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有很多经文谈到它的目的和权威。其中大家最熟悉的经文应该是《提摩太后书》第3章16、17节,保罗写道,“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对于担任东南浸信会神学院英语和思想史副教授的马修·穆林斯(Matthew Mullins)来说,这样的经文确实是信徒阅读神的话语时不可或缺的指南。但他认为,问题出在对于一些词汇的解释趋于狭隘,比如 教训督责纠正教导 等,这会误导我们把《圣经》单纯当作一本要相信什么以及该做什么的使用手册。

在《享受圣经:从文学的思路来爱圣经》(Enjoying the Bible: Literary Approaches to Loving the Scriptures)一书中,穆林斯展示了《圣经》的指导方式是如何触及我们的理性和情感的。换句话说,这就像诗歌和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它不仅在对我们的理智说话,同时也在激发我们的情感。洁西嘉·胡滕·威尔逊(Jessica Hooten Wilson)是一位作家,也是达拉斯大学专门研究神学和文学的学者,她与穆林斯谈到诗歌是让我们能更能享受神和祂的话语的途迳。

你希望这本书会有什么样的读者?

我试图交流的对象,是任何可能会这样说的人,“我想拿起这本古老、多元、了不起的著作, 享受阅读它的乐趣。”我也是写给我那些福音派的学生和朋友,他们和我一样,倾向于以一种把资讯和教学置于享受之上的方式来思考《圣经》的目的。

老实说,这本书也是写给我自己,一个心里面喜欢在 Netflix 上追剧, 而不是深究《圣经》的人。我期待着喜欢的乐队所发行的新专辑,远过于期待阅读福音书。我知道本不应该是这样,但事实就是如此。所以我写这本书也是一种属灵的操练。

你在书名中用了 享受(enjoy) 这个词。“享受”《圣经》是什么意思?这与你喜爱 Netflix 一样吗?

最初书名的意思大概是,“如果你不喜欢诗歌,你就不能理解《圣经》”。这比我们最终选定的更具争议性。但基本上,我认为“享受”《圣经》,就是读的时候有喜乐。然而,我的信念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把享受《圣经》当作最后的目的。在理想的情况下,通过学习享受神的话语,我们培养的是更多地享受神祂自己。

你想为何许多信徒很难愉快地阅读《圣经》呢?

和我一样,我大多数的学生都是在教会里长大的,教会里对《圣经》非常尊敬。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很容易相信它就像是一本使用手册,会为生活中应该做的事情提供实际的指导:我应该上大学吗?我应该去这个教会,还是那个教会?我应该嫁给这个人,还是那个人?当你翻阅《圣经》时,如果只是寻找这类问题的答案,那将会剥夺你阅读的乐趣。因为你总是担心你会不会读错。

在本书的引言中,我也谈到我们倾向于把《圣经》的内容视为如此狭隘。事实上,它集合了各式各样类型的题材和文学形式。因此,是我们误解了应该如何去阅读它。我写这本书的一个目的,就是试图改变我们对《圣经》是本什么样的书的理解,以及了解这一理解上改变意味着什么。

Image: Alex Boerner

如果《圣经》不是使用手册,那它是什么样的书呢?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去阅读它呢?

我想说的是,《圣经》 不仅是 一本使用手册——即使我们在阅读智慧文学中一些最有诗意的章节时,我们仍然可以直接从其中得到教诲,或至少有时是这样。我的观点是,如果我们只是寻找实际的东西,那种“我应该如何过我的生活”的教导,那么我们将错失了一个重要的层面,就是让这些章节 指导 我们,意味着什么。它们不只是试图训练我们的理性。它们还试图教导我们的欲望和情感。这就是文学成分的功用。

在我的引言中,我用《诗篇》119章105节作为例子:“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这里对我们的理性有一个明确的教导:你应该在不确定的时候咨询神的话。我的论点是,如果这就是这《诗篇》打算传达的全部信息,那么它就会用直截了当的训诫来表达。但是,它却用这种充满诗意、隐喻的语言在潜移默化中传达这种渴望。

因此,这段经文不仅仅是教导我们要做什么。它也训练我们渴望《圣经》的文字,这是它给出的“指令”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我想阐明的,要远远超过将《圣经》形容成是指示与渴望、欲望、喜悦等其他的组合。我要说,《圣经》的教导形式本身必然使其他这些成为 必要

读诗歌怎么能训练我们以这种渴慕和喜乐来读《圣经》呢?

