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caption 马尔斯山(Mars Hill)教会曾经是一个基于西雅图的多地点教会,在马克·德雷思科(Mark Driscoll)于2014年辞职后,马尔斯山教会的各个分堂各自成为独立教会。

马尔斯山教会的最后几年里与马克·德雷思科(Mark Driscoll)同工的40多位长老公开呼吁他从目前的牧师职位上退下来,并寻求与他伤害过的人和解。

“让我们感到不安的是,尽管在他突然辞职之前,这些过犯(sins)已经被教会的长老们调查、核实并提请他注意,但他仍然不思悔改。”他们在周一发布给CT的一份声明中写道

“因此,我们认为马克目前不适合担任教会的牧师职务。”

在马尔斯山教会就德雷思科的领导力所进行的调查结束后,他从那里辞职。两年后,即2016年,他在斯科茨代尔(Scottsdale)成立了三一教会(The Trinity Church)。 最近几个月,几位马尔斯山教会的前长老从脱离三一教会的成员那里,直接听到了对德雷思科的担忧。

签署该声明的领袖们说,他们感到有责任澄清对他的指控,以此来警告他所服在教会的现成员,并继续呼吁这位著名的牧师启动他在马尔斯山教会从未完成的悔过、恢复过程。

“这封信并不提供新的信息, 只是这些信息还没有被广泛传播。”曾在马尔斯山担任牧师,分管神学和领导力方面的瑞安·威尔士(Ryan Welsh)说。 “我们的希望不在于指责, 而是希望为人们提供保护,并通过圣灵的工作,能使马克做出回应。”

这41位签名者代表了2011年至2014年期间在该教会任职的大多数牧师,当时德雷思科受到了正式指控。 名单中包括前执行牧师萨顿·特纳(Sutton Turner)和前教导牧师戴夫·布鲁斯库斯(Dave Bruskus),他们与德雷思科一起组成了执行团队。

他们的声明还包括了一份从未公布的2014年10月的文件,其中详细说明了长老团成员在马尔斯山教会监事会的指导下进行的教会调查,发现德雷思科有哪些暴戾、傲慢和跋扈的行为。

教会要求他为这一系列过犯悔过、寻求和解,并为他制定了一个恢复计划。 但德雷思科在该计划实施之前就辞职了。

在德雷思科辞职后的那个星期天,部分调查结果向马尔斯山教会的会员公布,但参加这些聚会的人很少,完整的声明也从未公开过。 在其创会牧师离开后,马尔斯山教会就解散了,其中一些分堂成为独立教会。

在离开时,德雷思科提到了他已经 “承认并悔改”的过去的过犯,并说他 “没有取消自己的传教资格”。 他后来描述了他和妻子如何感觉到神在呼唤他们离开马尔斯山教会,并提到了反对他的人希望他离开。

而实际上,所建议的恢复计划包括了让他回到马尔斯山教会的事工和领导岗位。 长老们当时写道:“我们本希望能看到他复职,对于马克在我们能够与他一起走完这个过程之前选择离开,我们感到悲痛。”

七年后,在私下单独接触他之后,这些长老再次恳求50岁的德里思科“参与并服从基督徒的调解”,并“在可预见的未来”辞去任何具有属灵权威的职位。 周一的声明代表了呼吁其前牧师悔改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努力。 签署人承认三一教会前成员的指控与在马尔斯山教会的情况有相似之处。

“当我们得知,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的三一教会担任牧师的马克·德雷思科,继续以一系列充满过犯的行为对待工作人员和会众时,我们感到很难过,”他们的声明开头这样说。 “这些充满过犯的领导行为似乎与他在西雅图马尔斯山教会担任领导职务时表现出来的相似。”

三一教会的一些前成员,包括最近辞职的安全主任查德·弗里斯(Chad Freese),已经开始在网上分享他们的经历。 他们的描述和批评早于《今日基督教》最近的播客《马尔斯山教会的兴衰》,该播客回顾了在德雷思科领导下,围绕着这个教会的成长和崩溃的诸多因素。

脱离三一教会的会员对这个亚利桑那教会的人际关系健康提出了担忧,并列举了会众中人际关系断裂的具体例子,这包括家庭内部。 据弗里斯说,其中一些人被禁止进入教堂场地。 他还描述了他认为的偏爱、不信任和来自德雷思科的威胁,包括威胁采取法律行动。

上个月,该教会认知了弗里斯提出的一些指控,其涉及到儿童事工中的一份事故报告。 但该教会在一份通讯中写道,这些声明是 “完全虚假的”,并认为它们是“‘扳倒三一教会’和‘毁掉教会‘的努力的一部分”。

弗里斯写道,他最初来到三一教会时,尽管“知道在马尔斯山教会的问题”,但被德雷思科的讲道吸引,想亲自去看看。

类似地,当埃内斯(Eneas)一家去年加入三一教会时,因为同为来自西北太平洋沿岸的移居者,他们觉得自己很适合。 蒂芬妮·埃内斯(Tiffany Eneas)说,每隔一段时间,德雷思科就会提到 “我过去的另一个教会”,但不会提到马尔斯山教会的名字。 (德雷思科领导了18年的教会也没有出现在他在三一教会网站的简历中。)

“我们甚至告诉我们的朋友,‘不要用谷歌搜索他,自己来看看就好了’,”她告诉CT。

埃内斯和她的家人因她认为的控制和霸凌行为而离开教会。 她对牧师如何对待教会成员感到不安,包括细究检查她与教会前成员的关系。

“我丈夫说,如果早知道这些,他甚至不会开车进入停车场,”埃内斯说。 ”我不觉得人们真的知道 ...... 我曾在教会里有那么美好的成长经历。 我只是走过去,并信任。”

她很感谢一些马尔斯山教会前长老给她的建议,他们加入了一个有85名成员的脸书小组,这些人离开了德雷思科的斯科茨代尔教会。 她估计,在她现在参加的教会中,有100多人也是离开三一教会后转到这里的。

即使有会员离开,网上关于德雷思科的讨论也重新开始,最近的紧张并未被整个三一教会感受到。 新成员继续加入教会,并欣赏德雷思科担任教会的牧师和讲道人。

前马尔斯山教会的长老们承认,他们对德雷思科目前的角色 “没有正式的管辖权威”,但也表示担心,支持他决定创建三一教会的那些领袖没有考虑他在西雅图所受到的指控。

今年早些时候,三一教会的网站曾将德克萨斯州牧师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和吉米·埃文斯(Jimmy Evans)以及基督教咨询师兰德尔·泰勒(Randal Taylor)列为 “智慧的顾问”。 现在他们的名字不再出现在网站上,也没有列出任何长老。

在马克·德雷思科牧师事工(又称“真实信仰”)的最新税务申报中,与牧养德克萨斯凯勒市(Keller)楔石教会的布兰登·托马斯(Brandon Thomas)和领导华盛顿州韦纳奇市(Wenatchee)恩典城市教会的乔希·麦克弗森(Josh McPherson)一起,泰勒也被列为受托人。 麦弗逊是“使徒行传29章”(Acts29,因《使徒行传》只有28章,此组织名称意为“新的一章”——译者注)前董事会成员。

前马尔斯山的长老们写道:“这种‘跨地区’的顾问结构使马克得以逃避他所需要的问责制度。 我们希望并祷告,在神的恩典下,马克会在当地教会机构和长老团队的属神领导和指引下,进入一个漫长的悔改更新时期。”

编者注:本文于7月28日更新,因为签署公开声明的长者总人数上升到41人。 41位长老的声明可在这里查阅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