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CT的播客总监迈克·科斯帕(Mike Cosper)发布了备受期待的博客[《马尔斯山教会的兴衰》]的最后一集。 CT编辑斯蒂梵尼·麦克戴德(Stefani McDade)与他坐下来,谈论了因非计划中的采访所带来的压力与喜悦、前福音派基督徒(exvangelicals)和其他群体对该系列的反应,以及对于额外博客集和未来项目,听众可以中期待什么。

你对这个播客的整体接受度及其广泛受众有什么感受?

如果你问我,“谁会听这个播客?”我本来会说,“我认为牧师和教会领袖、年龄在35到50岁之间的X世代(Gen X)男人,是这个现象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你知道,还有其他一些感兴趣的更广泛的受众。 但它最后竟有数百万的下载量,这并不是我们一开始就能想象到的。 我的意思是,你知道吗,我们昨天又回到了苹果播客排名榜的前十名?

你们在制作中出现了一些重大延误。 给我们说说吧。

随着非计划中的采访和谈话的不断涌入,我们决定只能滚动前进。 到7月底,我们想,“这将会造成问题”。 这个有点像一条直线的故事情节,被不断地延伸、展开——“让我们追寻这条线索,让我们跟踪那条线索”。 然后,你知道,有几个故事是在最后一刻才出现的,而又正是我们真正想听到的故事。 我们想,“这值得按下暂停键。 这很重要。”

你认为是什么让所有这些人在最后一秒改变主意并决定与你交谈,尤其是在最后一集?

是在为数不多的几集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们与人们建立了一些信任。 这些事情向他们表明,我们理解是这样的:我们描绘这个社区的形象,不是要把里面的每个人都妖魔化,而是真正试图描绘出,当你陷入其中时,情况是多么复杂。

我们在播客中说过这点。但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人我们确实联系得有点晚,她就是林赛(Lindsay),出现在最后一集里。 她的动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知道我并不孤单。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经历过这样事情的人。” 家庭暴力、教会的伤害以及其他一切,对于一个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唉,都是很难的事情。 因此,要有勇气站出来,需要付出很多。

一些非常各不相同的人群,包括前福音派和其他人群,都参与了这个播客系列。 有什么特别让你吃惊的吗?

很多走过那些历程的人都有与在马尔斯山教会类似的体验。 关于乔什·哈里斯(Josh Harris)这一集因各种原因而引起争议。 在这一集里,我们并没有对所谓解构信仰(deconstruction)的东西进行真正的反驳。 但我认为,那一集中对于结构的一些回应,在于要对它们进行持续对话,即使是在我们讨论灵魂黑夜之时。 我们在结束这一集时说:“嘿,我们依然相信耶稣在这些人的生命中做工。 我们相信他在乔什的生命中做工。”

人们对此的反应有点好笑。 我对我的一个朋友说,这就像我们需要明天早上在CT的头版放一个标题,说:“突发新闻——《今日基督教》仍然是基督教”。

我认为另一处让我感兴趣的是,有一大批人 想让 我们得出结论说,问题本身是改革宗神学、互补主义(complementarianism)和整个福音派的问题。 我看到社交媒体上的评论说,“CT就快说出来了,但他们只是害怕说出最后一句话。” 我明白这一点。 特别是对于那些从互补主义环境中走出来的人来说,他们受到了伤害。

你有没有收到愤怒的听众的仇恨邮件?

是的,我已经收到了一些回复。 有少数评论者认为整个事情就是一个八卦的狂欢。 重复一下,我理解有人要这样描述的冲动。 我们本可以把它搞得比现在所做的那样八卦的多。 有趣的是,真正的仇恨邮件来自非常激烈的神学保守派,他们认为这是对改革宗神学和互补主义的攻击。 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受到的另一方向的仇恨——铁杆批评派——来自进步派人士,他们说我们做的还不够。

我看到一些评论说:”好了,现在《马尔斯山教会的兴衰》已经完成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谈谈那个时期所有其他牧师,就是那些都想成为马克·德雷斯科(Mark Driscoll)的人呢?”

