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宗教哲学课的发黄笔记本上有这样一段朴素的铭文:主日学从来没有这么复杂。 同样地,“八福”(the Beatitudes)比乍一看起来更复杂。 它们(就像《圣经》的全部内容一样)有着取之不尽的丰富内容。 你挖得越深,它们的产出就越大。

就一个祝福而言,如果不是在可能践行其意义的背景中,或者是其针对的具体个人,很难说它有什么意义。 在《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对八福 的理解最好是在其更广泛的叙事背景下进行:只有当作为关于上帝和上帝之子耶稣的更广泛故事的一部分,它们才有意义。

正如凯文·洛(Kavin Rowe)所写的,“只有首先通过那些故事使它们成为可理解、可行动的东西,我们才能理解思想或实践所具有的意义。”

现在,我还想提出一个理由,即对八福最充分的了解不是通过阅读它们,而是通过看到它们在人类生活中的表现。 也许最好不要说八福意味着什么,而是说它们希望改变某人,它们旨在改变我们。

我本来并不指望通过写一本关于八福的书来改变自己,但我却被改变了。 我经常思考我如何体验和表达愤怒,我是否是一个温和的人,我如何花钱,我如何对待穷人或无家可归的人,我何时和如何祈祷,以及我是否曾因致力于公义而受苦。 “如果一个人自己不燃烧,” 勒内·科斯特(René Coste)想知道,“又怎么能传达八福的火焰?”

克里斯廷·罗尔·韦伯(Christin Lore Weber)就八福写道

如果我们通过分析接近它们的意义,我们将无法理解它们。 相反,我们需要用爱来接受他们 ... ... 并在我们内心保留它们,直到它们在我们的生活中开花结果。 我们无法解释它们;但我们可以讲述在我们遇到的人和情况中发现它们的故事。

根据韦伯的提示,我想分享两个故事——你也可以说是两个关于八福的表演。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叫莱娜(Lena)的女孩。

海伦娜·雅各布多特·埃克布洛姆(Helena Jakobsdotter Ekblom,1784-1859)出生于瑞典的厄斯特哥特兰(Östergötland),与我家族中的埃克伦(Eklund)一方来自同一个省份。 在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有天堂的幻觉,在天堂里,八福的所有诺言都得到了实现——她看到穷人欢欣鼓舞、欢笑、拥有大地,被冠以上帝的儿子和女儿。 她开始宣讲她的异象,吸引了一群贫穷的农民,他们热切地接受她的信息,而当局则不接受。

莉娜用八福的话语向她的穷人同伴宣布了好消息。 如同在《路加福音》中一样,这个信息带有一个隐含的推论:“那些造成贫穷的富人有祸了,那些用眼泪买来欢笑的人有祸了,那些把富裕建立在痛苦之上的人有祸了,那些力量建立在不公正之上的强者有祸了,那些蔑视、迫害和压迫跟随耶稣的小人物的人有祸了。”

事实证明,这一隐含的推论对国家和教会当局都有很大的挑战。 正如杰里·瑞安(Jerry Ryan)所写的,“通过莱娜的眼睛来看,现有的秩序变得不可容忍,简直是令人作呕。” 她的说教如此令人不安,以至于她被关在瓦德斯特纳(Vadstena)一个被改造成精神病院的城堡里有20年。

即使在那里,看到自己处于最贫穷的人、被羞辱的人和被遗弃的人中间,莱娜仍然继续传教。 她宣扬上帝对他们不可动摇的爱,向他们保证,即使“身陷牢狱,他们也将欣喜于神的儿子的自由,也就是承受应许的后嗣”(参见马太福音5:9-10)。

20年后,她被释放了,但她不会停止传讲八福的好消息——穷人的好消息、权贵的坏消息。 她再次被捕,但在返回瓦德斯特纳的路上,她和押送者经过了一个被瘟疫蹂躏的城镇,卫兵们惊恐地逃走了。 然而,莱娜留在那里,照顾病人、安慰哀悼者。

瘟疫平息后,她受到当地人的爱戴,没有人敢再逮捕她。 当她年老而无法工作时,她搬进了家乡的一个穷人收容所。 莉娜在她的讲道和生活中履行了八福的内容——她为穷人祝福,自己也很穷;她安慰人,自己也哭泣。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一个我将称之为安娜的女人。 她先后既是社区组织者又是布道人,既是牧师也是贫困者的伙伴。 多年来,她为一个被枪支暴力和种族不公正所困扰的社区带来了和平、慷慨和坚韧的精神。 她还成为两个女儿的母亲,其中一个女儿在经过一段痛苦的挣扎后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那时她才明白为什么女儿的每个发育阶段都充满了那么多的困难。

正如对待她的其他职分一样,她以优雅、温柔和力量承担了这一职责。 认识她之后,我不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看一个和平缔造者是什么样子,或者温顺有多强,或者灵里贫穷(poverty of spirit,和合本作“虚心”——译注)可能是什么,或者如何以一种将美丽引入黑暗中的方式来哀恸。

当八福在生命中生根发芽时,它们以不同的方式开花。 这两位妇女都同时生活在八福的两边:哀悼和安慰、创造和平和需要和平、提供怜悯和接受怜悯。 “因此,我们将尊重被羞辱的人,”艾伦·维希(Allen Verhey)写道,“自己要谦卑。 所以我们要安慰那些哀伤的人,并在哭泣中痛苦地承认,现在还不是神的将来。 所以我们要温柔地侍奉温柔的人。 我们将渴望正义,并为之努力。”

八福与我们存在相同的空间:这个时代还未到神的将来。 在牧师和神学家山姆·威尔斯(Sam Wells)看来,每一个祝福的前半部分是对十字架的描述(贫穷、饥渴、温柔、怜悯、受逼迫),后半部分是对复活的描述(安慰、怜恤、神的国度)。

威尔斯写道,我们正好生活在前半部和后半部的中间。 我们居住在 “现在哭泣的人有福了 ”和 “因为你们将要欢笑 ”之间的逗号里。 在十字架和复活中间的生活是不容易的,但它是快乐的。 它是深深的痛苦,但也是美丽的。 八福也是如此。

我发现八福和耶稣的比喻一样,都很简单。 正如俄立根所说(用斯蒂芬·韦斯特霍尔姆和马丁·韦斯特霍尔姆的话说),“神圣文本中存在奥秘几乎不是偶然的:... 理解它们的努力是神指定的使信徒走向成熟的手段之一。”

也许八福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让我们对其进行琢磨。 你越是思想八福,你就越能理解其深意。 你挖得越深,它们的产出就越大。

改编自丽贝卡·艾克兰德(Rebekah Eklund)的《不同的世代的八福》(The Beatitudes through the Ages)(Eerdmans: 2021)。 经出版商许可转载。

翻译:林乐暄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Français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The Beatitudes through the Ages
The Beatitudes through the Ages
Eerdmans
2021-04-27
352 pp., 16.09
Buy The Beatitudes through the Ages from 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