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Asia

教堂槍擊案之後,來自台灣的基督徒審視統獨政治問題

台灣長老教會與台灣民主和獨立運動有歷史上的聯繫,但美國的大多數華人教會都希望超越極化的兩岸政治爭議。
English简体中文Indonesian
教堂槍擊案之後,來自台灣的基督徒審視統獨政治問題
Image: Jae C. Hong / AP
爾灣台灣長老會槍擊案發生后,教會同工聚集在附近的基督救世主教會(Christ Our Redeemer AME Church)守夜祈禱。

一聽說周日(2022年5月15日)一名亞裔兇手在南加州的一間台灣人教會開槍殺人的新聞,一些台灣人就推測兇手殺人是出於政治動機。後來的新聞報道證明他們的推測是對的。

在希望台灣獨立和希望台灣與中國統一的政治立場之間,衝突由來已久。在當下的現實中,“統獨問題”仍然是華人和台灣人當中的敏感議題。然而,在美國講中文的教會中,這個問題通常是暗伏在基督徒表面的和諧之下,大家避而不談。

在很多華人教會中,來自中國大陸的基督徒與來自台灣和香港的基督徒一起敬拜上帝。牧師們通常希望避免政治紛爭。即使在一些以台灣人為主的教會中,也可能既有傾向獨立、也有傾向統一的成員。

但少數年代較老、講台語的教會,如這起槍擊事件發生在其教堂的爾灣(Irvine)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更有可能將統獨問題視為其文化和神學背景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這間位於南加州的教會屬於美國長老會(PCUSA),但它也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簡稱“台灣長老會”)有着密切而根深蒂固的關係。

“台灣長老教會是一個主張台獨的教會。”來自台灣的基督徒、北加州灣區一間華人教會的前長老賀宗寧說。“但大多數其他華人教會並沒有明確的立場。”

作為台灣最大的新教教派,台灣長老會長期以來一直以捍衛島上的人民和文化為己任——從19世紀的西方傳教士把保護原住民領袖和傳統作為優先,到19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教會採取支持民主、反抗國民黨統治的政治立場。該教會的徽章是上帝向摩西顯現的的燃燒的荊棘,上面寫着“焚而不毀”。

“因為種種的歷史因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可說幾乎是由許多基層台灣人及其子女所組成的信仰組織。”筆名為“Mock Mayson”的台灣網友在他的臉書上寫道。“在海外的長老教會組織也多是早期為了逃離中華黨國暴政掌控的台灣人所組成……(他們)支持台灣建國獨立運動。"

在美國,估計有多達69.7萬名台灣裔美國人,其中約有一半居住在加州。台灣的一名英文記者在推特上評論說,槍殺案兇手把一間以老年信徒為主的美國台灣人教會作為襲擊目標“根本沒有任何道理”。但就美國聯邦調查局人員目前所知,槍手認為這間教會的台灣人代表了他激烈反對的台獨政治立場。

槍擊案嫌犯周文偉(David Wenwei Chou)在台灣出生和長大,但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他在車上留下一些中文筆記,表示他不認為台灣應該從中國獨立出來。中文社交媒體這兩天流傳着一張照片,表明周是拉斯維加斯的一個支持中國統一的組織的領導人之一。

雖然在台灣的基督徒熟悉統獨之爭的背景,但他們對槍殺案的犯罪性質之惡劣感到困惑不解。這次的槍殺案與美國的其他恐怖襲擊有相似之處,槍手用鐵鏈、釘子和膠水堵住了教堂的門,帶着兩把手槍和自製燃燒彈前來奪人性命。

“美國的槍枝管理問題,對於不在美國處境的我們(台灣人)來說,是幾乎無法理解的。”從事宣教動員及培訓的台灣“大我使命動員(We Initiative)協會”理事長彭書睿說。“今天若是在台灣的現場,有政治光譜不同的朋友要到意識形態不同(敵對)陣營的場子去‘表達意見’,再嚴重也就是口水與肢體衝突,不會有升高到一個死傷慘重的國際事件的可能性。”

