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克(Rick Warren)的马鞍峰教会最近因为按立了三位女牧师而 上了头条 。听到这几位女性因着按立而得到大众的认可和宗派的扶持叫我欣慰,但是读到报导后便深深地叹了口气:“哎呀!又来了。”我早预测到女性在教会职责的议题会占据一整个星期的版面,也预测到这些了无新意的论点。

有个公开的秘密:你知道谁最讨厌谈论女性担任圣职吗?女性牧师们,但不全都是。有些女性特别有讨论这项议题的恩赐,而我也真心祝福她们。

但现实生活中很少人是为了讨论女性担任圣职而去成为牧师的。我们被按立,是因为福音占据了我们的心思意念。我们被按立为要见证耶稣的荣美和真理。我们被按立是为了用道和圣礼服事教会。 (郑重声明,没有比为了道和圣礼更值得接受圣职的。)

女性接受圣职我以前也不赞同。在我30多岁之前,我算是温和互补主义者(soft complementarian),但我同时也是以女性的身分在教会服事。我教会的弟兄姐妹都以为我最终会嫁给牧师(算是平信徒姐妹非正规地进入带职事奉的方法) 。我曾在美南浸信会的青年团契和美国长老教会的慈善事工实习,在移民、街友和贫民之间服事。我之后去读神学院,发现自己有神学研究的喜爱和窍门,最后还当了几年的校牧。

我花时间仔细钻研按牧的争议,这几年 我的看法改变了。而在这段神学研究画下句点后,我决定按牧相较之下是自然又实际的。我接受按牧,不是为了要证明女性也应该当牧师,也不是想为正义发表声明。我接受按牧,也不是因为我认为女性(或男性)都有接受按牧的绝对权利。我接受按牧,是因为我已经带职事奉,并且对教会和圣礼都非常看重,使我的生活和我在教会的职分密不可分了。

我当时已经投入事工,也开始教导和训练门徒。我希望能公开在圣徒面前事奉。

现在每当我讲道时,每当我把手轻放在流泪姐妹的肩膀上、倾听她的悔改时,每当我写文章时,每当我和学生散步,回答对于圣经的疑问时,每当我在疲惫的弟兄姐妹面前举起圣餐,用最清楚洪量的声音宣告这是“神赐予祂子民的恩典”时,我心中想的不是女性接受圣职的议题。我心中想的不是希腊文的动词或圣经对女性的职分。我默默祷告求圣灵吸引我们到神自己面前,来造就祂的教会,恢复我们的信心。

女性接受圣职无疑是一门重要的议题。我非常感谢圣经学者和神学家们,他们认真钻研圣经的论证(最新的是 贝丝·艾莉森·巴尔(Beth Alison Barr) 威廉·维特(William Witt),都有出版关于这项议题的新书)。我们需要这样的对话。我也会延续这样的讨论。

只是网上或是教会里对这项议题的讨论多于抽象。对参与服事的我们而言,事工具体地根基于我们所爱所服事的人群之生命上。虽然按牧的议题不常在需要受服事的弟兄姊妹间讨论,但是人太想要花时间讨论此事了。就我所知,不论哪位女传道或牧师,如果在飞机、火车、或是巴士上,如果被邻座发现她的身份,后者总会以义愤填膺的颤声发表长篇大论,直指女性受圣职之不是。

当教会一半的人想说服我们辞职时,有另一半人却把我们当作击溃父权主义的斗士而拍手叫好。

刚按牧不久时,当我在会议休息空档,穿着牧师服短暂进出附近文青风的咖啡厅时,看见用微笑加点头热切肯定我的客人,让我很受激励。你们的回应我很感激。真的。但是我知道我对他们而言只是女权主义胜利的代表,而不是福音的宣教士。况且,我有时候只想要买杯咖啡好好读本书,暂时放下神学家的帽子。我像是种罗夏墨迹测验(Rorschach test),无论我是否愿意,我对每个人的意义都不同(正是因为如此,我不再轻易穿牧师服公开现身了。)

我的存在给人麻烦,也给人鼓励。而且大家总是在我对《圣经》、性别角色或是耶稣的立场上有所揣测。

本来愿意与互补主义支持论者合作什至切搓的我们,对此感到事情的不单纯。我们热爱教会和圣经,目的是“以和为贵”。自由派认为我们“把敌人当自己人”,但我们从始至终没打进互补主义的圈子里。因此我们总觉得自己在这样的对话中格格不入,受到两极分化教会双面的冲击,基督的福音在辩论时总是退居次要。

在我自己的宗派中,做牧师的姐妹们在各个方面常出乎意料地得做挡箭牌。她们忠心服事教会,顺服教会领袖,也常常得应付各种弟兄不必面对的批评:从说话语气到神学立场各方面。但她们依然继续做牧师。因为这是她们的本质:牧师、牧人、母亲、仆人。

昨天,我们事工里一位年轻姐妹坐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说,“我服事是为了看见人得着自由”。毕竟吸引我们事奉的是耶稣和大使命,我们不是为了第二波女权主义,或像阿尔·莫勒(Al Mohler)最近在对马鞍峰教会新闻的回应中所形容的“解放神学下的冲动”。我们想要用神赋予的恩赐服事教会。

身为一名女牧师,我常认为自己被迫担任专家的角色,参与到这场我认为无趣的文化大战中。我对事奉的热情并非出于争夺名份,我热爱事奉是为了能在耶稣的事奉上有份。

基督自己的作为才是最终吸引女性受圣职的原因。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没错,我们得努力忠心传讲圣经。没错,我们需要好好讨论女性受圣职的议题。但是我们不应该把大部分的时间或精力耗费在来争论姐妹 如何 在禾场上做工。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在福音上。我们会不断摆上,因为我们寻求跟随的是收割庄稼的主。

蒂什·哈里森·沃伦(Tish Harrison Warren)为北美圣公会的牧师,同时也是《朴实人的祷文》和《深夜中的祷告》一书的作者(校园团契书房出版社,2021年)。在推特上关注她@Tish_H_Warren。

翻译:王宁扬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