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教堂枪击案之后,来自台湾的基督徒审视统独政治问题

台湾长老教会与台湾民主和独立运动有历史上的联系,但美国的大多数华人教会都希望超越极化的两岸政治争议。
EnglishIndonesian繁體中文
教堂枪击案之后,来自台湾的基督徒审视统独政治问题
Image: Jae C. Hong / AP
尔湾台湾长老会枪击案发生后,教会同工聚集在附近的基督救世主教会(Christ Our Redeemer AME Church)守夜祈祷。

一听说周日(2022年5月15日)一名亚裔凶手在南加州的一间台湾人教会开枪杀人的新闻,一些台湾人就推测凶手杀人是出于政治动机。后来的新闻报道证明他们的推测是对的。

在希望台湾独立和希望台湾与中国统一的政治立场之间,冲突由来已久。在当下的现实中,“统独问题”仍然是华人和台湾人当中的敏感议题。然而,在美国讲中文的教会中,这个问题通常是暗伏在基督徒表面的和谐之下,大家避而不谈。

在很多华人教会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基督徒与来自台湾和香港的基督徒一起敬拜上帝。牧师们通常希望避免政治纷争。即使在一些以台湾人为主的教会中,也可能既有倾向独立、也有倾向统一的成员。

但少数年代较老、讲台语的教会,如这起枪击事件发生在其教堂的尔湾(Irvine)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更有可能将统独问题视为其文化和神学背景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这间位于南加州的教会属于美国长老会(PCUSA),但它也与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简称“台湾长老会”)有着密切而根深蒂固的关系。

“台湾长老教会是一个主张台独的教会。”来自台湾的基督徒、北加州湾区一间华人教会的前长老贺宗宁说。“但大多数其他华人教会并没有明确的立场。”

作为台湾最大的新教教派,台湾长老会长期以来一直以捍卫岛上的人民和文化为己任——从19世纪的西方传教士把保护原住民领袖和传统作为优先,到19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教会采取支持民主、反抗国民党统治的政治立场。该教会的徽章是上帝向摩西显现的的燃烧的荆棘,上面写着“焚而不毁”。

“因为种种的历史因素,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可说几乎是由许多基层台湾人及其子女所组成的信仰组织。”笔名为“Mock Mayson”的台湾网友在他的脸书上写道。“在海外的长老教会组织也多是早期为了逃离中华党国暴政掌控的台湾人所组成……(他们)支持台湾建国独立运动。"

在美国,估计有多达69.7万名台湾裔美国人,其中约有一半居住在加州。台湾的一名英文记者在推特上评论说,枪杀案凶手把一间以老年信徒为主的美国台湾人教会作为袭击目标“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但就美国联邦调查局人员目前所知,枪手认为这间教会的台湾人代表了他激烈反对的台独政治立场。

枪击案嫌犯周文伟(David Wenwei Chou)在台湾出生和长大,但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他在车上留下一些中文笔记,表示他不认为台湾应该从中国独立出来。中文社交媒体这两天流传着一张照片,表明周是拉斯维加斯的一个支持中国统一的组织的领导人之一。

虽然在台湾的基督徒熟悉统独之争的背景,但他们对枪杀案的犯罪性质之恶劣感到困惑不解。这次的枪杀案与美国的其他恐怖袭击有相似之处,枪手用铁链、钉子和胶水堵住了教堂的门,带着两把手枪和自制燃烧弹前来夺人性命。

“美国的枪枝管理问题,对于不在美国处境的我们(台湾人)来说,是几乎无法理解的。”从事宣教动员及培训的台湾“大我使命动员(We Initiative)协会”理事长彭书睿说。“今天若是在台湾的现场,有政治光谱不同的朋友要到意识形态不同(敌对)阵营的场子去‘表达意见’,再严重也就是口水与肢体冲突,不会有升高到一个死伤惨重的国际事件的可能性。”

