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今天全球很多基督徒来说,想到印度尼西亚,可能第一个会想到的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一个国家”。实际上,印尼也是一个文化与宗教多元的国家。据估计,基督徒占印尼2.1亿人口的10%,这让印尼在拥有最多基督徒的国家中名列前三。

今天,有数以百万计(根据统计方法的不同,估计的数字从200多万到700多万)的华人散居在印尼,在印尼各地也有形式略异的一些华人教会。

在历史上,印尼的华人曾经受到歧视和排挤。在那些艰难的年月里,印尼的华人教会是如何生存和发展的?在今天的印尼,政府对宗教活动也有一些独特的规定。这对华人教会的发展会有什么影响?在今天的多元文化环境中,印尼的华人教会在向年轻一代传福音方面又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

2022年2月,世界华福中心总干事董家骅牧师采访了印尼西加基督教会坤甸堂会主任牧师傅子盛。以下是访谈文字记录的一部分。

千岛之国的多元文化

董:如果今天要对不认识印尼的人介绍这个国家,你会怎么介绍? 华人在印尼的处境又是如何?

傅:印尼是一个千岛之国,印尼文叫“nusantara”,是超过六千个岛屿组成的国家。印尼有超过一百种民族,虽然当中穆斯林占大多数,但印尼其实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民族会有不同的语言。我们国家统一的语言是印尼文,几乎所有的印尼人都会讲印尼文,包括华人;现在大部分的华人都是第二、第三代,所以基本上都是受印尼文的教育。

在宗教信仰方面,印尼政府承认六个宗教信仰,除了伊斯兰教之外,政府还承认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和孔教。国家不许可人民没有信仰,在身份证上,每一个人都需要选择其中一个信仰。1965 年发生了政变,政府认为背后有共产主义的影响,且认为华人大多是共产主义者,抓了很多的华人;在那段时间,有很多华人因此而选择了基督教。那时有很多难民潮,人民从内陆跑出来,也同时成为一个传福音的好机会,有好多华人因着政治的因素相信了耶稣。

印尼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在这几年来发展得非常迅速,一方面有很多年轻人信主,另一方面,很多印尼的华人教会也积极参与在社会服务,像是办学校、医院,还有很多不同方面的社区服务,通过这些途径不断地传福音,近期新媒体也成为一个传福音很好的渠道。印尼的教会,基本上是一直不断地在成长。

董:每个人都一定要选一个宗教的政策很有意思。那如果一个人改信的话,他的身份证需要去改吗?还是不能改信到其他宗教?

傅:如果改信,就需要一些法律上的手续。如果是穆斯林改信基督教,他面对的压力是比较大的,会有社会上的压力、被别人排斥、受到威胁甚至逼迫等等。但是,在国家法律上,一个人改变他的信仰是被允许的。如果从孔教、佛教,改信到基督教,相对来说就比较单纯,政府是不会干涉的,因为是个人的事情。像我们华人教会,主要接触的是佛教、孔教背景的人,当他们信了耶稣、在教会受洗后,身份证就会从佛教或孔教改成基督教,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

华人处境与华人教会的样貌与前景

董:据我所知,有一段时间印尼是禁止孩子学习华文的。在印尼长大的华人第二代,包括很多的中生代和年轻的一代,对华语是很陌生的,他们以印尼文和英文为主。这些下一代会不会因此选择到多文化的教会,或是讲印尼文和英文的教会聚会?

傅:印尼华人比较注重保持华人之间的社会。虽然我们会融入社会中,但华人还是会保持跟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住的地区,都比较是华人聚居的地区。印尼有一些地区的华人,虽然是受印尼文教育,华语已有 30 多年的断层,且政府规定在公众的地方要讲印尼文,但在家中还是保持讲华语。

从 1998 年苏哈托下台之后,国家开始对华文比较开放,一些地区的华人,有机会继续用华语沟通和学华语。印尼华人教会可以分成三种:第一种是纯印尼文的华人教会,完全讲印尼文,但信徒 70% 都是华人,现在有好多这种教会;第二种是双语的,有华语和印尼文,年长的是讲华语或母语,年轻的讲印尼文,我的教会就是属于这一类,基本上这种教会一定有印尼文的聚会,崇拜时会翻译,讲道时用双语,年长的团契会用华语;第三种是纯讲华语的华人教会,单单用华语来敬拜事奉的还是有,但比较稀少。

董:我接触到很多年轻的印尼人也都会英语,是因为英语也是除了印尼文之外的主要语言吗?