这也是我们想谈论它的原因之一,对吗? 这是一个在许多方面开创了牧师社会市场化的人。 在这个故事中,有一种非常美国化的、非常具有表演性的东西汇集在一起。 所有这些主题都齐全了:有美国西部、西雅图、加利福尼亚、企业家精神、名人。 它是关于所有这些的。 在教会植堂的世界里,这里有些东西是非常吸引人的。

有件事最终没有放到播客里,就是我和科林·汉森(Collin Hansen)的一次非常有趣的谈话。 当他从神学院拿到博士学位时,他说:“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你就要去植堂建立一个教会。” 在2007、2008、2009年,就是这样,这就是勇敢的人去做的事情。 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马克·德雷斯科和达林·帕特里克(Darrin Patrick),以及当时其他那些标志性人物,正在做真正有趣的、开创性的工作。

所以是的,我认为有很多模仿者。 而且我认为这已经造成了很多后果。 我可以轻而易举地说出一打牧师的名字,他们也有类似的被教会惩戒和被赶出教会的经历。

鉴于这个播客给你展现的所有这些疯狂和黑暗之处,是什么让你在整个过程中受到鼓励?

这是个好问题, 有几个答案。 第一点,在这个过程中,你只是靠着肾上腺素挺过来,“好吧,再干一天;不,就12小时;不,再干14小时。” 不管看到什么,你都要接着做下去。 第二点,我记得多年前听到电台节目制作人艾拉·格拉斯(Ira Glass)谈到沉浸在像这样一个故事中时说到:“当你能环顾四周并说,‘哦,我的天哪,我爱这些人’时,你知道你已经到了故事中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

有这样一种有趣的互动,让人感觉到这些人中的一些人是真正在和我一起进行这个旅程。 我们每隔几天就联系一次——“嘿,我想起了这个,我想到了那个,去和这个人谈谈,这是一些背景资料。”

还有执行制片人埃里克·佩特里克(Erik Petrik),我对他简直没挑的。 他给予的支持和投入的时间,当他和我在12点半或凌晨1点一起坐在电话旁,解决事情,试图让事情顺利进行。 这种团结的感觉、这种社区的感觉,让我度过难关。 在任何时候,我都没有感觉到我在这一切中是孤独的。 我周围肯定总是有人相伴。 但这和我以前经历过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你能回到过去,重新做一遍,你会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吗?

作为讲故事的人,我们所做的一些决定是故意要挑起人们的兴趣,让人们提出一些困难的问题。 其中一些挑衅性做法,我知道它们并未达成我们希望的效果。 但即使这样,我不知道我是否会以不同的方式去做。

我们最后做出的决定是,让角色说话、让故事自己讲述,让观众听故事。 然后在额外资料中,差不多是回过头来问,“好吧,教会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我尽管我并不清楚,但我想,我想看到对这个的反应,对吗? 这做到了吗? 这是否激起了正确的东西? 我希望它能做到。

这就是基督徒讲故事的挑战之一。 你看看基督教电影、书籍以及类似的东西, 它们的解决方式往往是要告诉观众到底该怎么想。 而我想稍微抵制一下这种冲动。 我想刺激听众, 我想把这些事情保留得更紧张一些。

将来某个时候,我需要重新把它听一遍。 这是最有趣的事情之一。 我一直很犹豫,甚至不愿意在我们正在制作时重听,因为当一集播出时,我已经把它的每一段都听了一千遍。 所以这将是非常奇怪的。

你最自豪的是什么?

好吧,让我这么说吧。 我认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比取悦群众或其他任何事情更重要的,是问:“那些愿意分享他们的故事的马尔斯山教会的人,是否觉得我们做得诚实和公平?”我从他们那里直接得到的反馈,确实是按这个基线的相当正面的反馈。 他们觉得我们描述了他们的经历,并公平、诚实地讲述了这个故事。 最让我感到鼓舞的是,我认为我们完成了这个任务。

你预期未来会做哪些项目?

有很多人给我们带来了非常令人心碎的故事,讲述他们自己的痛苦、他们自己受到的来自教会的伤痛。 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这不是我们随随便便就能否定的事情。

所以我很有兴趣说:“那么,就我们现在的处境,和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我们还可以探索哪些故事,来帮助我们回答类似的问题呢?”我认为,就教会文化而言,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就前福音派的解构时刻而言,马尔斯教会山的故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目前的处境。

所以我想说,“那么,有哪些故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的时刻——无论是教会在文化上的位置,还是人们在信仰和怀疑方面的经历,或者我们作为教会的身份感?”有很多东西可以讨论。

我正在拥抱一个机会,让这些事情酝酿一下,让尘埃落定。 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把这些额外节目放在一起,然后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认真地看一下。

听众们可以在这些额外节目中期待什么?

我们将在一集中听一些短的片段,这些片段没怎么收入这个系列,但却是有趣的侧面故事或小插曲。 这将是很好的。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