由于尔湾长老教会的会众奋起反抗制服了周文伟,最终在30至40人的人群中只有一名受害者死亡,另有五人受伤。在为枪杀悲剧悲痛之余,凶手的攻击也令华人教会和台湾人教会的牧师们重新审视政治极化对他们自己教会的影响。

密歇根州兰莘华人基督教会长老、美籍台湾人王星然说:“作为耶稣的门徒,两岸的‘统’与‘独’不是我所关注的焦点,也不该是教会关注的焦点……面对中国这个军事强权持续威胁台湾人民的身家安全和自由,我很能理解台湾人对中国有一种敌视的心态。但作为一个服事华人教会的基督徒,我的呼召是跨越政治边界的。”

尽管如此,政治和文化的现实仍然对散居的华人教会有影响。美国新一代的华人移民更有可能来自中国大陆,而五、六十年前来到美国的华人中有许多来自台湾和香港。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政治张力不断加剧。随着台湾总统蔡英文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以及中国的习近平巩固权力和加强军事,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冲突逐渐升级。

住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媒体工作者黄远方说:“在北美华人教会中,两岸之间的矛盾和张力的确存在,这牵涉到面子尊严,更与教会中的决策结构有关。”

黄说,有些新植出的堂会若是以大陆背景为主,往往明确表示只希望大陆背景的传道人来牧养他们。同时台湾背景的基督徒对于大陆背景的基督徒也常常不能完全接纳,尽管未必是出于政治的原因(文化教育、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可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尔湾台湾长老会的李辅仁(Albany Lee)牧师描述他的会众说:“我们使用我们最习惯的母语与方式来敬拜上帝。”

与李牧师和他的教会有联系的美籍台湾人钟尚洁(Jocelyn Chung)在为《今日美国》(USA Today)写的一篇评论中谈到坚持台湾人身份的意义。她说:“我们来自台湾长老会。我们的长辈们忍受了几十年的苦难,他们被禁声,不能言说塑造了他们的生命的创伤,但他们抵制了对他们母语的消灭,并移民到一个新的地方,在那里将他们坚韧的希望传递给他们的后代。我们继承了他们铸造的希望,也接过他们的声音、痛苦、抵抗和故事。”

自认是“来自台湾的基督徒”但不是“台湾基督徒”的神学家Alex Tseng在为CT写的一篇(发表于枪击案前一天的)文章中谈到台湾长老会对台湾基督徒的政治观点的影响和塑造:“一个作为台湾的内在基础而存在的教会有一个先知性的责任,即呼吁社会‘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弥迦书》6:8)。台湾长老会在历史上一直站在抗争的第一线,代表他们的非基督徒邻舍抵抗暴政。”

但是Tseng提醒台湾基督徒不要以 “基督教民族主义”或“公民宗教”作为他们团结的基础。

好几位华人教会的领袖都向CT表示,希望基督徒能超越统独的政治分歧。

基督徒作家、专栏作者、来自台湾、现住加州的临风说:“在目前拥中和拥台的对立情绪下,海内外基督徒如果能够具体在如何改善岛上政治和社会生态环境上找到一些具体的、实际的问题上的交集,形成合作改善的计划,而不是仅仅空洞地讲合一,或许可以减少仇恨,作为和平与宽容的起点。”

彭书睿举了一个例子:在尔湾长老会发生悲剧的第二天,在附近的基督救世主黑人教会举行了联合祈祷守夜活动,不同种族的牧师同心祷告、携手站立。“这是基督信仰群体最具体、最有力的合一宣告,”彭说。

也有一些人认为基督徒不可能绝对地将政治与宗教分开。来自台湾的归正神学院(RTS)神学生白旭文说,对于基督徒而言,统独问题之所以与信仰相关,是因为“宗教自由……对教会来说的确很重要”,而“统独背后的政治载体直接与人类生命的价值观、人类社会行动的自由限度,国家的法治、不同信仰的人权前设等等相关,因而与人民的福祉相关。”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uly/August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