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是讲说神要说的话,更多的时候是关于直言不讳,而不只是关于预告。

然而有时候,预言确实可以预告未来。 10月下旬,帕特·罗伯逊(Pat Robertson)宣称,他已经听到了主的声音:“毫无疑问,特朗普将赢得大选。” 罗伯逊说对了的是,特朗普的大选表现确实远远好于预期。 因为唐纳德·特朗普得到的7000万张选票,据称是美国历史上第二高的总票数,我们可能认为罗伯逊确实听到了什么。 但是,他是否看到了事情的全部?

在一些选举中,预言远不止是50/50的猜测。 2016年,一位牧师和先知耶利米·约翰逊(Jeremiah Johnson),在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崭露头角之前,就准确预测了他的第一个任期。 罗伯逊并不是唯一一个预期2020年特朗普总统再次获胜的人。 大多数公开发表的预言,包括约翰逊做出的,都站在特朗普一边,有的提到选举会有争议。

但即使是一些投票给特朗普的人,也觉得神在说拜登这次会赢。 基于以色列的弥赛亚派领袖罗恩·坎托(Ron Cantor)说,他两次从上帝那里听到拜登会赢,原因是教会对特朗普的偶像崇拜。 他对追随者说:“即使奇迹发生了,[特朗普]真的重新当选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小——证明了其他先知是对的,我这里提出的警告依然不变。”

如果经历了重新计票和法院诉讼后,选举结果维持不变,那么其他那些预测特朗普获胜的人是不是都是假先知?

预言中的失误并不会使每一个犯预言错误的人成为假先知,就像教学中的错误不会使每一个犯教学错误的人成为假老师一样。 但假先知是存在的——即使是那些不相信真正的预言恩赐现在还存在的恩赐终止论者(cessationist),也同意这类人是存在的。

无论是否来自假先知,非常公开的错误预言都有可能使神的名蒙受极大的羞辱,必须特别严肃对待。 本来就喜欢嘲笑基督徒的人,可以找到更多的嘲笑理由。 申命记18章对于错误的预言发出警告,指出那是先知“擅自”说的;这个词的希伯来文通常是指傲慢无礼的叛逆(例如,申1:43,17:13)。

“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申命记18:22写道, “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

倾听神

然而,即使是真正的预言,也可能比我们许多人所希望的复杂得多。 在《圣经》中,真正的先知常常以别人认为古怪的方式行事(耶19:10;徒21:11),他们同时代的人有时认为他们精神不正常(王下9:11;耶29:26;约翰10:20)。

与有关神的长远目的的预言相比,《圣经》中有关神的短期目的的预言大多是有条件的,无论是否这样说。 因此,约拿所预言的“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约拿书3:4)并没有在约拿的世代应验,因为尼尼微悔改了。

耶利米对这一过程作了明确的解释:“我何时论到一邦或一国说,要拔出、拆毁、毁坏;我所说的那一邦,若是转意离开他们的恶,我就必后悔,不将我想要施行的灾祸降与他们。 我何时论到一邦或一国说,要建立、栽植;他们若行我眼中看为恶的事,不听从我的话,我就必后悔,不将我所说的福气赐给他们。”(耶18:7-10) 关于有条件的预言如何运作的观点各不相同。 我自己的看法是,上帝预知人的选择或最后的结果,但他也在一定时间内包容为时间所限制的人。

同样,上帝有时也会推迟应许的结果。 以利亚预言了亚哈后裔的毁灭(王上21:20-24)。 然而在亚哈谦卑之后,神却私下告诉以利亚,因为亚哈谦卑自己,所以“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不降这祸; 到他儿子的时候,我必降这祸与他的家”(21:29)。 同样,神也交托给以利亚三项任务(王上19:15-16)。 以利亚直接完成了其中的一个——呼召以利沙。 另外两个是由以利沙和他又委派的另一位先知所完成的。 大部分的任务是由别人完成的。

通常情况下,圣经的预言更多的是表明什么,而不是什么时候。 例如,《约珥书》的前两章以主的日子,即神的审判之日,来描绘即将发生的蝗虫入侵。 然而,最后一章似乎描绘了在神审判的终极日子里真正的入侵(3:9-17,尤其是14节)。 在预言中,这种情况就是,较近的事件可能预示着较晚的事件,但不会指明两者之间相距的时间多长。 基督徒是这样看待《旧约》中关于弥赛亚降临的预言的:没有人预先认识到耶稣会来两次。

但关于美国大选的预言大多是有条件的吗? 还是他们根本就错了? 毕竟,任何人都可以说:“选举的结果将是这样那样的, ..., 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投票给某某。” (不过,鉴于对特朗普不利的几率,对他当选的预言相当大胆。)

听到我们自己的回声

但即使是敬虔的人,有时也会误解他们所听到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摩西一样面对面地听清楚神的话(民12:6-8)。 在主对他说话后,拿单必须纠正他向大卫所作的保证(撒下7:3-5)。 即使是像拿单这样敬虔的宫廷先知,也会在得宠的时候做出错误的假设。

然而,这个问题并不限于宫廷先知。 当施洗约翰听说耶稣在医治人的时候,他怀疑耶稣的身份(太11:2-3;路7:18-20)。 也许约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早先从神那里听说,即将到来的那位要用圣灵和火施洗(太3:11;路3:16)。 据约翰所知,耶稣并没有用火给任何人施洗。 约翰从上帝那里听到的是正确的,但约翰的推论是错误的,因为他和所有的先知一样,只看到了整个大图景中的一部分。

