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朋友安妮终于鼓起勇气约你去喝咖啡,并说出心底的话。“我再也撑不下去了!”她的目光低垂,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咖啡杯上画著。“我经常发现他在看色情片;他总是轻视我;在卧室里也都要顺着他的意。最近有几次,他的脾气完全失控,还把孩子们吓坏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神要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信守婚约,是吗?”你会如何答复她?

另一位朋友莫妮卡,经常打电话给你,埋怨她的丈夫。他似乎做什么事都不对,而且你担心莫妮卡已经开始被你们教会新来的单身牧师所吸引,迫切地想发觉他是什么样的“神人”。你怀疑莫妮卡可能有点迷恋他。你很担心她会不会正在考虑离婚?

同时,第三位朋友玛丽安被对过去的内疚所困扰。在研读了圣经之后,她归结自己的离婚是出于自私的理由,并不是符合圣经的。但她的前夫已经再婚了,玛丽·安无法弥补这个错误。你告诉她关于神会宽恕的任何话她很难听得进。

当我们面对具有挑战性的婚姻情况时(不管是我们自己还是我们所爱的人),我们可能会在深刻且艰难的问题中挣扎。什么样的离婚理由才是符合圣经的呢?婚姻中的挣扎只是因两个罪人的结合所产生的吗?这些挣扎是离婚的合理理由吗?神的话语如何能帮助我辨别什么是正确的?

今天有许多美国人(包括基督徒)离婚

鲍林格林州立大学(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的国家家庭和婚姻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Family and Marriage Research) 报告说,2014年中每1000名已婚妇女中,有17.6人在当年离婚了。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Th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则是基于总人口,而不仅仅是已婚人士。他们发现,在2014年,每1000名总人口中有6.9对夫妻结婚,而同年中每1000名的人口中有3.2对夫妻离婚或取消婚约。(值得注意的是,总的来说,在任何特定年份结婚的人与离婚的人并不是同一群人。)

但是基督徒呢?我们会做得比较好吗?不一定。在《基督徒是充满仇恨的伪君子 ……以及其他你听到的谎言》(Christians Are Hate-Filled Hypocrites . . . and Other Lies You’ve Been Told)一书中,社会学家布拉德利·莱特(Bradley R.E. Wright)报告了一份社会调查(从2000年到2006年)的结果。“与大众的看法相反,基督徒和其他宗教成员的离婚率,大约是42%,比无宗教信仰者约为50%的离婚率,稍微低一些。”他继续解释说,对于福音派教徒来说,经常参加宗教仪式对离婚率有很大影响。“从未参加过的人中有60%离过婚或分居,而每周参加的人中只有38%”。虽然定期参加教会活动似乎确实对婚姻的健全和维持有影响,教会中的离婚率仍然相当高。赖特在书中说,“从1970年代到2000年代,离婚或分居的福音派教徒的比例几乎是翻了一倍(从25%到46%)”。

婚姻:一辈子的承诺

圣经不断在说婚姻是一个终身的承诺。耶稣在马太福音19:6中这样描述丈夫和妻子之间的关系,“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阿斯伯利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圣经研究教授克雷格·基纳博士(Dr. Craig Keener)解释这认知是多么地重要,他说,“耶稣提醒我们,起初神把男人和女人结合在一起。‘一体’往往指的是一个人的亲属或亲戚,因此,成为‘一体’的丈夫和妻子应该是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单位,其永久性不亚于他们的原生家庭。”

“合乎圣经的理想婚姻是一男和一女之间的终身结合,他们都是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以弗所书5:18),”东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ea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新约和圣经神学资深研究教授安德烈亚斯·克斯坦伯格博士(Dr. Andreas Köstenberger)肯定地说。他强调,“婚姻说明了两人合而为一的原则,[这一原则]也存在于基督和教会(头和身体;弗5:32)之间属灵的连合中”。

