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是汇集著名学者回顾“初約”(即旧约--译者注)在当代基督信仰中地位的六集系列中的第二篇。

我对这句话并非总是感到有些厌恶。 我成长的教会所秉持的传统,是在边疆属灵复兴运动中产生的。 好的复兴传道人的标志之一,在于他们有技巧地把罪人放在愤怒的上帝手中,通常是“旧约的上帝”,然后把他们转移到在基督耶稣里所启示,“新约上帝”的恩典和爱的手中。 这种强烈的对比是我在整个青年时期对上帝的基本理解。

只有在大学里攻读旧约硕士时,我才发现这种对比,在不止一个层面,是一种错误的构造。 挑衅神学的马克·吐温在他的遗集《人间书信》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新约中的上帝显然发明了地狱,他一定是“比旧约中的上帝残酷亿万倍”。 G.K.切斯特顿(G.K.Chesterton)在《永活的人》中的看法又如何?他认为耶稣对耶路撒冷的爱和怜悯,与他把伯赛大降到比所多马更低的坑里,是很难调和的。

但这不只是因为耶稣比在主日学的法兰绒示教板(flannelgraph)上所显示的严厉得多。 另一方面,“旧约的上帝”显然比我年轻时从老师和传教士那里听到的更有爱、更有恩典、更宽容、更有怜悯。

像慈母的上帝

如果我们不读旧约,就会错过很多好的东西,不仅仅是酒、性、与暴力。 我们会错过一些重要的神学材料,错过了一些显出“旧约的上帝”的位格和属性。 我们的上帝。

神学中最重要的观点之一,是在以色列人与上帝关系的一个低潮期的接近尾声时提出的。

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 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6-7)

在上帝对以色列人做出这个肯定之前不久,他们做了一个金牛犊来代表那要带领他们去应许之地的上帝。 且不要说这违反了十诫中的第二条,百姓对摩西已经不耐烦了,觉得他在山上与上帝相处的时间太长,他们要继续他们的旅程。 而当摩西劝阻上帝,不要对以色列人动怒时,亚伦却无法劝阻摩西自己的愤怒,导致利未人奉耶和华的名,击杀了三千个以色列同胞(出32)。

在以色列人拜偶像的乱象后,上帝威胁说不和他们一起去应许之地。 就连摩西的信心也被动摇了。 为了寻求保证,摩西要求看到上帝的荣耀,尽管上帝在会幕中对摩西说话,就像一个人与亲密的朋友说话一样(出33)。

这一切都导致了出埃及记34:6-7中,上帝降临山上、在摩西面前经过的时候的宣告。 在这句话中,特别重要的是在讲述上帝的美德时,列在第一的:上帝是有怜悯的。 在这个单词“怜悯”背后的希伯来文的含义更丰富,正如贝丝·坦纳(Beth Tanner)在她合著的《诗篇注释》中指出的,它也可以指“母亲怀胎的胞”。 所以更好的翻译可能是“慈母的怜悯”。

在出埃及记34章中,上帝仍然叫以色列人为自己的罪负责。 但上帝这样做是基于慈母的怜悯。 摩西要求上帝:“求你想到这民是你的民”(出33:13)。 上帝的正面回答,首先确定了上帝慈母的怜悯;这似乎在说,虽然他对以色列人生气,就像母亲对孩子一样,但上帝绝不会抛弃他们,就像母亲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一样。 旧约中的上帝是我们的上帝,是一位慈母般有怜悯的上帝,他正面对付子民恶劣的罪,并应许一个在失败后的未来。 用愤怒来描绘旧约中的上帝,只反映了上帝特性中的一部分,而忽略了在出埃及记34章所讲的,上帝品格的本质是以慈母的怜悯开始的。

列世列代的怜悯

离摩西和埃及很多年代后,在尼希米的日子--就是以色列人被掳归回,过了几代后,祭司们在祷告中使用了出埃及记34:6-7的话,他们呼求上帝不要抛弃他的子民(尼9:17)。 虽然被掳归回,但可惜,这并没有减轻人民在波斯统治下的困难(尼9:36-37)。 使他们的挣扎更加难以忍受的,是当百姓听了文士以斯拉读律法书时,似乎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罪,不禁哭泣(尼8)。

即使当祷告的利未人赞美上帝创造天地、拣选亚伯拉罕、并将以色列人从埃及救出来时,他们也提醒百姓,当他们拒绝听从上帝的命令去夺取应许之地时,上帝还是饶恕了他们,因为上帝是“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慈的上帝”(尼9:17)。

面对被掳归回后的困难和百姓的罪恶,利未人把未来的希望建立在上帝的身上,上帝过去没有抛弃以色列人,是因为他慈母般的大怜悯(9:19)。 在士师的时期,百姓离弃了律法,杀害了先知,但上帝仍然一次又一次地以慈母般的怜悯回应他们的呼求(9:27,28)。 在列王的时期,情况并没有改善,人们继续犯罪,继续杀害先知。 然而,上帝却因为那伟大慈母的怜悯而不肯弃绝百姓,因为上帝简直就是恩典和慈母的怜悯(9:31)。

对上帝的这个观点,让我想起了我在俄亥俄州第一次当牧师时认识的一位母亲。 她的儿子染上了毒瘾,带来各种麻烦。 她和丈夫什么都试过了:多个康复中心,放下法律,强硬的爱。 什么都没有用。 然而,每次儿子回家,她都会原谅他,虽然她知道他很可能会再次伤害她的心。 但他是她的儿子, 她是他的母亲。 同样,尽管上帝的儿女一代又一代地犯了悖逆上帝的罪--包括杀害上帝的先知!但上帝一次又一次地以慈母般的怜悯欢迎以色列人(包括我们!)回家。 你想一个父母还要做什么?