不仅所有的预言都是不够全面的,更危险的是,有时我们可能会将自己错误的解释与神的信息混淆。 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还记得为合适的配偶或工作祷告的时候;我们个人在一个决定中越是感情用事,往往就越难思考、聆听清楚。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路加没有把使徒行传21:4中圣灵引导的讲话称为“预言”的原因。 保罗的朋友“被圣灵感动”,告诉他不要去耶路撒冷。 然而神已经告诉保罗自己要去耶路撒冷(徒19:21的可能意思)。 保罗的朋友们正确地听到,他将在耶路撒冷受苦(20:23;21:11),但却错误地从这一信息中推断出,他不应该去那里(21:12-14;另见王下2:3-5,16-18)。 主观性是很复杂的,但只要我们需要主的智慧,我们就得忍受一些主观性。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所有的预言都是“部分性的”,正如教师“知道的有限”(林前13:9)。 在耶稣再来之前,我们的认识是有限的,也是局部的(9–12节). 说所有录入《圣经》的预言都是完美的,并不意味着神的仆人都没有说出过不完美的预言。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坚持每一个预言都“当慎思明辨”的原因(林前14:29)。 祂警告我们,“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也不要藐视先知的预言;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各样的恶事要禁戒不做”(帖前5:19-22)。

某些流行的教导使当代的许多预言更有问题。 我相信,过分的“正向忏悔”教导已经将潜在的问题变成错误预言的主要来源。 就连今天许多指斥“说出需求,认领恩赐”(“name it and claim it”)神学的圈子,现在也在搞“先知宣言”。 其中有些宣言是为了申明信仰。 毕竟,耶稣确实邀请我们用信心来对山发命令(可11:23)。 但只有当信心的目标正确时,这信心才是正确的,而耶稣在上一节中指明这目标是神(22节)。 除非得到神的授权和引领,预言性的“宣言”就是空洞的,。 正如《耶利米哀歌》所说:“主若没有命定,谁能吩咐而行呢?”(哀3:37)。

倾听到不同的声音

那些自称代表神说话的特别有名的人不一定是对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神不说话。 2008年,一位对我一无所知的埃塞俄比亚牧师,准确地预言了我的儿子,并说我正在写两本大书。 当时让我困惑的是,他说我的第二本书会比第一本书大。 我以为我的《使徒行传》注释会先写出来,它有四千多页。 虽然有些印象深刻,但我认为梅斯芬(Mesfin)关于更大一本书的预言肯定是错的。 但我的神迹书,原来只有1100页,最后比我的使徒行传注释先出来。 结果梅斯芬是对的,而我是错的。

今年,许多基督徒听信了教会领袖做出的特朗普将再次赢得选举的预言。 有些人,如耶利米·约翰逊(Jeremiah Johnson),继续坚持他们的预言最后会变成真的。 其他人,如克里斯·瓦洛顿(Kris Vallotton),则公开道歉。 现在,很多人会认定,这个预言是有条件的,时机不对的,或者,更可能是错误的。

虽然我一直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我希望看到神的预言被证实,能理解这种失望的心情。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我不是先知,但我自己的梦使我深深不安。 例如,2016年3月,即大选前8个月,我梦见特朗普可能会像圣经中的耶户一样(王下10:28-31),需要悔改。 2016年5月,我梦见上帝对特朗普(未来)虐待难民儿童的行为感到愤怒。 后来我梦见他的话挑起了种族暴乱。 2016年大选后,我在日记中写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关于他的噩梦,别的人很多却没有看到同样的事情。” 第二年,我梦见自己就即将到来的强烈反应,警告特朗普的支持者:“你们所种的是风,所收的是暴风”(参见何8:7)。

我无法放下这些梦,尽管很多我尊敬的人支持总统,而且其原因我也明白。 有时我自己的观点也会摇摆不定,因为我是反堕胎(pro-life)的,也很欣赏总统对福音派的尊重。 今年8月,我梦见特朗普输掉了2020年大选。 这只是一个梦。 我做过各种各样的梦,即使当有些梦看起来很重要时,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有的梦可能是受到睡前看BBC新闻的影响。 但是起码地,梦确实是在激励着我去祈祷。

视角不同,我们每个人看到的只是大拼图中的一块。 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主仍然掌控着历史,无论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凭着《圣经》中祂确实的话语活着。

如果面对着各种的不可能,特朗普突然真的当上了总统,那些预言会让公众注意到神的工作。 否则的话,可能是神要人们注意了,在许多灵恩派的圈子里,需要进行大扫除了。 圣灵的鼓励并不总是转化为我们想听到的话语;“预言性的宣告”会使我们对上帝真正的话语感到迟钝;依赖于听别人转述上帝说什么了,可能是件危险的事(见王上13:11-32)。

作为一个灵恩派基督徒,我喜欢看到预言成真。 但预言是需要评估的。 只要有可能,在将它们公开之前,就应做评估。 而且,在必要的时候,那之后也应做评估。

克雷格·基纳(Craig Keener)是阿斯伯里神学院的 F.M. 与 Ada Thompson 圣经研究教授。 他是《基督传记:记忆、历史和福音书的可靠性》的作者,该书获得2020年CT图书奖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한국어 繁体中文, and català.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