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神学副教授贝丝·费尔克·琼斯博士(Dr. Beth Felker Jones)补充说,婚姻是由神所设立,是 “一体 ”的结合,表明神与我们之间牢不可破的盟约。这是一个贯穿圣经的重要象徴。神被比作丈夫,神的子民被比作妻子。靠着神的恩典,当我们能够维持婚姻,我们就能代表神信实对待祂的子民的象徴—虽不是完美的象徴,但仍然是个象徴。婚姻应该是持久的,因为它象徴神对我们亘古不变的爱。

明确允许离婚

圣经只在两种情况下明确允许可以离婚。同时也是圣经基金会(Biblical Foundations)主席的克斯坦伯格总结说,“耶稣接着指出一个例外,在这种情况下离婚是允许的:当配偶有淫乱的行为,也就是通奸(太19:9)"。克斯坦伯格澄清说,“然而,即使有那种情况,离婚也不是强制性的,甚至不鼓励——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尽可能寻求宽恕与和解。但离婚是允许的,特别是如果犯奸淫的一方持续这种淫乱的关系。”

克斯坦伯格继续指出,“保罗还说到了第二个例外,即不信神的配偶离弃婚姻的情况。这通常是指夫妻中的一人在结婚后的某个时刻接受了基督为救主,但另一方则拒绝继续婚姻关系时。”(见哥林多前书7)

家庭暴力要怎么办?

基纳认为这些明确的声明可更广泛地运用于其他圣经可能没有直接提及的情况。他说,“如果丈夫殴打妻子,那肯定是违反了‘一体’的原则。如果他打他自己,我们会建议他去寻求精神病医生的帮助;如果他打自己的妻子,那他肯定没有把她当作一体的,他们理应是一体的。”

基纳继续补充说,“现在,我不想让这成为人们选择离开婚姻的借口——有人说,她虐待我(因为她对我说的笑话没反应)或他虐待我(因为我们有争执)。甚至创世纪中的先祖们也有意见分歧(例如创世记30:1-2中的雅各和拉结),”基纳指出。“确实有一点这样,但谨慎即大勇。有些人只注意抓别人的小辫子;另有些人则忍耐拖延过久。耶稣告诉那些因祂的名而受迫害的人,要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以避免迫害(太10:23),有时使徒们也这样做(使徒行传14:5-6)。让一个人留在受迫害的环境中是残酷的。”

克斯坦伯格更加谨慎,他认为,虽然“圣经表现了对正义的普遍关注,并关心保护弱势群体,但它也教导信徒可以藉著忍受不公正的苦难来荣耀神。但这就需要智慧和平衡。当然,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来保护被虐待者,同时也要尊重婚姻关系,不轻言放弃。”

琼斯是《忠贞:神学中的性观念》(Faithful: A Theology of Sex)一书的作者,她为圣经中关于离婚的教导带来了广泛的观点。她说,“在马太福音第19章第9节中,‘除了不贞洁’之外,耶稣禁止离婚”。她解释说,“当配偶因犯奸淫(porneia)而破坏婚约时,就有合乎圣经的离婚理由。当然,在这种情况下,离婚并不是必须的,但它是被允许的。我认为这是耶稣在一个被罪撕裂的世界中保护我们的一种方式。因为对神来说我们是宝贵的,所以当我们因淫乱而被背叛时,我们不需要继续留在婚姻中。”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圣经》解经家认为这里的porneia只指针对配偶的性罪行,但琼斯认为可以更广泛地作理解。“如果我们把porneia放到更广的圣经经文中,我们就会发现它是指一切违背关于神的持久、忠贞结合为‘一体’的计画。淫乱当然也包括通奸,因为通奸违反了一体的结合。但淫乱也可以包括对配偶的暴力或虐待,因为虐待配偶也是违反一体的结合”。琼斯强调说,“如果对本应与你合为‘一体’的人实施暴力不是违反神对婚姻的计画,我不知道什么才是。”

