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節的故事在中國基督教史上相當廣為人知。 1920年,他離開中國到美國學習化學,用三年時間完成了學士學位,又用三年時間完成了碩士和博士學位。 隨後他轉向神學,進入位於紐約市的著名的美國自由派基督教機構協合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學習。 他有過一次福音皈依經歷,但神學院當局卻認為他瘋了,把他送進了精神病院。 1927年出院後,宋尚節登上了駛向中國的輪船,把一生致力於宣講福音信息。

但故事還有另一面,這在波士頓大學全球基督教學者達里爾·愛爾蘭(Daryl R. Ireland)所著的新傳記中得到了充實。 _《宋尚節:中國現代基督教與一位新人的塑就》介紹了一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優秀學生——他看到了異象,以新時代先知的身份說話,並通過《紐約時報》_的填字遊戲和藏在四部福音書中的“無線電原理圖”解讀了來自神的信息。 據說,有一次他愛上了一個超自然生物,並在7000位名譽女王的見證下娶了她。

愛爾蘭獲得了以前無法獲得的資料,包括宋尚節在協和神學院的學生檔案和大約6000頁的個人日記,使他能夠描繪出一幅非常複雜的圖畫。 基於這些材料,愛爾蘭認為,關於宋尚節在美經歷的這些看似不同的說法,最後都匯聚到了一點:塑就了中國最偉大的福音佈道家。 它們是關於一位新人的起源故事。

當宋尚節回到中國時,因為被協和神學院開除,以及曾因精神不穩而住院治療,他顏面盡失。 當他遇到基要派美以美會傳教士科爾(W. B. Cole)時,情況發生了變化。 按照愛爾蘭的說法,科爾在宋尚節身上看到了一個譴責協和神學院的現代主義神學的機會,而宋則在科爾身上看到了一個重塑自己的機會。 他們在一起,就宋過去的麻煩做出了新的詮釋:如愛爾蘭所總結的那樣,“宋尚節在協和神學院遇到了在耶穌基督裡所顯明的上帝,他因此為學校所拒絕”。

這一新開端從此就成了宋尚節傳講的奮興信息的關鍵。 這就像對於20世紀20至40年代的中國,當改革者希望擺脫國家的封建歷史,追求新的文化、新的生活方式時,新的開端成為關鍵。

就傳揚福音和中國現代化方面來說,宋尚節現在是一個新人。 例如,在1928年國民政府試圖通過發起破除迷信運動來淨化宗教。 同年,宋尚節開始了他的美以美會巡迴宣教士的生涯,他在其中所宣講的信息被愛爾蘭描述為“經過屬靈生活和科學的考驗”。 因為是化學博士,他具備捍衛信仰的資格,來證明信仰不是科學要粉碎的迷信。

宋尚節生一次又一次地更新自己。 最初在農村傳道時,他講道的重點是講超自然世界是如何表現在自然界中的。 1931年後,當宋尚節文加入伯特利全球佈道團,在中國各中心城市巡迴佈道時,他的講道轉變為聖潔奮興主義的新表達方式。 1933年,當他與伯特利的合作結束後,宋尚節再次改寫了他的講道稿,以針對他以前沒有接觸過的社會階層。

愛爾蘭著作的最後兩章涉及到20世紀早期中國的重要主題。 首先,它們展示了宋尚節的傳道對女性有特別的吸引力。 男人和女人需要的不僅僅是得救——宋尚節呼召他們組織自己的宣道團隊。 眾多婦女響應了這一呼籲。 在儒家傳統的性別角色和當時正在中國興起的世俗女性主義憧憬以外,宋尚節提供了另外的選擇。

同樣,最後一章也涵蓋了宋氏的神蹟醫療事工。 這一事工提供了在傳統中醫和西方生物醫學以外的一個替代方案。 最終,宋尚節卻無法醫治自己。 在為肛瘺折磨多年後,他於1944年去世。

愛爾蘭就宋尚節重塑經歷所提出的理論,是20世紀中國基督教發展史的一部分。 更重要的是,他深入考究了宋尚節以及中國基督教是如何提供了一條從封建的過去走向現代化未來的道路。 這個新人和這個新宗教深刻地影響了新中國的建立。

曹榮錦(Alexander Chow)是愛丁堡大學神學院的神學和世界基督教高級講師。 他發表了兩部專著,其中最近的一本是《中國公共神學:代際轉變和中國基督教中的儒家思維》。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