我们与诗歌的挣扎,不仅仅是一个征兆,表明我们不知道该如何读《圣经》,也显示我们并不总是完全了解我们自己是什么样的生物。在重新训练我们的眼目和阅读习惯方面,诗歌之所以如此宝贵和有效,是因为在我们意图将经文简化成一条简单信息或一个明确指示时,它经常使得这一企图不能得逞。

当我第一次研究《圣经》中诗歌的成份时,我厌恶那让我困惑的部分。但我现在欣然接受它。我想,“或许我对有些事情看走了眼。也可能我的阅读和思考方式需要作些改变。”

读诗歌比普通散文更需要全神贯注。每当你重读一首诗时,总会发现新的东西,又多一些,再多一些。既然有限的凡人所写的诗尚且如此,那么《圣经》的文字更是这样,这些经文已经久经岁月,并将继续从根本上改变着人们的生命。

你所讨论的实践法之一是沉思地阅读《圣经》。对一位可能不熟悉这种传统的新教基督徒,以这种方式阅读《圣经》,从中必须获得什么?

我从小就被教导要对《圣经》给予高度尊重。我父亲拥有神学学位,他牧养一间教会。在星期天早上,以及星期三、星期天晚上,我们都聆听对神话语的详尽阐述。我上过一所神学观念很保守的浸信会学院,它们把《圣经》当作权威。我非常珍惜这段成长的背景。

然而,身为一个来自相对保守的福音派传统的人,我希望提供一个途径或某些渐进步骤,使读者了解更反思和深思的方式,例如 圣言咏读法(lectio divina)。在如何看待《圣经》诠释方面,如果我们能有更多地的改变,能以读诗的方式阅读《圣经》,我们就越能思考它的优美,感受到它在牵动我们的情感,而不仅仅在于注意它的指令。

这还有一个额外的效果,就是让我们放松对确定性的把持,即便是稍微一点点,帮助我们成为一位更谦逊的读者——即使我们依然完全忠于《圣经》的权威。

如果当我们读《圣经》的时候,我们的情绪被触动,我们怎么知道这些情绪是否能信任呢?它们是不是也有可能扭曲而没有加深我们的理解吗?

我当然不想声称情感在某种程度上是理解的基础。我也不相信,所谓的真理的调配公式,能以某种形式,就是用这么多的情感,加上一些想像力,再加上这些许事实。

话说回来,我相信,当我们以具体和实际的方式阅读《圣经》时,美和情感的元素就会发挥作用。每当我们读一件文学作品时,甚至《圣经》本身,页面上的字句会吸引我们的想像力。这发生在无数不同背景和生活经历的读者身上。

对我来说,这就是真与美的结合。一旦我们的想像力被激发,我们就能与那文学作品产生连结或联系,正如将感觉和知识紧密地结合起来一样。这时就能产生真正的理解。

在现代基督教中,主要是由于启蒙运动,我们继承了一个过于理性的框架。我不赞成这样。我们不需要为了去理解事物而抛开我们的情感。事实上,把它们闲置在一旁反而会阻碍这个过程。

《圣经》叙述的背景是与我们现在不同的时空。诗歌和文学如何能帮助我们了解陌生的事物呢?

诗歌和文学的功能之一是帮助我们跨越不同的经历,这是借由邀请我们去认同我们还陌生的世界来达成。

在这本书中,我探索了早期清教徒诗人安妮·柏瑞丝翠 (Anne Bradstreet) 的创作。在柏瑞丝翠的诗《作者写给她的书》(The Author to Her Book)中,她把写作比作身为母亲的工作。尽管我从未当过母亲,但我偶尔也会经历柏瑞丝翠描述的脆弱性和自我怀疑,在她的创作过程中和作一位母亲时。因此,我觉得我可以认同她,尽管我们的经历可能会大相径庭。良好的文学作品就会营造这种氛围,促进这种跨越时空的联系。

特别要注意的是,完完全全地从别人的角度看这世界的那种完美的同理心是不可能的。试图认同不同经历的人有时会导致我们得出错误的替代物。但是文学仍然有很大的力量来告诉我们对陌生事物的想像。

如果你要给你的读者一个最主要的信息,那会是什么?

如果我能有一个期望的结果的话,那么读这本书的人会体验到另一种阅读《圣经》的方式。我从自己的教学经验中发现,诗歌和文学可以让我们成为更好的《圣经》读者。

但这不是终点。成为更好的《圣经》读者能使我们成为更爱神的人,另一方面,更爱我们的邻舍。

翻译:江山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