所有上帝的儿女

《约拿书》的功用有点像一个默想,想到上帝的大怜悯延伸到以色列边界之外,甚至在以色列的敌人中。 这个故事,法兰绒示教板分享得基本正确。 上帝吩咐约拿去尼尼微,就是那压迫以色列人的亚述国的首都。 但约拿却逃跑了。上帝干预,让约拿被扔下船,进到一条大鱼的肚子里。 这样,约拿有一些时间来反思自己的人生选择,他祈祷,大鱼就把他吐回了旱地。 约拿终于完成了他当初的任务,宣布尼尼微即将倾覆。 出乎读者意料的是,尼尼微悔改了,神也原谅了他们。

当尼尼微悔改的时候,也许约拿也很惊讶。 但他对上帝的宽恕并不感到惊讶。 我不记得从法兰绒示教板上看到的约拿变得多么愤怒,因为他知道,就像摩西和尼希米时代的祭司们知道的那样,上帝是一位“有恩典有怜悯的上帝,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约拿书4:2)。 约拿之所以逃跑,是因为即使他无法预知亚述人会怎样做,但他知道上帝会怎样做:出于怜悯,上帝必然会在尼尼微人悔改的第一时间赦免他们。

毕竟,亚述人也是上帝的儿女。 我还记得在俄亥俄州的同一教堂里,一位长老用严厉的语气贬低“日本人”,他们在工业上的智慧威胁到了美国的工业稳定。 然而这些也是上帝所生的儿女。 同样,最近,许多基督徒对我们的穆斯林邻居表示愤怒,他们感到威胁,担心这些人会接管他们的国家。 然而这些穆斯林邻居也是上帝所生的儿女。 在旧约里充满了以色列的敌人,我们也感觉到不乏反对我们国家和生活方式的敌人。 约拿书提醒我们,上帝慈母般的怜悯甚至延伸到我们的敌人身上,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上帝的儿女。

当然,母亲不仅仅是我们生命中最有可能原谅我们的人。 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们也会很快来到为我们辩护。 我自己的母亲就是这样的。 记得小时候,我和姐妹们想把钱存进圣诞储蓄账户,却没有带证件。银行并不宽容我们。 我妈就带我们冲进了银行副行长的办公室,解释说我们是她的孩子,并预期我们能得到更好的待遇。 自从那之后,我不记得我们再有什么麻烦。

用诗篇86篇来祷告的那诗人,也以类似的方式呼求上帝表达慈母的怜悯-当然诗人的麻烦,肯定比我们与银行的小事件更严重。 诗人知道上帝的赦免(诗86:5),却因为攻击他的敌人是“强横的人,要寻索他的命”(14节),就来到上帝面前,求上帝在他的苦难中应允他(7节)让他生命得到保存(2节)。 当诗人凝视着强横的敌人时,他记得这个在以色列内外回响的强烈宣告:“主啊,你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信实”(15节)。

诗人知道上帝以慈母的怜悯看待他的处境,推动上帝从火宅中救出孩子,舍弃自己的生命来拯救胎中的果实。 慈母的怜悯激起一股热情,要保护自己所生之孩子,抵御攻击者,在一个充满暴力的世界里,提供孩子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也是旧约中的上帝,我们的上帝,以慈母的怜悯来施行拯救(16节)。

去,用同样的爱

如果你在《斯特朗圣经索引》( Strong’s Concordance) 中查看“慈母的怜悯”这个词背后的希伯来文,你会发现它在旧约中以各种形式出现了大约150次。 如果我们的教会用一年的时间,查考这150处有关“慈母的怜悯”的经文,领受从圣经而来的灵粮,而不是忽略旧约里有关“慈母的怜悯”这伟大的主题,只看旧约中与基督耶稣所启示的上帝不一样的愤怒、复仇的神,那会怎么样呢?

但愿有一件事会发生,就是我们会带着更多的感恩来敬拜和祷告,感谢我们的上帝,祂“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 当我们参与圣餐时,我们会看到上帝的宽恕从耶稣身上显明出来,是祂行在所有儿女身上的慈母怜悯般的最新作为。自从在伊甸园中第一个孩子出生以来,上帝就一直爱着他们。 而在耶稣所提供的饼和杯中,我们会看到,上帝借着耶稣把人类从罪和死亡的权势中拯救出来,是上帝一次又一次把他的儿女从仇敌手中救赎出来的高潮。

但愿我们的教会能更成为上帝所预期的,用来欢迎破碎之人的地方。 当我们看到旧约中上帝表达慈母怜悯的每一个地方,以及以色列人也效法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受感动,跨越过我们太容易落入的自以为是、诋毁敌人的境况,而向所有上帝的儿女敞开我们的社区,以怜悯的态度欢迎他们? 难道我们不会受感动,去保护我们城市和社区中受到死亡威胁的生命吗?

也许我们会意识到,我们让第一印象误导了我们,其实旧约中的上帝比我们所知道的更复杂、更有活力,是的,更像慈母。 也许我们会停止说“旧约中的上帝”,只说“我们的上帝”。

Robert L. Foster 是乔治亚大学新约和宗教学讲师。 他是《主啊,我们已经听到:诗篇神学导论》(城堡学术出版社)的作者。

翻译:励元达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한국어 Indonesian 繁體中文 català, and Galego.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