們很多人都認為多種族會眾一起聚會是解決白人種族主義的辦法。但正如社會學家克麗·利特爾·愛德華茲(Korie Little Edwards)的研究表明,即使教會聚集了不同種族的教徒,他們聚集的_方式_也往往強化了社會對白人文化的偏愛和對白人權力結構的服從。在這種情況下,教會即便解決了主日上午崇拜的種族隔離問題,也沒有解決基督教內的種族壓抑性問題。

聖經在《哥林多前書》中也談到類似的情況。使徒保羅寫信給一個由猶太人和外邦人、被奴役的和自由人組成的多種族、多階級的教會(12:13)。這使得他們的會眾遠比今天典型的北美教會更多元化,據愛德華茲所言,北美有些教會中甚至連一個別的族裔成員都沒有。

然而保羅卻告訴哥林多人,他們的聚會“弊大於利”(11:17-22)。原因是什麼?他們來參加主的晚餐的方式強化了他們之間的社會經濟差異。有的人有太多東西可吃。有的人卻一無所有。

要理解保羅的批判,我們需要了解用餐在哥林多社會中的運作方式。哥林多社會有明確的等級制度,這是一種明顯的社會和經濟階梯。你在這個階梯上的位置取決於你是否有足夠的社會資本被認為是“智慧”、“有影響力”,以及“出身高貴”(1:26)。

這種社會等級制度甚至可能關乎生死。賺取其中一個標籤意味著你更有可能獲得所需的經濟機會和社會關係,而你的生存亦可能懸係於此。

在哥林多,公共用餐為個人提供了一種宣告自己所屬社會階梯位置的主要機會,甚至是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就像今天的中學食堂,吃飯時你坐在哪裡,很大程度上說明了你在社會上的地位。多帶些食物或要求更體面的座位等等,都是試圖攀登這階梯的策略。

這一切在哥林多都是平常之事,但保羅聲稱,這種行為在教會中不應存在。鑑於這個多民族、多階級的教會羞辱那些“一無所有者”的方式,他們所做的根本不能被稱為“主的晚餐”。他們的行為是哥林多人式的,而不是基督徒式的。

哥林多信徒在聚會的方式上仿照哥林多社會的等級制度,顯明了他們“藐視教會”,“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11:22, 27)。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1:17-34中所言的激烈程度可能會讓我們感到驚訝,但考慮到他在書信前文的話,就完全合情合理了。 你們蒙召的,保羅如此告訴教會:

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 ……

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 (林前1:26-27, 29)

一開始,保羅就告訴他的聽眾,基督建立教會的方式把哥林多那尊崇智慧、影響力和尊貴出身的社會階梯打得粉碎。但哥林多教會是如何回應的呢?他們將那壓抑的社會階梯複製到了他們聚會的方式中來。

保羅的解決方法不是要解散這個多種族、多階層的教會,也不是要減少用餐在他們團契生活中的作用。相反,他呼籲教會在聚會筵席時“彼此歡迎”。這一點很容易被忽略,因為大多數主要的英文聖經都把保羅在33節的命令翻譯成“彼此等待”(和合本,林前11:33)。但在款待飲食的語境中,被譯作_等待_一詞的希臘語動詞也可指“歡迎某人”,類似於我們在餐飲服務業中所指的在餐桌邊服侍。哥林多教會若能“彼此歡迎”,那會是什麼樣子呢?

保羅在接下來的話中給了我們一個線索。在哥林多前書12:12-13中,他提醒哥林多人,雖然他們是一個種族和經濟多元化的教會,但每個人都是基督一個身子上的肢體。不同的成員運用他們不同的天賦為整體謀福利。這是當代多民族教會仍然持守的信息。

不過,我不確定對下面的內容我們是否依然感興趣:“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12:24-25 )。

神親自安排教會的結構,以便在教會內給那些在教會外並無榮耀的成員更多的榮耀與關心。上帝確實關注人在社會等級中的位置,但只是為了特別恩待那些處於底層的人。

正因如此,保羅呼籲教會會眾以這種不順從文化的方式彼此歡迎。通過不給社會上有權勢的人以特權、並積極地將特殊的榮耀給予在社會中被剝奪權利的人,哥林多信徒的聚會會越來越好,而不是越來越糟。

哥林多教會在主的晚餐上保留社會等級制度的做法,也映照出許多多種族教會在敬拜方式、參與社區活動和領袖的種族構成等問題上,都會優先考慮白人的喜好和規範。但如果問題相似,或許解決方法也相似。

例如,多種族教會可以學習歷史上黑人教會在自己的聚會中如何拆除社會等級制度的方式。每一個教會,無論其種族構成如何,都必須“省察”自己,“分辨”會眾生活如何給予白人文化特權,如何把一些弟兄姐妹當作基督身體中不完全的成員(林前11:28-29 )。

遵循保羅指示的多民族教會有一個獨特的機會,為我們其餘人示範如何重新整合我們的團契生活。那樣,我們就都可以擁抱保羅關於“彼此歡迎”的指示,在我們的教會中給那些最可能在更廣泛的社會中被邊緣化的人以特殊的榮譽。願我們帶著勇氣和喜悅如此去做。

邁克爾·J·羅茲是克理浸信會神學院(Carey Baptist College)的舊約講師,也是孟菲斯一個多民族教會Downtown教會的助理牧師。本文改編自《基督教倫理學研究》(Studies in Christian Ethics 33.4 (2020))中的一篇論文:“在愛的團契中排椅子”。

翻譯:許珏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