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做什么? 在你读过的书里,我曾否听说过有女性卷入这些争论中?”这个直接得几乎令人尴尬的问题,来自于奥古斯丁的母亲莫妮加(Monica)。 当时,她发现他正在记录她的评论,以用在他的著作《论秩序》中。 对于因为引用她的话而可能给他带来的谴责,她感到的不是荣幸,而是伤心。 对此,奥古斯丁承认,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他在他的著作中接纳了一个女人的意见而摒弃他。 但他说,他不会理会这类批评,这种“傲僈和无知的人”应该多关心他们所读的东西的实质内容,而不是那件“衣裳” 。

虽然他预期一些头脑肤浅的人会因为他接纳了一个女人的想法而看不起他,奥古斯丁仍然接纳莫妮加的贡献,因为她的想法实在很好。 他希望她成为讨论的一部分,是因为她的属灵领会和思考能力使她不可或缺。 关于他的母亲,他这样写:“通过长时间的紧密接触和细心的观察后,我已辨识到她对于神圣事物的敏锐和炽热的渴求... 她展示在我眼前的思维是如此难得,似乎没有其他更应被视为真正的哲学。 因此,我决心尽我所能地使她在我们的对话中出现。 ” 所以,通过奥古斯丁的叙述,我们得以珍贵一瞥这位杰出的教会母亲。

在当今被广为人知的少数早期基督教女性中,莫妮加和跟她差不多同时期的玛克里娜(Macrina)也许是最为人熟悉的。 但是,纵使我们能读到关于她们特出的属灵和智慧天赋的记述,她们的能力并不是众所周知。 这些四世纪教会母亲反而是因为她们与其他人的关系而为人所知。 莫妮加的浪子儿子奥古斯丁成为西方教会的教父。 玛克里娜的两位弟弟,尼撒的贵格利((Gregory of Nyssa)巴西流(Basil)一直以来与他们的朋友拿先素斯的贵格利(Gregory of Nazianzus)一同被誉为加帕多家三教父(Cappadocian Fathers)。 这些让莫妮加和玛克里娜出名的人塑造了整个基督教传统的神学框架,为我们现在视为基本的教义,如三位一体、恩典和圣灵等,作出经典的表述。

像友妮基对提摩太、米利暗对摩西一样,莫妮加和玛克里娜是伟大的信心之母,她们让伟人的使命得以成全。 奥古斯丁和贵格利一直到成年都服从莫妮加和玛克里娜的属灵领导、教化和劝诫,以致这些教会父亲成为当时的伟人。

但是,对于莫妮加和玛克里娜因着自己的能力而成为信实的《圣经》传释者,我们可以说什么呢? 就这俩例而言,正如流传下来的文字记载中所描绘的,她们的遗传中鲜为人知却又最基本的方面,在于她们作为神的话语的学生和教师所作的工。

莫妮加:聆听和述说主的话语

奥古斯丁形容他的母亲为一个在日常生活中渴慕和追求圣经的女人。 作为他的早期哲学对话《论秩序》中的一段幽默插曲,他重述了他的一位学生最近怎样学会了颂唱诗篇80:19。 这个年轻人就是不停地唱: 他早上唱,他整天都在重复唱。 正如奥古斯丁巧妙地描述的:即使是当他“去解决自然的需求时”,他还是一直在唱。 奥古斯丁告诉我们,此时莫妮卡提出抗议,“因为这种地方并不适合颂唱”。 那位年轻人“开玩笑地回答说:‘好像如果有敌人把我困在这里,上帝就听不到我的声音似的!‘”在我们现代人的理解中,莫妮加的责备似乎很古板,甚至是假装正经。 但是提这段本意幽默的小轶事,却以一个轻松的方式表现了莫妮加对《圣经》的高度尊重。 她渴望崇拜和《圣经》在她周围人的生活中拥有崇高的地位。

除了尊重《圣经》,莫妮卡还渴慕它的信息。 奥古斯丁在《忏悔录》中告诉我们,莫妮加渴望听到神的话语:“不加入无益的八卦和老妇的饶舌,[她想]听到袮的话,并在她的祈祷中与袮说话。 ” 莫妮加向她的造物主倾诉她最深切的希望和渴求,她一年又一年地每天为她儿子的得救祷告,把眼泪倾流于祂。 同时,她也想听到上帝自己的计划。

