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夏天,我和丈夫庆祝了结婚二十年。 我们现在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和我们分开的时间一样长——只是因为我们在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所以才会有这个“成就”。

在不太遥远的过去,年轻时结婚的夫妇为共同生活奠定了基础。 文化、宗教和个人价值观意味着这些“基石”婚姻最终会理所当然地经过银婚、红宝石婚和金婚这些纪念日。 婚姻是否幸福、是否忠诚,甚至是否安全,往往不是重点。

然而,现在我们对离婚的文化观点已经改变,我们对婚姻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 在过去,社会和文化纽带将婚姻固定下来(有时弱势之人被困在摧残人和危险的婚姻中),而今天的重点则落在个人身上。 夫妻现在必须 在一起,才会在一起。 我们不是在问我们在婚姻中是否幸福,而是问我们在婚姻之外是否可以更幸福。

让事情变得更加困难的是,婚姻性质的变化意味着我们对配偶的期望更高。 著名的夫妻关系治疗师埃斯特·佩雷尔(Esther Perel)指出,我们要求同一个人给我们归属和身份、连续性和超越性、舒适和边缘,以及可预测性和惊喜。

“我们正在要求一个人提供曾经是整个村庄所提供的东西,”佩雷尔说

而当我们的期望值如此之高时,我们不可避免地会感到失望。 佩雷尔把这个难题称为“欲望危机”,因为在现代婚姻中,欲望不仅在我们的婚姻中起着巨大的作用,而且在它们的持久性中起着巨大的作用。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 在一个将欲望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文化中,我们如何追求信实呢? 问题不在于我们 是否 会被配偶以外的人所吸引,而在于 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会怎么做。 我们将如何回应——不是在我们不快乐的时候,而是在我们认为我们有可能 更快乐 的时候? 我们是否培育和接受这样的吸引力,让它们在 “后备炉灶”里煨着?

“为了走在圣洁、健康的性伦理中,”多萝西·格雷科(Dorothy Greco)在《中年婚姻:拥抱中年的惊喜、挑战和欢乐》中写道,“我们必须驳斥误导人的教导,并认识到文化何时将我们引入歧途。”

但是,与其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格雷科建议,通向长期忠诚的道路 在于 更好地理解欲望和吸引力。 “我们还需要承认上帝赋予我们的性能力,”她继续说,“认识到在那些领域我们会受到诱惑,并在自我控制和性表达之间找到平衡。”

不幸的是,我们中的许多人被诱惑吓得措手不及,部分原因是我们不了解什么吸引自己和自己的欲望是什么。 我们常常选择压抑和回避,而不是学会审视这些感觉。于是,当在另一个人身上感受到出乎意料的联系或吸引,我们会大吃一惊。

“以基督徒的名义压抑和回避,但实际却是异教徒的生活方式,”雷切尔·吉尔森(Rachel Gilson)写道。 他们依靠意志来压制欲望,而不是依靠基督来改变它。 在吉尔森看来,对这些方法最大的控诉之一是,“行这一切,人们并不需要耶稣基督”。 而 “一个不 需要 耶稣的体系是一个没有意义的基督教”。

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学会正视欲望,不是为了破坏忠诚,而是为了追求忠诚。

为了获得指导,我们可以看看那些已经在走这条自我意识道路的基督徒,特别是那些对被吸引的体验 并不 完美和简单的人。 例如,性少数群体的人往往深刻地意识到什么吸引他们,正是因为他们与同侪很不一样。 而这种意识赋予他们的,正是我们其他人所需要的视角和知识。

福音派社区花费了大量的对话精力,辩论甚至监督性少数群体的忠实成员如何去定义他们受吸引的经验: 他们是否可以称自己为同性恋,或者说,这是否将性身份提升到了在基督里的身份之上? (美南浸信会的全国会议和美国长老会(PCA)的大会都在今年夏天以某种形式讨论了这个问题)。

虽然这些辩论很重要,但也许我们的时间最好是用来向那些牺牲性地致力于传统基督教婚姻教导的弟兄姐妹 学习。 他们感受吸引(或感受不到)的经验不会在婚姻或性结合中达到顶峰,这意味着他们正适合教导我们其他人如何信实地活出自己。

他们的生活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被某人吸引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 那个人 在一起,就像被配偶以外的人吸引,并不意味着你的婚姻就要结束一样。

学会审视我们的欲望和吸引力——以及如何区分这两者——不仅有可能弥合 LGBT 和异性恋信徒之间的差距,而且有可能为夫妻双方装备终身的忠诚。 当你发现自己被配偶以外的人吸引时,这种清晰而细微的差别会有很大的帮助。

但追求终生的婚姻,需要比对欲望的研究要多得多。 我们必须明白,虽然渴望被了解和被爱是上帝赐予的,但想让一个人满足这些需求却不是。

也许现在是我们收复村庄的时候了。

当《圣经新约》作者们谈到人们的性生活时,他们是在信徒群体的背景下这样做的。 与我们现代的婚姻和核心家庭作为社会的独立组成部分的概念不同,《新约》书简反映的是一个更大的社区的愿景,基督徒的婚姻和家庭就存在于其中。 而这个社区是由许多不同的成员组成的,都是作为基督的身体结合在一起。

在这个意义上,健康的社区支持终身婚姻,不是通过同伴的压力或期望,而是通过扩大每个配偶可以获得的关系类型。 在神的家庭里,我们可以学习以父亲、母亲、姐妹和兄弟的身份相互联系。 从这些关系中,我们学会了成为更好的丈夫和妻子,同时也减轻了我们对对方的期望。

但在这里,我们也必须小心。 一群人不可能比那另一个人更能成为我们生命、爱和超越的最终来源。 在社区和婚姻中忠实地生活,意味着学习我们许多未婚兄弟姐妹已经知道的东西。

用作家维维安·沃伦(Vivian Warren)的话说:“耶稣的爱永远不会像人类的爱那样失败。当时间到了,它将带我进入另一个世界”。

出于 这种 爱,我们可以作为完整的人回到我们的婚姻中,再次将自己投入到婚姻的召唤中。 我们不相信我们的欲望,甚至不相信我们已经投入的岁月。 相反,我们每天拿起我们的誓言,并相信承诺让我们忠诚地保持到最后的那一位也会让我们对彼此忠诚。

汉娜·安德森(Hannah Anderson)是《受造为更多》(Made for More)》、《所有美好的事物》(All That’s Good)《谦卑的根:谦卑如何磨练和滋养你的灵魂》(Humble Roots: How Humility Grounds and Nourishes Your Soul)的作者。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