该事工24小时x7天祷告室的现场直播,该祷告室一直是定义IHOPKC 所引领的运动的重要元素。

上周四晚上,IHOPKC祷告室直播画面显示:“IHOPKC正在进入祷告和悔改的季节。”就在前一天,《堪萨斯城星报》刊登一篇关于一名女性的报道,她说毕迈可曾 于她14岁时性侵她(1980年左右),当年她在毕迈可家当褓母,毕迈可则是圣路易斯市一间教会的牧师。

IHOPKC发表声明,谴责毕迈可“掠夺性和侵害性”的行为,支持受害者,并为IHOPKC去年秋天指控刚浮出水面时的初始反应(允许毕迈可为自己辩护)道歉。

该事工于去年12月切断与毕迈可的关联,但这并没有阻止IHOPKC及其领导层对事件的进一步担忧和调查。

在上周发布的一份长达七页的报告中,IHOPKC聘请的调查公司对关于毕迈可的性侵指控进行调查后,得出以下结论:

毕迈可承认的两起案例分别发生于1999年和2002-2003年间,其中一起“不当行为”包括两次接吻,以及另一起他描述为“双方同意的性接触,包括她碰我,但不是 我碰她。”

该份报告范围并不全面;至少有两名据称是毕迈可的受害者没有参与调查,并呼吁进行“真正独立的第三方调查”。

该份报告也没有包括毕迈可曾雇用的保姆塔米·伍兹(Tammy Woods)最新的陈述,她刚刚打破43年的沉默,向家人、牧师和警方报告该起性侵事件。

塔米告诉《堪萨斯城星报》,她在教会认识毕迈可,两人的关系从友好的导师及属灵鼓励发展到彼此互相表达情感。 塔米儿时的朋友和妹妹也回忆说,这位牧师在塔米高中一年级时与她有着奇怪亲密的关系。

塔米说,从她14岁、毕迈可25岁时开始,他们就会偷偷接吻,后来更发展到爱抚和性接触。 她告诉星报记者:“他移动我的手,让我对他进行性抚摸。而他也确实抚摸了我。”

现年57岁的塔米讲述了其他受害者也曾分享过的一个细节:毕迈可告诉她,他相信他的妻子会死,然后他们可以在一起。

据塔米称,毕迈可会“为自己的失败苦痛”,并在与她身体越界后道歉。1983年,毕迈可从圣路易斯市搬到堪萨斯城时,她答应会为他一辈子保守秘密。

她说,多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在事工场合见过几次面。 住在密西根州的塔米在去年10月对毕迈可的指控曝光,并且毕迈可于12发表声明时向他发了短信。 她说,毕迈可告诉她:“我知道妳多年来一直說妳已经原谅了我,但我只想再说一遍。请原谅我。我当年愚蠢无知。我可能会因此进监狱。”

毕迈可尚未公开回应塔米的说法。

去年秋天,倡议组织(IHOPKC的前领导层)向毕迈可及其事工提出这些指控,在几位自称“永远不匿名”的女性公开反对将她们列入最初的指控名单,并表示她们不是 毕迈可的受害者后,倡议者组织仍坚持他们的关切之心。

在一段影片中,倡议组织成员迪安·布里格斯(Dean Briggs)和约翰·奇肖姆(John Chisholm)解释道,他们去年9月份辞去在IHOPKC的领导职务,原因是发生了另一起 事件:IHOPKC不当处理对毕迈可的儿子与机构另一名职员的妻子发生婚外情的指控。 倡议组织引用该女性的丈夫提供的一份长达50页的证词,并称该证词已递交给IHOPKC高层领导。

在围绕着毕迈可的指控不断曝光下,其他人也相继离职,包括前IHOPKC执行董事 斯图尔特(Stuart Greaves)和前IHOP大学校长史大卫(David Silker)。

IHOPKC的危机公关负责人艾瑞克·沃兹(Eric Volz)上周结束了在IHOPKC的工作。 上周三他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塔米的指控,“IHOPKC也不知道”。

博兹·奇维德坚(Boz Tchividjian)为至少一名毕迈可受害者的代理律师及辩护人,批评IHOPKC的回应。

“IHOPKC领袖层应该写一本书,介绍有毒的基督教团体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在失败的保护那些权力较小的人的同时,排挤和诋毁那些将黑暗带向光明的人,”他在Threads上写道。 “这一切都源自领导层的傲慢和无知。”

这起丑闻让IHOPKC的前成员感到沮丧,他们说自己曾在该事工经历不健康的文化,并为能提高该事工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度而祷告。 最近几周,与IHOPKC运动关系密切的灵恩派领袖也纷纷发声回应这起丑闻。

TheCall祷告事工的创始人卢安格牧师(Lou Engle)曾在IHOPKC工作过五年,并在华盛顿创办公义祷告之家(Justice House of Prayer)。 他在上周二发表一份声明,称他相信倡导组织和匿名的女子,他正在为毕迈可的全面悔改祷告,并希望看到双方皆同意的第三方独立调查展开。

卢安格呼吁“极度悔改”,他写道,上帝的眼睛“盯着那些容忍道德松懈和性不道德的人——特别是关于教会神职人员性侵的行为”,并认为领袖们需要听到“ 成千上万名女性⋯⋯被基督肢体中的领袖伤害”的哭声。

两周前,自称为先知的耶利米·强生(Jeremiah Johnson)分享他的一个梦,在梦中,他告诉毕迈可他的事情已然暴露,祷告运动将从堪萨斯城转移到各国。 强生呼吁他的追随者为IHOPKC的情况、祷告运动的未来以及真理和悔改祷告。

布道家麦布朗(Matt Brown)是收看IHOP祷告室直播的人之一,他说他对关于毕迈可的指控和毕迈可的部分忏悔感到恶心。

“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一个如此热衷于祷告运动的人怎么会暗中操纵和(权势) 性侵那些在他事工关怀下的人。这绝对是错误和邪恶的,思想永恒事工(Think Eternity )创办人麦布朗说。

“我有种感觉,就是祷告运动会出现很多‘孤儿’。我为那些曾被他侵害的人祷告医治和安慰,为他所做的一切都能被揭露祷告,也为那许多如今迷惑且被这个 丑闻伤害的人求怜悯祷告。”

毕迈可相关报导(按时间顺序排列):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