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很多人都认为多种族会众一起聚会是解决白人种族主义的办法。 但正如社会学家克丽·利特尔·爱德华兹(Korie Little Edwards)的研究表明,即使教会聚集了不同种族的教徒,他们聚集的_方式_也往往强化了社会对白人文化的偏爱和对白人权力结构的服从。 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即便解决了主日上午崇拜的种族隔离问题,也没有解决基督教内的种族压抑性问题。

圣经在《哥林多前书》中也谈到类似的情况。 使徒保罗写信给一个由犹太人和外邦人、被奴役的和自由人组成的多种族、多阶级的教会(12:13)。 这使得他们的会众远比今天典型的北美教会更多元化,据爱德华兹所言,北美有些教会中甚至连一个别的族裔成员都没有。

然而保罗却告诉哥林多人,他们的聚会“弊大于利”(11:17-22)。 原因是什么? 他们来参加主的晚餐的方式强化了他们之间的社会经济差异。 有的人有太多东西可吃。 有的人却一无所有。

要理解保罗的批判,我们需要了解用餐在哥林多社会中的运作方式。 哥林多社会有明确的等级制度,这是一种明显的社会和经济阶梯。 你在这个阶梯上的位置取决于你是否有足够的社会资本被认为是“智慧”、“有影响力”,以及“出身高贵”(1:26)。

这种社会等级制度甚至可能关乎生死。 赚取其中一个标签意味着你更有可能获得所需的经济机会和社会关系,而你的生存亦可能悬系于此。

在哥林多,公共用餐为个人提供了一种宣告自己所属社会阶梯位置的主要机会,甚至是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就像今天的中学食堂,吃饭时你坐在哪里,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你在社会上的地位。 多带些食物或要求更体面的座位等等,都是试图攀登这阶梯的策略。

这一切在哥林多都是平常之事,但保罗声称,这种行为在教会中不应存在。 鉴于这个多民族、多阶级的教会羞辱那些“一无所有者”的方式,他们所做的根本不能被称为“主的晚餐”。 他们的行为是哥林多人式的,而不是基督徒式的。

哥林多信徒在聚会的方式上仿照哥林多社会的等级制度,显明了他们“藐视教会”,“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11:22, 27)。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17-34中所言的激烈程度可能会让我们感到惊讶,但考虑到他在书信前文的话,就完全合情合理了。 你们蒙召的,保罗如此告诉教会:

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

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 (林前1:26-27, 29)

一开始,保罗就告诉他的听众,基督建立教会的方式把哥林多那尊崇智慧、影响力和尊贵出身的社会阶梯打得粉碎。 但哥林多教会是如何回应的呢? 他们将那压抑的社会阶梯复制到了他们聚会的方式中来。

保罗的解决方法不是要解散这个多种族、多阶层的教会,也不是要减少用餐在他们团契生活中的作用。 相反,他呼吁教会在聚会筵席时“彼此欢迎”。 这一点很容易被忽略,因为大多数主要的英文圣经都把保罗在33节的命令翻译成“彼此等待”(和合本,林前11:33)。 但在款待饮食的语境中,被译作_等待_一词的希腊语动词也可指“欢迎某人”,类似于我们在餐饮服务业中所指的在餐桌边服侍。 哥林多教会若能“彼此欢迎”,那会是什么样子呢?

保罗在接下来的话中给了我们一个线索。 在哥林多前书12:12-13中,他提醒哥林多人,虽然他们是一个种族和经济多元化的教会,但每个人都是基督一个身子上的肢体。 不同的成员运用他们不同的天赋为整体谋福利。 这是当代多民族教会仍然持守的信息。

不过,我不确定对下面的内容我们是否依然感兴趣:“但神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12:24-25)。

神亲自安排教会的结构,以便在教会内给那些在教会外并无荣耀的成员更多的荣耀与关心。 上帝确实关注人在社会等级中的位置,但只是为了特别恩待那些处于底层的人。

正因如此,保罗呼吁教会会众以这种不顺从文化的方式彼此欢迎。 通过不给社会上有权势的人以特权、并积极地将特殊的荣耀给予在社会中被剥夺权利的人,哥林多信徒的聚会会越来越好,而不是越来越糟。

哥林多教会在主的晚餐上保留社会等级制度的做法,也映照出许多多种族教会在敬拜方式、参与社区活动和领袖的种族构成等问题上,都会优先考虑白人的喜好和规范。 但如果问题相似,或许解决方法也相似。

例如,多种族教会可以学习历史上黑人教会在自己的聚会中如何拆除社会等级制度的方式。 每一个教会,无论其种族构成如何,都必须“省察”自己,“分辨”会众生活如何给予白人文化特权,如何把一些弟兄姐妹当作基督身体中不完全的成员(林前11:28-29)。

遵循保罗指示的多民族教会有一个独特的机会,为我们其余人示范如何重新整合我们的团契生活。 那样,我们就都可以拥抱保罗关于“彼此欢迎”的指示,在我们的教会中给那些最可能在更广泛的社会中被边缘化的人以特殊的荣誉。 愿我们带着勇气和喜悦如此去做。

Michael J. Rhodes是克理浸信會神学院(Carey Baptist College)的旧约讲师,也是孟菲斯一个多民族教会 Downtown 教会的助理牧师。 本文改编自《基督教伦理学研究》(Studies in Christian Ethics 33.4 (2020))中的一篇论文:“在爱的团契中排椅子”。

翻译:许珏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