长期的 “心硬 ”问题

基督徒辅导员和《摧残情感的婚姻》(The Emotionally Destructive Marriage)一书的作者莱斯利·弗尼克(Leslie Vernick)认为,允许人们为他们的罪行承担后果是有充分的圣经依据(见哥林多前书5:9-12;雅各书5:19-20;加拉太书6:7)。虽然她肯定了婚姻的神圣性,但弗尼克解释了她的观点,对神来说,安全可能比在任何情况下对配偶的绝对忠诚更重要(见撒母耳记上18-31;太2:13-15;路加福音14:5)。弗尼克相信“长期心硬 ”是构成离婚的理由,当有 “严重的罪行,严重地违背了婚约,严重的信任破产……却没有悔改,或愿意反省这将如何影响婚姻和信任关系。”虽然一些解经家可能不同意她的论述,但弗尼克借鉴了耶稣在马太福音19:8中引用的摩西允许离婚的说法来支持她这一观点。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在她帮助经历这些情况的妇女时,弗尼克首先与她们的丈夫有一场启发性的协谈,如果丈夫不能认罪悔改,夫妻就要分开。这是在有明智的辅导协助下进行的治疗性分居,让人看清了罪恶习性所造成伤害和破坏性后果,反而有可能导致最终的治愈和恢复。

弗尼克强调,有困难或令人失望的婚姻与具破坏性的婚姻之间是有区别的。她指出,我们决不能仅仅因为我们没有从婚姻中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就寻求离婚。“我们有很高的期望——没有人能够达到那种要求。当你对你的配偶感到失望,因为他们没有那麽浪漫,没有那麽大的野心,没有那麽属灵,没有那麽手巧,或没有任何你想从婚姻中得到的东西,你就失望了,你看到别人有那些品质,你就开始变得轻蔑、批评或失望……而不是感激和欣赏你所拥有的。”弗尼克认为,令人失望或困难的婚姻不是构成离婚的理由,而是要展现忠贞的理由。

过去的离婚怎么办?

如果你在读这篇文章时,你已经离婚了,你可能正在与自己的问题或内疚感作挣扎——特别是如果你认定你的离婚不符合圣经的教导。我们很容易被过去的错误所带来的羞耻感所拖累。有时我们与他人间不良关系的影响会挥之不去,但在神面前,“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9)。

“悔改通常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重头来过;通常要与同一个人再同行第二次的机会已经太晚了,特别是如果有一方已经再婚了,”基纳观察到。“但它确实意味着我们要尽可能地恢复原状,悔改并尽一切可能地与相关的人修好,包括配偶、子女或任何受到影响的人。”

弗尼克说,“真的把事情搞糟时,我们才理解到或许神的恩典是发生的事情中最美丽的”。她补充说,我们可以透过从错误中的学习来向神展示我们对祂的恩典的感激。当我们因自己的失败或罪过经历神的恩典时,它将改变我们成为更会感恩的人,并随时将神的仁慈和怜悯扩展到别人的身上。

驾驭张力

在教会中,我们看到对在困难中挣扎的婚姻的各种反应。有些人可能过于草率地建议离婚,建议夫妻放弃在任何婚姻中都会有的困难高峰和低谷中的坚持,事实上这是忽略了《圣经》对婚姻承诺的高度重视。同时,其他一些人可能会用律法主义来教导,迫使基督徒夫妻留在明显具有破坏性和不安全的婚姻中。

对于其中的一些难题,并没有固定规格式的答案。张力依然存在。婚姻是一个终生的承诺,只有在最严重的情况下才能考虑打破。当一个基督徒与可能无法挽回的婚姻搏斗时,有时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在圣经中寻求神的指引,与熟悉情况且可信赖的朋友交通,并一起祈祷圣灵的带领。

让我们努力成为一个尊重婚姻并将其视为终身的承诺加以尊重的基督徒群体,但我们也要伸出援手来保护软弱和受虐待的人。只有当我们与神全部的话语保持亲近时,我们才能驾驭这种张力。

Rebecca Florence Miller 是一位自由撰稿人和编辑,也是帕提斯(Patheos)的博主。你也可以在网站RebeccaFlorenceMiller.wordpress.com和Twitter上看到她@flatheadmama

翻译:江山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