由於爾灣長老教會的會眾奮起反抗制服了周文偉,最終在30至40人的人群中只有一名受害者死亡,另有五人受傷。在為槍殺悲劇悲痛之餘,兇手的攻擊也令華人教會和台灣人教會的牧師們重新審視政治極化對他們自己教會的影響。

密歇根州蘭莘華人基督教會長老、美籍台灣人王星然說:“作為耶穌的門徒,兩岸的‘統’與‘獨’不是我所關注的焦點,也不該是教會關注的焦點……面對中國這個軍事強權持續威脅台灣人民的身家安全和自由,我很能理解台灣人對中國有一種敵視的心態。但作為一個服事華人教會的基督徒,我的呼召是跨越政治邊界的。”

儘管如此,政治和文化的現實仍然對散居的華人教會有影響。美國新一代的華人移民更有可能來自中國大陸,而五、六十年前來到美國的華人中有許多來自台灣和香港。在過去的十年裡,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的政治張力不斷加劇。隨着台灣總統蔡英文與美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以及中國的習近平鞏固權力和加強軍事,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衝突逐漸升級。

住在美國的華人基督教媒體工作者黃遠方說:“在北美華人教會中,兩岸之間的矛盾和張力的確存在,這牽涉到面子尊嚴,更與教會中的決策結構有關。”

黃說,有些新植出的堂會若是以大陸背景為主,往往明確表示只希望大陸背景的傳道人來牧養他們。同時台灣背景的基督徒對於大陸背景的基督徒也常常不能完全接納,儘管未必是出於政治的原因(文化教育、思維方式和生活習慣的差異可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爾灣台灣長老會的李輔仁(Albany Lee)牧師描述他的會眾說:“我們使用我們最習慣的母語與方式來敬拜上帝。”

與李牧師和他的教會有聯繫的美籍台灣人鍾尚潔(Jocelyn Chung)在為《今日美國》(USA Today)寫的一篇評論中談到堅持台灣人身份的意義。她說:“我們來自台灣長老會。我們的長輩們忍受了幾十年的苦難,他們被禁聲,不能言說塑造了他們的生命的創傷,但他們抵制了對他們母語的消滅,並移民到一個新的地方,在那裡將他們堅韌的希望傳遞給他們的後代。我們繼承了他們鑄造的希望,也接過他們的聲音、痛苦、抵抗和故事。”

自認是“來自台灣的基督徒”但不是“台灣基督徒”的神學家Alex Tseng在為CT寫的一篇(發表於槍擊案前一天的)文章中談到台灣長老會對台灣基督徒的政治觀點的影響和塑造:“一個作為台灣的內在基礎而存在的教會有一個先知性的責任,即呼籲社會‘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彌迦書》6:8)。台灣長老會在歷史上一直站在抗爭的第一線,代表他們的非基督徒鄰舍抵抗暴政。”

但是Tseng提醒台灣基督徒不要以 “基督教民族主義”或“公民宗教”作為他們團結的基礎。

好幾位華人教會的領袖都向CT表示,希望基督徒能超越統獨的政治分歧。

基督徒作家、專欄作者、來自台灣、現住加州的臨風說:“在目前擁中和擁台的對立情緒下,海內外基督徒如果能夠具體在如何改善島上政治和社會生態環境上找到一些具體的、實際的問題上的交集,形成合作改善的計劃,而不是僅僅空洞地講合一,或許可以減少仇恨,作為和平與寬容的起點。”

彭書睿舉了一個例子:在爾灣長老會發生悲劇的第二天,在附近的基督救世主黑人教會舉行了聯合祈禱守夜活動,不同種族的牧師同心禱告、攜手站立。“這是基督信仰群體最具體、最有力的合一宣告,”彭說。

也有一些人認為基督徒不可能絕對地將政治與宗教分開。來自台灣的歸正神學院(RTS)神學生白旭文說,對於基督徒而言,統獨問題之所以與信仰相關,是因為“宗教自由……對教會來說的確很重要”,而“統獨背後的政治載體直接與人類生命的價值觀、人類社會行動的自由限度,國家的法治、不同信仰的人權前設等等相關,因而與人民的福祉相關。”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简体中文, and Indonesian.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uly/August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