傅:受印尼文教育的人,学英语比较容易,而且我们从小学就开始学英语。但一般印尼人的英语不是很好,如果是去国外留学的印尼人,他们就掌握的比较好,但若是本地的印尼人,英语是第三语言,就可能只听得懂,但表达不是很容易。

董:从 1965 年到现在,五、六十年过去了,我很好奇,牧师会怎么看印尼华人教会发展的现况?有哪些好的发展?哪些机会?或者是有遇到什么样的瓶颈跟危机吗?

傅:我认为印尼的华人教会有三个特点:第一,印尼的华人教会一般很热忱地传福音,开拓了很多内陆的教会;第二,很殷勤地学习圣经、追求真理,查经、读经都非常热忱;第三是祷告。这些其实就是教会进行门训。我认为只要我们保持着这些精神,印尼的华人教会就能够继续有很好的未来,会持续地发展。

另外,因为现在比较开放,再加上中国大陆强盛了,中国政府在印尼有很多投资,间接造成印尼政府对华人的身份有一些改观。人民也看到华语的重要性,对中文学习的兴趣增加。这对华人教会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现象,因为自从苏哈托上台,禁止使用华语或华语学校,三十多年的华语断层中,一个仍然能保持用华语的群体就是华人教会。这是上帝的恩典和怜悯,透过教会能够继续保存中华文化,并且当一开放的时候,华人教会也很容易适应这种改变。我刚才讲到第二类的印尼华人教会,很多可能过去已经停止了华语崇拜,但现在又重新使用华语;教会的年轻人,有许多到中国或台湾学华语,回来后就可以用华语参与事奉,我觉得我们未来的前途是光明的。

帮助年轻一代

董:今天在牧养、栽培年轻人方面,教会遇到的挑战似乎越来越大。印尼的华人教会也会遇到这样的挑战吗?

傅:其实这也是我们印尼华人教会所面对的问题。譬如一些教会在敬拜方面比较保守,就会导致年轻一代的流失,年轻人会去比较合适他们敬拜形式的教会。这几年来,印尼华人教会一直在检讨和思考该怎么应对这个现象。当然不单是表面的改善,像是敬拜的形式等等,更基本的问题是怎么能留住这些年轻人。我们认为,其实年轻一代主要是想在教会被认可,而且他们需要有一个归属,让他们觉得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可以在里面发展、发挥,可以一起成长,一起参与。但印尼的华人教会还是比较家长式的,执事、牧者通常都是长辈,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去听年轻人的意见,或给他们更多机会参与教会的服事,才能留住他们。

董:其实保守、不保守都是相对的,因为现在我们觉得保守的敬拜形式,其实在五、六十年前是非常新潮的。有时候我在想,上帝创造我们有不同的面向,一方面我们不需要被形式困住,觉得只有某一个形式才是绝对正确的敬拜方式;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需要过度的追求新潮,因为传统有传统美的地方,新潮有新潮的好。如何能够结合,站在过去二千多年教会历史宝贵的传承上面,在今天这个时代,不断地心意更新而变化,以不一样的形式来传福音、表达、并建造门徒,是我们这一代人很需要学习的。

傅:我非常赞成您的看法,我们看重的不是形式,而是怎么样实行门徒训练,怎么样让这些年轻人真正找到一个环境,让他们感到被认可,可以成长和学习,我觉得这才是最主要的责任。就好像我们教会,目前也在推动年轻人有自己的小组,在这个小组里面,他们就非常的委身、投入,非常的积极。最近有一个同工在我们教会做了调查,发现一个结果:无论是少年人、青年人、成年人,当他们被问到:“在教会里面最盼望得到的是什么?”他们的答案竟然是“圣经的话”。他们的盼望不是更好的音乐或敬拜的形式,而是从教会里得到更好的圣经教导;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要看得准确,到底教会在牧养方面,应该注意的、成为我们中心的是什么,不要只是注意那些形式而已。

董家骅牧师是世界华福中心总干事、“使命门徒”播客主持人。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