借着固定每天两次去教堂的基督教崇拜,莫妮卡听到神的话语。 她著名的牧者安波罗修(Ambrose)所讲的道吸引了她,她“会热心地跑到教堂去倾听[他的]话语,领受‘那直涌到永生的泉源‘(约4:14 )。 ” 由于她的社会地位,莫妮加与古代世界的许多女性不同,她很可能会读写,并能够借着在家中阅读而跟进她在教堂里听到的信息。 莫妮加在崇拜中与神的道的接触是频繁的、一致的和能使生命成长的。

莫妮加细心聆听《圣经》,使她能够将神话语的真理传递到她心爱的儿子奥古斯丁的生命中。 他描述到,因为同时为母乳和基督的名哺育,激发了他对道的深潜的渴求。 虽然他第一次自己读《圣经》时,觉得它太古板了,但它的吸引力却是奇妙的。 最后,奥古斯丁无法抗拒它。 当她的儿子进入青春期时,莫妮加再次证明她是神话语的工具。 看到他被青少年的欲望所吞噬,她试图约束他。 当时,奥古斯丁并不理会那“妇人之见”。 但他后来发现,她的忠告就是上帝的声音。 伤感地回顾往事,他祈祷道:“我以为你是沉默的,又以为是她在说话,原来袮是透过她在跟我说话。 ”

莫妮加继续将神的话语传递到奥古斯丁的成年生命中,正如另一个早期对话《幸福生活》所记述的。 最后,奥古斯丁说幸福的生活就是认识三一神。 恰在此时,莫妮卡以哥林多前书13:13作结论:“毫无疑问这就是幸福生活,而且我们必须认定,这完美的生活可以通过坚实的信仰、活泼的盼望和炽热的爱而达成。 ”

现在,奥古斯丁已成年,并且成了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感恩地接纳莫妮加那些受《圣经》所启发的话语。 对于那群聚首一堂一起讨论的男性基督徒,或是他的著作在当时及后代拥有的众多读者,这些话成为了有份量的最终结论。

玛克里娜:以圣经作为起点

正如莫妮加被上帝教导成为奥古斯丁的老师一样,尼撒的贵格利反复地称他的姐姐玛克里娜为“老师”。 在对话《灵魂和复活》中,当玛克里娜捍卫基督教信仰时,贵格利提出了很多重要问题,这给了我们一线窗去了解玛克里娜如有何使用圣经。

玛克里娜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除了有基本读写能力之外,她很可能还享受着良好的教育。 在《论灵魂及其复活》中,她将自己的先天聪慧与后天学识展示出来,其成熟、技巧,均能与她的兄弟们和同时期的其他思想领袖媲美。 事实上,因为她是如此智慧,她的兄弟们总是非常尊敬她。

这本著作以高昂的情感开始。 贵格利出发去看望他的姐姐,传达他们兄弟巴西流去世的坏消息。 但当贵格利见到玛克里娜时,他震惊地发现她也将不久于人世。 在贵格利表达了他的哀伤之后,玛克里娜“用使徒的话来责备我:至于已睡了的人,你们不要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 ” 这些来自帖撒罗尼迦前书4:13的话,就是玛克里娜在此书中第一次引用《圣经》。 使用经文来处理家庭危机,只是她作为神学教师使用《圣经》的许多方式之一。

玛克里娜使用《圣经》经文来设定界线。 她这样说:“我们要以《圣经》作为我们所有教义的条例和规则。 因此,我们必须留心这个标准,并只接受与这些话语一致的。 ”

然而,正如玛克里娜所展示,《圣经》以外有建设性和批判性的观点仍是可接纳的。 在对话中,她参考各式各样的哲学理念,某些她摒弃,某些她接纳。 《圣经》就是这种区别的准则。

玛克里娜让《圣经》引导她把她的神学探索专注于哪些方面。 她认为保罗引入了一个关键的区别:“使徒说,他相信这年代本身和它里面的一切是由神圣的旨意所形成... 但他却没有审视它是如何形成的。 ” 我们知道有些事情是真确的,因为《圣经》告诉我们,纵使我们不明白它们是如何地真确。 玛克里娜用这种区别来避免陷入无法解决的思考难题,以致她可以专注于上帝呼召和装备她去解决的问题。

玛克里娜还利用《圣经》来传递信仰的内容。 她会从个别的经文入手。 例如,她确认理智是应该控制情绪,因为根据创世记1:28,用她的话说,人类受命“管理一切非理性生物”。 她也会宏观地看《圣经》的叙述,例如,以不同的圣经伟人(但以理、非呢哈、摩西)为例,指出情绪本身没有好与坏,只在乎我们如何有智慧地运用它。 和许多其他早期的基督教思想家一样,玛克里娜用《圣经》来解释《圣经》。 在一段相当优美的段落中,她把《圣经》中的一系列比喻编织在一起,以描绘保罗将上帝形容为“在万物之上”的含义(林前15:28)。 她说,有一天,上帝将是我们的一切:“是圣人的居所,是房屋、衣服、养份、饮料、亮光、财富、国度,以及每一个我们看为美好生活的概念和事情。 祂就是一切,也会在一切当中。 ”

至终,玛克里娜对《圣经》的真理充满稳妥的信心。 我们可以安穏地信靠《圣经》所说的,而不必事事都争论一番。 贵格利一度对那些拒绝上帝的存在或创造力的人表示担忧:如果他们不接受神是真实的,我们该如何在复活这件事上说服他们呢? 玛克里娜的回答是:我们根本不用尝试。 “她说,‘在这些问题上保持缄默是较为合适的,不要视那些愚蠢和轻率的建议为有价值的答案,特别是因为经文叫我们不要照愚昧人的愚昧回答他[箴26:4 -5]。 正如先知所说,那说没有神的是愚顽人[诗14:1]’”。 并不是玛克里娜不关心这样的人。 她的观点是,《圣经》给我们自由以平和来对待别人的批判;我们不需要去捍卫。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

不是勉强地用《圣经》去反击那些根本不属于它的范畴的事情,玛克里娜首先引用经文,让它自己说话:“我认为,我们应该首先简要地了解,关于这教义,《圣经》在不同地方都谈了些什么。 ” 然后,她以不同的段落为复活建立坚实的基础(四福音书,以及诗103,结37:1-14,林前15:51-53)。 只有在正面讨论《圣经》根据后,她才聆听贵格利的反对意见。 即使在那一刻,她仍强调<圣经>:“首先,我们必须明白有关复活的教义的目的,为什么神圣的启示要作此宣告,以及为什么我们相信它。 ” 在提供最后的评断时,玛克里娜直言不讳。 “当我们探究使徒的智慧有多深奥时,我们应该真确地看清反对意见的多余和无能。 ” 玛克里娜认为,当我们沉浸于《圣经》的深奥时,我们就会看到这些论点的肤浅。

爱《圣经》,爱神

在《论灵魂与复活》里,玛克里娜引用莫妮加曾在《幸福生活》的结尾处也引用过的:哥林多前书13章。 玛克里娜认为,人生的目的是不断加增的爱,因为上帝的美是无限的:“但是当我们所盼望的事情到来时,其他一切都静止下来,只有爱仍在运作,也不会有其他任何东西可以取代它。 ”

对于莫妮加和玛克里娜来说,《圣经》为日常生活提供了一个脚本:向上帝咏唱颂赞的诗篇,养育一个孩子,承认智力的有限,在坚持真理的同时向他人学习,为垂死的亲人哀伤。 但对于这两位女性来说,归根结底《圣经》不仅仅是一本实用的操作手册。 它将我们引向我们的造物主那使人惊叹的美,以及我们生命那光荣的终极目的,为每一个微小的关注赋予意义:它教导我们在上帝里的喜悦。

汉伦·康策尔·科姆林(Han-luen Kantzer)在密歇根州荷兰市西方神学院(Western Theological Seminary)教授教会历史和神学。 她是《奥古斯丁谈意志:神学记叙》的作者。 本文是专注于在解释、应用《圣经》方面女性声音的CT特刊“为什么女性喜爱圣经”中的一部分。 您可以在这网址免费下载此文的pdf版,或订购印刷版MoreCT.com/special-issue

翻译:季小玲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